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旧爱 ...

  •   古西颂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想起那个男人了。
      
      男人叫做吴斐,是他的初恋,也是他的前任,他们的感情开始得快,结束也快。
      
      吴斐来到古西颂自从长大的鹰国蒙城留学,在校园里结识了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乖乖仔古西颂。同样的肤色和发色带来天然的亲近,加上吴斐性格开朗热情,两人很快交好。
      
      接着吴斐就开始主动撩-拨,口头上暧昧的表白,动作上霸道的占有,明显到古西颂这个感情反射弧极长的人都看出了他对自己的喜欢。
      
      古西颂规规矩矩过了小二十年,感情上完全是一张白纸,骤然被撩得觉醒了性向,查了一堆资料之后,弯得坦坦荡荡。
      
      初恋大约总带着美好的光环,即便两人的相处一直没有越界,最大的接触只是牵手和亲吻,古西颂的心,还是不可自拔地沦陷在吴斐身上。
      
      恋情持续大半年,两人迎来毕业。吴斐为了留下还是回国而烦恼,古西颂也在惆怅于两人是否会因此分离。
      
      这天,古西颂的父母和哥哥受邀去到好友家中参加派对,他则因为感冒留在家中休息。吴斐在此时前来陪伴他,两人在客厅里情难自抑地接吻时,父母与哥哥正好回家,把小儿子和男朋友接吻的场面看得一清二楚。
      
      古西颂“被出柜”得突然,父母在经过最初的震惊后大发雷霆。
      
      古家虽然移民鹰国,可骨子保留着浓重的华夏传统思想,对于儿子背离他们所想的性-取-向,实在难以接受,差点要把他送进医院。
      
      幸而有冷静的古大哥拦下,表示由他处理弟弟这桩恋情。
      
      最终的结果,就是古大哥冷漠地向弟弟传达吴斐同意分手,并且已经回国的消息。
      
      古西颂不可置信,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吴斐。一周后,他收到吴斐发来的电子邮件,告诉他已经回到家乡柏城,开始新生活,而两人的感情,也就此作罢。
      
      古西颂没想到自己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任他如何伤心,也只能接受自己被抛弃的事实。
      
      可他仍有不甘心,他不求吴斐对他钟情不渝,却不希望自己这场感情草草收场,他不过想求个明白,哪怕分手,也要当面说个清楚。他不是纠缠不清的人,只要吴斐提,他会放手。
      
      除此之外,父母为了将他“引回正途”,或诱骗或强制地给他安排与女孩儿相亲,让他不厌其烦。
      
      心里的不甘和家人的不解,最终让古西颂做下离开的决定,选择柏城……一是因为这里是古廷澜的地盘,能有个照应;二来……他的确存着几分侥幸,若能与吴斐见面,他想亲口和他说声再见。
      
      如今来到柏城将近两年,起初夜深人静时,他还会想起和吴斐曾经的过往,后来卓峥南出事,他整天焦头烂额,满脑子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卓影帝,再也塞不进其他人。
      
      今晚见到吴斐,突然得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那人与记忆里已经两个模样,曾经自在悠闲的男孩儿,如今变得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古西颂差一点认不出来。
      
      再见曾经的恋人,古西颂除了感到意外,心里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到底还有不甘,不能当着面和他认认真真地说分手,他过不去自己那一关。
      
      卓峥南感觉到古西颂自从离开饭店之后就有些魂不守舍,但他不知内里缘由,只能干瞪眼。
      
      直到古西颂在他家里差点烧坏电水壶,卓峥南终于忍不下去,拽着他的手问:“金主爸……西颂,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有不开心可以跟我说。”
      
      古西颂看一眼被卓峥南扔进水池里的电水壶,心有余悸。
      
      因为自己的失神,水壶里没有加水就通电干烧,要不是卓峥南发现及时,不知会造成什么意外。
      
      他懊恼地皱起眉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道歉:“对不起峥南,明天给你买个新的水壶。”
      
      卓峥南拦下他,担忧地说:“水壶没有事,有事的是你,之前在饭店……你是不是见到什么人了?”
      
      那时他虽然对着手机在查攻略,可古西颂那么大一个人突然匆匆奔出门外,然后一脸失望地回来,说没有事,鬼才信呢。
      
      古西颂没有否认,欲言又止地看向卓峥南,嘴唇动了动,最后苦笑:“大人的事情,小孩儿别管。”
      
      “我才不是小孩儿,我很快就成年……”说到一半,卓峥南眼珠一转,改口道,“我今年三十三,已经是成年人了,这可是你们告诉我的。”
      
      古西颂一愣,随即哭笑不得。
      
      卓峥南失忆成十七岁的时候,他们几个人严肃又正经地给他科普了三十三岁的卓峥南,要他牢牢记住,在外人面前,他已经是事业有成的影帝。
      
      小孩儿一开始接受得困难,总也记不住,天天嚷着要回学校读书,后来随着症状减轻,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没想到失忆症又发作的卓峥南,居然全都记得他们的耳提面命,还懂得了灵活运用。
      
      古西颂被他这么一打岔,突见前任那点儿小惆怅都被驱散干净,重重一拍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说:“好吧,已经不是小孩儿的卓峥南同学,今天再教你一件大人该做的事情,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不然……小心怪蜀黍把你给吃了。”
      
      “吃了……是指那种意思吗?”卓峥南坦然地对上古西颂假装出来不怀好意的笑,半是天真半是无畏,“所以你今天要跟我做了吗?”
      
      “咳咳咳……”古西颂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先被卓峥南的直球吓得呛住,才十几岁就天天把上-床的事儿挂嘴边的人,究竟是怎么做到年过三十还没有脱单的?这不科学!
      
      “做什么做!赶紧吃药睡觉去,明天一早要去医院检查!”某人心虚地避开冒着绿光的一双眼睛,揉着鼻子逃离厨房。
      
      卓峥南被拒也没有不开心,委屈地一瘪嘴,乖乖地取出水池里的水壶,烧水吃药,然后回房洗澡睡觉。
      
      古西颂等人安顿好,才回到对面自己家里洗漱休息。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古西颂早早醒来,打理好自己之后去对门找卓峥南。
      
      卓峥南也已经起来,不同的是,今天的影帝见到古西颂没有叫“爸爸”,早餐也不是没有加工的白吐司和牛奶,而是冒着热气的小笼包和豆浆。
      
      “这……你下楼买的?”古西颂记得清楚,他们小区为了营造清净的居住环境,周边可没有什么餐饮店铺,最近的一家快餐店,从小区门口步行过去也要十来分钟。
      
      卓峥南喝了一口豆浆点点头,解释道:“早上跑圈结束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的,你的那份在厨房温着。”
      
      古西颂会意,不客气地从厨房里取出自己那份早餐。
      
      在卓峥南对面坐下那一刻,他才意识到从进门开始就隐约感觉到的不对劲:“峥南,你是不是好了?”
      
      十七岁的卓峥南可没有早期晨跑的习惯,跑圈是影帝维持体型和体能培养出来的日常,而且眼前人在见到他的时候,眼里没有半点热情和依恋,和昨天的少年,判若两人,唯一的解释,当然就是三十三岁的卓峥南,回来了。
      
      卓峥南短促地“嗯”了一声算作回答,不愿多谈自己混乱的后遗症。
      
      “谢天谢地,太好了!”古西颂如释重负,可心里却不知怎么又有点儿小失落。
      
      他赶紧喝口豆浆,冲散心头那股莫名的情绪,然后说:“早上和许医生约了检查,还记得吗?你这病本来都已经稳定了,这回突然发作,实在不让人放心,保险起见,还是再做个检查的好。”
      
      卓峥南沉默了一会儿,接受了上医院的安排。
      
      古西颂暗暗松了口气,就怕影帝讳疾忌医,因为症状消失,不愿去做检查,幸好卓峥南并没有那样。
      
      卓峥南的主治医生叫许佑,是柏城脑科方面的权威,许家和古家是世交,借着古廷澜的关系,卓峥南才得到了许佑的救治。
      
      许佑得知卓峥南在片场发病之后,就和古西颂约了今天的检查。
      
      从头到脚,一通检查做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结果出来,情况和出院前做的检查结果一样,没有恶化也没有明显的好转。
      
      许佑的办公室里,卓峥南沉默地坐在他对面,旁边是在焦心询问的古西颂:“许医生,峥南的情况,需要再住院治疗吗?”
      
      许佑摇摇头,放下手里的检查结果,抬头说,“峥南这次病发,很可能跟我之前预计的那样,是因为环境因素造成的突发性症状。
      
      从检查结果来看,他的脑部情况并没有什么变化,目前还是继续服用治疗神经方面的药物就行。但是……”
      
      他停顿下来,尽量用和缓的语句说出下面的叮嘱:“我之前也说过,人类的大脑一直都是非常神秘的,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医学家,至今都没有人可以完全解读它。
      
      峥南的后遗症……在同类的病例当中,有被治愈的,也有变得更加严重的,还有一些甚至伴随终身,对此,我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发现有任何变化,一定要及时联系我。”
      
      坐在对面的两个青年脸上,如出一辙的沉默与凝重。
      
      许医生的诊断,让古西颂早上才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悬到嗓子眼儿。虽然卓峥南现在恢复了正常,可那些后遗症就像埋伏在他身体里的不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给卓峥南带来不可操控局面。
      
      他担忧地看向卓峥南,卓峥南的目光此时也正好看向他。
      
      年轻的影帝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拍拍他的手背,缓缓道:“别怕,我会没事的。”
      
      古西颂在他低沉的嗓音里,心绪渐渐平复。
      
      两人拜别过许医生,离开办公室。等在外面的詹姆士见到两人的表情,猜也猜到没什么好消息,强打起精神,卖萌耍宝鼓励自家影帝和老大,在车上与何威一唱一和,演双簧似的陪着两人进公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