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少年 ...

  •   古西颂赶紧放开卓峥南的腿,手忙脚乱站起来,企图假装刚才无事发生。
      
      卓峥南被他这么一打岔,也明白过来,自己似乎有一些误会。
      
      两人一时间全都不敢正视对方,只能感受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
      
      僵持片刻,古西颂觉得卓峥南这形象对他冲击力实在太大,清了下嗓子,不太自在地说:“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卓峥南机械地点点头,捡起刚才扔在地上的衣服,飞快把自己打理整齐。
      
      然后对上古西颂不太自然的表情,犹带几分怀疑地问:“既然我们只是同事,为什么你要带我回家?”
      
      “这里不是我家,是你家。” 古西颂哭笑不得,任劳任怨把他住到这里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
      
      卓峥南听完,一脸茫然地点头,似乎接受了他的说法,可又不全然相信他:“这里是我家……可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当然是为了照顾你啊,你大病初愈,一个人住,没个人照应怎么行?”古西颂没有形象地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怎么也想不到,记忆回到十七岁的卓峥南,竟然会是那么难缠的小孩儿,“大少爷,你还有什么想不通要问的吗?”
      
      卓峥南缓缓摇了两下头,迈开大长腿在公寓里走了一圈,最后回到古西颂面前,拉了一张椅子,跨坐上去,下巴垫在椅背上,微仰着头,对古西颂说:“我知道自己失忆了,好多事情记得乱七八糟。
      
      你说我们是同事……可如果我们只是普通同事,你有必要把我照顾得那么周到吗?”
      
      古西颂刚想回答,卓峥南却压根不管他,先一步下了结论:“其实我早该想到了,在医院的时候,我的事情都是你做决定,詹姆士何威也都听你的,所以你刚才是骗我的,你就是包-养我的金主,只不过因为我现在不记得了,你哄我而已,对不对?”
      
      “你……你……怎么会这么想?”古西颂真的要跪下给少年卓峥南的脑洞唱征服了,“我拿我的护照发誓,我既没有哄你,也没有包-养你,我们俩真的是同事,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卓峥南眼睛一眨不眨地对着古西颂看了一会儿,突然坐直身体,不满道:“我不信,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说的是假话,你就是包-养我的金主爸爸!”
      
      “你……”古西颂一口气提到胸口,突然觉得自己提前感受到了有个叛逆儿子的老父亲的心情,他酝酿了片刻,最后却无奈叹气,说道:“算了,随你吧,反正等你想起来就好了。今天累了一天你先去洗个澡,我叫外卖吧。”
      
      卓峥南得意抬起下巴笑,像赢了一场战役一般开心,站起身进卧室去洗澡。
      
      古西颂看他散发着快乐的背影被房门隔绝,垂下头揉捏犯疼的额角,然后掏出手机点外卖,默默祈祷洗完澡出来的影帝能比刚才正常些。
      
      他的小心脏再强大,也经不起卓峥南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要是再多来几次投怀送抱,多看几次活色生香的画面,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什……
      
      打住!
      
      心猿意马的古某人摇摇头,把脑子里的有色废料赶出去,义正言辞地告诉自己,那是个病人!自己怎么可以对一个病患有非分之想呢?
      
      半个小时后,外卖送到,古西颂把卓峥南叫出来吃饭。
      
      席间两人默契地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半字不提,只聊今天片场和拍戏的事。
      
      饭后,古西颂收拾完餐桌,叮嘱卓峥南早些休息,然后带着垃圾出门扔掉,回到对门自己那套公寓。
      
      第二天一早,古西颂收拾完自己,去对门找卓峥南。
      
      门一打开,就看到端坐在桌边一个人吃东西的卓峥南。
      
      卓峥南见到古西颂,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说:“金主爸爸早安。”
      
      古西颂被叫得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期盼卓峥南今天恢复正常的希望全都碎成了渣渣。现实无情地告诉他——今天的卓峥南……依旧沉浸在被包-养的高中少年剧本当中。
      
      “峥南,你……能不能换个对我的称呼?”古西颂扶着旁边的柜子平复下情绪,让自己尽快适应卓峥南现在的人设。
      
      记忆停留在十七岁的卓峥南仍旧是卓峥南,比起坐拥三座影帝奖杯的一线大佬,只是更加单纯和快乐。
      
      “那我叫你什么?”卓峥南若有所思地点头,“大叔吗?”
      
      古西颂刚做好心理建设,被这么一叫,腿下又是一软,又差点摔倒,幸好此时他距离餐桌已经不远,赶紧过去坐下,脸上勉力维持住温和的表情,说:“叫名字就好,你之前就是叫我名字的。”
      
      “西颂?”卓峥南试着叫了一下。
      
      古西颂赶紧点头,就怕小祖宗反悔:“对对对,这么叫就行。”
      
      卓峥南似乎并不太在意称呼的事情,从善如流改了过来,还把面前的一袋吐司推到古西颂面前,问他:“早餐,要一起吗?”
      
      古西颂这时才注意到卓峥南在吃的东西,餐盘上铺着三片白吐司,其中一片已经被啃了两口,旁边一杯牛奶,这些就是他给自己准备的早餐。
      
      精致boy古少爷摇摇头,熟门熟路进到卓峥南家的开放式厨房,打开冰箱取出鸡蛋培根,再翻柜子找到烤土司机和煎蛋锅,三下五除二加工出了两人份的早餐。
      
      卓峥南看着自己面前原本的白吐司被换成了色香味俱全的吐司、煎蛋,看向古西颂的眼里带上崇拜的光:“你是特意来给我做早餐的吗?”
      
      古西颂端着自己那份坐到卓峥南对面,不以为然地点头:“是啊,咱们赶紧吃完去片场,詹姆士他们半小时后到楼下。”
      
      “啊?你今天不是来带我去游乐场的吗?”卓峥南放下拿起的吐司,脸上满是肉眼可见的低落。
      
      可惜古西颂专注于自己的餐盘,没有注意到对面人的变化。
      
      不仅如此,他还特别敬职地给开始说明行程安排:“你今天的戏份我看过剧本了,场次不多,但是有大量台词,待会儿在车上,你再多背几遍,争取少拍几条,提前杀青,之后还有时间的话,我们就去找许医生看一下,你这个后遗症……”
      
      “你不守信用!”卓峥南耐着性子听了两句,见古西颂半点不提昨天答应他的游乐场,终于忍不住打断他,“昨天答应陪我去游乐场的。”
      
      古西颂放下手里刀叉,拿出手机调出一个界面,放到卓峥南面前,说:“我做人向来言而有信,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游乐场的门票我已经订好,后天带你去。”
      
      卓峥南仔细确认了手机屏幕上电子门票的时间,终于相信古西颂的话,脸上多云转晴,重又开心地吃起早餐。
      
      古西颂却对他今天要拍的戏忧心忡忡,不知这小孩儿心性未退的大少爷能不能顺利完成:“今天的行程是早就定下来的,不管怎么样都要去完成,以后的工作安排……
      
      总之你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戏拍完,怎么拍你还记得吧?昨天已经拍过了,模仿你以前演的天才侦探。”
      
      卓峥南点点头,嘴里塞着吃的不方便说话,便拍拍自己的胸膛,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样。
      
      古西颂却只感到自己眼皮直跳,赶紧把卓峥南没好的消息告诉詹姆士与何威,叫詹姆士多准备点视频,好让卓峥南再学学。
      
      两个小时后,一行人到达片场,卓峥南被古西颂按头在保姆车上又是背台词又是补视频,脑子里现在一团乱麻。
      
      古西颂担心过犹不及,到了片场终于放过他,让他去换衣服化妆。
      
      卓峥南今天要拍的戏,也算电影里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是男主和天才厨神的对决,场景虽然只有一个,但要拍出两人对决的气势,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原本这些戏份对影帝卓峥南来说并不困难,只是今天来的是少年卓峥南,古西颂从他换上戏服开始,一颗心就吊在嗓子眼,完全下不去,抖着一条腿把东西方的神明全拜了个遍,但求今天能够顺利过关。
      
      开机之后,不知是视频恶补产生了效果,还是卓峥南真是演戏的天才,今天的他比昨天状态更顺畅,虽然没有惊艳的表现,但近乎没有差错的表现还是让导演相当满意。
      
      不过因为导演临时加戏,今天并没有如古西颂所愿提前杀青,去见卓峥南主治医生的事情,只能被安排到明天。
      
      离开片场走在回城的高速上,古西颂就跟卸下重担一样,浑身松快,心情一好,就决定请人吃饭。
      
      于是,一行四人直奔柏城有名的五星饭店荣鼎轩,痛宰大老板一顿。
      
      古西颂虽然是个徒有其名的穷总裁,倒也不差这一顿,权当给卓峥南补一顿复出宴。
      
      四人痛痛快快吃了一顿,见时间不早,结账打道回府。詹姆士与何威一起去停车场取车,古西颂就和卓峥南在大厅里等着。
      
      荣鼎轩是柏城排得上号的大饭店,出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安保措施绝对让人放心,即便卓峥南没有任何伪装地站在大厅里,也并不担心被人骚扰。
      
      然而十七岁的卓峥南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后天去游乐场的事情,从离开片场之后就一直对着手机查攻略,势必要规划出一个让他玩到尽兴的最佳方案。
      
      古西颂偶尔被他拉过去帮着做一两个决定,让他感受到少年对这次的游乐场之行多么重视。
      
      外表成熟稳重的男人却散发出少年独有的蓬勃朝气,矛盾的同时又让人生出倾羡,古西颂突然生出摸摸卓峥南头的冲动,并且没有太多犹豫地付诸行动。
      
      然而当他的手刚放到比他还高的男人头上时,从他们身边走过一行西装革履的商务精英,其中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第一时间便抓住了古西颂的眼球。
      
      古西颂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从自己眼前一点点过去,等他反应过来追上去时,那人已经坐到车里,从他身前飞驰而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