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蓝桥年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8-09-22 23:29: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去秋猎吧 ...

  •   目送楚知宁二人上了马车,钟景年终于可以跟良妃娘娘吐槽了:“可憋死我了娘娘,您说这五公主她……”
      良妃娘娘打断了她:“慎言,回去再说。”
      
      心里憋着一堆话想说,钟景年连步子都比以往迈的快了些大了些。进了屋把门一关,她才终于有机会接上刚才的话茬儿:“您说这五公主是不是嫉妒楚知意!”
      良妃娘娘努力忍住想笑的嘴角,纠正她说:“不可直呼七公主大名。”
      
      “……” 钟景年张了张嘴,小声道:“又没人听见。”
      良妃娘娘一挑眉,说:“防患于未然,现在不改,哪天在七公主面前也这么叫她就晚了。”
      
      “行了行了,知道了。” 她摆摆手,转移话题:“还是说五公主吧。”
      良妃娘娘被她这么一提醒,摇了摇头:“今日听她言语间是有些这个意思,本宫对五公主也了解不多。”
      
      又想到良妃娘娘在楚知意回宫之前就死了,是跟她俩谁都不熟了。
      
      不过听五公主说楚知意猎不到一只兔子,钟景年还是有些看好戏的心思的。她开口说:“娘娘,我觉得要是能看到楚知意射兔子那一幕,让我天天呆在她身边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说完脑补了一番楚知意策马扬鞭,挽弓拉箭,秀手一松,羽箭破风向野兔而去,稳稳的扎进旁边的地里,小兔子劫后余生匆忙逃命的场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一脑补不禁笑出了声,她要是能亲眼目睹,定要大喝一声“好”!
      
      良妃娘娘看她笑的像个傻子,不知道又想到什么但估计不是什么正经事,遂又给她泼了一盘冷水:“你善骑射?”
      钟景年不明所以:“不会啊。”
      良妃娘娘:“那你不老老实实呆在营帐里,还想着去猎场?”
      
      “……不可以吗?” 天呐,连看看热闹都不行吗?
      
      良妃娘娘说:“陛下很看重秋猎的,从不准有人空手回营,说两手空空还不如不去。”
      “???”钟景年不服:“楚知意不是就连兔子都猎不到吗?”
      
      良妃娘娘扶了扶额,无奈道:“都说了不要直呼七公主名讳了。且不说五公主所言是真是假,就算是真,陛下也不会责怪七公主啊。”
      
      ……好吧,服辽。
      谁让人家是公主呜呜呜。
      
      到了秋猎这天,对于阮贵人究竟会怎样钟良二人还是没有达成共识,只好按良妃娘娘之前说的,她留在宫里看着十二皇子,钟景年跟着舒嫔去秋猎。
      
      唉,钟景年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跟着去,难道不是小皇子比较重要吗?秋猎有刘院判啊何太医啊跟着,哪个都比她有用的多啊。
      
      舒嫔娘娘只是说了句:“钟太医在,本宫安心。”彻底绝了钟景年的路。
      
      您安心,我不安心啊!
      钟景年心里默默祈祷,这一路您可千万平平安安,不然我得给您陪葬。
      
      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皇家秋猎规模庞大人数众多,光皇帝的儿女们就来了十多位,成了亲的还要带上家眷。加上伴驾的妃嫔,随驾的官员,各位王爷,世子,郡主。丫鬟家丁更是不计其数,钟景年突然就想起了中学的时候去远足。
      
      #哇好久没有参加过这种集体活动了呢。#
      
      钟景年在上马车前,目光在公主们的马车列队那边停留了一会,无奈马车样式没有太大区别,她并不能分辨出哪个是楚知意的。
      “啧,”钟景年摇摇头,想她干嘛。
      ——
      然而楚知意对这次秋猎可谓是一点期待都没有,甚至想要立刻下马车回宫。
      同性话本儿太好看了呜呜呜,公主殿下完全抛弃了练习射箭这一项日常任务。
      想到刚才碰见自家五姐时那一番冷嘲热讽,楚知意就觉得脑仁儿疼。她果然没有猜错,旁边她那位夫君,好像是兵部尚书林昭的长子吧?楚知意没太记清对方的身份,看似温柔谦恭,实际话里话外帮着楚知宁说话,挤兑自己。
      
      “唉。”楚知意坐在马车里,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
      桐棉见状问:“殿下怎么了?”
      楚知意摇了摇头,不答话。
      
      刚刚楚知宁对自家公主那一通挤兑,桐棉就在边上听着,见楚知意这番,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殿下不必理会五殿下的。”
      楚知意捏了捏自家宫女圆圆的脸,笑说:“孩子长大了,知道安慰娘了。”
      
      桐棉姑娘再一次炸毛:“殿下!!!”
      楚知意轻笑出声,道了句放心。
      她躲着楚知宁走就是了。
      
      大部队走了一天,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到达了猎场。皇帝陛下并没有多说什么领导发言式的官话套话,大手一扬放大家自行去打,晚上回来再好好办一场宴。
      
      宫人们忙着安营扎寨,主子们便三三两两的结伴出猎。
      太子殿下早就得了皇后娘娘的嘱咐,要好生照顾着自家妹妹,于是皇帝一放人他便驾着马来到楚知意身边。
      
      “妹妹可愿与皇兄同行?”骑在马上的太子殿下笑意盈盈,星眸潋滟。
      楚知意也不推脱,翻身上马,道了声“自然愿意”。
      太子殿下看见她上马的利落动作,“啧”了两声,说:“瞧瞧这架势,要不是亲眼见过你的准头,说你百步穿杨我肯定不带一点怀疑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
      楚知意额角青筋突突的跳,吐出俩字:“闭嘴。”
      
      太子殿下见好就收,识趣的转移了话题:“妹妹想去何处?”
      楚知意连弓都不想开,更别说想去哪,她不耐烦道:“皇兄定吧,别碰见五姐就行。”
      
      来时路上皇子公主并不挨着,太子殿下自然不知妹妹又被楚知宁挤兑了一番,只当是去年楚知宁笑话她笑话的狠了,记仇呢。
      于是他说:“好啦,你五姐也不是故意的,这都一年了,别想了,嗯?”
      楚知意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跟着太子殿下漫无目的的闲游,偶尔看他抬弓猎两只山鸡野兔,楚知意想起了未出发时,桐棉对她说看见钟景年也跟着舒嫔来了猎场。
      
      她当时什么也没说,也不觉得钟景年会来这件事有什么奇怪,但她觉得自家宫女对一个小太医关注太过了。
      她沉迷话本那几天,桐棉姑娘就经常将她看过了的话本也捡起来看一遍,还不时代入钟景年和清月姑娘,拉着楚知意讨论剧情,问东问西。
      明艳动人的公主殿下觉得,虽然一直没见面,但钟景年这三个字充斥了她生活的每一秒。
      
      你看看,现在桐棉不在她都会想起她来了。
      既然想了也不介意多想一点,她甚至有些想看看这位“妙手回春”的小骗子,策马扬鞭是个什么样子。
      毕竟脸蛋确实是一张好脸蛋。
      
      策马扬鞭是不可能了,钟景年此时已经懒懒的躺在了自己的营帐内,她根本不会骑马。
      
      随行的太医都是男性,钟景年不方便与他们同住。托舒嫔娘娘的福,在舒嫔的营帐边给她搭了一个小营帐。
      
      坐了一天马车,身子僵的厉害,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还那么精力充沛的去打猎。钟景年躺在榻上,思绪慢慢飘远。
      
      这是梦。
      当她亲眼看到自己的身体还躺在榻上处于睡梦中时,钟景年这样告诉自己。
      
      营帐外喧闹的很,她掀开帘子出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宫宴已经开席了。
      主位上的皇帝陛下似乎十分开心,台下一位俊逸不凡的少年正展示着自己的猎物。
      
      那是只白毛狐狸。
      
      她走上前想要看的更清楚些,不知不觉走到了正中间,没有一个人阻拦她,也没有一个人出声呵斥她,甚至没有人询温她为何站在此处。
      
      好像没有人能看到她。
      
      动了!!
      钟景年睁大眼睛,那只本该被少年射死的白毛狐狸!它动了!
      
      只片刻间,那白毛狐狸宛如毫发无伤般直起了身子,那少年毫无察觉,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
      
      钟景年拼命想要喊道:“它活了!!” 却像被人扼住了喉咙,发不出半点声音。
      
      突然,那白毛狐狸转身望向了她,琥珀色的眼珠甚是吸睛。
      钟景年本能的在这双眼睛中读出了危险。
      她转头看向在座的宗室子弟,王公大臣,没有一个人发现这异象。
      目光回到这只白毛狐狸身上,钟景年见这只狐狸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咬断自己的喉咙。
      她稍稍挪了一下步子,还未来得及转身逃跑,眼前的狐狸便一下扑了过来。
      
      本能的将胳膊挡在自己眼前胡乱挥着,挥舞的空隙中出现在眼前的便是那狐狸张开的血盆大口,紧要关头,她却突然质疑一只狐狸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嘴。
      
      但来不及往下想,胳膊上的痛感传来,使得她眼前发黑。
      约莫是被咬住了手臂。
      
      就在她拼命挣扎,却无法摆脱的时候,一支金色羽箭破空而来,射穿了那白毛狐狸的身体。
      
      那狐狸被箭的惯性带的飞倒在了一边,钟景年坐起身子,看向不远处那个还保持着开弓动作的美艳女子。
      
      在一众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王公勋贵之中,她一身红衣似火,单脚踏着一只案几,衣摆被微风带起,嘴角含笑,目光灼灼,后背仿佛燃烧起火焰,又好像全身笼罩着一层微光。
      
      那张脸,钟景年呆呆的看着那张脸。
      那是她曾经为之失神过的脸,也是曾经烦恼埋怨过的脸。
      
      那是,七公主的脸。

  •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我非常喜欢“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这种剧情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