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应该是这样的》沈宸鑫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9-19 10:31: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你……会开锁吗? ...

  •   玉姐笑笑,又给他倒了一杯。
      
      “哟!这不是洪家那小子吗?”一个清脆却又带有刻薄之意的女声响起,打破原本屋内应有的和谐,“怎么个意思,见了长辈,连叫人都不会了?”
      
      洪道岩不抬头也知道这声音是谁的--司徒朗的姑姑司徒清,洪道岩笑嘻嘻地喊道:“清姨好!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司徒清将身上的坤包扔在沙发转角,嘴角微微带着勾,若不是她的眼睛闪着冷意,实际上她应该是长得不丑的。
      
      可以说这种长相在女人堆里,可以混到80分,但就是浑身透出那种让人不舒服的劲儿,生生压下了她夺目的光彩。
      
      “今天又去那个贱女人坟上了?”司徒清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恨,没错,那是恨。
      
      这股恨意如此强烈,已经变成了熊熊大火,将她完全吞噬,她不得不捏紧了拳头,以控制自己不会太失态,但微微颤抖的嘴唇还是出卖了她。
      
      司徒朗头也没抬,伸手去拿桌上的杯子,完全没听见司徒清的话似的,博美犬爬过来,软塌塌趴在司徒朗腿上。
      
      “司徒朗,我在跟你说话,你教养哪儿去了?”司徒清终于压不住怒气爆发,“在这儿给我装什么装?有本事别吃我们司徒家的饭!”
      
      见司徒朗依旧是充耳不闻的样子,司徒清一抬手,将司徒朗腿上的博美犬给扔到墙角,博美犬被摔疼了,蜷缩成一团发出呜呜地声音。
      
      砰!
      
      司徒朗将手中的杯子砸在地上,酸梅汤和杯子碎渣飞溅一地。
      
      司徒朗侧头看向司徒清,冰寒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剑,出鞘后就这么刺了过来,司徒清在瞬间看到了司徒朗眼中的杀意,只听司徒清低沉地声音飘过来:“贱女人?不知道是谁脱光了都没有男人多看一眼!”
      
      “你……”司徒朗的话让司徒清气得浑身发抖,却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没错,她是挺贱的,脱光了涂思方也没有正眼瞧过她,可是,爱一个人有错吗?
      
      凭什么涂思媛就左右逢源?家里有个妹控哥哥,又能嫁进司徒家成为豪门夫人,还生下了长孙司徒朗,她凭什么?
      
      自己挣扎了这么多年,已经活成了豪门圈里的笑话……
      
      不过,涂思媛这贱人太矫情,所以早夭。
      
      想到这里,她冷笑起来,说话间带有掩不住的得意:“你妈再高贵美貌,那也死了,听说自杀的人,是进不了天堂的,只能下十八层地狱……”
      
      “够了!”一声怒喝,把司徒清吓了一跳,转过身,老父亲司徒崎黑着脸负手站在她背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猛地一巴掌就把她扇在地上。
      
      人在怒气上扬的情况下,不会刻意控制自己力道,司徒清感觉自己左脸被打得麻木,耳朵也听不见了,脑子晕沉沉的,眼前发黑,还有些想吐。
      
      玉姐赶紧上前去把她搀到沙发上坐下,司徒清缓了缓,看向眼前的父亲,看到父亲一脸怒容,只看见他嘴唇在动,她却什么也听不见。
      
      司徒朗冷冷地看她一眼,把墙角的小狗抱在怀里走出门去,洪道岩赶紧拿了茶几上的车钥匙也随着走了出去。
      
      洪道岩开着车,司徒朗一直没说话,只是轻轻抚着怀里的小狗毛,面无表情,一个再糟糕的母亲,也带给了他很温暖的童年,司徒清满怀恶意希望母亲下地狱。
      
      母亲,并不是一开始就象多愁多病福份浅的林黛玉那样,曾是一个温暖、包容,善解人意的女人,从什么时候变成出泪拔萃的女人呢?
      
      司徒朗努力回忆着,好象是自己上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吧,父亲掌管朗捷后,回家越来越晚,渐渐夜不归宿,他不止一次在父亲身上闻到女人香水味。
      
      不过父亲本来也不怎么跟他说话,自上学起至母亲自杀那几年,他拿回家的奖状和奖励,可以粘满整面墙,书房中满满的都是各种奖杯,可是父亲从来不正眼看他。
      
      父亲,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他只是那个家的附件,一个摆设而已,在司徒朗二十八年的人生中,没有发挥过任何作用,到父亲心梗死亡,好象跟他说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50句。
      
      电话铃声打断了司徒朗的思绪,大概是洪道岩的公司里有什么事情了。
      
      他眉头微微锁紧,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捏着耳机的线:“嗯嗯……过会儿吧,现在我在开车,晚点给你电话,你们先商量一下,看怎么处理。”
      
      挂下电话后,洪道岩长长叹口气,又无奈又带有幽怨地看他一眼,司徒朗被他看得莫明其妙,“出什么事儿了?”
      
      “唉,白纪你知道吧?”洪道岩有些烦躁地拍着方向盘:“啧!被狗仔拍到他半夜跟一个男的从宾馆出来,又手拉手进夜吧了,举止很亲密,现在被曝光……”
      
      白纪是青春偶像派演员,也是洪道岩名下影视公司的摇钱树之一,遇上这种事,司徒朗都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也就明白为什么洪道岩挂电话后会看他一眼。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司徒朗心中明白,一旦被曝光,白纪的演艺生涯只怕就断了,国内的人不见得能接受。
      
      司徒朗用手机搜了搜,白纪是个很重量级的演职人员,在娱乐圈口碑不错,但现在……各类贴子下面都充斥着诸如:恶心,滚出娱乐圈字样的回复。
      
      司徒朗觉得那些回复就象是耳光,狠狠扇在他的脸上,扇得耳朵都能听见尖锐的呜叫!
      
      长长呼口气,心头依旧堵得慌,好容易恢复了点情绪,艰难地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白纪?”
      
      洪道岩有些为难地说道:“阿朗,不是我不通人情,白纪是个天生的演员,除了能帮我挣钱,他还学过管理,我想……看他自己选择。
      
      在风头下,我也得让让步啊,再说了,就算粉丝不介意,跟他演对手戏的女演员未必能接受。那他的下场,只能是被雪藏,或者转职幕后。”
      
      说到这儿,洪道岩挑着眉头又烦躁地一拍方向盘:“操!白纪喜欢男人又怎么了,不偷不抢不嫖,不犯法,凭本事挣钱,现在这些狗仔,真他妈混帐!”
      
      “把我送到半月山庄吧!”司徒朗捏捏眉心,闭上了眼睛。
      
      什么叫中秋,中秋就是个让人心情郁闷到极点的时候,你才发现还有更郁闷的事在等着你的日子。
      
      出了白纪的事,洪道岩也情绪低落,把他送到目的地就离开了。
      
      半月山庄,是他在25岁时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舅舅涂思方给他做的整体设计,并帮他找人做完装修,此后,他便销声匿迹。
      
      这里因为有个半月湖,风景秀丽,清风雅静,平时除了爷爷家,他有一半时间住在半月山庄。
      
      抱着小狗,沿湖边的栈道走进去,第5栋就是他的住处,走到门口,他愣住了,光想着要来,却没把钥匙带在身上!
      
      现在……回去吗?
      
      他摸出手机,已经没电到自动关机!
      
      呵呵哒,难道今晚步行回爷爷家去?
      
      站在别墅门前,怀里的博美小狗热切地舔着他的手背,这小东西根本不知道主人连家都进不去了。
      
      听到旁边有人说话的声音,司徒朗一扭头,一个背着背包的年轻男孩被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送到门口,还听到那大男孩挥手:“韩老师再见!”
      
      韩老师!
      
      司徒朗无语望望天,怎么这种尴尬的时候也能碰上韩丘?这八字,这缘份,盖了帽了!
      
      韩丘理了理肩上的背包,抬起头看到司徒朗,不由愣了下,朝他微笑着点点头,司徒朗走到他面前,“你怎么会来这里?”
      
      韩丘笑笑,司徒朗看到他右边脸上有个酒涡,这显得他看起来更小了,完全象个高中生模样:“我给这家孩子补习,他今年高二了,学习任务重,上的又是重点中学,觉得学习很吃力,有同学介绍我过来的。”
      
      说着眼睛一亮:“呀,这狗狗真可爱!”轻轻顺了顺毛,小博美舒服地眯起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韩丘的手很漂亮,指甲修得整整齐齐,指甲瓣透出健康的粉红色,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司徒朗看起来是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的手能让自己看得这么目不转睛,司徒朗有点难为情地别开头。
      
      韩丘随意地问道,“能让我抱一抱吗?我很喜欢狗狗。”
      
      司徒朗将博美递给韩丘,韩丘笑眯眯地接过来又是揉又是搓的,“你是住在这里的吗?我前几次来都没见你家有人呢?”
      
      一句话说得司徒朗一滞,他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我……钥匙忘带了,那个,你……会开锁吗?”
      
      “啊?”这回韩丘愣住了,这个人,咋这么马大哈?上厕所不带纸,吃饭不带钱,回家连钥匙都不带,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韩丘笑着摇摇头,“我可没那个能耐,可以叫管理处过来帮你开门的,他们手中应该有相应的开锁公司……”
      
      司徒朗摇摇头,天色昏暗下来,不想打电话给李轩,因为今天是中秋团圆之日,而洪道岩只怕为了白纪之事,烦得满头包,叫家里的司机来接?不,那个家,真的不想回去。
      
      韩丘见司徒朗闷闷地看着半月湖半晌无话,感觉他就象只被主人弃养的二哈似的,可怜巴巴站在主人家门口,却进不去。
      
      脑子一热,脱口而出:“你要没地儿去的话,可以到我家来凑合一宿,我爷奶不介意这些的,偶尔我也有一两个同学朋友什么的来借住。”
      
      不知道为什么,司徒朗觉得这句话十分温暖,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内心深处感受过了,还是一个仅有几面之缘的人传递过来的。
      
      “怎么样?去么?”韩丘睁大眼睛问道,“要是你担心狗狗的话,我家附近有超市,买点罐头给它吃呗?”
      
      “好!”司徒朗嘴角绽开一个微笑,脸上展露的风华让韩丘一呆,随即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掏出手机:“我叫个滴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