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第 37 章 ...

  •   
      夏绵身体累,心也乱。先是遇上了靳祁扬突如其来的“未婚妻”,生气一走了之后又被苏家兄妹的话惊呆了。
      
      两者刚刚消化了一件,就又冒出来个女的,还是一个能扰乱靳祁扬心态的女的。
      
      这种心情就想是坐跳楼机,刚刚尖叫着从迅速飞升滑向平稳,准备睁开眼睛看看半空的景色,突然间机器失控,啪地一下,突然掉落。以飞一般的速度下滑的心情,不仅逼出了眼泪,还压抑得喘不过气。
      
      夏绵就是这样的感受。
      
      未婚妻的问题终于有人解释了,理由她也能接受。这事只等着她努力消化消化苏程说的话,再合计合计两人的未来,也就算是翻篇了。谁能想到,连半分钟都没过去,就又冒出个女的。
      
      这女的可不一般,能让靳祁扬看见一个人出现瞬间呆滞,这个人到底是让夏绵有了不一样的警觉。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女人恐怕不止是靳祁扬的暗恋者,也许两个人之间真的有点什么也不一定。起码,靳祁扬对待女人的那种云淡风轻,在见到这女的第一眼,就完全不见了。
      
      夏绵早早就醒过来了,倒不是睡不着,而是比起奔波数日的靳祁扬而言,她只事两天没睡好而已。加上她孕妇的生理特征,对厕所总有那么一些依赖性,睡了不到两小时就被生理机能叫醒了。
      
      她想去厕所了。
      
      不过……她根本起不来,只因为腰间横着的那只手臂和身后那个睡熟的手臂的主人。
      
      夏绵记得自己是侧着睡的,但现在两人确实面对面的。她的头枕着靳祁扬的胳膊,脑门那里能清晰地感受着对方的温热的呼吸。就像在靳祁扬的家里,两个人同床而眠时一样,靳祁扬总是紧紧环着她,既不会压着难受,也不会让她脱离他的范围。
      
      夏绵对他也是有着真感情的,不止是孩子爸爸的角色了,早在他带着她见家人和温柔相伴中,紧守的心一点点沦陷了。
      
      微微抬头看着他,叹了口气,这张脸本就帅气清朗,看久了就更觉得无人可比了。哪怕他现在有着浓浓的黑眼圈和下巴上长着的青色胡茬,也丝毫不会降低在她心里的分数。
      
      只是叹着叹着,又开始气了,真够祸水的。
      
      今天那女的看他的眼神明显带着眷恋的,都奔三的人了,比起她的年纪都快成大叔了,怎么还招人惦记呢。
      
      祸水!
      
      夏绵心里一时不爽,自由的手就没忍住,吧嗒一下,就拍在靳祁扬的胳膊上。
      
      因为是夏天,又是床上,靳祁扬躺下前就把穿了两天的衬衫脱掉了。其实他是想洗个澡的,好歹先洗掉一身飞机味,可他是真累了。再说得到个爬床的机会也不容易,相较之下,就算是有洁癖,也抵不过赶紧爬上来抱住某人来得重要了。
      
      突然被打,再困的人也会醒。感受到胳膊的痛感和声音,靳祁扬突然睁眼。
      
      “怎么了?”他沙哑的声音中略带急躁,“哪里不舒服了?”
      
      ……夏绵是想解气才动手的,却被他下意识的反应给顺毛了。
      
      “有蚊子。”顺毛归顺毛,打了也就打了,除了手有点疼,还是挺爽的。
      
      蚊子?
      
      靳祁扬用力眨眨眼,手指在眼间一抹,双眸瞬间变得通透。
      
      真是个……有仇必报的丫头啊。
      刚被打他还是诧异的,但这解释……他就呵呵了,媳妇不开心,打两下,舒舒心,也没什么。
      
       “夏天蚊子挺多了,你皮肤嫩,受不了被咬。”靳祁扬扫视一圈儿,低头看她,煞有其事地举起胳膊,说:“估计这屋里不少,要不再打几下?”
      
      哼!
      
      夏绵也不傻,很容易就听出他话里的戏谑了,一下子推开他:“讨厌鬼。”
      
      说着转身要起床,却被他从身后抱住。
      
      “别气,你一生气,我就慌了。”慌是真的,本来就没户口本保护,再因为乌七八糟的事,连现有的名分都没了,太亏了。
      
      “先松开。”气不气一会儿再说,她现在急着要下床。
      
      “不。”靳祁扬下飞机前,没少被弟弟灌输思想,什么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撒娇的女人有人疼,同理可证,他多装装可怜,也就不会被抛弃巴拉巴拉的。
      “我不。”
      
      啪!
      
      又是一巴掌,“赶紧松开。”
      
      又挨打了,靳祁扬也委屈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打,虽然不太疼,可他也是有脾气的,就是不太敢冲她发。
      
      下午的事还没解释清楚呢,他这心虚呀。
      
      “你再打多少下,我也不松。”靳祁扬干脆赖在下面身后了,双手双脚像是两面胶一样,都黏了上去。
      
      “我要去厕所。”可怜的膀胱不断催促,夏绵觉得自己的忍耐到了极限。
      
      ……
      原来是要去解决生理需要。
      
      靳祁扬终于痛快地松手,麻利地翻身下床,走到夏绵这侧,直接打横抱起,抱到了马桶旁。当然,他动手帮忙解裤子的体贴行为,被无情地拒绝后,被推出洗手间。
      
      “你出去!”
      
      就算是生活在一起十年的夫妻,遇到这事也很难能不尴尬吧。夏绵怕他硬闯,只好反手锁了门。
      
      终于通体舒适了,夏绵洗了手打开卫生间门,以为守在门口的人,竟然不见了。
      
      不解释就走了?不符合他性格。
      
      正纠结要不要发个信息问问时,房间外面的厅里传来了打架声。
      
      额,好像是苏程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景书出门前给苏程去过电话,那时他正在郊区巡查,虽然已接到通知就往回赶了,可路上遇上了车祸,耽搁很久才到这的。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靳祁扬。
      
      “你来找景书?”这房间是景书的,靳祁扬单纯地以为是找景书而来的。
      
      “我找绵绵。”苏程大喇喇地走进去,压根没理会靳祁扬。
      
      不知道原委的苏程虽然不认为靳祁扬会有未婚妻找上门,但对于惹哭夏绵的人,他是怎么也看不上的。
      
      绵绵?
      靳祁扬伸手拽苏程,“你说你找谁?”
      
      

  • 作者有话要说:  家里有些急事,所以耽误了两天。今天开始销假,我回来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