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 36 章 ...

  •   一句我回来了,感觉像老婆出差回家,路上偶遇老公。
      
      夏绵不由得翻翻眼皮,稍微往靳祁扬那边靠了靠,挨着的手不由得在他后腰那里拧了一下,这又是哪冒出来的?
      
      但是靳祁扬像没痛感似的,一不回头,二没开口,就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女的。
      
      当然,那女的也不承让,盯他盯得更紧了。
      
      “见到我,你高兴吗?”那女人已经慢慢靠近,看着靳祁扬的眼神里带着狂热和一股不明的光芒,让人很不舒服。
      
      夏绵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能感觉到身旁的男人是紧绷的,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怒气。她离他最近,最先察觉到他的异样。
      
      怎么形容呢,就像原本的他是自带清冷属性,现在的他就是一座马上要喷发的火山,还是控制不住那种。
      
      夏绵很纳闷,这女的到底做过什么。
      
      由此,她不由得多打量了对方几眼。
      
      她和靳祁扬是并排站的,但那女人就像没看到有她这么个人似的,站在靳祁扬面前,眼睛里完全容不下别的。
      
      那股子深情,夏绵突然觉得周围流动的不是空气,倒像是刚刚搭成的七夕鹊桥,而那女的正踏着鹊桥来会情郎。
      
      啧啧。
      眼神太过火辣,占有欲太强,夏绵皱着眉,很不喜欢。揣在兜里的手扯了扯靳祁扬的袖子,而他只是伸手握住她,很紧很紧,仿佛一放松人就跑了一样。
      
      但不解的是,靳祁扬的眼神并没有变,依旧盯着前面没动一下。不用正视,她都能感受到那眼神里的暴躁。
      
      夏绵这次没有什么醋意了,因为靳祁扬此刻的表情并没有惊喜,只有阴郁,甚至是冰冷。那眼神根本不是看见什么多年不见的旧情人,反倒像是看一个仇人或者说是很恶心的人。
      
      “祁扬?”她觉得他太紧绷了,那种由内而外的厌恶感似乎就要溢出来了,“你怎么了?”
      
      “……”
      靳祁扬机械地转头,像是眼底的阴翳仍然强烈,但握拳的手却紧紧地攥住了她。
      
      “我……”他怕她误会,他想解释,可他要怎么解释?
      
      十年前的陈年旧事,他该怎么开口?
      
      看出他眼底的挣扎,夏绵努努嘴,暗示他有事回家说,先打发眼前的再说。
      
      靳祁扬心底有那么一丝放松,幸好她还在。
      
      只是,那女的是什么时候入境的,他竟然一点都不知情。
      
      两个人手牵手,又用的是眼神交流,让对面火热眼神的女人十分暴怒。
      
      “祁扬,她是谁?不介绍一下?”说话间就要挤进两人之间,去分开紧握的双手。
      
      不过靳祁扬根本不理会,揽着夏绵的肩,绕过她,往酒店走,感觉说句话都恶心。
      
      “靳祁扬!”那女的咬着唇愤恨地拦下他们,指着夏绵问,“她是谁?”
      
      她是谁?夏绵都懒得翻白眼了,他们两个都快贴到一起了,这种关系还用问?
      真是自欺欺人。
      
      “你,没资格知道。”靳祁扬处在暴躁中,一字一字地喷出,不耐和冷厉让周围的热空气都低了一度。不过他这样的一面,是夏绵从没见过的。
      
      “老公,你认识的人?”与生俱来的危机感和最近养成的占有心态,激发了夏绵的独占欲。她亲密地挽上靳祁扬的胳膊,笑意盈盈地直视对方。
      
      要笑,还是用了她最温婉的笑意,毕竟人家都说无形中的幸福感更容易击败存有妄想的人。
      
      “老公?”
      
      当然她的这个说法,靳祁扬乍一听也发懵。但发懵后,更多的是欢喜。
      
      “不重要的人,不必理会,我们上去吧。”
      
      一声老公,于靳祁扬而言简直就是天籁了。他明里哄着,暗里暗示不知多少次了,可她就是装作不明白,别说叫老公了,就连“祁扬”两个字都不怎么叫,整天靳祁扬,靳总的,别提多让人心塞了。
      
      “站住!”那女的挡在他们面前,“说清楚!”
      
      “我是他太太,还需要说得更清楚?”夏绵看出来了,眼前这位就是个纠缠者,还是那种不择手段型,引人厌恶型的。
      
      “你不配!”
      “全世界只有她配!”
      
      那女的听到夏绵自报身份,整个人都不好了,脸上姣好的妆容都皲裂了。
      
      靳祁扬本是不屑说话的,但她那句不配恰好戳中他软肋。谁也不能说夏绵一句。
      
      “她这种飞上枝头的野鸡,凭什么敢自抬身份?你是我男朋友!她凭什么?”
      那女的伸手就去推夏绵,但连衣襟都没摸到,就被靳祁扬踹开了。
      
      没错,是踹。
      
      靳祁扬看她如同垃圾堆里的垃圾,培养皿里的细菌,非但不会用手碰,多看一眼都不行。
      
      “她是我千辛万苦追来的,而你是上赶着使手段送上门,还没人要的。”
      
      这话说得够狠,一出口那女的脸上就血色全无了。
      
      “梁小姐,如果你还不懂得自重,我不介意请警察出手,让你再次十年不得入境。”
      
      “你……你……”那十年的被困,实在记忆犹新。每天都靠着一张揉搓得快碎掉的照片支撑,她绝不要再次回到那种被盯着的生活。
      因为之前几乎是没有自由和权利,而她刚一解禁就飞了回来,所以她才没有查到靳祁扬身边多了夏绵。
      
      “我们上去。”靳祁扬面对那个姓梁的满脸暴戾,但一转身就恢复了那个谦谦君子形象,“吃饭了吗?要不要去对面坐会儿?”
      
      对面是家咖啡屋,里面的点心是夏绵平时常买的。
      
      “唔,直接上楼吧。”夏绵知道他是有话要说,但去咖啡店说并不方便,谁知道会不会被偷听。而且刚刚景书给她发了信息,已经去公司了。所以到房间谈,还是可以的。
      
      靳祁扬想了又想,还是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楼下那女的。
      
      倒是夏绵不徐不疾地烧了一壶热水,冲了咖啡给他。
      
      静坐了十几分钟,夏绵杯子里红糖水都见底了,也没听见靳祁扬一句解释。
      
      唔。眼皮沉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时间到了,难怪困了。
      
      “喝吧,喝完回去休息吧。”等了半天这人也没说话,夏绵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突然困了。眨了眨眼睛,泛起一汪水迹。
      
      自从怀孕后,她总是觉得觉不够睡。吃饱了,想睡。想多了,犯困。
      
      这两天知道的事有点多,想想就更困了。
      
      既然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说,那就等下次吧。他想说的事,总不会比昨天苏家人说的更难接受。
      
      “那你走的时候,你帮我带上门。”夏绵也不想和自己为难,想不通,那就先不想,睡醒了再说。
      
      不过这都是以前,都是靳祁扬出国前才这样。这两天遇到不好接受的事多了,她一直失眠。哪怕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也没有睡意。
      
      直到刚刚,那种想睡的感觉才又回来了。
      
      “……”
      靳祁扬看着她一步一步,侧躺到床上。
      她,不听解释了?
      不要他了?
      
      “你不走吗?”夏绵用手背揉揉眼睛,才勉强睁眼一只眼。
      
      靳祁扬也知道自己进门后一直在组织语言,耽误了时间。
      所以这会儿,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闭眼。
      
      修长的身影站在床边,她突然觉得这张大床上可以多个抱枕。
      
      一双眼都睁开了,纱帘遮住的大半的阳光,靳祁扬眼下的青痕却遮不住了。
      
      唉,夏绵心里叹气,一边纠结自己太没原则了,一边想拉下这个舒适的抱枕。
      
      “下午还有别的事?”夏绵忍不住打着哈欠,再次看向他。
      
      摇头。那就是没事了。
      
      很好。
      
      “我需要抱枕。”小手拍拍床,“快点。”
      
      靳祁扬愣了一下,他以为她会很生气,会直接撵人,也许还会……他心里想过好多种可能性,就是没有眼前这种。
      
      但他很快就把各种可能都抛诸脑后了,他们分开一个多星期了,大洋两端各自难眠。再加上路思的那件事,他又是连夜赶回,飞机上基本没合眼。
      
      别说夏绵没睡好,他也没有。
      
      听到床上娇滴滴的催促,靳祁扬觉得眼皮也不太想睁开了。不管什么大事都等到他完成人形抱枕的责任再说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的存稿箱,抱歉啦,忘记那个时间的问题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