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夏绵从不知道男人幼稚起来,比孩子更难哄。
      
      比如眼前两个熊孩子,简直逼疯了她。
      
      她昨晚约了景书把前前后后的事又解释了一遍,今天才敢应下了靳祁扬的邀约,三人一起吃晚饭。可今天一见面,就原形毕露了。
      
      她就不明白了,这两人明明是认识的,怎么还能像两个幼稚鬼一样,一人一句,争论不休,真快烦死了。
      
      拿筷子,两人抢。举杯,碰得猛。夹菜吧,还能夹到同一根。
      
      现在她算知道了,靳祁扬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高冷,噎人的功力根本不输给景书。难怪昨晚景书抱怨,他扮猪吃虎,故意惹他动手。
      
      这么看来,看起来景书真不是靳祁扬的对手。
      
      夏绵是真饿了,一点都不想因为两个大男人的幼稚行为亏待自己的胃。
      
      不过,想要安抚自己的胃,就得远离这两只讨厌鬼。
      
      吧嗒!
      
      夏绵把筷子重重地敲在桌面上,互看不爽的两个人终于停下。
      
      “这家店外面有一家跆拳道场,你们要是觉得嘴皮子没磨够,或是拳头痒痒的,可以去那里租一间来练练拳脚功夫。”
      
      夏绵绷着脸,径自倒了一杯热柠檬水给自己,透过玻璃窗,指着对面大厦的一层的一个广告牌,“那里条件好,不怕摔,还不会有娱记跟在屁股后面曝光。”
      
      两个唇枪舌战外加眼神大战的男人突然消音了,同时看着平时温柔似水,半句重话也没有的夏绵。
      
      “快去啊,你们精力这么旺盛,吃火锅出的汗哪能抵得过道场上挥汗。”好不容易有点胃口,夏绵实在不想在两人的阴阳怪气中消散。
      
      “哎呀,这肥羊煮老了,绵绵你吃这片嫩的。”景书比靳祁扬了解夏绵,反正也快。一眼就知道她是生气了,不是在开玩笑。想想上次自己把她惹怒了,好像哄了三四次才好,景书决定暂时不搭理面瘫师兄了,先把小丫头哄好了再说。
      
      相比之下,靳祁扬就显得笨拙了些。虽然能看出夏绵不高兴,就算进步了,可依旧占了下风。
      
      夏绵理都不理他一下。
      
      靳祁扬虽然对哄女人的手段还不太会,但有个殷勤的景书做榜样照着学,也算是青出于蓝了。
      
      起码他挨着夏绵坐,伺候得比景书更到位。
      
      夏绵从开始吃,就没搭理两个男人,但也没拒绝他们夹来的食物。有人加菜,何乐不为。
      
      但夹菜的两个人仿佛又找到新的互斗的乐趣——攀比夹菜。
      两双筷子的你来我往下,夏绵很快就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筷子,“你们吃吧,我吃饱了。”
      
      斗争的乐趣没了,两个人也歇菜了。在夏绵关爱的眼神中,也开始吃起来。
      
      但是这家店向来爆满,一桌人刚走,一桌人就到了。
      
      “苏小姐里面请。”
      “程先生先请。”
      
      新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高挑秀丽。
      
      “多谢程先生把约定地点改到这里。”
      “为女士服务,应该的。”
      
      当如珠似玉的女声滑向耳际,景书的筷子突然停下,转头盯住并排走的一男一女。准确的说,是盯着那个女的。
      
      那女的,夏绵从没见过,不知道景书和她是什么关系。但看着景书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对了,心里倒是有点谱了。
      
      夏绵很了解景书,尤其是他那双桃花眼的眼角若是下垂,就代表心情很不好了。她很好奇,这女人的身份了。
      
      看着景书连最爱的火锅都放下了,只顾着盯人,根本看不到她眼中的疑问。
      
      夏绵只好求助身边的靳祁扬。
      
      “男的是成家二少成岩,女的是苏家的长孙女苏锦然。”靳祁扬的注意力都在夏绵身上,若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早就伸手把她的小脑袋掰向自己了。
      
      “原来是苏大小姐。”这座城只有一个显赫的苏家,夏绵是知道的。
      “来这的人应该不是谈生意吧。”
      谁会来一个不设置包间的网红火锅店谈生意?
      
      夏绵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座的三个人都能听见。可景书的心思已经飘向夏绵身后两个桌子的位置,根本不知道夏绵在说什么。
      
      靳祁扬很满意某人的愣怔,完全把夏绵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这边:“据说,成家有意向苏家提出联姻。”
      
      原来是相亲啊。
      
      夏绵不太了解景书的感情生活,但他盯着人家苏小姐的眼神也太急切了,都要冒火了。
      
      看来吧,景书是对人家苏小姐有意思的。
      
      她都不太好意思正对着景书坐了,因为这个位置刚好能挡住一半的视线。
      
      夏绵推了推靳祁扬,示意他坐到景书的另一侧。而她自己则挪到靳祁扬刚刚的位置上,闪出一块地儿,省着景书抻着脖子看了。
      
      刚刚还火气很大想赶人的夏绵,这会儿只能默默地喝着果汁。当然,她是边喝,边看戏。
      
      可惜,景书就不是个能好脾气的,盯了没多久,就按捺不住了。
      
      这家火锅店虽然没有包间,但桌与桌之间的私密性还是有的,每一桌离得都不近,能看到动作,却听不见声音。
      
      景书盯了半天,只见到那两人有说有笑,实在难忍。反手拍着靳祁扬的肩膀,警告他:“今天便宜你,给你个送她回家的机会,现在就走吧。”说完,就冲着苏小姐走去。
      
      “还想看戏?”碍眼碍事的人终于滚了,靳祁扬终于有了些许笑意,“想看就再吃会儿。”
      
      夏绵略有失望,只能看哑剧已经很郁闷了,现在还被要求送回家,看都没得看。可景书既然都说让靳祁扬送了,就代表不想她留下。幸好她吃饱了,不然这么难订的位置不就浪费了。
      
      不过景书这么急着让靳祁扬送她,估计是不想让靳祁扬看到后面的事吧。
      
      所以,理智战胜八卦,夏绵还是以景书的意愿为先,决定立刻离开。反正从小到大,只要她开口问的,景书都会告诉她。
      
      “不了,晚饭吃多了不消化。”
      
      可是让她失望了,除了当晚景书给她发了条信息说他着急回国,过段时间再来外,接连三四天都没有联系到人,电话关机,微信不回,就像人间蒸发似的。
      
      夏绵的好奇心只能随之压下,等待某人下次来的时候再问了。 
      
      # # 
      
      答应了当人家女朋友,有利有弊。
      
      好处就是心安理得的被接送照顾,不好的地方就是要在上下班期间来回切换身份角色。
      
      夏绵的工作量不轻不重,不会让她无所事事,也没有过多压力。总之就是,上班时间内绝对能完成,到了下班点一定能按时下班。
      
      还有一件介于好坏之间的事,让夏绵有些惊喜,也有些发懵。
      
      那就是每天饭后靳祁扬陪着她散步,两个人手拉手,有点老夫老妻的岁月静好。
      
      他们通常都会在路名私菜后面的一个公园散步,溜达溜达有助于消失。毕竟肚子里的宝宝快三个月了,医生说运动运动对大人孩子都好。
      
      只是他们这个被人发现了,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靳氏的董事长夫人,靳祁扬的母亲。
      
      未婚先孕不是件光彩的事,她和靳祁扬之间的关系尚在一点一点改善,磨合中。
      根本没想过会这么快见家长,尤其是见他妈妈。毕竟,传说中的婆婆,都不太好相处。
      
      “这位小姑娘是?”靳夫人终于在大儿子身边看到女的了,感觉最近去庙里求的各路神佛终于显灵了。
      
      “算了不问你。”靳夫人想推开傻柱子一样的儿子,扑过去好好聊聊,可靳祁扬像堵墙似的,退也推不动。
      
      “小丫头,到伯母这来。”一想到这可能是未来儿媳妇,靳夫人手上的力道都比从前大了,竟一手抓住夏绵纤细的手腕,一手扒拉着儿子,使劲儿一带,给拉了过来。
      
      夏绵也是懵了,踉踉跄跄地被拉过去,还差点被自己绊倒。幸好靳祁扬搂住她的腰,抱住了她。
      
      “没事吧?”靳祁扬顾不上母上大人的心情,赶紧抱夏绵抱到了离靳夫人两米远的地方,轻声问:“要是难受,我们就去医院。”
      
      夏绵摇头。她除了脚上绊了一下,腰和肚子都被他牢牢扶住,根本没事。再说,这么轻轻一绊就去医院,估计会被他妈妈认为太娇气了吧。
      
      可不明就里的靳夫人傻了,也火了。她被自己这倒霉儿子甩开了手?
      “靳祁扬。”
      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和蔼,感觉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低气压。
      
      “妈,你刚刚动作太粗鲁了,会伤到你孙女的。”
      靳祁扬虽然知道母亲并不是故意伤到夏绵的,也知道自己是小题大做了,怕他的行为会引起自己母亲的反感,只好在她发怒前,把孩子的事捅出来。
      
      孙女嘛,不是她天天念叨的?
      
      “你就为了孙女推我……”靳夫人终于觉得有些不对,眨着求知的眼,问:“儿子呀,你刚刚说伤到谁?”
      
      靳夫人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句特别特别动听的话,就是有点不敢确定。
      “孙女?”
      
      “夏绵是我女朋友,这里就是你未来的……”靳祁扬话都没说完,就被他妈推一边去了。
      
      “绵绵啊,我是妈妈。”靳夫人第一眼就觉得夏绵就是个好女孩,一下子就入了眼,这会儿又成了孙女的妈,生活简直不要太美好了。
      
      “来,这是妈妈给你的见面礼。”一条铂金碎钻手链吧嗒就扣到了夏绵的手腕上。靳夫人太庆幸自己今天出门了,老天爷太照顾自己了吧。
      “乖孩子,叫妈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盼望儿媳妇的靳夫人:谢天谢地,倒霉儿子终于混上女人了,还附带孙女。
    作者糖:夫人,开心太早,容易格外伤心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