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他家的?靳祁扬已经从夏绵那大概了解了景书的背景,不就是个常年远在天边的青梅竹马,还大言不惭地说是他家的。
      
      靳祁扬冷哼,“夏绵是我女朋友。”
      
      “学长,靳总,你这话有点自信了吧。”
      “别的我不敢说,绵绵有没有男朋友,我还是知道的。”
      景书不再管被推回来的酒杯,倒是拿起桌面上的镀金打火机,两只手指上下滑动。看着靳祁扬那股子略带自信的劲儿,不由得嘲笑。那丫头要是有男朋友,早就告诉他了,还能等着让这个面瘫在这儿自说自话。
      
      靳祁扬也不承让,他和夏绵的关系可不止男女朋友。本来呢,这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无须对任何人解释。
      
      可景书不仅是知情人,还是夏绵信得过且在她心里占据一定地位的人。
      
      靳祁扬觉得自己有必要让景书认清他的位置:
      “我还是她孩子的父亲。”
      
      “你说什么?”景书扑腾站起来,手里的火机掉在玻璃桌面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手旁的酒杯哗啦一下被碰到地毯上,酒红色溢在上面。
      
      “再!说!一!遍!”
      
      景书感觉自己这些年被压制而积攒出的为数不多的好修养一下子被愤怒挤到了犄角旮旯,握住的拳头背上青筋蹦起,弯腰抓起靳祁扬的领子。
      
      “我是她孩子的父亲。”靳祁扬任他揪着领子,并没还手,只是目光一如从前的无惧无所谓。
      清冷得让人讨厌。
      
      “人渣!”
      景书一拳砸过去,靳祁扬嘴角淤青带血,俨然受气的一方。而这一幕,刚好被睡醒推门出来找人的夏绵看到。
      
      看到两人僵持地厮打在一起,她已经无暇顾及两个不认人的人为何能同处一室,又为何会大打出手。
      
      也不能说是大打出手,她目前能看到的,只是景书单方面打人,而被打的靳祁扬并没有躲避或还手,只是在她愣怔时,眸色幽深地看了她一眼。
      但这一眼,看得夏绵发怵,隐隐有种委屈?
      
      “景书。”夏绵小跑进来,拉住想要挥动第二拳的景书,两只手抱住景书的胳膊,“景书别打了。”
      
      眼前一边是被打的靳祁扬,看上去虽然狼狈些,但眼神平静,刚刚的那种委屈似乎不见了。以至于夏绵认定自己是刚睡醒,看错了。
      
      而她拦下的景书就很冲了,一只胳膊被夏绵抱住,不敢乱动。另一只还是想冲着靳祁扬招呼过去。
      
      “绵绵你让让。”如果挡在前面的不是她,可能就把拦着他的人推一边儿,继续去打人了。
      
      “这是公共场合,会上头条的。”夏绵面朝着景书,怕自己劝不住,赶紧把他最头疼的摆出来。屋子里的人身份特殊,平时躲娱记都躲不及,哪能就这么轻松把自己送上头条。
      
      别说景书不接受采访,就连靳祁扬也是能躲多远算多远的。
      
      见两个人终于安静下来,夏绵把门关上,站在两人中间,无奈地看着两个人偏头不看对方的男人。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打架?”其实她看出来了,这不能算得上打架,只是靳祁扬单方面被打。
      
      “我就是修理个欺负你的登徒子。”景书的气差不多在打人时就消了一半了,看着靳祁扬嘴角的淤青,他还是满意的。美中不足就是,两边嘴角不对称。
      
      心里有些失望的景书一双桃花眼幽幽地看向夏绵,有些埋怨。这丫头再晚一刻出来就好了,他一定能打到对称的。
      
      而一直没说话的靳祁扬,既不说话,也不擦去嘴角的血迹。打从夏绵出现起,就用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看得她,发毛。
      
      “你……”夏绵叹气,对于景书她是了解的,虽然为人偶尔冲动,但不会随便打人。能当众动手,恐怕是知道了她和靳楚扬的事。
      
      唉。这事一巴掌拍不响,也不能怨靳祁扬。
      
      “先擦擦吧。”看着那挂着的血痕,夏绵只能抽出纸巾递给他。
      
      靳祁扬看着雪白的纸巾,迟迟不接。
      
      一旁的景书又炸了:“怎么,还想让绵绵给你擦?”哪来的脸。
      
      “我手有些疼。”靳祁扬没要求夏绵给擦,就只略略抬手,陈述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仍旧是一双眸子直视着她,不多言语。
      
      手?夏绵低头看到靳祁扬的右手有伤,手指关节那里有一道划痕,已经带血了。看着地上的碎酒杯,估计是刚刚挨打时,蹭到的。
      
      “绵绵,他装的。”景书惊讶地发现面瘫还会装柔弱,骗他家绵绵同情,简直就是大跌眼镜啊。新奇是新奇,但他不能让靳祁扬得逞。
      
      “我手也疼。”景书拽回夏绵的注意力,伸出打人的那只手,“又红又肿了。”
      就像小时候他跟人打架,夏绵帮她擦药那样。
      
      夏绵看着倒是挺心疼,可这能一样吗?一个是打人打的,正常的肿。另一个是被打,但见了血。
      
      想着打人不对,以靳祁扬的势力要是追究,对景书不太好。
      
      夏绵狠狠心,拍了景书一下,“让你打人,疼也是活该。你先回去,晚上再跟你算账。”她这姿势和语气,大有一副小孩子惹祸了,家长在被打人的面前意思意思的模样。
      
      “你不和我一起走?”景书可不想把自己家的小绵羊留在大灰狼嘴边。
      
      “我下午还要工作。”夏绵摇摇头,又给了他一个眼神。
      
      景书看着她眼底的坚持,只能哼了一声往外走。
      
      “他脾气不好,靳总别生气哈。”看着景书嚣张地离开,夏绵轻吐气,再次把门关上。
      
      靳祁扬的眼中不再只是幽幽地看着了,多了一份不甘和隐忍。
      
      他们到底是多亲昵,能让景书那个桀骜可气的人像小狗一样听话。
      
      那条血痕因着手掌握拳而裂开,不算严重的伤口,随着拳头越来越紧,直到血滴滑落。
      
      “松松手。”夏绵安抚好了景书,就拿起纸巾盒转过来。看到靳祁扬瞳孔发愣,拳头紧握,不由得双手握住他,慢慢地把手指散开。
      
      啧啧,真是可惜修长的手了,得好多天不能拿笔了。
      
      “现在只能擦干净了,一会儿去外面药房买瓶碘伏和纱布,我再给你好好包一下。”
      
      夏绵抬起他的手,吹了吹后仔细看看,估摸着痊愈后应该留不下痕迹,也就安心了。
      
      不过她更担心刚刚打架的事。
      
      “应该不会留疤。”夏绵抬头正好和靳祁扬清凌凌的目光相撞,突然有些不好说了,“那个……”
      
      “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自从两人说开了,靳祁扬似乎就不再那么冷冰冰的。只是这言语间突然多了一丝怨念,萦绕在两人之间。
      
      见她不知如何开口,靳祁扬轻声:“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刚刚的事情我不会计较。”
      
      夏绵赶走景书,确实是想私下求他留情的。出手伤人确实不对,但原因在于她,她是决不能看着不管的。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明明是他们理亏,可靳祁扬从头到尾就没埋怨一句,还大度地说绝对不追责。
      
      “谢谢你,靳总。”原本打好腹稿的那些道歉,完全都用不上了,一时间夏绵除了说谢谢,竟不知道还要讲什么。
      
      “他是你的好朋友,我是你的男朋友,谁也不会让你为难的。”靳祁扬觉得关系再好,也只能是好朋友。好朋友,终究是有界限的。男朋友、老公才是那个能时时刻刻和她在一起的人,才是最亲近的人。
      
      当然,这个顺序关系,必须要夏绵先搞懂才行。
      
      “我是你男朋友,记得吗?”靳祁扬突然觉得自己并不像想象中的木讷,起码对着夏绵时,他不是。
      
      “嗯。”睡前确定的,一个因为孩子得到的男朋友。
      
      看出她的无措,靳祁扬揉着她的头顶,“男朋友是可以既当男人,又当好朋友的。”
      “晚上,我们一起请景书吃饭,消除误会,嗯?”
      
      “还是我先和他聊吧。”夏绵拒绝了提议。景书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她不想直接做任何驳他面子的事。
      
      “好,那明天再一起。”靳祁扬也清楚自己暂时争不过某人,也不想留下小气霸权的形象,只能换种方式。
      “不是说要帮我上药?”抬抬那只带血的手,轻易就转移了话题。
      
      开玩笑,傻子才给自己的女人机会去想怎么哄别的男人呢。
      
      挨打受伤,只会让她更怜惜。
      亚力克那个笨蛋连这点都想不明白,还想跟他争。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大们都想打一架,那就打一架吧。
    醋缸 · 扬:好朋友?呵!
    火爆书:打一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