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七章 假期 ...

  •   不到半年的光景小宝就从美国回来了。他的病好了大半只需要在家里养些日子。他喜得对母亲说:“杨果真有本事!在外面认了一个干爸。这个人很有钱。从今以后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再也不用发愁了。家里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读完大学。而且杨果手里还存有十几万元的体己钱呢。”金凤很是疑惑急忙问:“她如何能认得这样一位富人?她用的是甚么手段?”小宝笑道:“此人有一个女儿名□□燕,和杨果同住在一个宿舍里。因害了一场大病由于杨果尽心尽力的服侍春燕终于活过来了。春燕因感恩杨果一定要认她为干姐,于是俩人便结为干姊妹。后来春燕的爸妈来北京看望女儿春燕便将她病中杨果如何服侍她的事说了,一定要她爸妈认杨果为他们的干女儿。国庆因感于对他女儿的救命之恩便答应了。这时他一下就给了杨果十万元人民币。”金凤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儿子,你说这话我相信。这样的事只有杨果能够做得出来。她心眼儿好,见别人有困难就想帮忙。”后来她去沟村把这件事对焕章说了,焕章十分喜悦说:“我的好女儿,做出来的事真叫人佩服!爸爸今后再也不发愁了。”金凤笑道:“岂止是不发愁,今后还要跟上你这个女儿享福呢?要不是你女儿我儿子的病也不会好。她也是我的恩人,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她。小宝更不会忘。”由于对杨果的感恩金凤对焕章感情更加亲切,虽不是妻更胜于妻。从此以后她待在沟村的时间更长了。夜里给焕章展被铺床,平时给她拆衣缝补更加勤谨。夜里的恩爱自然更不必说了。
      不过这个消息传开以后也有不同的反映。有的人说:女儿给一个有钱的人当了干女儿不一定是好事?说是干女儿其实是情人,或者是小老婆。她的钱也不干净。一个好女人,贞洁的女人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尤其是在现代这个时代有钱人干这种事的实在太多了。可是也有人说:当情人,当小老婆怕甚么?只要能赚钱,能过上好日子比甚么都强。有的女人想干这种事打上灯笼还找不到这样的好事呢。杨果能被这样的人看上是她的幸运,是她的福气。不过让人费解的是杨果让她的干爸把她的前夫小宝得的那种怪病也看好了,她不应该这样做。她现在和小宝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这样做到底想干甚么呢?她为甚么要这样做?难道她想复婚吗?即使离了婚男人不是仇人但也不该对他这样?她不应该对小宝还有很深的感情。他俩不是自由恋爱。而且婚后也不幸福,这究竟是为了甚么呢?旁观的人是不会理解,细想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他们俩家已经不是普通的俩家人了。最不能理解这件事的人自然是小猪和李洋他们。听说小猪和李洋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心里很不高兴。她认为杨果再也不会回到李洋身边来了。他们先前也有这样的预感,但现在看来这种预感很快就会变成现实。尤其是李洋他现在很痛苦。他原先认为杨果是一个好女人,她绝对不会把他忘掉。他一定要耐心地等她。他在小猪姐的饭店辛辛苦苦地打工赚钱供她上大学。现在她不需要他的钱了。她把他忘了。现在在这种被金钱打扮的时代没有一个人不被金钱所迷惑。他后悔自己没有文化只是一个打工的农民。他没有权利去享受杨果的爱。他不够挡次。他和她的距离拉得太远了。此从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一直闷闷不乐,精神萎靡不振。小猪也明白他的心事,常常替他操心。
      放寒假的时候杨果想起自己很有福气,不但今后上大学的费用有靠不用家里操心,就连毕业后的工作也有指望了,心里十分喜悦。而且这些日子国庆一点儿也不惜金钱,春燕也很大方不停地周济于她。现在她手里已存二了十几万的体己钱。回家的时候都给自己的爸爸、金凤妈妈、姑妈、小猪大姐、李洋和儿子准备了一份礼物。爸爸是一件毛衣和一双暖鞋。都是高价买的。质量很好,他老人家一辈子都没有穿过这样的东西。给金凤妈妈买了一件棉衣。给姑妈买了一件马褂。衬在里面穿脊背不凉。是羽绒的。给小猪大姐买了一件羽绒大衣。给李洋买的最好,竟花了四千多元。他是一身名牌西装,一双高档皮鞋,和一快名牌手表。她想好好把他打扮一下。今后不再让人小看。她想:他一定喜欢。她虽然上学正在花钱的时候可还攒了不少体己这在常人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是不了解情况的人一定会感到很奇怪。但奇怪归奇怪可这也是事实。是她的福气。杨果的命运真好。她做梦也没想到。回到家里她把礼物拿给爸爸看。焕章拉着女儿的手把她浑身打量了一下,仿佛检查女儿身上有没有被人伤害的痕迹没有。他看了一会疑惑地问:“那个叫国庆的人怎么样?多大年龄?”杨果见爸爸这样看着自己便笑着说:“爸爸?你怎么啦?这样看着我?”焕章道:“我问你这个人多大年龄?”杨果道:“快六十五岁的人了。”“那么,”焕章说:“他真的认你做干女儿了?”“是呀。”焕章又问:“这个人道德品质怎么样?”杨果说“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很好,善良、和蔼、有才华。爸爸,你问这些干嘛?”“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杨果,我相信你的眼光。你跟着这样的人一定很有前途,一定能够幸福。”第二天杨果回到金凤家里来看她的儿子。金凤看见杨果给她买的棉衣又暖和又漂亮,说:“我的儿,你正在上学还花钱给我买这样好的衣服,你有钱吗?”杨果笑道:“有,这点钱算不了甚么。”金凤见她说得很轻松想她手头一定很丰富。便问:“这个老头认你做他的干女儿,总不会是做他的小老婆吧?杨果,你可要小心千万别干这种事。你还太年轻。”杨果笑道:“妈妈,你想得太多了。虽然现在社会风气不好但国庆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当我一说小宝有病的时候他很关心,一口答应给他看病。在美国的医院看病可不像在中国,那里费用很大,他也很操心找了家很专业的医院,为小宝的病也花了不少钱。我估计大概有几十万吧。他在我面前从来没有提起过钱的事。我想,小宝他能不对你说这些吗?”金凤道:“说了。小宝说‘他真的很关心。他真是一个好人。’不过我想这都是因为你的原因。如果不是你国庆能这样吗?今天,我不过是白问问。是这样的人就好。我和你爸爸也说过这件事。他也害怕你走上这条路
      吃完饭杨果和孩子玩了一会就回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果就来看小猪大姐。原来小猪也怀孕了,大概很快就要生产。杨果问:“有几个月了?”“九个月了。”杨果道:“肚子大大的,一定是一个大胖小子。马大哥一定很喜欢吧?”小猪道:“他懂得个屁!不过他很关心我。很体贴,从来不让我操心,不让干活。说,你要好好养着别把我的孩子伤着。”当场杨果把给她卖的衣服拿出来。小猪很高兴。拉着她的手问:“听说你在外面认识了一位很有钱的干爸。他还把小宝引到美国把他那怪病也看好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还要给他看病?是不是你想和他复婚?你喜欢这个老头子吗?你爱他吗?现在许多名人都嫁给了大款,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杨果笑道:“大姐,看你想到哪儿去了?不是这样的。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现在快六十五岁了,我能爱他吗?我只是他的干女儿。”小猪笑道:“这,我就放心了。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当就当贝,只要有钱能享受,能过上好日子就成。杨果,这老头真的很有钱吗?”杨果道:“大姐,你别瞎猜!绝不是这么回事,国庆真的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有夫人。”过了一会小猪又问:“难道你没给李洋买甚么吗?他可在意呢。”杨果笑道:“当然少不了他的。”说着把包打开让小猪看。小猪很吃惊说:“哇!这么好!花多少钱呢?”杨果道:“八千多块吧。”小猪道:“你真舍得。”说着就跑出去喊道:“李洋!快来看杨果给你买甚么啦?”这时李洋刚从外面回来。见小猪喊他便进来看了一眼冷笑道:”我不稀罕这些东西!我怕我身子不干净粘蹂了它!让她送别人吧!”说完就走了。杨果当着大姐和马壮的面又羞又急一时抓不着头脑把个脸儿憋得紫涨起来。她狠狠地瞪着李洋问:“我的东西怎么不干净啦?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啦?李洋,你今天给我说个明白!这事说不明白我和你没完!”李洋回过头来说:“杨果,你听明白,我说我不干净,没有说你!”杨果气得哭道:“李洋,你今天把话说明白到底是谁不干净?我在外面做了甚么事?你怀疑我就说我,为甚么要说你?我又没有说你不干净?今天如果不把话说明白今后咱两一刀俩断,永世不要见面!我配不上你!”说着就跑到小猪的屋里哭了起来。这下小猪和马壮都慌了。马壮急忙跑出去把李洋骂了一顿。小猪急忙回屋去哄杨果。她一进屋见杨果满脸的泪珠儿便劝她说:“我没有想到李洋的疑心还这么大。这个坏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杨果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说:“大姐,甚么都别说了。我不干净!我配不上人家。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我以前说的话也不算数。你和马大哥都在现场。这可是他说的。你们两都听见了。”接着就从她如何病中服侍春燕,春燕又是如何求她认她做她的干姐姐,后来春燕如何求她爸妈让我做他们的干女儿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会子。又说:“给小宝看病是金凤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她儿子因病情绪暴躁,春燕听见了对她爸爸说的,所以国庆一定要给小宝治病。而且金凤也嘱咐让我在北京找一家好医院给小宝看病。这难到有错吗?我知道这个坏蛋听说我把小宝的病看好了,以为我要和小宝复婚吃醋了!”小猪听了觉得很在理就立刻劝道:“杨果,你说这话我信。你在这里等我,让我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我一定让他给你赔情道歉。你们俩也不是一般关系。他一定会来的。他会后悔的。他来了以后你只管狠狠地骂他,把你心里气出一出。”说完出去了。小猪在李洋屋里坐了一会,把前前后后的事给他讲了一遍。李洋才明白了。
      过了好一会只见李洋来了。他一进门就跪在地上给她磕头。说:“杨果,我错怪你了。请你原谅!”杨果冷笑道:“你还会错吗?世界上唯只有你干净!你是正经人!你是好人!我不干净,我不配和你说话!你赶快离开这儿,小心我这儿弄脏了你的身子!”李洋道:“杨果,快别挖苦我了。你是好人,是我一时糊涂错怪了你。你骂我吧!你如果想出气的话就用你那可爱的小手狠狠地打我!不!用手打我还怕我那亲爱的小手疼!那不是床上有笤帚把把用它打!”说着还用手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说:“看你今后还胡说不?今天都是你惹到祸!看你把我的美人气成什么样子?”说完又打了两下说:“赶快给杨果赔个情道个歉,赔个不是,让她饶过你这一遭。她会原谅你的!今后再不准你这样糊说八道!”杨果看了几乎被她怄笑了。说:“起来吧!别给我装模做样了!”李洋这才起来笑道:“亲爱的,别生气了!今天,你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把你肚子里的气好好出一出。”杨果笑道:“你都这样了我哪还有气?”李洋看见她喜欢了便坐在她身边拉着他的手陪笑着说:“亲爱的!你刚才可把我吓坏了!我以为今辈子都见不到您了!”杨果道:“离我远点,别拉拉扯扯的,我身子脏你不怕沾污了你!你是甚么人?我是甚么人?我怎么敢和你样到人亲近!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我知道你嫌气我!巴不得我离你远点!永远也不要见你!甚至我死了你才喜欢呢!我死了你就能给你娶一个好的,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又温柔,又体贴,没有结过婚的姑娘。敢情那滋味好!我老了,不如人家。你心里是不是这样想的?”杨果说完却看着她笑。李洋笑道:“杨果,你真坏!这张小嘴越发不饶人了!”杨果道:“是我不饶人还是你不饶人?你刚才的话就饶人?”李洋道:“你还记着它?”杨果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像刀子似的刻在心里。”这时李洋忽然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热烈地亲着。他觉得这才是最好的回报。杨果在她的怀里哭道:“不稀罕我的东西就是不稀罕我的人!别这样!我不值得你这样!放开我吧!”李洋将她抱得更紧了。仿佛怕她飞掉似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