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葡萄牙,里斯本,里斯本北方中心医院。
      门德斯脚步匆匆的穿过长廊,皮鞋‘啪嗒’‘啪嗒’打在地上,面上是罕见的急切。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门德斯的好男孩、摇钱树和珍宝,两个月前体检时被检查出了心脏有问题:心律不齐。这差点让克里斯蒂亚诺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不过,命运女神爱克里斯蒂亚诺,她不愿意让克里斯蒂亚诺伤心、让他离开自己热爱的球场,一个小小的射频消融手术就可以解决一切。
      今天,是做手术的日子。
      门德斯得陪在自己的好男孩身边。
      克里斯蒂亚诺高大瘦弱的身体裹在宽松的、蓝条纹的病服里,十五岁的男孩还很孩子气,却很坚强,很勇敢。看他明亮的褐色眼睛,他不把这次手术当做什么重要的事,在他看来,这只是人生旅途中随时都会出现的、不足为奇的、小小的挫折,没什么大不了的。
      “它难不倒我,豪尔赫。没什么能让我低头的;还有什么能打败我的呢?没有了。”克里斯蒂亚诺这样自信又活泼的说,甚至嘲笑了自己可怜的经纪人的不安和狼狈。
      甚至在被推入手术室前,克里斯蒂亚诺还快活的、孩子气的向门德斯眨了眨那双明亮的、活力满满的褐色眼睛,青涩俊朗的脸上带着乐观甜蜜的笑容,好像再说:别担心呀,一切都会很顺利!
      可门德斯又怎么能不担心呢?即使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一次简单的、普通的手术,但依然恨不得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好男孩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命运女神爱克里斯,他这样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很顺利,命运女神不会忍心让克里斯伤心的。
      命运女神爱克里斯蒂亚诺。
      ————————————————————
      ——“是的,上帝总是眷顾着里奥。”胡长白这样微笑着对老梅西先生说。
      老梅西先生站起来感激的握住了胡长白的手。
      经过一上午的协商,老梅西先生也终于满意的点了头,里奥在众人的注视下握着笔在合同上一笔一划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胡长白为此不仅承担了高昂的医疗费,而且还承诺在英国期间里奥的衣食住行甚至是上学的学费也都一手操办,就差包办里奥后半辈子的幸福生活了。
      这对梅西一家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这个家庭并不富裕,甚至还有四个孩子,胡长白注意到这四个孩子都很瘦弱,哪怕阿根廷有着世界上最好的牛肉和奶酪,可里奥却因为营养不良而患上了侏儒症。更何况现如今阿根廷国内经济正处于萧条时期,老梅西先生被公司裁员,更是雪上加霜。现在解决了家里最重要的问题,梅西一家也可以稍微喘口气了。
      得到梅西一家全家欢送的胡长白微笑着站在计程车前,里奥抱着一个新足球站在他面前。胡长白弯腰轻轻捏了一把里奥的脸蛋,什么也没说,微笑着坐上计程车,离开。
      里奥静静地看着计程车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然后转身离开。
      今天还有比赛,跟河床,他首发。
      算了,今天就进河床四个吧。
      他跟胡先生说过了,打破青年队进球记录才走的。
      ...
      胡长白仰着头靠在后座椅背上,他闭着眼然后有些疲惫的捏了捏鼻梁,乌黑清爽的短发散开,露出白净的额头。他的时间赶得很紧,现在要立马赶往机场然后飞去巴西圣保罗。
      他的膝头摊开放着第二名球员的资料:里卡尔多·伊泽森·多斯·桑托斯·雷特,攻击型中场。
      这个名字也是超长了。
      其实胡长白对于到底要不要飞去圣保罗签这名球员心存迟疑,毕竟,这位名字超长先生今年已经18岁了。18岁,相当的年轻、相当的青葱了,可别忘了,胡长白自己也才20呢!只有两年的年龄差...好吧,这下连胡长白自己也觉得非常不靠谱,非常的希望渺茫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像鲁小尼同志一样神经大条、骨骼清奇的。而另一个让胡长白皱眉的是,这位小雷特先生是个巴西球员。
      巴西球员,这四个字通常意味着什么?是脚法华丽、激情灵动、自由烂漫,他们当然才华横溢、受人追捧,可巴西天才们的不稳定、不自律、自制力差也是为人诟病的。事实上,拥有较长巅峰期的巴西球员寥寥无几。
      这不太符合胡长白的标准。
      胡长白喜欢做长期的、高产的投资,但签约巴西球员就好像买股票,眼见着一路飘红、一本万利,可如果不见好就收,搞不好就会血本无归。
      虽然英国和巴西同样有着天才球员纷纷夭折的老传统,但胡长白把自己第一桶金放到英国不是没有原因的。不仅仅为的英超世界第一联赛的名头,而是两者‘夭折’原因有很大不同。怎么说呢,就好像两个坏掉的西瓜,一个是运输时保管不当、跌跌撞撞,并久经高温;而另一个,纯粹是长的时候就没长好,基因有问题,半路就从芯子里坏掉了。胡长白可以考虑做一个暂时的、合格的运输员,但他对探究基因对人的未来影响这个命题不感兴趣。
      虽说从附带的视频和资料上看,这位小雷特先生的踢法已经很欧化了,并且为人是巴西球员少有的自律乖巧,但他身上所具备的彪悍的巴西血统还是让人不大敢相信。
      就比如,万一他长着长着,某一天突发奇想,放着好好的西瓜不做非要过一把南瓜的瘾,来个基因突变结果把自己给突坏了,胡长白是该哭呢,还是直接拿刀把这只瓜剁吧剁吧喂韦恩?这是一个送命题。
      所以胡长白举棋不定、进退维谷。
      最终,思考了几日的胡长白还是果断的拍板了:去,立马去,现在就去。
      无他。
      身为一个足球运动员,能长得这么标致、笑起来自带背景特效的全世界可能就这独一份儿了。
      连曼联那个这几年火遍全球的贝克汉姆都没这份殊荣呢!
      胡长白在其中看到了巨大的潜力和市场价值,别说胡先生唯利是图、不利不起早,这是大势所趋。别说什么足坛是硬汉的世界,这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还是什么,睿智的胡先生告诉你,这一点也不妨碍球迷们看脸的心情。你无法想象一个有实力的球员如果再有一副好皮囊将会多受欢迎,同志们,想想巴乔,想想雷东多,想想意大利国家队,再想想德国的德意志战车,全是一群自带颜值buff的人生赢家。
      如果巴乔长得和马拉多纳一个水平,哪怕他世界杯次次点球都踢飞,次次都留下个背影无奈叹息,‘忧郁王子’这个名号也不会落在他身上的;皇马百年俱乐部,出了多少世界巨星,为什么偏偏雷东多就成了美凌格心中的白月光,还不是他身为一个后腰不仅把这一个原是屠夫的角色演绎的优雅动人,还一头金发英俊迷人?这是足坛、乃至世界的默认铁律:王子都是长得帅的。
      而现在,胡长白觉得自己找到下一任王子了,还是老少皆宜、男女通吃的那一款。
      现在唯一的的问题就是,怎么把这个粗壮的摇钱树给挖过来。
      听说,小雷特先生的经纪人是老雷特先生?胡长白摸了摸嘴唇,盯着资料发呆。
      计程车一路疾驰,沿着日暮大道直奔索萨里奥国际机场。
      车外的风忽的大了起来,带着声响从耳边猛烈地刮过。
      胡长白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回过神来,抬眼看着车窗外,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起来,澄亮的天光霎时暗了下来。
      要下雨了。
      胡长白不由头疼起来,怎么这时候就开始下雨了呢!下雨必定要推迟飞机起飞的时间,可谁知道雨什么时候停呢?他可不喜欢在人群熙攘的候厅室里干等着,那会让他感到焦灼烦躁,再好的心情也会瞬间跌落谷底。事实上,他现在就觉得有些不爽。
      渐渐的,有雨丝从高空中飘洒而下,越下越大,越下越大,直至倾盆雨幕自天际垂下,一眼所见皆是白茫茫的一片。
      得,这下肯定走不了了,计划要暂时中断了。
      胡长白深吸一口气,无奈的收起膝上的资料,思考要不要直接把机票退了。他宁肯等雨过天晴再重新订票也不愿意在雨中等候。看来要推迟和小雷特先生的接触了,不过反正人无论如何都在巴西圣保罗,再等等也不迟。
      打定主意,摸出手机,娴熟的在按键上的按按这个、戳戳那个,胡长白成功的退了机票。
      “先生,请送我回布拉格凯宾斯基酒店。”他语气压抑的对司机先生说。
      司机先生立马相当敬业的扭了一下方向盘,黑色的计程车乖顺的在日暮大道上拐了个弯,雨刷刷去玻璃上不断滚落的雨珠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胡长白托着下巴,微垂眼帘望着窗外发呆,而司机先生却在专心开车的同时,时不时好奇的从后视镜里看两眼这位独特的亚裔小先生。是的,在五十六岁孙子都满地跑的司机先生来看,二十出头的胡长白还是个孩子,小先生这个名讳还是因为那一身衬衣西裤太过正式而来的,没办法,亚裔长得都嫩,任谁看他都觉得还是个大学生。在司机先生看来,把额头抵在车窗上,抿着嘴看着窗外发呆的胡长白就像他家要不到糖果而委屈落寞的孙子一样,别提有多逗人了。
      胡长白自是察觉到了司机先生的关注,可他仍旧把额头贴在车窗玻璃上。一下雨他就提不上来劲 ,没办法。这种来自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的迷之关爱,他早就习惯了,真的。你以为他天生就一副高冷男神的模样么?不,男神是真的,高冷是被逼出来的。从前,胡长白也还是一个见人就笑的眉眼弯弯,露出小虎牙的可爱男孩子,可自从他被一群奶奶辈的人捧着脸蛋啃了一脸口水后,他就变身华尔街高冷精英脸了。
      心里实在有阴影。
      估计是嫌路途太无聊,司机先生热情的和胡长白攀谈起来,胡长白也不好意思对着一个老大爷冷暴力,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
      “...哦,天那!你是一位足球经纪人?”司机先生在得知胡长白的身份后,这样惊呼起来,他通过后视镜对胡长白一通猛看,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一样。“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大学的大学生呢!”
      “...刚刚大学毕业...”胡长白这样不情不愿的解释,他不喜欢有人拿他的年龄说事,好像他除了嫩就一无所有似的。
      司机先生点头表示了解,然后愈发兴致勃勃的聊起来。说实话,你要跟胡长白聊各年重大的法律事件,他能跟你博古通今侃侃而谈,但他对足球真没多少了解的。尤其还是阿根廷的足球,胡长白也就知道一个球王马拉多纳,风之子卡吉尼亚,还有皇马的那位雷东多。可没关系,司机先生不在意,硬拉着板着脸的胡长白谈天说地,给他灌输了一大堆诸如巴蒂斯图坦之类的球星事迹。
      胡长白神色抑郁,实在兴致缺缺,这些球星他都挖不到,知道了又怎样,心里扎他们经纪人的小人么?胡长白没这么无聊。虽然他现在确实感到很无聊。而现在,司机先生安利完自己喜欢的球星,意犹未尽的咂摸咂摸嘴,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不言不语抿着嘴的胡长白身上了。
      “……你刚刚是在看球员的资料么?我能看看么?我保证,不会泄露出去的。”司机先生好奇心相当强烈询问,五十多岁的老大爷好奇的都快要冒泡泡了。
      胡长白没有拒绝,慢条斯理的抽出小雷特先生的资料递给前面一心两用相当纯熟的司机先生。
      司机先生一眼看过去,当即一顿猛夸,“呦!这小伙子长得真俊啊!巴西的啊,肯定球踢得特别好吧……”然后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胡长白继续夸,“孩子你也长得挺俊的,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个好经纪人!”
      ——呃……我是不是应该说句谢谢?
      “说起来我家亲戚有一个孩子,在科尔多瓦,也是踢足球的,踢得还是前锋呢!教练都说那孩子有天赋、有灵性呢!而且,我家亲戚那个孩子也是长得白净秀气,浓眉大眼的,一看就知道以后会是个很有实力的好球员!”
      好吧。胡长白现在了解了,这位司机大爷判断一个人是否优秀的标准就是看脸了。也是很实在了。不过他还是对司机大爷口中的那个孩子有几分感兴趣,毕竟阿根廷也是足球强国,盛产天才,万一这就碰上一个了呢?听起来年纪也不是很大,模样起码端正,要是那位小雷特先生实在无能为力的话,干脆就在阿根廷再带走一个算了,也不亏。
      胡长白心里算盘打的啪啪响。
      “能详细说说那个孩子的情况么?”他这样彬彬有礼的问。
      司机大爷见胡长白感兴趣,估计也是很兴奋干拉皮条这种事,猛的打了一下方向盘拐过十字路口然后激动热情的说:
      “啊!那个孩子叫保罗*迪巴拉!今年七岁,又懂事又听话……”
      七岁。
      …
      胡长白简直哭笑不得,七岁的孩子能看出来什么,怕是连接触足球都没几年吧!那孩子在场上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胡长白有些无奈,这位司机大爷还真是……好吧、好吧,早该知道是这样的,可爱的鲁小尼同志有一句话说的还是不错的,‘天才,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尤其是年纪合适的天才,太难得了。
      虽然很无奈,但他想想,还是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司机大爷,并表示“如果那个孩子长大后有意愿的话,可以联系我。”虽然他向来走的是高端精品路线,但没办法,创业期嘛,开始重视一下数量好了。
      司机先生欣然点头,小心翼翼的把名片塞进外套口袋里。
      胡长白轻轻吐出一口气,凝视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雨幕,揉了揉太阳穴。既然如此,那么,现在他手里就有两名球员,一个十五岁的鲁尼,一个十三岁的梅西;还有一个未完待续的小雷特先生,以及,那位七岁的、未曾谋面的、聊胜于无的迪巴拉小弟弟。韦恩已经在英国声名鹊起,受人追捧,前途是可见光辉灿烂;里奥性格和身体都具缺陷,但天赋异禀仿若开挂;而那位未完待续的、自带背景特效的小雷特先生,啧,不长歪的话眼见就是又一个巨星了。至于七岁的迪巴拉,算了,不提也罢……
      胡长白觉得自己这短短几个月的经纪人生涯还是很有意义的。
      司机先生拨了一下方向盘,计程车无声的滑过日暮里,悄无声息的停在奢华的布拉格凯宾斯基国际大酒店前。然后心情很好的司机先生笑眯眯的提醒,“到啦到啦!到达目的地啦!”
      胡长白支付了三十六比索的车费,向司机先生点头致谢后,撑开雨伞走进今早刚出来的酒店。希望今天退去的那个房间还没有人占去,他还挺喜欢里面的基福香薰的。
      休息一晚,等待雨停,便飞往巴西圣保罗。

  •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个段子:
    若干年后,当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的胡长白带着鲁小尼同志从
    苏黎世颁奖台上下来后,他被一个年轻的大男孩给拦住了。
    五官精致、浓眉大眼的那种。
    胡长白下意识笑的眉眼弯弯。
    男孩红着脸,捏着一张名片结结巴巴的说:“先、先生,您,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迪巴拉么?”
    PS.求留言~求收藏~么么哒^3^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