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阿根廷,罗萨里奥,纽维尔老男孩青年队。
      这里刚刚结束一场比赛,场上的小球员们还没有下场,周围的球迷也还坐在台上说说笑笑,大声议论。
      “那个男孩儿....真是不可思议。”
      “他真的只有13岁么?你们看到了么,整场比赛他把那些大孩子们遛得团团转!”
      “真是可惜......”
      刚刚完成了助攻帽子戏法的里奥·梅西沉默的低着头往场下走,他的球衣很脏了,回家要让妈妈洗干净。他周围都是嬉笑打闹、三三两两走在一起的队友,可没一个人来跟今天为球队取得胜利的梅西说一句话,哪怕是简单的‘里奥,你太棒了’。梅西不觉得有什么,其他的孩子们都习惯这样,他们说:‘里奥·梅西,他是个怪孩子’
      里奥·梅西,他是个怪孩子。他天赋出众,出众到所有见过他踢球的人再看其他孩子就会觉得粗鄙不堪,出众到每个人都对他极尽赞美之情,认为他会是时代最伟大的那一个。他沉默冷淡,13岁的孩子,个子小小的,在你对他说话时只会静静地看着你,不回答也不吭声,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你不知道里奥在想些什么,他不在意别人说些什么,也从来都不对人说点什么,他习惯沉默。
      ‘里奥很冷静,像个成人那样,’他的教练这样评价,‘你可以看到他在场上的非凡表现,他从不慌乱,过人就像在过粗苯的木桩一样。’
      ‘哪怕他得知自己有先天侏儒症无法长高,他的神色依然很冷静。这很可怕。’
      是的,两年前,他被检查出有先天侏儒症,因为他很长时间没长高了,俱乐部注意到了这个。他现在的身高是一米三,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说没什么问题,可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梅西一家承受不了这个玩笑。
      因为他家没钱,支付不起每月900美元的治疗费;因为俱乐部并不打算向他伸出援手,纽维尔老男孩决定放弃梅西,哪怕这个孩子是俱乐部五十年来天赋最出众的。
      人们依然赞叹他的天赋宛如上帝的恩赐,但再没人信誓旦旦的说‘这个孩子会成为巨星。’
      里奥了解这一切,他不说话,可心里比谁都清楚明白。
      老梅西先生从拿到报告的那一天起就开始四处奔波,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摇摇欲坠。梅西不想再给爸爸妈妈添麻烦,他总是很懂事。
      今天,对于里奥来说是个很普通的日子。普通的天气,普通的比赛,普通的胜利——和往常的任何一个日子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里奥·梅西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重复过往无数次的动作:冲洗、换衣、回家。
      小小的个子背着大大的背包,脚下踩着一个破破烂烂的足球慢吞吞的沿着街道走。他低着头边走边颠球,然后路过了麦勀隆广场。
      他习惯在这个时辰在这个广场里独自在玩一会儿球,因为妈妈会在晚一些的时候才把饭做好。
      广场上的人很多,里奥·梅西自娱自乐的踢着球。忽然,一群大孩子吵闹着从他身后跑过,有人撞了梅西一下,个子小小的梅西直接摔到了地上,球蹦蹦跳跳的滚远了。
      里奥趴在地上感受了一下,觉得有点疼,所以他决定先趴一会儿再起来。然后抬头张望着寻找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足球。那个球很烂,可他只有那一个。
      他没找到。
      里奥这下觉得该起来了。他慢吞吞的爬起来,慢吞吞的揉了揉膝盖,慢吞吞的抬起头。
      一个男人拿着他的足球站在胜利女神像下面。
      西装皮革的一个亚裔男子,梅西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男人的身高,很高很高。
      真好,他想。
      胡长白用掌心托着那个破破烂烂的足球,决定待会儿不管签没签下来都要先洗手。
      他颠了颠球,打量了一下不远处那个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孩,刘海遮住了眼,觉得看起来倒是蛮乖巧腼腆的,就是有点矮,个子那么小的一只。不过他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年纪小好弄到手才选择先来阿根廷的。他抬脚不紧不慢的穿过人群,走到里奥面前。
      里奥仰着脑袋,静静地看着这个个子很高的亚裔向自己走来,手里托着自己的皮球。
      他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伸出手想去拿足球。但胡长白没动,里奥的手也没够着。里奥思考了一下,踮起脚尖,两只手努力的往上抓了一下。
      好吧。
      里奥放弃了。
      “先生?”他退后了一步,抬起头看着胡长白,小小声的、礼貌的这样问。
      “别着急,”胡长白把手又略微抬高了一些,这样微笑着说,“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谈。”
      里奥不知道他和这个男人有什么事可以谈的,难道他的球弄脏了这个人的衬衣么?里奥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想着这个人什么时候把球还给他,妈妈要做完饭了,里奥想回家了。里奥是个好孩子,他不想让妈妈担心。
      “这是我的名片。”胡长白递给里奥一张藏蓝色的名片。
      里奥看着眼前的名片没有动,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也许是想早点拿到自己的足球然后回家,这才伸出手接了过去。
      布拉吉·胡,足球经纪人。
      里奥懂了。因为他经历过很多次这个,在他还没有被通知长不高之前。这就好办了,他想,看来马上就能回去了。
      “我有侏儒症,先生。”里奥直接张口说道,模样瞧不出来半点不对的样子,脸上甚至还带了一些礼貌疏离的微笑。
      侏儒症。
      胡长白忍不住一挑长眉。他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孩儿,好吧,是挺矮的,他选择相信了。这下可就有趣了,他想,球探先生可没有和他说起过这个。原来,这才是‘买一送一’的根本原因。不过还好,据他所知,侏儒症治疗起来还是很简单的,所谓的治疗费对于胡长白来说并不是很困难。胡长白决定承担起这个,因为里奥让他觉得值得。
      “跟我走,我会帮你治好这个。治疗费由我来支付。”
      里奥终于抬眼,认认真真的打量了眼前这个过分年轻的亚裔,似乎是在评估这句话的可信度有多少。他大概觉得这个人在哄他玩,但眼神终于迟疑,在那一张隽秀冷淡的面孔和一身得体昂贵的衣物上犹豫。
      再说一遍,胡长白长了一张高冷精英脸,总是彬彬有礼的模样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和信任。
      里奥看起来暂时相信了,或者说,他现在愿意有这么一个人来说出这么一句话。他低头又看了一遍手里捏着的名片,嘴里低声念了一遍名片上的名字。
      “每个月900美元,直到我真正停止生长。”
      他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胡长白点头,利落的答应了。
      里奥扫了一眼胡长白手里的足球,把名片塞进兜里,踢了踢脚边的石子,说:“我带你去我家。”
      胡长白欣然点头,然后微笑着把球还给里奥,让里奥在前面带路。
      一边走,看着前面瘦小的背影,他一边在心里盘算。这个孩子看起来性格有些问题,太内向太沉默,不容易和队友建立良好的关系,不过索性年纪小,不用太担心;技术是一大优势,擅长盘带和突破,射术不错,看来长大后要向西甲方向发展;模样么,还没长开,看不出什么,不过五官清秀白净,不长歪的话商业方面也可以适度的发展;身体是个变量,但天赋是一大buff,算是瑕不掩瑜。
      衡量了一番觉得自己这次稳赚不赔的胡长白心情很好,他觉得自己手里已经有两个未来的超级巨星了,这是一件相当有成就感的事。所以他两步并一步,追上小矮子里奥,伸手揉了揉里奥软软的头毛——用的拿过球的那只。
      说实话,这个高度刚刚好。
      里奥脑袋上顶着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抬起头静静的看了胡长白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这大概是看在胡长白有可能给他出钱治病的面子上吧。
      很快,里奥停下了脚步。
      胡长白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院,狭小,拥挤,破旧。好吧,大部分足球运动员的家庭常态,都是因为穷才走上职业球员的道路的。不过现在看来倒成为他签下梅西的突破口了。
      里奥率先走进去,然后站在院子里微微侧头看着胡长白。进来。胡长白一挑眉,从善如流的跟着走了进去。
      “里奥……”
      这时,从屋里走出来一位身材丰满的中年妇女,穿着干净老旧的花布长裙,神情慈爱疲惫,腰上围着一条褐色围裙,看样子是刚从厨房里出来。她一眼就发现了出现在自家院子里的陌生男人,显得非常吃惊和警惕。
      “里奥,这位先生是谁?”茜利亚女士一边快速的拉住里奥一边这样警惕的问。
      里奥没说话,扭头看着长身玉立的胡长白。
      胡长白微微颔首,脸上挂着得体友好的笑容。
      “布拉吉*胡,女士,一名足球经纪人。专为您的儿子里奥*梅西而来。”
      “不……”茜利亚女士仍旧像只竖起羽毛的老母鸡一样,密不透风的护着怀里的里奥,她冷冷的拒绝,“我们里奥不需要什么经纪人,先生。”
      她看胡长白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样。
      “妈妈……”里奥觉得自己得站出来说句话了,不然他的医疗费怕是要完。他伸手拉了拉母亲茜利亚女士的裙子,小小声的说:“妈妈,别这样。他有钱。”
      他有钱。
      …
      西莉亚女士看他的眼光好像已经确定他就是个衣冠禽兽、专干见不得人的事的大坏蛋了。
      很好,胡长白想,他现在觉得沉默的里奥*梅西就是最理想化的那个了——不会说话没人逼你好么?
      胡长白不得不开口解释里奥所说的那句话真正的含义,不然他担心自己会被这位警觉心相当强的女士扫地出门——这会成为一个耻辱,胡长白拒绝这个。
      最终,半信半疑的茜利亚女士手里捏着他儿子塞给他的名片,勉勉强强相信了这位衣冠楚楚的胡先生真的是一名正正经经的经纪人,而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贩子,并愿意坐下来和胡长白好好聊聊。
      ——抱歉,人贩子才看不上你家儿子,他们更喜欢韦恩那种的。胡先生这样不动声色的腹诽。
      里奥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用怀疑的眼光凝视了胡长白一本正经云淡风轻的脸一会儿后,看不出来什么心情的移开了目光,独自拿着足球到院子里练射门去了。
      胡长白捧着一杯马黛茶跟茜利亚女士交谈了一会,茜利亚女士还是不大相信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来,或者是不相信这块馅饼会掉在梅西家嘴里。她半信半疑、再三求证:
      “您真得会提供资金给治疗里奥的疾病么?我不了解……经纪人会做这个么?我以为经纪人只管帮忙转会呢。”
      胡长白抿了口温热的马黛茶,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标准得体的笑容自跨进这座房里就没摘下过。
      “事实上,这是投资。”他彬彬有礼的解释道,“我投资里奥的未来,为他解决除比赛外的一切问题是我在里奥身上注入的资金,当然,这其中也包括这小小的疾病。——您尽管可以放心,支付治疗费这件事我会写入合同的。”
      “里奥的天赋十分出众,足以征服任何人。您合该相信他,相信他的天赋值得这所有的一切的投资和帮助。”
      茜利亚女士半是自豪半是宽慰的点点头。
      “您说的没错,里奥踢球向来很棒,大家都说他是最好的那一个。”然后她的神情开始变得愤懑忧伤,“但自从里奥被查出来有那种病后……咍!不说也罢。每一个人肯帮帮忙的……里奥很懂事,他不让人操心,因为他知道家里无能为力——是我们拖累了他——所以不哭不闹的,只是安安静静的踢球。哪里还有这么好的孩子呢?再没有了……”
      “如果您真的肯帮帮忙,这个经纪人合同我们是一定会签的。”茜利亚女士看起来终于是愿意相信了的,她松了口,但眼神还是带着几分审视和游移,仿佛在确定眼前这个西装皮革风度翩翩的年轻的亚裔男子是一位合格的、优秀的经纪人。里奥太小,做妈妈的总是操碎了心。
      事实上,胡长白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里。
      “不过您看上去相当年轻——噢!瞧瞧,简介上说您才20岁呢……比我们家里奥也大不了多少……这让我怎么相信你呢?胡先生,您可一定要说服我才好!不然我不会答应里奥和您签合同的——我得保证待在他身边的都是能为他好的才放心呢!”
      是的,年轻。
      这是胡长白最大的优势的同时也是他最大的缺点。年轻,通常意味着没资历、没经验、没人脉、没资源,最糟糕的是还会被人质疑你自身拥有的实力。胡长白不太常经历这个,就算他接触韦恩时也说得上是相当顺利了。但里奥*梅西的情况可不一样,他不像韦恩那样能独立做主,他身上过早地牵扯上了利益纠纷。
      但胡长白从没怕过这个,他的神情是一成不变的冷静,平静的表情和自信的眼神让他有一种忍不住令人信服的气质。
      “您大可以相信我的实力,女士。经纪人这个职业不单为了利益而生,事实上,它无时不刻在与法律打交道。在这方面,我是专业的。我可以向您保证,在足坛现役所有经纪人中,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法律,没有人能比我更懂得如何通过法律来得到庇佑、来取得应有的、最大化的利益。”
      “在这方面,我就是最好的、最适合里奥的那一个。”
      胡长白聪明的避开了‘年轻’这个字眼,他很懂得如何扬长避短、表现自己。很显然,茜利亚女士被他的话打动了,原本强硬的态度愈发柔和起来。她注视着那份薄薄的资料,世界第一学府的毕业证明和一连串的出庭记录无疑大大增强了话语的信服力。
      胡长白看着茜利亚女士终于露出自刚才见面到现在的第一个和善的笑容,觉得自己挖人在望了。
      来的时候谁能预料到呢?里奥的年幼本让他成为较容易到手的那个,因为,事实上,经纪人的签约主要靠球员本人的意愿的。但谁知道会突然出现了个令人猝不及防的‘侏儒症’呢?倒让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胡长白发誓,如果不是这位里奥*梅西确实潜力巨大、值得投资后,他就要那位可敬的球探先生好看。胡长白不能忍受吃亏。真是奇怪,难道布拉吉毕业了就不是法学院的布拉吉了么?胡长白随时能通过手里看似公正的协约给球探先生一个警告。
      ——“那么,就这样,夫人。如果您仍然不知如何决断,可以和老梅西先生商量——我注意到他并不在家——慢慢来,我明天还会来的。”
      茜利亚女士点点头,站起来送胡长白出去。
      大片昏黄在阿根廷高远的天空上层层渲染,阳光都是橙黄色的,将这个衰败但充满孩童稚语欢笑的小镇沐浴的像旧时光里的相片。
      狭小破旧的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来了一个小女孩,棕色的皮肤,五官标致,梳着长长的辫子,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托着脸认真的看着里奥练习射门。里奥练习的很专注,足球一下下“嘭”“嘭”的打在墙上,额头上都是汗。
      “那是安东,里奥队友的妹妹。”茜利亚女士简单的解释了一句,然后送胡长白出去。
      “里奥,那是谁?”安东内拉好奇的问。
      里奥抬头,抹了把脸上的汗,瞥了眼站在院外衣冠楚楚、模样隽秀的亚裔男子,说:
      “布拉吉*胡。”
      “布拉吉*胡又是谁?”
      “他。”
      里奥一脸理所当然伸手指着胡长白。安东内拉皱着脸,看样子已经不太想搭理里奥了。
      里奥不知道,他重新摆好了足球,打算再练几组。但妈妈茜利亚女士却在这时喊了他一声。
      “里奥,你能先过来一下吗?送送胡先生。快来——”
      里奥不太想停下来,但他是个懂事的、有礼貌的好孩子,所以他还是放下足球慢吞吞的走向了胡先生。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胡长白被里奥攥着食指送了一段路,到了麦剋隆广场停了下来。
      里奥松开手,胡长白蹲下来,捏了把里奥白皙的脸蛋。
      “里奥,”胡长白唤了一声,漆黑的眼睛带着浅淡的笑意和包容看着瘦小的里奥。“如果我要带你去英国,去阿森纳,你愿意吗?”
      里奥没说话,他静静的看着这个笑的很好看的年轻男子,忽的歪了歪头。胡长白很有耐心的等着,对一个孩子来说,到异国他乡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但他必须把这个孩子带到英国、他必须保证这个孩子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里奥的手指绞着衣角。
      “我不会说英语。”
      “我来教你。”
      “好吧……”
      里奥似乎是答应了。
      “但你要再等等。我要打破青年队的进球记录。很快的。”
      “没问题。我接下来要去巴西圣保罗,回来再来接你。”
      “不过……”胡长白笑着问,“你不怕到了英国踢球不适应吗?那边的踢球风格和阿根廷的截然不同。”
      里奥的神色依然很平静。
      “不会。”他说,
      “他们没我好。”

  • 作者有话要说:  算了,我还是白天更新吧……
    里奥要去阿森纳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听说马塞洛要跟着三岁到尤文图斯了……不管最后能不能成功转会,这种友情都让人很感动啊!
    最后,插一段广告词:自然力量,天生要强!我是梅西,现在慌得一P!哈哈哈
    PS求留言!求收藏!打滚么么哒^3^~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