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邻居 12 ...

  •   面对着除三日月以外三人疑惑的目光,烛台切脸上笑容不变,视线在扫过森口竹取时,金色的眸子不觉亮了亮,脸上的笑容越发真心。
      
      “我是负责这顿料理的厨师——烛台切光忠,不介意的话还请直接喊我烛台切。”能这么不着痕迹拉近自己和主的关系,烛台切对比了下其他表现不自然的刀剑男士,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才。
      
      森口竹取和绪方悠里、沢田纲吉面面相觑着,谁也没有想到制作这料理的厨师居然在障子门后偷听,还这么自来熟。
      
      用过餐的三日月低头吹拂了下茶杯上的热气,轻抿了口,心里‘诶呀呀’的摇头,没想到长船家的这么着急。
      
      “烛台切、先生是吗?您做的料理真的很美味,能品尝到这么美味的料理,是我们的荣幸。”森口竹取场面话说得滴水不漏,客气疏离至极。
      
      总的来说还是第一次与现在的审神者见面,说话的烛台切不由得一怔,即便再这么掩盖还是不可避免的露出些许失落的表情,还有点点受伤。
      
      难道她说的话有哪里不对?
      
      森口竹取求救似的看向好友,然而对方却对她比了个大拇指,像是完全没有get到她眼中的意思。
      
      迫真塑料姐妹情吧。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真的想撬开绪方悠里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都相处这么多年了,说好的默契呢,怎么连个眼神都看不懂!
      
      幸好这里还有个拥有超直感这个好感作弊器的沢田纲吉,但他说出的话差点吓得烛台切一个激灵从地上蹦起来,他说。
      
      “烛台切先生难道认识森口同学吗?”
      
      以为自己被戳穿的烛台切身体一僵,声音也干巴巴的,像是逼迫自己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为什么,这么问?”
      
      完全不知道自己戳到对方在意的点上,沢田纲吉挠挠头,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注意到的地方说出来,“就是感觉烛台切先生很在意森口同学的评论,刚刚进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得也是森口同学。”
      
      随后,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慌张的摇手说道:“啊!我没有那个别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奇,还请不要介意。”
      
      这个孩子……
      
      直觉意外的敏感啊。
      
      三日月不由得侧目,连连看了沢田纲吉好几眼。
      
      被一句戳到真相,烛台切不免有些慌,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瞅了眼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事不关己神神在在喝着茶的三日月,决定将他拖下水。
      
      “其实是这样的。”他迅速调整脸上的表情,“是三日月先生经常在我耳边提起你,所以就稍微有些在意森口小姐。”
      
      三日月经常提起她?
      
      森口竹取有些懵,忍不住将视线放到了同样露出惊讶表情的三日月身上。
      
      被少女紧紧盯着的三日月用茶杯掩去嘴角的抽搐,而后才在众人注视下慢悠悠的放下茶杯,面上笑容不改,“是这样的没错,毕竟平日里受小姑娘照顾颇多,就聊天时不自觉的提起小姑娘了。”
      
      话说的完美无缺,一点问题都挑不出。
      
      森口竹取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回答,还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在那里对她打眉眼官司的绪方悠里,“原来如此,不过三日月先生你的朋友真多呢。”
      
      上到国家认证的著名佛学大师,下到开荞麦店的老板,交友范围广到惊人。
      
      “哪里哪里。”还不都是看在你的份上。
      
      瞧了一眼对此一无所知,还被蒙在鼓里,笑意清浅的少女,三日月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对他们,对自己执意于这已经断掉的缘这件事,产生了怀疑,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
      
      “对了,”就在烛台切张嘴还想要说什么时,一道刺耳的响铃在他们耳边突兀地响起,还伴随着阵阵震动。
      
      意识到是自己揣戴的手机正在响,沢田纲吉有些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叠声道着歉,而后便跑到门口接起了电话。
      
      话头被这么一大段,那边沢田纲吉接电话的姿态也无法让人忽视,室内就这么安静了下来,直到沢田纲吉接完电话回来。
      
      “抱歉啊,那个我监护人打电话过来了,我得走了。”沢田纲吉脸上浮现抹尴尬的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森口竹取和绪方悠里对视了一眼,齐齐起身,“那正好,我们两个等下也有点事,一起走吧。”
      
      “三日月先生,谢谢你今天的招待。”森口竹取松开拉着绪方悠里的手,转身郑重的向三日月鞠躬道谢。
      
      三日月弯弯眼,“按照你和我的关系,不必这么客气,我送你们吧,要去哪里?不用客气,尽情的使唤我这个司机吧。”
      
      “那就麻烦三日月先生了。”森口竹取也不推辞,拿起包就往外走,走到一半突地停下了脚步,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烛台切先生,再见,非常感谢您的招待。”
      
      “嗯……”烛台切在森口竹取与他擦肩而过时欲要起身,而后呆愣了一下,他又坐了回去。像是被抛弃的小狗,兴致不高的低低应了声。
      
      “麻烦三日月先生送我们去……”森口竹取跟绪方悠里的妈妈约好了,考完试下午陪她们一起逛街,放松放松这些天来为备考高度紧绷的精神。
      
      少女和青年低声交谈的声音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被留在原地的烛台切僵直着背脊,直挺挺的跪坐在那里,刘海投下一片阴影,遮掩住他金眸和脸上的表情,晦涩不明。
      
      “烛台切先生。”确定森口竹取他们已经乘坐电梯离开,秋田带着短刀们从视觉死角处溜了出来,“你没事吧?”
      
      他有些担忧烛台切的心理状况,就算再怎么理智,被他们奉为主君的人在与他们再次相逢时,对方却露出遇见陌生人的表情,不管怎么说,还是非常打击人的。
      
      像是在这种时候,他们就很嫉妒十分幸运的恰好住在主人隔壁的三日月了,不知道偷偷把他拖出去打一顿,三条家那边会不会发现。
      
      “没事。”烛台切用力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他强打起精神来,对担忧地看着他的秋田等人微微一笑,“我在思考下次做什么料理给主人吃好?”还有下次的见面。
      
      短刀们对视了几眼,今剑蹲下身,忧伤的捧着脸,“真好呢,烛台切先生你们都见过主人了,还跟主人说话了,我也想和主人说话!”
      
      “总会有机会的。”烛台切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
      
      “那么,我就在告辞了。”在街角停下,沢田纲吉道谢后便下了车,犹豫了下他转头对森口竹取小声说道:“学校见。”
      
      他对这位在考场里第一个跟他搭话的女生很有好感,当然,这个好感是指朋友类的,所以他希望他能在学校里见到她。
      
      森口竹取一怔,弯了弯唇,“嗯,学校见。”
      
      将森口竹取和绪方悠里送达目的地,三日月也不留恋,说完再见便驾驶着在光下熠熠生辉的车子离开了。
      
      “呀,悠里,还有竹取。”准备出门的绪方太太站在门口刚打算拿出手机给她们打电话,就看见她们从车子上下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绪方阿姨。”
      
      “妈!”绪方悠里松开挽着森口竹取的手,如乳燕投林般扑到绪方太太怀里,撒着娇。
      
      “多大了人了,还撒娇,羞不羞?”绪方太太嗔了她一眼,点了点她鼻尖。
      
      “嘿嘿~”绪方悠里傻笑着,摸了摸鼻尖,“开心嘛。”
      
      “考试怎么样?有没有把握?”绪方太太扶着绪方悠里的肩膀,将她推出自己的怀抱,让她在一旁站稳身子,关切的问道。
      
      “还好吧?就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个性,我那个个性妈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辅助科的竞争力又没有英雄科那么激烈,要担心的话,也应该担心只填了雄英英雄科这个志愿的竹取吧?”绪方悠里撇撇嘴,不以为意。
      
      绪方太太深思了一下,“对,竹取你考的怎么样?有没有信心?你这孩子怎么就填了一个志愿呢。”
      
      “考得应该还不错吧?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么,绪方阿姨你难道对我没有信心吗?”森口竹取学着绪方悠里的模样,挽住了绪方太太另一只胳膊。
      
      看着少女甜的快要沁出蜜来的笑,绪方太太一半是心酸一半自豪。酸是为什么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不是她家的呢,就算不是,人家家里对她好就行了,偏偏没有,还不管不顾的把孩子一个丢在日本,填志愿这么大的事也不会回来看看。
      
      “当然有了,我不相信谁,都不可能不相信竹取啊。走,阿姨今天带你去商场,帮你多买几件衣服,小姑娘怎么可以一天到晚就穿那么几件衣服呢。”乍一看,还以为绪方太太和森口竹取才是一家。
      
      “妈你好偏心啊!说好的我考好就帮我买最新上市的那款游戏呢!”绪方悠里故作吃醋,缠着绪方太太不依不饶的闹了起来。
      
      看着这幕的森口竹取轻轻一笑,垂下眼遮去眼中的羡慕,旋即,她敏锐的察觉到了不远处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凭着直觉她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发色迥异,半白半红,像是鸳鸯锅一样的少年正在站在二楼的阳台落地窗低头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眸光也冷冷的。
      
      森口竹取一怔,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询问那少年是谁时,绪方太太恰巧开口道:“竹取晚上要在我们家吃吗?”
      
      “诶?”
      
      绪方悠里见状,急忙抢过话头,促狭的笑着,“竹取最近应该不会在我们家吃了,人家家隔壁还有人等着她呢。”
      
      在三日月开车送她们回来的路上,她和森口竹取在车后座咬耳朵的时候,就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打听的一清二楚,并固执的觉得三日月对她好友有那么一点意思。
      
      “悠里!”森口竹取脸一红,眸子里水光潋滟。
      
      “诶呀,竹取害羞了?那就证明我没说错嘿嘿嘿~”绪方悠里背着手,往前跑了几步,正大光明的欣赏着森口竹取的美貌,“我们竹取也出落成漂亮的女子了,要是我是男孩子,看得我都想娶了你。”
      
      “你!”森口竹取被调戏的哧然,白皙的脸上粉嫩嫩的,她一跺脚追上去作势要打她,“你想得美!”
      
      “哈哈哈哈我想的就是你这个美人啊~”
      
      看着少女们打闹的模样,绪方太太无奈地摇摇头,脸上却挂满了宠溺的笑,扬声道:“注意看路。”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冬至,你们吃饺子or汤圆了吗?我……迁坟了【。
    安徽不南不北能怪我吗!我也想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