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邻居 11 ...

  •   “这边请。”走过仿古式建筑的庭院,经理一路将他们引到庭院前半阖着的和室门前。
      
      目光从红桥流水上收回,森口竹取看着周围古色生香的建筑一时有些失言,愣愣地随着三日月将早已沾满灰尘的鞋子脱掉,赤着脚踩上木地板。
      
      “请进。”经理跪坐在障子门前,将和门拉开,做出请的动作。
      
      森口竹取下意识的看了三日月一眼,只见三日月适应良好的与恭恭敬敬跪坐在门前的经理擦肩而过,有那么一瞬间,她竟错眼将三日月身上的西装看成了华贵的狩衣。
      
      果然是名门出身吧。
      
      抿抿唇,森口竹取在三日月眼神催促下进了和室内。
      
      和室大约有大半个教室那么大,四周摆放着看起来很名贵的花瓶,而中间则摆放着一张容纳他们四人还绰绰有余的桌子,桌子上面还摆放着熏香。
      
      等他们全数入座,几秒过后,被经理关上的障子门又打开来了,三人下意识的遁着声音看了过去,不由得一怔。
      
      跪坐在门外的青年有着一头逶迤拖地的秀丽长发,眼眸祈祷似的半阖,叫人看不清他的眸子。他脖子上挂着极长的黑白渐变的数珠,数珠缠着他的四肢,晃眼看去像是被囚禁着一般。
      
      青年表情淡然,虽外表十分俊美,但更吸引人的是他的气质,如莲如菊,淡雅秀芝。
      
      “感觉很费洗发水啊。”被森口竹取和绪方悠里猛地盯上的沢田纲吉怔了下,而后表情慢慢的变得惊恐起来,他刚刚好像无意识的把自己想法给说出口了!
      
      啊啊啊!!他这个笨蛋!
      
      补救似的紧捂着嘴巴,沢田纲吉缩了缩脖子,试图淡化自己的存在感。
      
      三日月闻言,轻笑出声,犹如夜空的眼中含着笑朝门口的青年看过去,“哈哈哈哈这个孩子说得没错,数珠丸你真的不考虑把你这头长发剪掉吗?”
      
      数珠丸‘看’向三日月,掀唇道:“等什么时候三日月殿下不喜欢喝茶了,我再考虑把头发剪去。”
      
      三日月一噎,神色错愕,完全没有想到数珠丸居然会反驳他,惊愕片刻,他嘴角噙笑,“哎呀,数珠丸殿下也学坏了呢,这可不好。”
      
      被遗忘了的森口竹取、绪方悠里和沢田纲吉默默坐在一边,就那么看着两个相貌同样出彩的青年一来一回的说着话。
      
      “颜狗盛宴啊,我感觉我已经饱了。”绪方悠里附在森口竹取耳边小声说道。
      
      嗔了她一眼,森口竹取同样小声的说道:“那等下你别吃了,就看着我们吃吧。”
      
      “诶?别!”绪方悠里一惊,音量没控制好,惹得三日月和数珠丸齐齐将目光落到她身上。
      
      被两位高颜值青年盯着的绪方悠里红着脸,讪讪的坐了回去,低着头权当自己是鹌鹑,不断在心里祈祷着他们快转过头。
      
      “看来小姑娘她们饿了呢,你呢?数珠丸殿下你来干什么?”三日月接到的就只有个把森口竹取带到这里的通知,关于他们对这个所谓的感谢宴的安排则一概不知。
      
      “沏茶。”数珠丸眼也不抬,只拍了拍手,和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陆续走进来几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女子,有条不紊的将手里拿着的物体放置在数珠丸面前,放好后便弯腰退下了。
      
      三日月有些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数珠丸殿下你沏茶?”
      
      “嗯。”数珠丸专注着自己手中动作,头也不抬一下,只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来权当做回答。
      
      三日月也不在说话了,和森口竹取她们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数珠丸手下如行云流水的沏茶动作。良久,他歪歪头,毫无预兆的出声。
      
      “数珠丸殿下你眼角那块淤青是怎么回事?”
      
      因为有赤妆线掩盖,不仔细观察是不会发现的,可刚刚三日月闲得无聊,怕一直盯着小姑娘,会惹得小姑娘恼羞成怒,只好将视线放在了‘隐形敌人’脸上。
      
      数珠丸沏茶的手一僵,抿了下唇,他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冷淡地说道:“只是刚刚和江雪殿下论了下佛礼。”顺便为谁去给主沏茶这件事动手打了一架。
      
      “哦?”三日月目光滑过他淤青不太明显的眼角,好心情的对森口竹取笑了笑。
      
      森口竹取捧着数珠丸递来的茶,恰好看见三日月冲她笑,反射性的回了一笑,却见眼中带着新月的青年笑容越发爽朗。
      
      “?”森口竹取茫然地歪了下头。
      
      “这个茶……”经过reborn斯巴达训练,以求能在危机时刻迅速上手彭格列事物的沢田纲吉也曾被抓着去接受茶道训练。所以,在刚入口时,他就意识到了这茶的不同寻常。
      
      “哦呀?看来你很有品位呢,数珠丸殿下的茶艺在本……可是数一数二的,就是不经常动手。”茶叶爱好者——三日月幽怨地看了数珠丸一眼,惋惜的叹了口气。
      
      紧接着,他眼睛亮晶晶的看向捧着茶,低头吹着茶水的森口竹取。
      
      几乎是三日月看过的一瞬间,森口竹取背脊划过一丝凉意,立即警惕地抬起头,“干什么?”
      
      “小姑娘喜欢这茶吗?”三日月双手捧着脸,笑得眉眼弯弯。
      
      望着青年跟狐狸似的笑颜,森口竹取迟疑着点点头,旋即又再次警惕的问道:“三日月你问这个干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三日月这问话有种不好的预感。
      
      “既然小姑娘喜欢的话,那就麻烦数珠丸殿下给我们天天沏茶了。”他算盘打的很响亮,姬殿喜欢的话,数珠丸肯定不会拒绝他这个提议的,而他住姬殿隔壁,也就是说!
      
      他可以去蹭吃蹭喝,顺便蹭杯数珠丸沏的茶,莺丸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羡慕的吧。
      
      闻言,数珠丸看向被三日月厚颜无耻所震惊到的森口竹取,转动了下手中的佛珠,“如果是您所希望的话,我一定会为您达成心愿的。”
      
      “诶?!不、不用了!真的!真的不用!”森口竹取看出数珠丸这不是开玩笑的态度,忙不迭的拒绝。
      
      “是吗?不过如果您有需求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数珠丸从内袖暗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推到森口竹取面前,沉吟了下又道:“直接对接待的僧人说出我的名字便可,千万不要搭理有一头绿发的少年。”
      
      他是真的怕青江那张嘴,怎么就怎么也除不了秽呢?头疼。
      
      “好……”森口竹取拿起白底印着鎏金莲花的名片,低头随意看了一眼。
      
      好像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她揉揉眼睛,细看过去。
      
      ——国家认证著名佛学大师。
      
      有些奇怪森口竹取脸上呆滞的表情,绪方悠里和沢田纲吉蹭过去,瞅了一眼,就那么一眼就让他们变得和森口竹取一样。
      
      绪方悠里:=口=
      
      沢田纲吉:=口=
      
      这是什么神仙?
      
      “那么我就容我先行告退了。”算了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数珠丸便提出告辞,给后面的人留点时间。
      
      三日月点点头,目送着数珠丸起身离开。
      
      刚出了和室,数珠丸便注意到了叠罗汉似的趴在那儿在纸窗上戳个洞,偷偷往里面瞅的短刀们。
      
      行至他们身边,数珠丸停下脚步,好心提醒了句,“小心些。”
      
      正全神贯注偷窥里面的短刀们竟然一个都没有察觉到数珠丸的到来,吓得摔到在地。
      
      “什么声音?”听到外面动静的森口竹取恢复了正常。
      
      “大概是隔壁房间客人不小心摔倒了吧。”三日月望着纸门上倒映着的人影,捧起茶喝了口,笑眯眯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说起来,三日月先生你请我们来这里吃饭真的可以吗?很破费吧。”按照三日月平日里早晚蹭她的饭,中午自己去便利超市随意买个便当的习惯,森口竹取真的很担忧他的钱包状况。
      
      “没关系没关系,其实呢,这里也是我朋友开的,会有折扣的,小姑娘你就尽情的吃吧。”其实是免费。
      
      刚一说完,和室的障子门就被人敲响了,正好打断森口竹取下面的询问,“客人,菜来了。”
      
      三日月偏偏头,“请进。”
      
      看了眼在趁上菜空隙,朝自己微笑的橘发少年,森口竹取一愣,弯弯唇礼貌地回了一笑,却见那少年脸红的顿时从额头蔓延到了脖子根。
      
      看着少年放好饭菜后,就火急火燎跑掉的背影,森口竹取忍俊不禁。
      
      看了眼自己这份饭菜,又瞧了眼菜量明显多出他们很多的,森口竹取面前的料理,三日月叹了口气,差别对待未免也太明显吧。
      
      秉持着食不言的基本礼貌,即便这料理再好吃,他们都是沉默的将自己那份料理吃完,才开口说话。
      
      “这家料理还真是好吃啊,呜!刚刚一口下去,感觉自己整个人生都满足了。”绪方悠里向后一靠,捂着自己吃得饱饱的肚子,感叹道:“要是什么时候我的手艺也有这么棒就好了,要是我厨艺也这么厉害,我就不上学自己去开家店!然后赚它个十万八万,财源滚滚来。”
      
      同样觉得这份料理十分美味的森口竹取无奈地戳了一下她眉心,“那你这辈子就别想了,你也不想想你的料理吃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绪方悠里缄默,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她眼神飘忽了起来。
      
      “不过,真的好好吃啊。”沢田纲吉赞同的猛点头。假如说这场穿越给他带来了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这顿美味的料理,还有不用再强迫自己接受reborn灌输的黑手党间不成文的规则。
      
      “能被这么夸奖,是我的荣幸。”像是准时掐点一样,戴着个眼罩,浑身散发着迷之中二的男人推开障子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 作者有话要说:  重温了遍京吹,啊啊啊啊啊啊我特么吹爆京吹!!!呜呜呜我永远喜欢京吹!!!
    感觉京都橘真的好厉害啊,比动漫还夸张,75分钟,又蹦又跳,还吹奏乐器,真的太厉害了,这大概就是青春吧【沧桑抽烟
    那篇说好的召唤恶灵文:《个性是召唤恶灵[综漫]》
    专栏里有!懒得放链接了,求爸爸们自己动动小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