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 24 章 ...

  •   家里出了这样的祸事,宋长郡高考的事情便算不了什么了。
      
      六月七号这天一早,母亲和大姐便出门了。父亲心不在焉地做了早饭,叫两个女儿起床后就进屋子给儿子上药。
      
      昨晚瑶瑶受了伤,为了掩人耳目,宋家人没送他去医院,而是让宋父联系了他的闺蜜陆夫人。
      
      陆夫人虽然认为宋家人办事愚昧,可他也赞成这事儿为了孩子不能声张,于是连夜赶过来为宋长瑶做了些简单的治疗,答应这几天照看一下病人。
      
      倒是陆语知道此事后并不像宋长郡以为的那般气愤,他只是冷淡地听完了前因后果,回军医院报道去了。惹得陆夫人十分生气,认为儿子缺乏同理心,难免不往当年的事儿上多想。
      
      这会儿饭桌上只有长郡、长亭姐妹二人沉默地喝着粥。
      
      “没想到瑶瑶这么快就要嫁人了。”宋长亭忽然放下碗说了一句。
      
      “你想说什么?”
      
      “小时候觉得他挺烦的。”宋长亭无意识地用筷子搅动着粥。
      
      “一个男孩儿家,不好好玩他的娃娃,却总爱跟我争抢小汽车。哥哥带我们玩的时候,最偏心他了。大姐和你也总让我让着他。因为比我晚出生几分钟,我就得什么都让着他,还不能跟他计较。”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念叨着。
      
      “从小到大我们走到哪儿都得穿同一个款式不同颜色的衣服,最常被问的问题就是‘谁大谁小’、‘有没有双胞胎心灵感应’。好不容易到高中不是一个班了,偏偏他又那么高调,不到一周他们班儿的人都知道我是他双胞胎姐姐、我们班的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双胞胎弟弟。”
      
      “你不喜欢么?有时候还挺羡慕你俩呢。”
      
      “双胞胎又不是偏得被绑在一起,况且我俩性格大相径庭。”宋长亭顿了顿,又自顾自说下去:“他现在要嫁人了,还是嫁给....听大姐说龚家家风很严,不可能再让他上学,这下我们总算要分开了。”
      
      宋长郡听到这里压不住火气:“你这说的是人话么!瑶瑶发生了那样的事——”
      
      “你....你哭了?”
      
      宋长亭转过头愣愣地看着她:“这顿早饭,再没有人跟我拌嘴了,以后上学我也不同带他了,放学他也不会缠着我要我带他回家。可是我却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宋长郡看着碗里的白粥,也在回想:她和兄弟姐妹们都不怎么亲近,小时候在凉城爷爷家待着,到上幼儿园才来沧都。刚回家那会儿,双胞胎都还是蹒跚学步的婴儿,天天吵闹得不行。亭亭还好,瑶瑶最喜欢强她的玩具和揪她耳朵了。可她初来乍到,也不敢反抗以惹得双亲不快。
      
      后来上学,同学们知道她家有一对弟弟妹妹,都很惊奇。她却没什么感觉,只是比别人多了俩麻烦精罢了。
      
      这会儿小麻烦精要被迫嫁人,这滋味真难受。
      
      “二姐,我不想瑶瑶嫁人,更不想他嫁给龚、龚舰。”
      
      “......”
      
      九点到十一点半考语文的时候,宋长郡心里都是一片阴霾,以至于写作文时,她将心中的郁气都发泄似的写了进去。
      
      中午也没胃口吃饭,看看时间也不想回家,她准备找个网吧待一会。
      
      “宋长郡——”
      
      “陈鹿?”偏偏这会儿遇到他,三中不是大部分都在本校么,怎么也被分流到实验中学了。
      
      “没想到三模和高考,都能遇见你。”
      
      宋长郡有些诧异,三模时并没碰到他啊?
      
      陈鹿低头笑笑,并不在意:“下午数学,准备好了么?”
      
      宋长郡心中闪过些不舒服:这就是陈鹿,别人可能会问她语文考得怎样,但他一定会问将来的事。
      
      “嗯,你呢?”
      
      “正好能达到我的目标院校。”
      
      这就是陈鹿,未来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让自己这点儿不确定因素,还是离他远点儿吧。
      
      想通了后,感觉心情好多了。
      
      “明年我去京和找你玩啊。”
      
      不料陈鹿一向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破裂,他勉强笑了笑,回道:“我不去京和了,可能会去首都的政法大学。”
      
      宋长郡有些吃惊,京和是他的理想,为了京和、他放弃了出国的机会。
      
      “你都为了京和放弃常春藤了,怎么突然改变了目标?”在相约图书馆那天他还说过“从未改变”这样的话呢。
      
      陈鹿看着长郡衬衫前的扣子,回答很官方。
      
      “我觉得还是首政法比较适合我。”
      
      宋长郡想起母亲提到的话,迟疑了一下。
      
      “如果这是你的决定,我支持你。以你的成绩,首政法将迎来一位优秀校友。”
      
      “谢谢你的信任。”陈鹿莞尔一笑:“希望你也能取得好成绩,虽然我们在一起时,我曾建议你去走体育特长生,不过理科的话,选择面还是很多的。”
      
      宋长郡有些羞恼,她可不像他那么平静能提起以前。
      
      于是她强硬地回答:“我会选我想去的学校和专业的。”
      
      她不太友好的语气冲得陈鹿微微一愣,他却没有生气。仔细打量了她的神情,他竟生出一丝隐秘的开心。
      
      “那、提前祝贺你了。”像是相信她能考上似的。
      
      这么一对比宋长郡立刻落了下风,她支吾着应了。顿时觉得自己心眼太小了。
      
      “如果可以的话,高考结束我请你吃饭吧。”
      
      陈鹿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反问她:“就我们两个人么?”
      
      “这....当然。”
      
      和前前男友吃饭,难不成还组个团?宋长郡考虑了一下这种可能性,不过想到高高不太喜欢她和陈鹿纠缠不清,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我却之不恭了。”陈鹿歪歪脑袋,突然笑得有些俏皮。
      
      这让宋长郡有些不好意思,她摸了摸鼻子,让自己回归了清醒。
      
      “喂喂,陈大公子,这太不符合你的形象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设?”
      
      “唔,大概是高岭之花?”
      
      陈鹿一双美目瞪了她一眼:“那也被你摘走了。”说出这样的话,良好的家教使得他微微脸红。
      
      “额...”
      
      宋长郡低头笑了笑:“当不成情人,当朋友还是可以的嘛。是吗,陈公子?”

  • 作者有话要说:  随缘更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