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归(四) ...

  •   “妈,你们才是我最大的牵绊。”
      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比你们重要。
      她的家人,跟她血脉至亲的紧紧相连的家人,她怎么会一次一次的离开。当初的她因为不能好好处理自己的情绪,没有办法面对这些熟悉的、心疼的、爱怜的来自至亲之人的情感,才极端的以为离开就好,那时她铁了心的决定出去走走,以为逃离能打开她的心结,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像是无处宣泄的气球一样,漂浮着,悬空着。不知如何安放自己那颗空荡荡的心。
      房间里的对话还在继续,门外的两人却明显放松了下来。他们的凉儿果然长大了。
      当年那个倔强的女孩终归还是柔和了下来。
      杂志社通知凉凉上班的时候,已经是两个礼拜后。
      Esa杂志社的应聘条件很苛刻,要求杂志编辑必须要有三年以上的资质,并且熟悉国内外风尚潮流,除母语以外要求会两种以上的语言,并且达到沟通交流无障碍,还要有漂亮的简历。所以整个面试时间很长,还要分为五轮,不过对于Esa杂志社开出的丰厚报酬和薪资待遇来说,哪怕要求十轮面试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拿之前凉凉同事的话来说就是:“谁让人家有牛的本事呢。”
      她哥这几天都让她悄悄的打探她们总编是否单身。凉凉不知道他哥何时起的这样的歹意,竟然把魔掌伸向了她们总编。可总归是亲哥,她还是要和他统一战线的,更何况他哥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办理好入职手续,人事主管带她到了编辑部,杂志社里编辑部的人本来就多,突然被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凉凉有点觉得像是小时候上课起来回答问题。索性是人事主管直接开后向大家介绍了她。
      “这位是你们新来的同事,叫安凉凉。”
      雷鸣般的掌声,难道现在的人都这么热情吗?凉凉礼貌的点了点头,声音里带了点不好意思;“大家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这么跟别人打招呼。
      新人的工作并不是很多,隔壁一个长得很甜美的女生探过头来,盯着凉凉半天才道:“欢迎加入Esa这个大家庭,不过这里不好进吧。”
      凉凉对长得甜美的女生没有什么抵抗力,况且还是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的美女,只好如实回答:“是不太好进。”
      这下倒是换做那女生有点吃惊:“没想到你这么诚实。”大概之前来的人都会客气的说还好这类的话,突然有个人这么诚恳的肯定了你,你就会对她产生好感一样。那女生笑了笑,伸出自己的右手:“我叫孙妙妙。”
      “凉凉。”
      女生的友谊便是这样,来的容易。或因性格,或因投缘,或者因为喜好。
      很明显,她们两个人属于后者。
      天空突然飘起来的雪,确实打乱了不少下班的人的计划,凉凉本来打算下班后去一趟附近的书店,走到书店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因为下雪,书店早早的关门了。果然不是个出行的好日子。
      “凉凉?”
      凉凉身后传来一丝不确定的声音,而这熟悉又有些温柔的声音,却是一直以来日日夜夜围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声音,多少次午夜梦回时,都是这声音陪伴着她入眠。
      那声音常常在她的梦中叫她:“凉凉。”
      凉凉故作镇静的转身,盯着来人有些慌张的眼睛开口:“江晓梦,好久不见。”是啊,好久不见了,可是又怎么会是好久不见呢,她常常陪伴着她,在她的梦里,在她的脑海里,眼前的面容跟脑海里的面容渐渐重合,映出一双越发清晰的眼睛和面容来。
      “真的是你。”晓梦用还挽着购物袋的手指着凉凉,眼光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惊恐,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回来一阵子了。”
      “怎么,国外待腻了?”声音里丝毫不掩饰的嘲讽:“你这种落荒而逃的人,还知道回来。”
      凉凉笑笑,好像当年她只顾着离开,很多事情,很多帐还没来得及算,不过,现在她不是回来了吗,还有很多的时间将那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都讨回来,凉凉的声音带了点轻佻:“嗯,国外的冬天真冷呢。你也知道我名字中带了凉这个字,怕冷。国外不比国内,国内的冬天还是暖和啊。不过是个落荒而逃而已,我还以为我是犯法落跑的呢,怎么就不能回来。”说着伸出手,刚好接住半空中落下来的一片雪花。雪花在手中化开,凉凉缩回手看着江晓梦因为有些冷而冻的有些发紫的手:“这天气这么冷,晓梦姐姐还是快点回家比较好,毕竟过一会儿就夜黑风高了,这还下了点雪,谁能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不是会在上演一遍呢。”
      “你……”江晓梦指着凉凉,不知道说什么好,却还是蹦出了一句:“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的伶牙俐齿。”
      凉凉拢了拢耳边的发丝,笑的也有些发凉:“你不是曾经也说过,出行那么久,谁身上不留下点痕迹。”
      雪似乎越下越大,短短的时间就将地上裹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安博然来接凉凉的时候,江晓梦已经扭着腰走了。
      看着没走远的身影,安博然问道:“那是?”
      “江晓梦。”凉凉淡淡的开口,似是在回答她哥的疑问,又像是在告诉自己,刚刚她与江晓梦的不期而遇。这场谈话似乎耗费尽了她所有的心神,明明没有说几句话。
      安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小到她回来不久就已经见到了所有的人。
      “江…..晓梦?”安博杰像是还想再确认一遍一样,紧紧的盯着凉凉的眼睛,不放过她眼里情绪的一丝一毫。
      凉凉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嗯。走吧,我饿了。”
      因为是下雪,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匆忙,凉凉避开差一点就要撞到她身上的迎面而来的人,往安博然的车边走去。
      许是因为等了很久车门都没有开,到了车边的人才回头看了眼。
      安博然呆呆的站到原地,盯着凉凉的背影看了很久,见她回头看他,才回过神来,知道车门还没有开,按了下车按钮,便大步走了过去,许是意识到刚刚的行为有些不妥,走进了后嘴里就念叨着:“这么大雪,还跑来书店,还穿这么薄的衣服,也就你不怕冷了。”
      凉凉看了眼还穿着单薄西装的自家哥哥,关上了车门。
      时光似乎真的能磨平一些往事,磨平那些旧的时光,旧的人。以至于再次相见,心里留下的不过的不痛不痒的回忆罢了。
      而梦中那些事情仿佛又淡了许多,又好像只不过从梦境变成了现实一样。
      看着已经都亮起红灯的路灯,凉凉有些无奈:“哥,红灯了。”
      安博杰踩住刹车,嚷嚷道:“这绿灯和红灯之间怎么没有黄灯。”
      “哥,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凉凉淡淡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他听不清的情绪,安博杰嗯了一声,却意外的没有再开口。
      “过去了的事情,怎么能影响现在呢?”
      怎么能不影响现在呢,安博杰心里补充道,终究还是动了动嘴,没有说出来。
      那年,也是这样阴冷的天气,却下的是雨,接到警察电话的时候,安博杰愣了愣,起初还以为是谁打得整蛊电话。后来……
      看到白沐宸抱着浑身是血的凉凉的时候,他才真的惊觉,打电话的确实是警察,不是什么所谓的恶作剧。他的妹妹出事了。他们从小到大一家人精心呵护的妹妹出事了。
      那件事情闹的很大,不管是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对知道的人来说。
      可他们不怕事情很大,他们最怕的是那些事情背后的流言对一个女孩的恶意伤害。他们都以为他们后来把她保护的很好,可是却不是那样,他们无法体会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是如何在那段经历上面成长的,他只知道,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不会把自己调节的这样的好。
      他们不知道在那阴冷的雨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后来找到的时候,她就那样带着满身的伤痕,满脸苍白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那双原本神采奕奕亮晶晶的眼睛里,他看不到任何的光亮,沉寂的像是一滩死水。
      在他和父亲说要查的时候。
      他不曾开口说话的妹妹睁着眼睛看着他对他说:“哥,到此为止吧。”
      那一刻他是什么心情,他不知道。他甚至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那也是她回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沙哑的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却揪的他心疼。
      而那句到此为止却硬生生的将他的心脏扯得生疼。他看到父亲的手攥得紧紧的,手背上面青筋突起,双眼赤红,母亲因为承受不住却生生忍在眼眶里的眼泪,爷爷从白沐宸手里接过丫头,低声的说着:“走,跟爷爷回家。”
      那天,对于安家来说是一场阵痛。
      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很难闻,她以前最不爱闻这种味道,可是那日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乖乖的躺在那里,不言不语,目光不知放到了何处,空洞的没有焦距。
      医生掀开她胳膊上的衣服的时候。露出一道一道用刀划过的痕迹,蜿蜒交错的错落在那白皙的胳膊上。
      连一向冷血的医生都不由得闪了闪眼睛。
      那触目惊心的血痕,谁还能冷静。
      安博杰紧握的双手青筋凸起硬生生的压下心里的怒火。看到坐在一旁已经泣不成声的母亲,安博杰的目光落在正安慰母亲的父亲的身上。
      安父抬头眸光中乍然流露出来的锐利与安博杰的视线汇合。多年来父子两养成的默契,安博杰知道,他的父亲要动手了。
      他们家最宠爱的公主,浑身是伤的躺在那里,身上的皮肤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就连脸上都是交错的伤橫,鲜血还在流着,而那罪魁祸首怎么可以逍遥法外呢。
      那天他在书房门口听到父亲和爷爷的谈话,向来温和的爷爷第一次露出上位者的气势来:“那就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也好让他们知道伤了我安家宝贝公主的代价,是不是他们担负得起来的。”
      可是后来她伤好后还是离开了,只是偶尔打来电话,好在没有失了踪迹。
      当年他们放过了那个江晓梦,不是因为他们仁慈,那些人的下场那一个好了,放过她无非是因为她家公主的一句:“到此为止。”而留着她,也不过是因为多年后他家丫头可以有个出气的人。
      但是如果那个女人还来作妖的话,他不介意在她家丫头想起来之前先送她进监狱待上一段时间清醒清醒。
      都过去了吗?那些满目苍夷的过去。凉凉望着车窗外喜笑颜开的人们,怔怔出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