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帕图的营地周围没有栅栏、围墙,他没有把地圈起来宣誓所有权。他没有固定居所,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央,可能前一天帕图在中心地区而后一天就到了边缘。
      而帕图麾下的势力也不圈定范围,只有一堆堆的小建筑从,那些破败的建筑从中,很可能就藏着帕图的下属。他们像一个个碉堡,零散但不失严密的守卫着帕图。
      但这不意味着闯入者不会得到提示。
      星河穿过一个十字架,上面是一个倒吊的干尸,双手被困住,双脚被长钉子钉在是十字架上。
      这就是帕图的警告。
      
      星河从十字架下方走过,总觉得有人在看着他,他朝那里望去,正对上干尸那狰狞的面孔,眼窝孔洞腐烂,苍蝇在里外进出,牙根裸露,枯黄干瘪的牙齿依旧固执停留在上面,偶尔几颗支撑不住留下孔洞。
      他觉得这具干尸在看他。
      ……怎么突然自恋起来了。
      星河拍拍脑袋,随后迅疾抽刀向干尸砍去,动若雷霆万钧,在刀尖离干尸只有一根发丝的距离时,他停了下来,轻的像风声无言止息。
      一只老鼠吱吱叫着从干尸的脑袋里窜了出来,被星河一刀钉在地上,血液涌出汇聚一小泊,他缓缓把刀抽出来,刀身雪亮滴血未沾。
      盯着他的视线消失了,星河看看老鼠又看看干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算了。
      他走远以后,那句干尸的头颅缓缓看向星河离开的方向。
      
      回营地的路上,星河看到两个男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不时发出让星河毛骨悚然的邪恶微笑,看到星河过来,马库斯和保罗猥琐的朝星河挥手招呼他过去,就是那种——来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等星河凑过去一看,还真是个宝贝,小黄书,封面印着搔首弄姿的丰满女人。
      “我才……十岁。”
      马库斯豪爽的拍了拍星河的肩膀,把小黄书塞到星河的怀里,说有志不在年少,营地之未来就在于星河这种有理想的青年人。
      等等,谁会有这种志气和理想啊。
      
      怕小黄书被营地里其他人看到,星河把它塞到怀里……怎么感觉那么奇怪。
      帕图的营地分为三级管理,首领是帕图占据最高点,一级是帕图最信任的人,分管帕图麾下的五大营地,二级是实力若一层次的管理者,由帕图任命,分管每大营地里的各个小营地,三级管理者就是小营地里的小队长,由二级任命,每个小队长麾下人数不一,全靠小队长自己选拔。
      帕图的营地外松内紧,如果不出意外,小营地里的那些人到死的时候也不会见到帕图。
      库洛洛和星河通过了一个小营地里的试炼,成功被一个小队长招募,库洛洛凭借自己政治家一样的满口鬼话,成功哄得小队长对他言听计从,甚至隐隐有其他小队向他靠拢。
      库洛洛的身上倒是真的显示了那句话——有志不在年少。
      和交际的风生水起的库洛洛相比,星河是纯粹的武斗派,像人形核弹一样投放到敌对区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星河就回营地等着开饭了。
      某种程度上,他比核弹还方便,他会自己走回营地。
      这次外出任务回来星河是想和库洛洛谈点事情,他近来越战越勇,隐隐摸到一点奇怪的力量,在挥刀的那一霎,他仿佛成为挥戈舞刃的天神,浑身充斥势不可挡之威。
      比打了肾上腺素还厉害。
      
      盘算着这种情况,星河慢慢走回临时居住地,推开门的时候发现库洛洛已经坐在椅子上看书,正待张口,却见库洛洛先道:“有一件事想和星河讨论一下。”
      “什么?”
      “我找到了适合加入我们小队的新人,想询问一下星河的意见。”
      “什么意见?”
      “星河想要新队友吗?对新队友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我连你都忍下了,还忍不下其他人吗?”
      
      库洛洛最近心性见长,有了一种上位者运筹帷幄的风采,“听到星河这么说我很高兴,原来我在星河眼里这么特别。”
      原来上位者的特性是厚脸皮吗……
      “对了我要问你一件事——”
      “新加入的是个女孩子——”
      “啪嗒——”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原来是星河抬手的时候怀里的小黄书掉了出去,而同时库洛洛也说完了新同伴是女孩子的消息。
      四目对着小黄书,空气一度十分沉默。
      “刚刚,星河是想问我这个吗?抱歉,我在这方面的知识比较匮乏,帮不到星河了,不过看星河的进展说不定将来星河会是我的引路人呢。”
      
      虽然十分尴尬,但输人不输阵,星河匆忙把小黄书塞到怀里,装出老手的风采,带着一点傲慢一点自得:“都是小事。”
      ……等等,为什么要撑这种面子。
      然而库洛洛下一句随之到来:“对了,新来的同伴是女孩子,希望星河克制一点。”
      “稍微,稍微克制一点。”
      
      “喂。”
      “你在说什么?”
      星河恼羞成怒,他颤抖地指着自己那张男生女相分外秀丽的面孔。
      ——生气!
      
      “抱歉,是我误解星河了。”
      “不过星河总会做出一些让人误解的举动——”
      
      “啪!”
      星河把怀里的小黄书往地上一扔,以示清白。
      
      .
      
      她叫玛奇,装扮利索,扎着紫色头发,星河和玛奇磨合一段时间以后觉得对方虽然话少,但却是可信任的同伴,而且——玛奇直觉超准,每次营地开赌盘星河都会跟玛奇一起去,争取把下顿饭嬴出来,是的,自从星河把居住地里所有的土豆全糟蹋了,他就得承包两人的饭直到下次领到食物。
      关于星河说的那道令他犹如天神附身一般的强大力量,玛奇说那是念,她在进帕图的营地之前跟着一个念能力者做后勤,作为回报对方离开时帮她开了念。
      “应该是外面的人。”玛奇语气冷淡,“所以在离开的时候才会给‘报酬’。”
      库洛洛轻声:“外面?”
      
      玛奇仿照着当初那人的举动给库洛洛和星河开了精孔,又照着那人说的方法做水见式。
      库洛洛是特质系。
      不过看起来像个武斗派的星河居然是操作系。
      
      “操作系?操作千军万马的那种?”
      “大概……是吧。”
      那人走的匆忙只匆匆介绍了一点关于念的情况。
      
      虽然年幼以及在流星街飘荡两年,但星河骨子里依旧有那么点不可说的情怀,喜欢大开大合,喜欢默念年幼时被灌输的“道”,喜欢行如风雷,无拘无束。
      一听说自己是个千军万马的材料,星河还有一丢丢小兴奋。
      不过听过也罢,星河按照玛奇说的方法将念灌输到手里拿把唐刀上,指尖划过刀刃,光走游龙,隐约有清啸之音。
      星河摩挲着这把刀,勾勒出一个不算温和的微笑。
      许是流星街待久了,他偶尔控制不住骨子里的凶性,在很久以前刚入道场的时候,门主便告诉他,星河你的骨子里藏着一股凶意,心里藏着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火助刀煞伤及己身。
      你要出得刀,也要收得刀,要能视天下为草芥,也能俯伏在地忍万般践踏。
      可惜了,他已不见老门主两年了。
      
      他挽了一个刀花随后收鞘。
      ……不行,不能太膨胀了。
      ……可是忍不住了。
      于是。
      “库洛洛。”
      “我今晚不回来了,晚饭你们自己看着解决吧。”
      
      “想用这种借口逃避责任十分不可取。”
      “你在说什么,我是那种人吗?”
      
      好吧。
      还是没逃过那顿晚饭。
      星河一边翻着火堆里的食物一边劝导,“大家都是非常人类了,为什么还要拘泥于吃饭这种小事?”
      “据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一股神秘力量,少吃饭可以羽化升仙。”
      
      库洛洛借着火光看书,他悠闲地翻了书页,“是吗,可是满足食欲对人类而言非常重要,如同满足[哔——]欲一样,人需要吃饭如同人需要看小黄书一样——”
      “——停!”
      星河立刻打断他,“您看书吧,别为这点小事分神。”
      
      “对了。”
      库洛洛继续说道,“帕图快对索兰下手了。”
      他音色平静如初,继续道,“帕图的十字架已经悄悄地埋到索兰的基地内部去了。”
      “他的眼睛——蠢蠢欲动的想要张开,那种贪婪的欲望,真是,走到哪里都能闻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