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天光冲破灰黑浓烟交织而成的密网,隐隐露出一线。
      乌鸦粗哑的鸣叫和振翅声打破这片寂静,但不久又重归死水一般无波,不久飞艇轰然而至,在高高的上空停顿随后打开舱门倾倒垃圾,暴雨一般骤降的废旧物如闷响的鼓点重击地面,把原本积累出尖角的垃圾山半腰斩断,又将低洼填平。
      倾倒完毕后,飞艇升空离开。
      星河藏阴影深处,他比最静谧的生物还要悄然无息,漠然注视着那些小心翼翼潜藏身形向垃圾堆前进的人。
      估算的差不多了,星河转身离开。
      
      “和你说的一样,飞艇的数量增多,人数也多,出现了许多没见过的新面孔。”
      星河找到拿着一张新纸在看个不停的库洛洛,“我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人,”他压低声音,“很适合下手。”
      “星河。”库洛洛语调平淡,“不要用这种诡异的声音,好像我们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抢劫这种事怎么也算不上能见人吧。”
      “是吗?”库洛洛诧异的抬头,用那双深黑的双眼看着星河,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为了生存而已,难道很难为情吗?不过星河你到这里已经两年了,以为你很熟悉这种事了。”
      
      “……你是为反驳我而生的吗?”
      “当然不是,我们来讨论别的事情吧。”
      
      星河挑了一个地方,开始等着库洛洛宣布他的战略布局,星河觉得库洛洛很适合当那种电视节目里喋喋不休的大腹便便领导,梳着大背头抹上发油,用一种调动人心的诱哄语气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
      看来库洛洛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已经选择了不得的职业发展方向了。
      虽然观众只有星河一个,但库洛洛依旧说的十分兴奋,他综合分析了一下垃圾堆物资大丰富之后带来的后果,面对这次发展机遇,西南部和东北部两个往常十分克制的势力会产生冲突,生活在夹缝之中的流浪人比如他们将会不得不加入其中一个势力。
      星河举手提问:“向以前一样避免冲突不可以吗?”
      
      库洛洛在地上画了两个圆圈,并标注上AB,“A是西南部,B是东北部,这两个圆圈代表着他们的势力范围,我们生活在二者的夹缝之中,可以说正事因为两方势均力敌我们才能有生存空间。”
      星河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麻烦你简言意骇一点。”
      “如果一旦一方扩大独占一方,”库洛洛画了一个将两个小圆包围的大圆,他点点大圆,“那么我们会被包围在他们势力之中。”
      “要去寻找新的居住地?”
      “当然不是。”库洛洛满脸深意。
      
      又来了,这种故弄玄虚的表情,话说一半然后让人猜,最后再神情莫名的表示你的对,但我说的更对。
      同志,你装[哔——]上瘾吗?
      
      看到星河神情不妙,库洛洛连忙清咳几声,“我们可以加入一个势力,与其在战况结束做些不轻不重的帮助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不如在事情未发展之前就操纵过程。”
      他知道星河一贯不喜欢束缚,所以才大费周章说了这么多,昨天的对话里可以看出星河的观点,他认为有才能的人哪里都会发光所以不拘于地点与身份,但是如果能轻松一点何乐不为呢。
      
      “还记得我昨天说的话吗?爆发期将要来临,无论身处何方都会被席卷。”库洛洛这时候的神情很有煽动性,他的身体语言与神态都在无意中引导着人的思维转向狂热,如果背景不是荒凉的垃圾山,观众只有一个星河。
      “与其被动驱赶,四散奔逃,不如加入其中——”
      “兴风作浪。”星河替他补足后面的话。
      他觉得库洛洛的骨子里潜藏着一种奇怪的特性,是比贪图权势、掠夺财富更为可怕的东西。
      是什么呢?
      
      “所以,”库洛洛背着光微笑,堆积的废物常常自燃,升起的浓烟遮天蔽日,不过若是日光足够强烈,穿过厚重的云层的光会四散开来,就会形成美丽而壮阔的景色。
      正如现在,热烈的橘黄色挥斥天地,仿佛燃烧一切,在这燎原烈火中,库洛洛用他一贯平静的语气向星河伸手,并问到:“你愿意和我一起兴风作浪,肆意妄为吗?”
      同样黑发黑眼的星河站直身,他面容秀丽男生女相,身上的凶势却不会让人误解,星河挥手一拍,重重打上库洛洛伸出的手,“当然。”
      
      “不过。”
      “库洛洛。”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哎?”
      
      “我九岁。”
      “你九岁。”
      “今天还没吃饭呢。”
      
      “对不起对不起,一定是今天的景色太美,所以忍不住多讲了一些,对了,星河你刚刚不是说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人很好下手吗?一起啊,说不定今天晚上还能加餐呢。”
      “早就跑光了,今天饿着吧。”
      
      “我下次一定会克制不讲这么多话。”
      “你上次也这么说?”
      “我说了吗?是星河你记错了吧。”
      
      看到星河恐怖的眼神,库洛洛及时改口,“或许我们都记错了也说不定,毕竟没什么是永恒的,记忆也不会永恒呢。”
      
      你说这种大道理就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吗?
      
      .
      
      星河和库洛洛·鲁西鲁进了西南部,就是是帕图的势力范围,两人通过了营地门口的试炼场,成为一场混战后唯二能站立的。
      帕罗的营地外松内紧,通过试炼场的初次筛选以后,因为初来乍到不被信任所以被派遣到外围做无聊的任务。
      不过星河发现库洛洛周围很快聚集起一堆人,或许那些人没有发现,但是星河觉得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越来越信任库洛洛。
      “我以为他们会是独狼。”星河站在窗外,看着最后一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
      “这也怪不得他们,一直得到正确的建议,渐渐就会失去自己的判断能力,又是在营地这种看似分散实际讲求联合的地方,不断削弱自己的独特性转为应和众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也会改变吗?”星河问。
      “不会,”库洛洛收拾好桌上的文件,“我不喜欢这种,嗯,怎么说,这种黏糊的关系。”
      库洛洛露出一个微微厌恶的表情,“每个人都是分离的,每个人都永远保持最特别的状态,这样很有趣,不是吗?”
      他语气轻松,看着窗前的星河,“比如说星河你,星河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自己,所以无论我作出哪种决定,星河表面上服从心里则会不屑一顾。”
      “喂,你在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不就是昨天吃了土豆泥吗?居然一直抱怨到今天。”
      
      库洛洛语气平淡的一点都不像是生气,“我生气了吗?我怎么会生气,哪怕星河用铁锤砸土豆,把石柱砸的支离破碎,在土豆泥里混进石渣和铁锈我都不会生气。”
      看起来真的很生气啊。
      
      星河试图辩解,“铁锈可以补铁,石渣可以摩擦食物助于消化——”
      “好了好了。”星河越说越觉得扯淡,“下次不会了。”
      
      “没关系。”库洛洛十分流畅的接过话。
      喂喂,我可没有道歉。
      “作为补偿,今天吃土豆丝吧,麻烦切成细丝,最细的那种。”
      你在说什么?今天明明是你做饭。
      “麻烦星河你了。”
      看到老子的眼神了吗?吓不吓人?
      
      “星河今天看起来很精神。”
      库洛洛十分敷衍的夸奖完星河,随即语气提重,“记得切丝。”
      
      顶着星河的恐怖视线,库洛洛施施然的走出大楼。
      看来库洛洛不想做饭的心是很坚决了。
      
      .
      
      桌子上放着一个干瘪柔软的土豆,说柔软是土豆放太久的缘故。
      但无论刚柔,但凡妨碍前路,阻我道途者——杀无赦。
      星河屏气,握住腰间的唐刀瞬间出鞘,他的招式很美,如同无数交织的星屑,纷纷撒撒,挥扬天地间。
      七岁那年他刚来到流星街还没有这样的刀术,这两年的磨练使他脱胎换骨。
      “蓬——”
      土豆在下一刻颓然倒塌,在桌子上堆成小小一叠。
      
      星河心满意足的收刀,对了,土豆似乎还没洗——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他拿出另一颗土豆,继续屏气凝神,瞬间抽刀。
      
      一颗两颗三颗,等库洛洛干完营地三级管理者交代的任务会到临时居住地的时候,就看到星河正对的桌子上堆了满满的土豆——渣?
      他估算着分量,星河似乎把营地分给他们的土豆全部砍了。
      
      “星河,你和土豆有仇吗?”
      “哈?”
      刚刚沉醉于自己那绚烂刀术中的星河转过头,看着一脸沉痛的库洛洛。
      
      只见库洛洛继续道,“你和我有仇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