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老总你行的02 ...

  •   顾徐住的是单人病房。
      
      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见,屋内窗帘紧闭,唯有墙角亮着台灯,光线昏暗。
      
      李鱼深呼吸,开门走进去,脚步突然一顿——
      
      右手边的卫生间里有声音。
      
      哗啦啦的水声很大,从他进来已经持续五秒,估计是憋久了。
      
      李鱼,“顾先生,是你在里面吗?”
      
      卫生间里没有回应,只有窸窸窣窣的响动。过了老半天,门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个年轻男人。
      
      这长相气质,一定是目标没跑了。
      
      顾徐是三小时前醒的,在医生的安排下,早已做完各项身体检查。除了左腿骨折和轻微脑震荡以外,身上没有其他毛病。
      
      就连医生都忍不住感叹,这是上帝赐予的奇迹。
      
      男人头上裹着纱布,穿着浅蓝色病号服,左腿裤腿挽高,露出厚厚的石膏,杵着拐杖,单腿站立着。
      
      大概是背光的缘故,李鱼感觉对面那双眼睛黑得吓人。
      
      虽说在正式上岗前,曾做过几次模拟穿越,可那毕竟是假的,不如眼前来得真实。
      
      李鱼的心从紧张回归平静,又跳进了兴奋的漩涡,两只眼睛比灯泡都亮。
      
      “顾先生,你真的醒啦,我马上给管家打电话。” 他低头拨号,不忘介绍自己,“我是你的新司机。”
      
      顾徐盯着青年的发旋看了几秒,眼神晦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手机那头无人接听,李鱼重拨过去,顺势伸手握住男人的胳膊。
      
      “顾先生,我扶着你。”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顾徐用力挡开他的手,脸色铁青,“不必。”
      
      李鱼悄悄撇嘴,不要就不要呗,反应这么大。
      
      顾徐杵着拐杖来到床边坐下,即便是穿着病号服,依旧气势不减,“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反正是个命硬的主,李鱼也不怕把人气死,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说了。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窒息,无形的空气变成了龙卷风,试要摧毁所有。
      
      良久,顾徐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让李叔给你结算的工资。”  
      
      走是不可能,李鱼假装没听见,握着手机去走廊讲电话。
      
      管家接到消息,当场就哭了,连声说马上就到,嘱咐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少爷。
      
      李鱼挂掉电话,靠在走廊里,问系统,“顾徐的数据出来了吗?”
      
      1551说,“触碰时间太短了,我尝试核算看看。”
      
      核算时间有点长,整整五分钟才出结果:
      【危险等级:A级。】
      【秘密探索:1个。】
      
      按照由高到低的危险系数排列,人类的危险等级共分为A、B、C、D、E五个等级。
      
      B级往上的,不管有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都被归类为反派行列,需要专人看管。而A级属于高危等级,表示目标随时可能对周围人员造成伤害,需要立即采取管控措施。
      
      想起顾徐那张好看的脸,李鱼不禁摇头,真是人不可貌相。
      
      1551说,“根据最新规定,每挖掘出一个秘密,你的任务栏里就会点亮一朵金黄色的小菊花。”
      
      “……”李鱼,“为什么是菊花。”
      
      1551一本正经的解释,“黄色菊花代表飞黄腾达。”
      
      哦,懂了,局里真是太费心了。
      
      李鱼笑得心满意足,“我喜欢这个寓意,谢谢。”
      
      “不客气,一起努力。”1551的声音带着少有的雀跃。
      
      李鱼揣起手机,没有立刻返回病房,他很好奇,顾徐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根据他能查到的资料来看,在大学毕业前,顾徐的生活只有学习。大学毕业后,顾徐的生活只有工作。
      
      顾家最离奇的事,是他的父亲死于他母亲的刀下,因为出轨。
      
      这件事轰动一时,从审理过程到结果,全都是公开的,算不得秘密。
      
      李鱼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任务太坑了,连个线索都不给,难度堪比大海捞针。
      
      “怎么不进去。”
      
      背后传来声音,吓人一跳。
      
      李鱼转身,管家正喘着粗气,站在背后盯着他。
      
      “大少爷不喜欢和陌生人同处一室,所以我到走廊等您。”
      
      这解释站得住脚,顾徐不喜欢与外人接触这事,顾家上下都知道。
      
      管家点点头,提着公文包越过青年走入病房,并且反锁了房门。
      
      也不知道一老一小在里头嘀咕什么,半小时后,房门开了,李鱼被叫进去。
      
      因为之前摔的那一下,管家的腰有点轻微扭伤,顾徐这儿离不了人,他又不放心护工,打算让李鱼代替守夜陪床。
      
      李鱼求之不得,高高兴兴把老爷子送回家,等他返回医院,已经将近十点。
      
      走廊静谧无声,电梯里一个人也没有,李鱼按了楼层,眼看门就要合上,突然伸进来一只手。
      
      那只手上戴着骷髅戒指,有点眼熟。
      
      电梯收到感应反馈,门又开了,李鱼眉头一挑,戒指眼熟,人也挺眼熟。
      
      “陈哥?” 来人一脸惊讶。
      
      李鱼爱答不理的,“嗯。”
      
      来人叫周朔,原主狐朋狗友之一。
      
      这人也是奇怪,不管陈井的态度是冷淡,还是傲慢,他都能笑言以对,牛皮糖一样赶不走。
      
      许久没见到大哥,周朔熟络地勾上李鱼肩膀,“哥最近都忙什么呢,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大家都以为你出事了。”
      
      “我能出什么事。”李鱼继续很叼的样子,“无非就是吃喝玩儿乐呗。”
      
      周朔忙不迭点头,“是是是,哥儿几个就是担心你。”
      
      他话锋一转,“你来医院干什么?病了?”
      
      李鱼拿开肩上的爪子,“关你屁事。”
      
      周朔还真不敢管,他们平时吃吃喝喝还指望着冤大头付账。
      
      正好到楼层,他巴巴望着李鱼,“哥,我先走了,没事儿咱聚聚,大家都挺想你。”
      
      “好啊。”
      
      电梯门一合上,李鱼就问系统,“他在外头骂我了吗。”
      
      1551说,“骂了,骂你是个冤大头,傻逼玩意儿。”
      
      原主鬼迷心窍,确实给那帮人花了不少钱,这是事实,可你也不能骂人傻逼啊。
      
      太不地道了。
      
      周朔刚走到他爹的病房门口,手机上多了条约饭短信,来自陈井。
      
      他挑挑眉,给一号狐朋狗友拨过去,“刚医院碰见陈井了,那逼活得好好的,屁事儿没有……对了,他约咱们吃饭呢……”
      
      顾徐的病房里悄无声息,人已经睡了。
      
      李鱼伸手关掉灯,在沙发上躺下,两手往肚子上一搭,接着之前继续思索顾徐的事。
      
      原主脑子简单,除了吃喝玩就是打游戏,哦,还有个小爱好,喜欢听八卦。
      
      李鱼在记忆里挖了又挖,还真找出点东西。
      
      传言,外表冷峻强势的顾大少,那方面有问题……这种事情,没有哪个男人能坦然承认,只能藏在心里。
      
      只是这件事验证起来有难度,得闭上眼睛好好合计。
      
      漆黑的脑海中,计划一一闪过,突然冒出个诡异的画面。
      
      那是一座房子,孤独地立在黑暗中。
      
      李鱼确定自己没睡着,意识清醒,能清楚地听见屋子里加湿器的出雾声。
      
      可此时此刻,别说是动一动,就是睁开眼睛,扯开嗓子叫一声都不能。
      
      身体像被粘在了沙发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座房子,像是自己长了脚,一点,一点朝他靠近。
      
      房子是木质结构,白色的墙,红色的房顶,上下两层,面积不小。
      
      深褐色的木门开了,发出老旧的吱呀声。
      
      李鱼惊悚,从自己的方向看过去,门内黑洞洞的,像是藏着无尽的危险,能将他吞噬进去,亦或者,里面住着一个杀人狂。
      
      放血,切割,溺毙……各种死法从都脑子里过了一遍。
      
      耳边突然传来响动,死活分不开的上下眼皮突然分开了。
      
      李鱼迅速起身开灯,扶着沙发大口喘气,一抹脑门,全是吓出来的冷汗。
      
      突然想起什么,他扭身摸了摸屁股下的沙发,没有胶水,没有绳子,那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被鬼压床吧。
      
      “谁准你关的灯。”对面传来男人沙哑的声音。
      
      李鱼这才发现,顾徐醒了,也不知道在床上坐了多久。
      
      顾徐取过拐杖下床,来到沙发前,居高临下道,“每天晚上,病房里都要留一盏灯,记住了。”
      
      李鱼已经平静,恢复了老实人的本性,仰起脸睁大眼睛问,“顾先生,你怕黑吗?”
      
      顾徐脸上僵硬,“不怕。”
      
      李鱼,“那还是关了吧,节约用电,响应国家号召。”
      
      顾徐额角青筋直跳,“我说了不准关。”
      
      李鱼没吭声,抬眼看向男人的眼睛,黑色的瞳孔中,竭力压抑着什么,像愤怒,恐惧,又像是厌恶。
      
      顾徐杵着拐杖走了,去了卫生间。
      
      看见灯亮起,李鱼后知后觉,闭眼前的关于顾徐那方面的猜想,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应该是拐杖撞到了什么东西。
      
      李鱼连忙进去,见拐杖斜靠在洗手台上,而男人正靠一只腿立着,身形不稳。
      
      想了想,他问,“顾先生,你腿脚不便,需要帮忙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西瓜 1枚、段小六的顾小九 1枚、阿瑶 1枚、本是青灯不归客。 1枚、甘乐 1枚、q1ng 1枚、魚月月u 1枚、一只沉迷学习的猹 1枚、fhyuhtf 1枚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王不留行治痛经 1枚、*依* 1枚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依*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瑶 94瓶、一只沉迷学习的猹 69瓶、忘机的wifi 40瓶、本是青灯不归客。 23瓶、景悟桑 10瓶、小苏打 10瓶、αβη 7瓶、馋馋的阿拉兔 3瓶、超可爱的羲之 2瓶、甘乐 2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