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老总你行的01 ...

  •   夏日炎炎,暑气蒸腾,顾家别墅却笼罩在一团阴云中。
      
      别墅上上下下十五口人,除了老管家和新来的司机,其余人全在收拾包袱,准备离开。
      
      ——这座屹立于闹市中心上百年的宅子,即将易主。
      
      楼下乒乒砰砰,而二楼最西面的房间里,李鱼正趴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写工作日记。
      
      他眉头微蹙,神情严肃地写道:【没见到目标的第九天,想他。】
      
      脑子里突然蹦出系统的声音,“最后两个字更适用于情人间。”
      
      李鱼哦了一声,把“想他”涂黑。
      
      刚涂完,背后就传来敲门声。
      
      他不紧不慢地合上日记本,坐到旁边的凳子上,“1551,帮我收起来。”
      
      日记本凭空消失的下一秒,管家开门走进来。
      
      管家一头白发,面相却不老,穿着板正的黑色三件套西装,站姿挺拔。
      
      “这些天好在有你帮忙,家里才没出乱子,真的很感谢。”他将手中的信封递上前去,歉意道,“还有这个,是你这九天的工资。”
      
      信封挺厚,完全超出了一个普通司机的正常工资水平。
      
      李鱼没接,“您收起来吧,我不走。”
      
      管家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苦笑道,“走吧,少爷不需要司机了。”
      
      说含蓄点是不需要,直白点是根本请不起司机。
      
      顾家垮了,负债累累,别说是请司机了,等顾家那位大少爷出院,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李鱼坚定摇头,盯着管家漆黑发亮的皮鞋说,“少爷在哪儿,我在哪儿。”
      
      又劝了几句,见他实在不肯要,管家只好作罢,临出门前,又回头看了眼。
      
      青年长得好,身材颀长,细皮嫩肉,看人的时候总是坦然真诚,很容易引人好感。
      
      突然想起什么,管家问,“上次给你的去疤药有效吗?”
      
      “有效有效,疤淡了不少,谢谢李叔。”
      
      等人一走,李鱼跟没长骨头似的,软绵绵地躺回床上。
      
      他举起手,对着光看了看,手腕上的伤口早已痊愈,只剩下一条浅痕。
      
      就是这条疤痕,要了原主的命。
      
      原主叫陈井,大学毕业,刚满二十二不久。
      
      陈井爹妈早亡,给他留了座矿,从十一岁起,他就在律师的帮助下开始独自生活。
      
      没有来自家长的束缚和管教,在狐朋狗友的吹捧奉承下,陈井的性格走歪了。
      
      嚣张跋扈,唯我独尊,偏偏还长了一张贱嗖嗖的嘴,时常因为言语不慎,与人发生冲突。
      
      那天傍晚,陈井在家闷得慌,心里无端烦躁,索性开车出去,找了家酒吧喝酒。
      
      进酒吧不到五分钟,他就跟一帮人发生了口角冲突。
      
      那张没把门的嘴恰好戳到对方老大的痛楚,被拎进巷子深处暴揍一顿。
      
      倒霉催的,当他扶着墙,支撑起疼痛不堪的身体时,脚下被什么给绊了一跤,恰好撞翻了垃圾桶。
      
      垃圾桶里有许多碎玻璃,其中一块正好竖在地上,不偏不倚,在陈井摔向地面的时候,玻璃最锋利的那一面割裂了他的皮|肉,切断了腕部动脉,伤口深可见骨,血流如注。
      
      陈井身上多处受伤,行动不便,而手机又在打斗时不知所踪。他疼得又哭又喊,奈何巷子太深,巷外又是闹市,主干道两边商店里的音乐声和车流声足以掩盖他微弱的声音,始终无人听见他的呼救。
      
      前后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十分钟,也可能是半个小时,陈井躺在冰冷的地上动弹不得,力气渐失,他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体上的疼痛变得麻木,周遭的声音和建筑变开始模糊、褪色,在他狭窄的眼缝中变成一片漆黑……
      
      李鱼刚穿进这具身体醒来时,头昏脑胀,眼前发黑,疼得差点哭出来,赶紧让系统给自己叫了救护车。
      
      他在医院住了十天,又回家静养一段时间,直到半个多月前,伤口才彻底结痂脱落。
      
      作为新人,系统可以在第一个世界给予些许提示。
      
      在得知目标是顾家的大少爷顾徐后,李鱼披着马甲,又是花钱又是找关系,终于当上顾家的司机。
      
      谁成想,正式入职当天,意外发生了。
      
      那天傍晚,大雨倾盆,电闪雷鸣,顾徐驾车从公司回家,在经过一个弯道时,和一辆载重十几吨的大货车发生了碰撞。
      
      而就是在这种死亡率高达99%的车祸中,顾徐只是被撞断了一条腿,陷入昏迷。
      
      这命啊,不是一般的硬。
      
      车祸第二天,顾氏集团高层大洗牌,高高在上的顾家大少爷跌入泥沼,一无所有。
      
      接下来三天,顾氏某个被顾徐力排众议,坚持推进的大项目被叫停调查,股票大跌,顾家资产被冻结。
      
      听下面的人说,就连这座老宅子,也早就被抵押了出去。
      
      说不定哪天,这房子就被收走了。
      
      权力更迭总是血雨腥风,其中的弯弯道道,不是他这种脑子能想清楚的。
      
      李鱼叹口气,眼皮子发沉,不知怎么的,趴着趴着睡着了。
      
      这觉睡得并不安稳,他梦见当初为了考入时空管理局,没日没夜看书做题的日子。
      
      时空管理局是个庞大的机构,福利待遇十分优厚。最令人心动的是,只要工作期满三年,就能分得一套精装海景房。
      
      为了海景房,李鱼不要命的刷题,终于杀出血路,从上万人中脱颖而出。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自己被分派到了一个刚刚成立的新部门。
      
      新部门的工作内容是,在进行【反派管理】任务的同时,探索对方身上的秘密。
      
      但这秘密,并不仅限于在反派身上,也可能是整个世界的秘密。
      
      穿来那天,其实是李鱼第一天报道,填写完入职表,领取了属于自己的任务辅助系统后,部长就打发他回家了。
      
      临走前,部长突然拉住他,语重心长,“好好干,局里很看好你。”
      
      这句话盘旋在睡梦中,最后被一声怒吼打断。
      
      是管家的声音。
      
      李鱼吓得一哆嗦,翻身跳下床跑出去。
      
      一楼闯进来一伙黑衣人。
      
      他们手里拿着铁棍,对着别墅里的家具物件一通乱砸。
      
      管家又急又怒,“住手,都住手,你们这是犯法的,不能砸。”
      
      瘦高个嘿一声,故意举起一个古董留声机,哐当一声摔得稀烂。
      
      管家两眼通红,愤怒地冲上去,被对方一把推开,摔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装你妈啊装,老不死的。” 瘦高个见人不动,上前就是一脚。
      
      李鱼刚到楼梯口,看到这一幕气炸了,冲系统喊,“1551,把我的枪拿来。”
      
      1551,“这个世界禁枪。”
      
      李鱼,“工具箱里有什么来什么。”
      
      1551,“你目前没有开启权限。”
      
      李鱼蹙眉,无暇深究,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屏幕左上角没有信号。
      
      他没耽搁,对系统下达命令,“打急救电话,报警。”
      
      丢下话,避开黑衣人的视线,窜进厨房提了把菜刀出来。
      
      那伙人打砸得正欢,心头有种将有钱人踩在脚下的快感,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
      
      踹管家那个瘦高个,突然浑身僵硬,双腿发软,差点就跪了。
      
      他背后多了个人,脖子上横着把冷冰冰的菜刀,往下一瞥,刀背上还沾着血。
      
      “饶命,大哥饶命。”瘦高个没出息的哀嚎起来。
      
      其余人停下手里的动作,警惕地看过来,见站在瘦高个背后的是个瘦弱小青年,放声笑起来。
      
      “小弟弟,这宅子里的人都走了,你怎么不走?要不要哥儿几个送送你?”
      
      顾徐的私生活太干净了,圈子里对于他一直流传着两个传闻:
      
      一,不行。二,只对男人行。
      
      黑衣人们眼神猥琐的打量李鱼,别说,这细皮嫩肉的,看着还挺有食欲。
      
      有人动了歪心思,舔着嘴唇说,“能被大老板看上的肯定是好货,咱弄回去试试。”
      
      李鱼微眯起眼睛,到底谁弄谁,还说不定呢。
      
      他悄然握紧刀柄,稍稍用力往下一按。
      
      瘦高个切切实实感受到疼痛,都扯嗓子大喊,“闭嘴,都,都给我闭嘴!”
      
      “怕个屁啊,就一卖屁股的,杀只鸡都不敢……”
      
      说话的人嗓子眼被卡住,瞳孔紧缩,指着瘦高个大喊,“瘦哥,血,你流血了!”
      
      瘦高个的脖子上,多条一寸多的细长口子。
      
      这些人都是底层小混混,偷鸡摸狗干过,杀人放火的事万万不敢碰。
      
      三秒前还拽天拽地的一群人,再笑不出来了,看李鱼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只披着人皮的怪物。
      
      谁能想到,就那么一只白斩鸡,居然真敢下狠手。
      
      李鱼手中的力道有所松懈,逼问,“谁让你们来的。”
      
      瘦高个已经吓傻,哭嚎着,“大哥,我也不知道啊,我们都是拿钱办事儿。”
      
      仿佛怕他不信,对面几人也纷纷说是真的,没骗人。
      
      想想也是,指使的人不至于傻到留下把柄。
      
      李鱼问系统,“警察到了吗?”
      
      1551说,“警方距别墅还有两百米。”
      
      略一思索,李鱼松开钳制,用力一脚踹向瘦高个的屁股。
      
      那人不受控制的往前踉跄几大步,摔了个狗啃屎。
      
      趁着一伙人兵荒马乱扶人之际,李鱼跑回厨房,把菜刀冲洗干净,丢回抽屉里。
      
      大厅传来破门声,英武的警察叔叔们终于到了。
      
      一伙人被押着,老老实实抱头蹲在墙边,听见颤抖的呜咽声抬头一看,目瞪口呆。
      
      真他妈是邪了门儿了。
      
      刚刚比谁都凶的白斩鸡竟然哭了。
      
      李鱼红着眼眶,嘴巴瘪着,余惊未定的扶着管家,跟警察说明刚刚的情况。
      
      那样子太具欺骗性,警察叔叔问话的语气都温柔了几分。
      
      等做完笔录,警察带人离开,已经晚上七点过,早过了饭点。
      
      管家急急忙忙冲进厨房,将中午剩下的饭热一热,装进保温桶,打算送去医院,以防万一少爷清醒过来,肚子饿,没饭吃。
      
      大概是之前摔疼了,管家突然站定,揉了揉腰。
      
      李鱼抿抿嘴,“您得去医院看看才行。”
      
      管家没接话,把沉甸甸的保温桶递过去,“今天你替我送去吧。”
      
      李鱼之前也提过帮忙送饭,全都被管家婉拒了。
      
      此时他抱着保温桶,活像是抱着个大宝贝,生怕被抢走,跑得飞快。
      
      医院不远,过三条街就到。
      
      李鱼按照管家提供的房号找来,站在门外迟迟不动。
      
      系统忍不住道,“不进去?”
      
      李鱼,“我紧张。”
      
      1551很不理解,“平常心,他就是个任务目标,没必要紧张。”
      
      李鱼认真反驳,“不,他是我的海景房。”
      
      1551,“……”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尽量每天早点更,暂定每晚九点。
    感谢一直支持的大宝贝,挨个木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