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至高神,你需要同盟 ...

  •   “不错。”顾绯月倒是惊讶于傅依林的敏锐了,“这个国家是被那个传说中的至高神圈起来的。”

      这个至高神是一个异类,他是真的能直接使用空气中稀薄的魔法。尽管他父母死死地看着他,勒令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但由于年少无知,这个秘密还是被人知道了。
      经过数不清也不重要的龌龊事,凭借一些机会、几个朋友,他在当时人们还无法到达的冰川之内拓宽空间,汇集了整个世界空气中的魔法,创造出了这个被保护咒和隐藏咒覆盖的国家。

      他编写了魔文,找出了制造魔杖的方法,寻找普通人可以使用魔法的方法。因此其实所谓精神力,外界的那些普通人也有,只是不知道它的存在罢了。
      他带去了居民,创造出教廷和国王分管魔法和政权的制度,一切都很美好。

      只是保护咒和隐形咒终会被消耗,幸运的是,他发现人的精神力本身可以加固魔咒。可精神力无法输出,只能推动人们使用魔法。于是他发明了一种方法,通过繁杂的手段使精神力得以在两人间传送,而溢出的精神力会被保护这个国家的魔咒吸收。

      也是他给自己下了那个魔咒,使他的后代成为缄默者,从而使这个国家一直持续下去。
      可夏思愉不仅没有把传递精神力的方法通过操作传给下一任教宗,还杀死了最后一个缄默者,导致这个方法从此失传。

      于是在一个多世纪以后,先是隐藏咒失效,造成了内外双方的极度恐慌。随后在保护咒失效后,空气中的魔法重新溢出,魔法王国的人民不敌外在世界,更难以融入;而外在世界的掌权者也试图掌握魔法的应用,改变了这个小世界的应有秩序。

      “我明白了,这么说我要阻止夏思愉杀死最后一个缄默者,或者逼迫她把精神力传递给下一任教宗。”傅依林听后点点头。
      “或者你也可以用柔和一点的方式,因为魔法世界不容易犯罪,特别对于没有背景的人来说。”顾绯月瞬间又想起自己把她带到顾绯月瞬间又想起自己把她带到E级小世界的初衷。“重要的是,你要先从这里逃出去。”

      “确实。”傅依林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闭上了双眼。
      这是在干嘛?
      顾绯月刚想问,突然看见她下丹田处泛起了幽幽的银光,随后以其为中心,顺着全身筋络缓慢游走。

      是了,傅依林虽然是体修,可从她小时候便关注着她的顾绯月知道,她曾经也是丹修,同时习剑,因为身世不佳加倍努力,誓要超越旁人。她入了剑宗,可却提升缓慢,于是她作出了选择。那时她甚至已经结丹,仍毅然破丹,自此一心为剑,吸纳天地灵气只为调养生息了。

      可是,这是魔法世界,魔法还可以这么用的吗?
      顾绯月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那个至高神恐怕就是个修炼奇才,他的身体能在他不经意的时候就吸收空气中的魔法。而其他人不知道吐纳的方法,自然无法应用,只能通过至高神想出来的魔文、魔杖和精神力的搭配来使用魔法了。

      于是她默不作声地看着傅依林吐纳。恐怕她能想到这个方法也是因为她自己本身是C级修仙世界的,而他人根本无法想到。
      只是魔法与天地灵气到底是有区别的,说实话要更好用些,不需要各种复杂的功法,但缺点就是人无法自己产生魔法。像傅依林这样把魔法吸收进体内,就无法透支使用,而人体能吸收的魔法应该并不多,毕竟他们不同于那个至高神,都其实只是一些普通人罢了。

      傅依林没吐纳多久就发现身体吸收魔法到了饱和。现在,她能使用的量并不算多,用来离开这个单间绰绰有余,但想要不缺胳膊断腿全身而退绝对是不可能的了。
      她安静地坐在地上,好像并不急于行动,又好像在等待什么。

      “你要不要跟我讲一下是如何打算的?毕竟实际上你的时间并不充裕,我虽然不能在实际上帮助你,但或许也能给你些建议。”顾绯月打破沉默,询问道。

      “有一个咒语,”傅依林若有所思地说,“在周灵茜的记忆中,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睛看到别人所见。这是A级咒语,周灵茜只知理论不能应用,但于我无碍,只是消耗魔法极高。我用如此方法引魔法入体,可以使用任意级别的魔咒,却只能消耗有限的魔法总量。此魔咒只能施展一次,不过也足够了。”

      “过些时候狱卒会前来,给一些被拘押的人提供食物,”她继续说,“此时我发动这个魔咒,他一定会有所察觉。记忆里看,狱卒素质并不高,因此惊慌与怀疑中他必然会先粗略地观察这片区域牢狱中的每一个人,在这段时间内我便能看到其他人的情况。”
      “月,”她问,“你可否为我弄清我看到的人的来历?”

      “离开这里你需要同盟。”顾绯月明白了她的意图。
      “可以。”她答应道,突然又想到一点,“可如果那狱卒在意识到这里被关押起来的人不可能拥有魔杖后,将此事报告给了狱官又该怎么办?”
      “因此我的时间不多,若更换牢狱或是分开关押都非好事。”傅依林承认,“要尽快找到能够合作的人,麻烦你了,月。”

      计划进行地很顺利。
      狱卒刚走过傅依林的牢房,把食物推进另一个人的牢房中,突然猛地站直身,后退一步,回头看去。
      傅依林低着头坐在冰凉的地上,眼前却是另一种景象。

      一个整张脸都被花白的胡子和头发覆盖的男人躺倒在地上,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痛苦地□□。
      狱卒只是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怀疑地看向另一个人。
      他在过道里踱了几步,前前后后地把这块区域的牢犯都看了一遍,随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皱起了眉。

      此时傅依林耗尽了体内的最后一点魔法,大口地吸着气,同时又努力不发出一点声音,脸色愈加苍白。
      “消耗魔法的同时无法吸纳入体内,否则在这个小世界生存将会更容易些。”傅依林默默地对顾绯月说,“请尽快开始找寻这些人的来历,狱卒尚未意识到问题,但难保随时前去上报。”

      此时在圣殿,躺在长榻上的顾绯月忽然睁开双眼,墨黑的眼眸中隐隐有银光流转,片刻,又恢复了深沉的黑色。
      她伸出双臂,双手在虚空中一握,随后拉向自己眼前。
      一团乳白色的雾气悬浮在顾绯月的眼前,随着她的一个响指,汇聚成线流入她的脑海中。
      随后,她又重新闭上双眼,躺回长榻上,同时,傅依林的心中响起了她的声音。

      “七个人的来历和背景我都清楚了。”她的声音显得对此颇有兴趣,“其中两个人有些特别,或许会有些用处。”
      “哪两个人?”傅依林微微勾起唇角。
      “你对面那间里的那个青年,和左边那间里的那个漂亮的男人。”顾绯月声音中隐隐透露出笑意。
      “嗯,”傅依林若有所思,“确实,初看到时,这两人就与其他人有明显不同的感觉。对面那间的年轻男子周灵茜似乎见过,而左边那间的男子似乎过于美貌了,可不论是王城中或是乡村里,对于美貌男子的描述中都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 作者有话要说:  他父母死死地看着他。。
    同学读了以后我疯狂地笑了出来hhh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