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RH阴性溶血,私生女 ...

  •   傅依林没有看到踹她的人是谁,她只感到自己的额头猛然的疼痛,随后便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悠悠转醒,咬着牙爬起身,换了个姿势坐下,然后抬头扫了眼周围,很快意识到这是一间典型的牢房。
      幽暗的环境,只有远处有若隐若现的火光,三面是冰冷的石墙,一面是一排手腕粗的不知什么金属制的柱子拦住了去路。从缝隙中看过去,对面同样是幽深的一片,但隐约也能看到一排同样的柱子,看来这个监牢是双排的。
      她仿佛在一个没有门的笼子里,身体虚弱不已,全身上下只有单薄的衣物。
      她又想到来这个世界之前顾绯月的话,陡然产生一种对身处全然陌生的环境的慌乱。

      顾绯月觉得很有意思。这具身体与傅依林温柔婉然的外表不同,长得实在甜美可爱,此时她隐隐慌乱的神色加上因为疼痛而微红的眼眶真是令人不由得心生怜爱啊……
      顾绯月一边啧啧啧一边把身体的记忆和各种事情的经过一股脑地塞给了茫然的傅依林。

      夏思愉是夏家这一代唯一的嫡系子孙。夏家到她父亲夏泽享这里已位开始走下坡路了,他便与梁家的二小姐粱嫒结亲,联含两家势力。夏家中出过六个教宗,每个都在较年轻的时候坐上教宗的位置,然后在教宗的位置上寿终正寝。可以说,夏家统治教廷有两个多世纪了。
      而梁家看似不不起眼,却有个做教育部副部长的嫡长子,也是梁嫒嫡亲的哥哥梁延。他们的父亲,梁家家主梁成丘,很乐意与教廷联手,扩大自己的家业和势力,但他知道国王必然不愿见到这种情况。于是不受重视的梁家二小姐为了爱情与娘家决裂,毅然嫁给夏家唯一的嫡子。
      这件事在王城中只被津津乐道了一个月就被遗忘在新的轶事后了。毕竟,梁家二小姐远没有她哥哥名声大,也没有她姐姐漂亮、受家主重视;更何况,国王向来对教廷不太满意,而梁家仅因为有个教育部副部长的儿子而为人所知,可想而知梁成丘该有多震怒了。

      如此梁成丘必然不会容许夏泽享有其他女人。当今教宗是夏泽享的父亲夏肃,而如此一来,下一任教宗就必然得是梁家的外孙。夏泽享忌惮梁成丘,因着教育部长,王后的亲弟弟是个庸人,梁延的权力比看上去要大的多。因而夏泽享也没考虑过去找别的女人。
      不幸的是,发生了一件叫RH阴性溶血的事情,导致即便在这个魔法世界,魔咒能解决各种问题,却不能让梁嫒为夏泽享生一个儿子出来了。事情变得麻烦,却没有减少夏泽享和梁成丘的决心。
      事实上并没有明文规定女子不能成为教宗,但从来没有女子试图去坐上这个位置。教宗的位置并非夏家嫡传,实际上,教廷中任何主教都可能成为教宗,女主教倒并非没有,但历史上也仅有可怜的两个罢了。夏家素来不忌讳被人认为暗箱操作,而夏家子弟也通常在魔法上颇有天赋,加上家族的沉淀传承,历任夏家的教宗几乎无可挑剔。

      这里的人信奉唯一的至高神。传说他创造了魔文,将人的精神力与魔文相连接,再通过魔杖输出魔法。而无论是魔文还是魔杖都是稳定魔法和应用魔法的必要元素。
      魔咒由魔文组成,有极其严密的格式要求,其中包含可以替换的动词和名词,以及用以修饰和限定范围的限制词。对于魔文的应用需要极其精细,以至于初学的孩童只能先背诵己编写好的一些简单魔咒。
      这里的人精神力都在D级及以上,大部分人都在D级,出类拔萃者并不多。一个精神力为C级的人已经能直接面见国王为自己谋得数不清的好处或成为一个城市的大主教;而一个精神力为B级的人往往是密不见人的国王的心腹或大主教之上的红衣主教。至于精神力为A级的人,只有教宗一人罢了。

      实际凭天赋和自身努力到达A级的人已经两个多世纪没有出现了。有一个仅在红衣主教和教宗间才知道的秘密——即配合上特定的繁复的魔咒和相当强的精神力,精神力可以在两个人之间传递。而教宗会在临死前挑选合适的红衣主教,将精神力传送给他,随后因为失去精神力而死。整个过程一但开始就不能停止,且更为危险的是,一旦传输方产生不愿意的念头,双方就会立刻死亡。
      好比把一个人脑子里的水泵到另一个人脑子里,能使接受方脑子里的水变多,但再多也不能漫出脑子;而如果给予方在脑子里倒了一碗毒药,两个人就都得死。

      夏家的人当上教宗后暗中杀死了剩余的四个红衣主教,并对新当任的红衣主教隐瞒了这个秘密,至此,只有夏家的嫡子才知道这个秘密。于是夏家的人连任教宗,而每一个的精神力都高达A级,让其他红衣主教明知可能有猫腻却无可奈何。

      然而曾经并非没有人也尝试过隐瞒这个秘密。有一支沉默的家族分散在各地名处,他们的每一个人都叫缄默者。
      他们的祖先曾是一名教宗,以高于一般A级的精神力对自己下了可怕的禁咒,他的每个子孙会在成年的那一天知道这个秘密,却无法以任意形式让他人知晓。
      除非发现有教宗向红衣主教隐瞒了这个秘密,以求使自己的家族统治教廷,他们便能向红衣主教吐露这个秘密,也必须告诉所有红衣主教,并用尽一切方法杀死教宗——通常很容易,得知后的红衣主教会先联手杀死他。

      上一次缄默者出手时,红衣主教中的一个是夏家人,他没有成为新的教宗,却钻了契约魔咒的空子,用密语记录下缄默者的存在。隐瞒了秘密的夏家后代破解了密语,紧紧关注五个红表主教,杀死可疑的人。
      这项任务确实不容易。他们同时还要管理教廷,面见强精神力者,必要时出场煽动人们的心潮,解决国王出的难题,给国王出难题等等等等。但自从夏家的第三个教宗紧跟着他祖父上任后,每一项工作他们都兢兢业业地完成了。缄默者虽多,也逐渐死得为数不多了。

      在夏思愉千辛万苦成为教宗后不久,最后一个缄默者死在了她的手上。
      她一生未婚,也并未提拔夏家的其他人,竟是安分地做一个教宗。她活到了八十岁,临死选择一个合适的红衣主教为下任教宗,让这个秘密至死都烂在了她的肚子里。

      这个小世界中反反复复发生的故事围绕着夏家和夏思愉展开,但这具身体却并非夏思愉,甚至不是夏家人,而是梁延不知晓的私生女周灵茜。

      她自身的记忆很简单也很短暂。

      周灵茜从小没有父亲,母亲是一名护士。她普普通通地长大,在成年时却被测出了C级的精神力。她母亲不想让她去教廷成为一个主教,于是她去面见了国王。
      精神力是可能随着年龄增长的,因此像周灵茜这样成年就是C级的,有很小的可能会成为B级,因此格外收到国王重视。

      她被送入一个与她类似的青年训练营,因为没有父亲而被嘲笑和排挤。
      周灵茜也是个狠角色,用魔咒重伤了几个格外过分跋扈的。不幸的是,其中一个大有背景,却是她的小叔,即梁成丘最小的儿子梁齐,比她大了不过九岁。

      梁齐在这里学习了九年,仍然是C级精神力,梁成丘早已规划好不久让他去卫生部做个副部长,等部长退休后就能顺应而上。可他却被一个无名小卒重伤,导致退休的卫生部副部长由另一个人接任了,令梁成丘愤怒不已。
      于是她便被关进了监牢,狱卒没有给她任何食物,她便静静地而痛苦地靠着金属栏杆死去了。

      回忆至此终止,傅依林长舒了一口气,仰头靠在石墙上,在死一样沉寂的监牢中阖上微红的双眼。
      “……”顾绯月隐约知道傅依林在为什么感动,但还是觉得已经超脱世外的剑圣因为别人的人生故事而哭比较值得吐槽。

      傅依林很快冷静下来,在心里问她:“我以为这样的结局并不至于糟糕,如何会使世界线崩溃呢?”

      “有一件事情是这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的。”顾绯月尽职尽责地给她解释,“你可有想过,传输方失去了全部的精神力,而接受方只获得了其中的部分,那么剩余的精神力去了哪里?”
      “在这个世界的空气中。”傅依林想到了自己的世界。她本身是体修,但也会吸收空气中的天地灵气来增强体质。

      “不太准确。”顾绯月否定,接着继续问道,“你是否还想过,作为一个小世界来说,这里是否未免太小了些?”
      “是。”她赞同道,“我已发现这点,这个小世界中只有一个国家、一个君主,本身就不太合理。更何况这只是一个普通大小的国家,国土面积并不出奇广阔,如此便作为一个小世界显然不太合理。而周灵茜的回忆中,国家的边境外是一片虚无,无法跨越,这并非不可能,但如此看来显然其中另有文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