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贝筝筝回剧组已经是两天后。
      
      邹蔓和她例行嗑八卦,听了她疑似怀孕……过山车般的经历,追问她那天后来有没有发生什么。
      “当然是洗个澡,”贝筝筝理所当然的说,“躺在床上敷睡眠面膜咯。”
      “……真的假的?”邹蔓表情微妙。
      “真的。”
      邹蔓:“厉害死了你。”
      “你太小看我的情商了。”贝筝筝说,“陆辰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
      邹蔓看白痴的眼神看她。
      
      浴血奋战什么的,不存在的。
      “想什么呢?”贝筝筝好像看穿了她的想法。
      邹蔓:“……”
      
      “看一个人不能光看表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邹蔓说,“我发现,大多数人会希望,能结识比自己厉害很多的人,并且和他们成为朋友。可是每个领域都有佼佼者的存在,有句话怎么说的,我这个人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
      贝筝筝对她的日常哲学论表示:“说出你的故事。”
      邹蔓说:“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有人会和蒋英铭做朋友,换我我也愿意,形象像开了挂,站他身边分分钟能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你别被男色迷惑……”
      邹蔓看着贝筝筝从包里拿出眉笔补妆,“新买的包?没见你背过,小香家这两年没有过这个款,好眼熟啊……”
      “哦,这个包……”贝筝筝说,“不值钱的。”
      
      贝筝筝不会撒谎,邹蔓对她这点了解还是有的,以为她说的是假包的意思,安慰她:“没关系的,其实之前有段时期,我对你总有种错觉认识,觉得你是来娱乐圈务工体验生活,从小富养长大的,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巨额家产。”
      贝筝筝:“???”
      邹蔓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我劝你不要沉迷。”
      贝筝筝干笑两声,“说起来,我连陆辰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你刚说他叫什么?!”邹蔓惊讶。
      
      贝筝筝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邹蔓进娱乐圈有一部分原因,可以知道圈外人不知道的内部八卦,别提多好玩了,就是不敢爆料出去。没想到,还能碰到和她同样热爱八卦的贝筝筝。
      “不用走程序,可以直接沉迷了。”邹蔓啧一声,“真的是他么?不会吧……”
      轮到贝筝筝看傻子的眼神看她。
      邹蔓告诉她捡到宝了,“最神秘的企业家,没有之一。福布斯慈善榜常年没跌下过前五,媒体从来不敢曝光他的正面照,他有一堆事业粉,就和我们的死忠粉一样。我没记错,他上次采访还是三年前,那记者我也是服了,关于私生活的问题一个没问,谈的都是经济时局问题,还有粉丝截他的句子当名人名言。”
      
      “……听你这么一说,他不会是觉得我是一支潜力股,天生大明星,想投资我吧?”贝筝筝说。
      邹蔓:“醒醒。”
      “关于陆辰到底是做什么生意发家的,A说A有理,B说B有理,网上一堆说法,不是打击你。”邹蔓说,“词条搜索关键词,我们两个数量加起来没有他多。”
      “……可能是做微商组织头目的吧。”贝筝筝说。
      邹蔓没get到她的点,“别讲冷笑话。”
      贝筝筝:“……”
      
      贝筝筝开工的第一场戏,就是戏里和男主的一段分手戏,张导说这样比较好找感觉,容易进入状态,戏里的男主去国外留学,属于校园和职场部分的分割线,非常重要的一场戏。
      这也是男主演梁泽进组要拍的第一场戏。
      张导说:“巧了,你出道第一部戏梁泽也参演了,你们算老熟人,所以我就不给你们讲戏了。我记得当时那部戏,梁泽在里面和邹蔓演一对,你演邹蔓的闺蜜,有过几句台词,结果就梁泽一个人爆了,等《初恋》宣传期,我可以拿你们以前合作的旧照炒话题……”
      贝筝筝懵了。
      因为原定的男主演不是梁泽。
      
      梁泽作为国民新生代偶像,童星出道,靠网剧火速翻红,资源越来越好,正常的经纪公司,不会再让他回头拍网剧。懵圈的不止贝筝筝,《初恋》整个剧组感觉天上砸馅饼,听说梁泽团队推了大导的新片,特意过来拍。
      他前一部电影刚上映,起到扛票房的作用,业界评价不错,动不动上热搜。
      #梁老师敬业#、#梁老师机场系鞋带#、#梁老师新发色#……
      等等类似的话题。
      梁泽可能哪天剪个指甲都能上热搜。
      
      梁老师的称呼刚开始不是粉丝自嗨取的,梁泽年纪不大,演戏的年份长,刚入行的小演员爱叫他一声梁老师。记者采访爱蹭热度,不少合作过的同行演员也会提梁泽的名字,说他私下脾气好、情商高,尊重前辈,特别会照顾同组的女演员,没有架子,妥妥的暖男。
      更有女演员表示,有次夏天拍戏来例假身体不舒服,梁老师让工作人员给全组煮绿豆汤,拍闷热的办公室室内戏份,不开空调,摄影组拍完差点中暑送医院。
      
      如果说陆辰在贝筝筝看来,从不敢接近到小心接触,像典藏级的文物,运气好得到了,高高挂着,或者妥善存放,运气不好在手中流失,会有种无能为力的可惜。
      梁泽完全相反。
      大家都是刚走出校园不久的同龄人,他长得嫩,颜值在圈内排不上神颜,亲和度高,邻家弟弟感,看上去老实,对任何人都很好。
      
      拍戏地点借了校园的天台,助理今天没有旷工,迟到了一小会儿,贝筝筝认命的站在大太阳下,反观梁泽,经纪人给他说着通告行程,一堆小助理打伞的、端水的……
      张导一声开拍,贝筝筝迅速入戏,和梁泽对白。
      她情绪层次递进,刚到精彩的争执戏份,梁泽没接上台词,僵着动作站在原地,全程面部细微表情被吊打,戏全靠贝筝筝在带。
      
      “……小贝,你刚将人物表现的太凶了,时刻当软妹要记住!”敏锐如张导,发现梁泽的发挥失常,一句话没说,冲贝筝筝提醒道。
      梁泽笑的温和:“小贝啊,你可长点心吧。”
      贝筝筝:“……”
      其实刚刚的戏,贝筝筝处理人物性格方面有小瑕疵,梁泽根本都没入戏,弄得贝筝筝有点慌。
      
      第二条开拍,梁泽台词念到一半卡壳。
      张导询问。
      贝筝筝怀疑他台词就看了一遍。
      梁泽说:“这段人物的台词有问题,太放着演了,我建议收着演内心戏……”
      于是梁泽和编剧团队到边上改台词去了。
      张导拿着打板器,两边都不好得罪,他选择带入角色给贝筝筝讲戏,贝筝筝看着张导模范自己娇羞表情,内心是复杂的。
      ……
      第五条开拍,轮到贝筝筝卡戏了。梁泽正常水准发挥,人称圈内最年轻的老戏骨,不像贝筝筝是个二把刀。
      贝筝筝看似慌的一批,稳稳的对完戏。
      张导:“再来一条!小贝你刚刚肢体动作没跟上……”
      
      今日份的拍摄完成。
      贝筝筝是真的气,回酒店路上走着都想睡觉。
      
      “听说梁泽给你们剧组所有人都买了小礼物,给我也带了一份,说是老朋友,我平时就和他微博互赞,真的是惊了。”第二天,邹蔓对贝筝筝感叹道。
      贝筝筝:“……”
      过了两天,群演小女生八卦的问她:“中央空调谁都暖,就不暖你,你得罪过他?”
      贝筝筝觉得中央空调这个外号太符合了。
      
      拍戏时常常是这样的,张导说:“这段可以收到花絮里,梁老师指导新人……”
      新人贝筝筝:“……”
      最近有排满的通告找她,贝筝筝本来挺高兴的,在犹豫接哪个,行程有冲突,梁泽泼她冷水:“我刚入行时,国内四大时尚封面都上过了。”
      贝筝筝:“……”
      
      长眼睛的都看出来,梁泽对贝筝筝态度怪怪的,甚至可以说针对贝筝筝。
      一天傍晚,贝筝筝正捧着剧本去影棚,剧组特意搭的室内景,半路遇见梁泽,梁泽身边没有跟其他工作人员,然后她就看到他停下脚步。
      “我想和你谈谈。”梁泽说。
      贝筝筝:“???”
      “一个人只有过的不好,才会回忆过去,想找前任撩骚。”贝筝筝说,“这句话说的是不是你本人?”
      梁泽:“……”
      
      和初恋演《初恋》是什么体验?
      她和梁泽交往过半个月。
      概括起来很简单:
      他生气了。
      她哄。
      又生气了。
      再哄。
      动不动就生气。
      后来贝筝筝才知道梁老师不是在生气,他好着呢,这个在恋爱关系中叫冷暴力。
      ……太缺德了,贝筝筝暗戳戳的想。
      
      贝筝筝头疼的看着面前的梁泽。
      她看他,就像在看一个灾难。
      
      梁泽对她意外的刻薄,“这么快又搭上新的金主?”充满□□味。
      贝筝筝:“你什么意思?”
      
      “怎么,老头子都满足不了?”梁泽说,“业务能力挺一般,上次亲你你连个回应都没有,木头一块。”
      一定是邹蔓告诉他的,贝筝筝听明白了,她故意说:“你在说陆先生?”
      
      梁泽冷笑。  
      “金主差点意思,他是我的新欢。”贝筝筝说,“陆先生在床上能比你威猛一百八十倍。”每次吵架就觉得没吵好,没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贝筝筝铆足了劲和他争执,来啊,互相伤害啊。
      
      梁泽咬牙切齿的和她擦肩,十分没风度的溜了。梁老师的举动要是曝光,粉丝可能会惊掉下巴,等一个大型脱粉现场。
      事实是,贝筝筝剧本险些掉地上。
      
      她揉了揉肩,忍住咒骂梁泽一百遍的冲动。
      树干后面有男人走出。
      陆辰背风点烟。
      她看到他低头点烟的侧脸,有天色将晚的悸动,黑白灰的画面有暗欲涌动,他护住风中的火苗时,丝丝的、缕缕的霞光,穿过草木,像在和这支烟谈情说爱。
      
      贝筝筝一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