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陆辰的话灵验了。
      
      贝筝筝心噗的一跳,她朝后躲了躲,无意间的动作。
      陆辰没有再靠近。
      贝筝筝开始翻箱倒柜,她记得家里有体温计,找出家庭专用的医疗箱,贝筝筝被自己钢铁直女的操作震惊了。体温计找到了,单身原因也找到了。
      就拿刚刚来说,什么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她应该把握住时机,和玩陷阱类游戏一个玩法,激进的睿智女人应该是趴在他腿上,“陆先生你摸摸我身上是不是也很烫?”
      而不是像她,差点张口又是一句谢谢陆先生提醒。
      
      体温计显示三十八度二,贝筝筝苦着脸,好像她生病发烧都是他提醒出来的锅,小本本上再给他贴个乌鸦嘴的标签。
      
      有人摁门铃。
      贝筝筝开门,她下车前订好的外卖。她本来估计,陆司机会和她客气,不会真的上来喝杯水,喝杯水也不会喝很久,没想到出了一连串的意外。
      “辛苦啦。”贝筝筝接过外卖餐盒。
      她关上门。
      
      陆辰说:“你订的?”
      贝筝筝点头。
      
      “不健康。”陆辰说。
      贝筝筝想起一个段子,当你因为吹空调忘记盖被子,第二天感冒了,老妈却说你电脑玩多了。
      她服了。
      因为定期会有阿姨来做家政,冰箱里的新鲜食材没断过,贝筝筝在这方面属于菜鸟一只,难得回来住一次,都是订外卖解决。
      贝筝筝看着陆辰脱下西装外套,她主动接过,材质平整顺手,挂到靠近玄关的衣架上。
      “……你要一起么?”贝筝筝问。
      
      三分钟不到,餐桌端上一碗鸡蛋面。
      她心情复杂。
      贝筝筝看着陆辰面前漂浮的荷包蛋,一脸羡慕:“真没想到陆先生还有下厨这项技能。”
      陆辰看了她一眼。
      
      “清淡过头了,没营养。这份痛苦就留给生病的人吧。”贝筝筝厚着脸皮的端过面碗,里面有零星葱花,筋道算不上,普通的家常面,她忍住挑食的习惯。很想收回刚刚商业互吹的彩虹屁,标上黑暗料理的评级。
      可能是饿了,也有可能这两天食欲不振,贝筝筝居然觉得挺香,她和葱花的恩怨不是不能和解。
      陆辰不客气的拆了外卖盒。
      贝筝筝偷瞄他。
      “我身体素质好。”陆辰说。
      贝筝筝:“……”可能陆辰对自己的厨艺也有数。
      
      看陆辰的意思,好像要带她去打一针。贝筝筝表示不用去医院,吃两颗感冒药就好了。她身体一直很耐造。后面这句她没敢说出口,每次见到陆辰,准没好事发生,回头等他走了,她得多转发几条锦鲤许愿。
      
      陆辰这人说好相处也还行,本人却不是走随和路线的,不像贝筝筝,她天生定级段位高,接触陆辰才第二次,只能将骚话心里藏,再加上有点小紧张。
      低调归一码事,再发生类似蒋英铭不讲理的事件,贝筝筝做不到腆着脸,苦哈哈给老爷子撒娇,烂摊子帮她收拾多了,顺便警告她别在外面作死,滚回家抠脚,宣告影坛损失了一位重大人才。
      想想当年,英雄项羽打不下江山,都不好意思见江东父老。
      
      贝筝筝越想越觉得,陆辰是个不错的交往人选,刚好他外表“每个地方”(←_←大雾)长得都讨她喜欢。上楼前王阿姨说的有道理,谈朋友嘛,可进可退的说法,对象做不成也可以做朋友的。
      长辈说话就是有水平。
      如果陆辰知道她心里的权衡利弊,一定会匪夷所思的问她:……你觉得我会缺朋友么?
      
      贝筝筝枕着胳膊肘睡着了。
      嘴角挂着心想事成的笑。
      
      贝筝筝醒来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空间局限,贝筝筝才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她肩上盖着薄毯,贝筝筝一骨碌爬起来。
      “你抱着我不撒手。”陆辰说。
      贝筝筝对自己抱大腿的直白动作感到汗颜。抱大腿就算了,还枕着人家睡着了,鬼知道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她摸了摸后颈,陆辰当枕头还挺舒服的。
      
      陆辰的反应告诉她,估计是正直的他,出于正直的关怀,想将她正直的抱回卧室,自己这个厚颜无耻之徒,没羞没躁的赖到他身上,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贝筝筝这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她看了眼陆辰的表,外面天已经黑透了。
      她去洗手间整理了下自己,幸好没有发生侧漏。贝筝筝手里捧了水,想让自己清醒清醒,镜子里是她的素颜。Tony老师第一次给她化妆时,说她可塑性很高,素颜也能打遍圈内无敌手。
      贝筝筝看着不习惯,像失去了一层保护色。
      不能尽情的造作。
      
      补妆?不。毕竟床单都滚过,问题不能解决,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得委婉的提醒陆辰,挥手说886,她要敷面膜了。
      
      陆辰正站在阳台接电话,说得都是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贝筝筝隔着一道玻璃,抱着胳膊,小心的看着他,若有所思。
      陆辰听完电话,看到的就是贝筝筝这个样子。
      
      她素颜特别显幼,陆辰不是第一次见到她素颜。就算强行被遗弃、被拔去利爪,淋蓬头下淋的惨兮兮,万里挑一宠大的猫主子,还是会傲慢的……喵喵叫。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因素,贝筝筝今天白的过分。破天荒的病弱感,和那天她在他身下时很像,没有防备,毫无攻击性。五官精致,眼睛里有股属于女孩子的干净柔润,灵的不行。陆辰以前对漂亮妹妹这四个字没什么映像,第一次见到这个词汇本身。
      看起来……让人很想欺负。
      
      他从阳台进来。
      贝筝筝赶紧拉上窗帘,“大半夜的,被记者拍到映像不好,我现在还没想炒恋爱绯闻……”
      她看到陆辰弯了弯唇,有被她逗笑的趋势。
      贝筝筝:“……”十八线女星给你快乐了么?
      
      “你能行么?”陆辰问。
      贝筝筝点头:“……能。”
      陆辰低头。
      她攥着他的衬衫袖口,指尖擦过袖扣。
      贝筝筝说:“刚刚我……”
      她想缩回手,他的唇压下来。
      
      陆辰能感受到她的战栗不安。他穿过她的发根,摩挲着她的颈边,她耳根软,碰一下像化开。他不怀好意的经过,唇齿一遍遍亲在她耳垂上,看着她的颜色,渐渐红的饱满。
      他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像摆设。
      贝筝筝从来不知道这里是自己的敏/感点,感官被放大,腰一软,两手下意识揪住他,想找一个支撑点,平整的衬衫上出现褶印。贝筝筝之前在剧组休息室,偶尔能看到有人进出前后的异样,衣服变得皱巴巴,征兆着暧昧。
      
      她背后靠在光滑的玻璃上,贝筝筝想起自己窗帘拉到一半,紧张的绷起背,他将她的腰往上一提,她才没有滑稽的摔下去。贝筝筝不得不承认,她在陆辰面前总有站不稳的时候,不仅限于生病。
      选择跟着心走的话,她会闭上眼睛。
      贝筝筝想到了生病这一层。
      
      她看到他的眼睛,感叹他山根的挺拔。
      近距离的接触,往往朝负距离只差一步到位。
      
      贝筝筝察觉到他的克制,陆辰捏了捏她的脸颊。轻轻的痒,像伤口结了痂,平复出新生的圆满肌肤,想去挠一挠。
      “要不,陆先生和我一起吃感冒药?”她的气息很轻,暖和和的。
      
      贝筝筝抿了抿唇。
      
      陆辰第一次听陆先生三个字听出烦躁。
      他这几天一直在做一个循环的梦,梦里她拿背对着他,啜泣的声音比呼吸还要低。扯开碍事的布料,细腰、腿心,他和她最脆弱的柔软,短兵相接。梦在关键时刻戛然而止。他急切的想看清她的长相,脸上的轮廓大致清晰,贝筝筝刚拿手腕抹完眼泪,红着眼睛瞪他,前后鼻音快黏乎的分不开,喊了他一声陆先生。
      
      陆辰在她唇角咬了一口,松开她。

  • 作者有话要说:  贝筝筝:……Orz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