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013 ...

  •   怎么能失踪呢?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一定是下面的人没有将人看好才让她给跑了!
      
      现在人(兔子)不见了,乔良心中是异常烦躁。当然他这种气急败坏在外人眼里也只是因为他们放跑了一个来东厂行刺的刺客。
      
      可是东厂高手如云,他们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个刺客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刺客是怎么离开的?甚至他们更怀疑的则是是个刺客来这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有这样的本事要人命难道不简单吗?可是昨天晚上他为什么还要束手就擒?既然是束手就擒了,今天又为什么要跑?
      
      看守婧娘的那一群护院还在晒着太阳,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起来了。不过此时的他们根本不敢有半点怨言,要知道在平日里将事情办砸了都上要没命的,就算是最后留下小命那也得脱层皮!
      
      而这一次督主只是罚他们跪在外面,他们几乎差不多要感激涕零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一次乔良之所以肯宽宏大量是因为他们看着的本来就是一个妖……
      
      然而乔良虽然没太追究那些护院的责任,可是他心里也是十分的不爽啊,好像昨天晚上他还说着绝对不会放她的话,可是一大早的人就跑了!
      
      这不是被打脸还能是什么他堂堂的东厂之主什么时候被这么严重的打脸过
      
      再看着桌案旁边摆放着的紫薇盆景以及黄金美玉打造而成的小屋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竟然生生的被那个小东西给骗了?想着这些,乔良又看见自己桌子旁边摆放的养兔子的书,他抓住哪个书恨不得一把火将书给烧了!
      
      不过比较可惜的是现在是白天,所以房间里没有点灯烛,天还没冷屋子里没有火盆!所以那些养兔子的书乔良现在是想烧也烧不掉!(还好没烧,不然督主说不准哪天还得重新买!)
      
      他堂堂的东厂之主,在皇宫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都不曾露出半□□份,怎么自己就被一个小东西给糊弄了
      
      那个小东西不是说自己不走吗?果然妖物的话也不能十足的信!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养宠物了,而且再也不觉得养一个小东西有干儿子省心!(虽然他也不养干儿子!)
      
      在关在东厂后院的婧娘莫名失踪之后乔良发怒了一阵子,然后日子便接着归于平静。
      
      身为东厂之主,司礼监秉笔太监之主的乔良日子又恢复了以往那样,一大早的到宫里组织司礼监的一众秉笔太监们仔细核对品藻分析各地的奏折,然后将奏折的大意言简意赅的说与陛下听。
      
      而他这些年已在司礼监待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不知道什么样的话该说,什么样的话不该说?本朝天子很少翻阅奏章,他们司礼监虽不算一手遮天,但若是想隐瞒些什么,陛下也决计不会知道的。
      
      京城,留仙楼
      
      “阿绵,你下手也太没轻重了吧?咱们本是好意,你若是伤了她,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阿纯端过来一碗灵泉水喂给还在床上昏迷的婧娘道。
      
      “我,我也不知道她竟然会这么弱嘛!”阿绵垂下头委屈的说道,“纯姐姐,她该不会醒不过来吧?”
      
      “这我哪知道?”阿纯没好气的说道。心想着这个阿绵这次真是莽撞,为了让她长一点记性自己这次非得好好让她着急一下才成!
      
      “长老给的乾坤袋没那么厉害吧?”阿绵从腰间摘下那个把婧娘带回来的口袋,随即又有些自豪道,“原来咱们沐凊长老那么厉害呀……”
      
      阿纯:这……
      
      看着阿绵对沐凊长老露出这么崇敬的小眼神,阿纯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她,眼前的这个小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醒是因为乾坤袋里面空气稀薄,而回来的路又那么远所以给闷着了,只要喂上一点涂山的灵泉水就可以啦。
      
      说真的,沐凊长老发给她们的乾坤袋是既不通风也不透气,除了里面的空间大一些,能装几十斤干粮让她们出门带上不至于饿死之外,好像真的没有别的用处。因为乾坤袋只能放干粮,湿一点的吃食都不行,会发霉!
      
      不然怎么说阿绵心大,敢用这个东西装活物,而且还是装一个化形不久的小妖?也亏得这只小妖没什么法力,也没有挣扎,不然这个乾坤袋还不得碎成渣渣?
      
      “这个乾坤袋还真是个好东西,我可得收好了。”阿绵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粉红色的乾坤袋叠好,揣进袖子里。
      
      “嗯,你开心就好。”阿纯敷衍道,反正事实的真相她是绝对不会说的,至少现在不会说。现在住着沐凊长老的地方,总不能去破坏沐凊长老的威严。
      
      “你醒啦!”
      
      就在阿纯和阿绵两只小狐狸说话的当口,婧娘已经是从床上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啊?”醒来之后的婧娘下意识的抬了抬手,发现自己依旧白皙的手,下意识的确定了自己现在还是凡人的形态。
      
      躺在床上的婧娘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只见床榻上挂着的是绯色的帐子,房中熏的香很像阿姊们从人间带来的鹅梨帐中香,再远远看去,墙壁上挂着几幅画,画中女子或手持罗扇扑蝶,或斜依梨花小憩。
      
      “是这样的,昨晚上我与纯姐姐一道出去玩儿,见你刚刚化形,又见有凡人欺负你,所以我们二人便趁着看守的人睡着就将你带回来了。”阿绵解释道,“只是我不知道沐凊长老给的乾坤袋那么厉害,这才不小心伤到了你……”
      
      “沐凊长老?你们是?”婧娘问道。听方才那话,婧娘也知道带自己回来的不是人。
      
      婧娘打量着眼前的二个女子模样的小妖,她们两个都梳着双丫髻,样子看上去珊珊可爱,不过若是看得久了总能感觉到一种0摄人心魄的感觉。
      
      “我们是涂山狐族,这里是京城的留仙楼,是涂山狐族在人间的一个居住之所。”正在这时门外一个衣着艳丽梳着抛家髻的女子走了进来。
      
      “沐凊长老。”阿纯和阿绵见这女子进来连连行礼道。
      
      “我不都说过了吗?在人间要称我为鸨母,或者称‘妈妈’。”女子手持团扇掩面而笑道,她这一笑,就好像扇面上赤色的狐狸也跟着变得花枝乱颤起来。
      
      “多写长老以及二位姐姐的救命之恩。”婧娘老实道。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正好我这楼里少了个舞姬,我看你模样还算周正,不若留下伴舞可好?”沐凊摇着扇子道。又上下打量着婧娘。
      
      “这……”突然被这么一说,婧娘有些懵啊。
      
      “长老,您就别吓这她,万一将她吓着了怎么办?”阿绵打趣道。
      
      “北海妧婧多谢长老好意,只不过我离家多日……”婧娘吞吞吐吐的说道,似乎是在想法子拒绝沐凊。
      
      “北海妧婧?没道理呀,长老。”阿绵疑惑大问道,“长老,族中长辈不是说元洲乃是仙人居住之所,若她真是来自北海元洲怎么会,会这么弱?”
      
      婧娘:对不起,给北海元洲丢脸了……
      
      “她确实来自北海元洲。”沐打量着婧娘道。“前些日子打听来的消息确实有提到元洲确实有兔族幺女走失,想来应该就是她了。”
      
      “放心,就在几天前我已经将你在这的消息捎话到族里,只不过涂山距离元洲路途遥远,只怕你要多等些时日了。”沐凊看着婧娘道。
      
      元洲与涂山确实相去甚远,就连元洲走丢幺女的消息也是她偶然听过往的狐族说的。
      
      “多谢长老。”婧娘激动的说道。时日多些没关系,只要让她的兄长们知道自己在这就好……
      
      离家那么久终于让她看到了回家的希望,对于眼前之人婧娘心中是一千个,一万个感激。
      
      沐凊将这里的大抵情况与婧娘说过之后就带着人去了别处,而婧娘房间里的结界也被撤了下来,外面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声音顺着窗子传了过来。
      
      “这位是纯姐姐,她们都唤我阿绵,沐凊长老方才的话都是与你说笑的,反正一时半会儿你家里人也找不到这里,不若我们先在这人间玩上一玩。”阿绵凑过来说道,“你刚刚说你的名字叫妧婧,那么以后我便唤你阿妧好啦。”
      
      “家中姐姐们名字之中都带有一个‘妧’字,家中兄姊们都唤我婧娘,若你不嫌弃也唤我婧娘吧。”婧娘解释道。家里的阿妧太多了,而且她是最弱的一个……
      
      “好呀,婧娘!”阿绵笑道。“你身上穿的是男装,我这就去长老那里找一套衣裳来。”
      
      婧娘换好了衣裳将原来身上的男装换下来收好,头上的发髻也散了重新梳,阿纯觉得双丫髻不好看,所以就给婧娘小小的绾了一个灵蛇髻。鬓发间又插上了一个步摇。
      
      婧娘从阿绵口中得知自己现在所处的留仙楼是京城之中比较红火的一个妓倌,而沐凊长老则是妓倌里的老鸨,平日管理着留仙楼的花销之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