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012 ...

  •   “我知道督主可能不信,可是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在这里化形的,我……我真的出不去……”婧娘解释道。
      
      “这么说,你还是想去宫里随你那个淑妃主子去?”乔良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是,我是被人捉到宫里来的,我根本做不了主!”婧娘焦急的解释道。“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在宫里待着,可是我跑不出去……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和虞家没有半点关系!你跟虞家有仇跟我有什么关系呀!你就算要杀,也是杀虞家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干嘛来杀我?”
      
      哇,终于能说话了,终于能将憋在心里将近一个多月的话给说出来了,小兔子心里那叫一个爽!
      
      她和虞家没关系,没半点关系!要报仇也不该针对她。对,就是这样的!他报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张口闭口都是一个虞家虞家的,她真的和虞家没有半点关系好不?
      
      以前她是一个兔子的身份,不能说话、讲不了话也就只能是哑巴吃黄连般的自己认了,现在她既然化了形,那就应该将这件事说清楚,别到时候某人有事没事的总爱拿一些不相关的事情来让她接着背锅,还不停的拿自己撒气!
      
      “说完了?”乔良找了个凳子,不慌不忙的听着,等婧娘吐槽完毕后又喘了好几口气之后才气定神闲的悠悠开口。不过乔良面上虽然是表现的平静,但是这内心早就已经不知道翻腾多少回了。
      
      这个小东西怎么知道自己和虞家有仇他真的表现的那么明显吗?乔良怀疑道。应该不至于吧?就目前而言就算是朝中那些要为虞家求情的人也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此事是东厂跋扈,而且又是九皇子被别的对手给盯上了才至如此。
      
      就连东厂都没人知道他和虞家有私仇,但是这个小东西怎么知道?
      
      乔良想着,似乎也只有自己在它面前张口闭口便是虞家,被这个小东西给听了去,又或者是小东西目睹了淑妃和九皇子的事胡诌猜的。
      
      又或者是妖物就是妖物,有什么别人法子也说不定呢?
      
      乔良想到这里稍微的打了个寒战,心想着这些日子自己将那个小东西当成平常没有灵性的小东西来养根本就是没有过任何防备,现在仔细算起来,真的只怕是很多东西都被它已经给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尤其是自己懂艺医术的事情,再加上第一日带这个小东西回府的时候就遇见了表妹,若是让有心人将这二者联系起来自己的身份被挖出来还算小事,万一此事连累了表妹……
      
      乔良真的是越想越惊心,心里想着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在身边养了这么一个祸害出来!
      
      但是乔良转念一想,就又觉得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不应该慌乱不然会让自己在对手面前落了下乘,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也不能被这个小东西的激将法给骗了!
      
      “虞家?虞家已除,再没拦本督路之人,本督为何要迁怒于你?”乔良阴阳怪气的说道,“小东西,你可别以为如此说本督就会放了你!”
      
      知道了他那么多的秘密,想走?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是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呀……”婧娘委屈道。
      
      “你这还叫做什么都没说?”乔良看着眼前这个自我感觉委屈到不行的女子,心里暗叹一句这个小东西好在没留在宫里,不然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还不得在后宫里争一争?再加上她本就是妖物,再略施小计还不得把皇上的洗白给笼络过去?
      
      若真是如此,东厂的日子才算是到头了呢?
      
      “那你要我怎么说”婧娘道,“被人抓到人间来也不能全怪我啊……”
      
      “那还能怪本督?哼,你方才说那么多不就是想让本督放你走?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乔良不想再和眼前这个女子再胡搅蛮缠什么,直接道。“就算你真动用什么妖术,本督的东厂养的也不是一群酒囊饭袋!”
      
      “我没有想走啊?”婧娘垂手道,她现在没地方能去,根本走不了好不?她刚刚闹腾那么久不就是想求这个死太监收留?
      现在他说不会放自己走,她应该说什么_
      
      “你不想走?”乔良似乎有一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反正不会放我走,那我还走什么”婧娘反问道。“督主,我的名字叫妧婧,在家中兄长们都唤我婧娘,若是督主不嫌弃就……”
      
      “本督很嫌弃!”乔良打断道,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一时之间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置这个小东西。“你的小命,本督若是不想留,随时都能取走!你个小东西给本督小心着点!”
      
      “哎呀,刚住没几天的小房子就不能住了……”正当乔良发着狠的时候婧娘走到前几天乔良给她收拾的黄金屋的旁失落的是说道,语气之中掩不住的可惜。
      
      “你……”乔良看见不远处摆着的盆景,又想起前些日子里他竟然还想着将这个小东西养在身边?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还真是奇耻大辱,他怎么能那么眼瞎,竟然在身边养了这么一个东西!
      
      “督主可是说过您会一直养着我!”见乔良就要变脸婧娘连忙捉住乔良的衣襟道。“您可是东厂的督主,一言九鼎不能说话不算数!”
      
      他说过吗?被这么一说乔良又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发现他平常确实喜欢一边给自己房里的小兔子梳.毛,一边又在那碎碎念,至于这句话,他没准儿真可能说过!
      
      “就算本督说过又如何?”乔良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你真打算让本督养你一辈子……”
      
      “一辈子?还是半辈子的都太远了?你们凡人多是说话不算数的!”小兔子鼓起勇气说道,“但是现在我就在这,你既然说养我一辈子,那么,先养着我一两天总不为过吧?”
      
      说着,婧娘又往后退了几步,自己也知道这话说的不靠谱,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手里呢,这么嚣张估计十有八九都会被打死但是她可不能怂,不能让某人知道自己没有半点法术这件事。所以她气场要硬气一些!
      
      “是吗?”乔良盯着化形之后的婧娘道,“本督也确实可以养你一辈子,不过本督可不喜欢养这么大的一只小东西,所以……本督还是先把你的皮揭下来养着吧……”
      
      “你敢!”听着乔良这么说,婧娘又瞧见乔良那带着几分阴冷几分杀意的眼神、联想到当初他敢在宫里面不改色的说出那些威胁琅羽宫的宫女太监的话,她是真的怕了。这个太监真的不是好人!
      
      “本督当然敢,本督当初说过,虞家的人还连鸩酒都没有,你以为,你会有什么好下场?”乔良说着,却将目光集中在了眼前女子垂下来的头发上。
      
      许是兴致来了,乔良从旁边架子上拿了一个簪子将婧娘垂下来的头发给绾了一个寻常男子的发式,只不过婧娘的头发比较多一点、长一点。
      
      “来人!将这个刺客带到后院去!”乔良大声对外面的人喊道。他想了想,觉得这个妖物既然在这里和他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说不准根本就是没有多少能耐的,又想起前些日子自己可能被小东西探到的东西,他临了又加了一句:“把这个小东西押到后院严加看守,把嘴也给堵上,谁都不许靠近,本督要亲自审问!”
      
      “你这个死太监!你……”
      
      乔良的话音落下之后就有十几个护院进了屋子,婧娘被人用绳子捆绑住押送到了后院!
      
      待护院出去之后乔良正打算入睡,却看见被褥上面落有一根青丝,他的褥子每天都有下人来打扫,那么这根头发是那个小东西的?
      
      本来还打算再瞧瞧这个小东西到底有什么目的,算了,等明日自己得空了再想法子撬开那个小东西的嘴!
      
      此时的乔良见小兔子化形也只是想到自己的底细以及秘密被人知道了,自己被人欺骗了,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些日子里与小兔子同样生活在同一间屋子,自己早就被这只小东西给看光了……
      
      算起来,如果他想起来了,应该就不会仅仅是让护院将小东西带走这么简单了。
      
      床榻刚刚被人给‘弄脏’了,乔良今天晚上是断然不会再在这个屋子里待下去。而他今天好像也并不是那么能睡着。
      
      算了,还是让人去收拾偏院去,等到了明天白天自己从宫里回来就再去瞅瞅那个小东西。
      
      后院牢房
      
      “人呢?”乔良望着空无一人的牢房目光犀利的盯着周围看守的人道。
      
      “督主,小人真的是寸步不离的在外面盯着,房间里没有一个人进来过,而小的们也时常查看,人,人就是一直坐在那个板凳上……”护院们颤颤巍巍的解释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茗贻”,灌溉营养液+1,(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