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疯芍药 ^第27章^ 最新更新:2018-09-10 21:58: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真相(3) ...

  •   3
      
      离开机场,她们来到了一处公寓。
      “这是哪儿?”
      “以前剧组在坤口拍戏,李姐曾经订过这儿的月租公寓,还办了会员。我猜她现在来,也得住这儿。”
      林冬冬说得胸有成竹,
      “要是会员到期就傻了。”陆林九在旁吐槽。这概率实在太低了,算了,就蒙一把。
      姐俩到前台询问,李阳还真住这儿!前台姑娘认得李导演,印象无比清晰。
      “嚯,还真准!”陆林九吃惊不已,跟着表姐去了公寓三楼。
      偏巧,三楼走廊的灯坏了,太晚了怕影响客户休息就没叫人来修。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安全出口闪烁着熹微的绿光。陆林九牵着林冬冬的手,小心地走到最里间的房门前。
      咚咚。
      林冬冬轻声扣门。
      里面有人回应,林冬冬雀跃道:“李姐!是我,我是冬冬。”
      门开了一道缝,一个敷着面膜,穿着白睡衣的女人,从门内探出身。
      陆林九曾经见过李阳一面,如今她脸上有遮,不好辨认,可她留着短发,身量不高,尤为明显的是脖子上的黑项圈,那必定是李阳无疑了。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在我身上安定位了?这么晚找我干什么?我已经休息了。旁边这是哪位?”
      李阳的问话一句紧接一句,林冬冬反而失措,一时间不知该从何答起。
      “我……是她表妹。”陆林九把有关自己的那一问给答了。
      李阳扫了一眼两人的行头,还有身后立着的行李箱。
      “进来吧。”
      她把门敞开,说着兀自走进了里屋。
      姐俩对视一眼先后走进屋去。
      李阳抛下她们直接走进洗漱间,隔着玻璃板,陆林九隐约见她拿着东西朝自己身上“滋滋”喷了五六下,然后推门而出,香气袭人。
      她在沙发上坐下来,眉头蹙起,张口道:“我能猜到你为什么找我。冬冬,公司现在什么样你也清楚,我左右不了你的去留。”
      “可是……”
      “好了!等我在这边办完了事,回去跟别的公司商议商议,看看王导或者邓导收不收你。”李阳很是疲惫地叹了口气,随手把一旁的电视关掉了。
      林冬冬似是得到了些许满足,颤颤点头:“谢谢李姐。”
      “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林冬冬摇摇头,又很快开口道:“还有其实我来找您,也不全是为了我自己,我也是想来好好感谢您这么多年的照顾。不能陪着公司共渡难关,我很遗憾,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重回太平洋。”
      李阳才露出点笑意,微微颔首,又提点她道:“以后在别的公司拍戏,别再泄露影视资源了,你也该有点版权意识啊!拍戏有多辛苦你是知道的,你也得爱护大家的劳动成果啊。”
      林冬冬羞愧低头。
      听闻此话,陆林九吐了吐舌头,《长安留梦》的资源就是她放到网上的。瞧见表姐默不作声,她帮忙辩解道:“导演,我表姐她其实只有这次泄露了资源,而且还是因为《长安留梦》被禁播了。我法律意识薄弱,但我心里觉得,这次是例外,如果《长安》的资源不外露,观众就彻底看不到这部剧了,我认为那才是让大家的劳动成果白白浪费了。”
      话刚落,手机铃声再次响了,是《长安留梦》的主题曲。
      才听完小姑娘这番话,马上耳边又响起了最熟悉的音乐,李阳忍不住想起拍戏那段日子的风风雨雨,鼻子一酸,背过身去了屋子最里面。
      
      还是家里的电话,时间已晚,陆林九最终还是接了。
      “阿九,你终于肯接电话了。”
      是宇文成都的声音。
      陆林九压了压嗓音:“之前那些电话都是你打的?”
      “是伯母打的,她忧心你。你恨我怨我,我不怪你,可你再生气,也该跟伯母说句话,她是你的至亲,你难道连她也不理吗?”
      言之凿凿,陆林九咬咬嘴唇,耷拉下脑袋。
      “那你把电话给我妈吧,我不想听你说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
      她最终跟母亲说上话,报了平安,又听了几番唠叨,说自己跟表姐在一起,家里才总算放下了心。
      说话间林冬冬一直在旁边听着,等陆林九撂下电话,问道:“最开始跟你说话的,是个男的吧?不像姑父的声音,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陆林九呸了一声,说他不是。
      
      当晚辞别了李阳,陆林九跟去了表姐家。
      宇文成都的个人角色贴吧,从《长安》开播以来陆林九就一直签到,即使是考试那几天也没中断过。今天,却断签了。
      陆林九在表姐家一连住了几天,也称不上麻烦,失业的人和失恋的人,彼此间即使不互道苦水,也能或多或少相互宽慰。时常,林冬冬也会带着她去看望李阳,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李阳整天心不在焉,像是烦事缠身,心神不宁。
      这天,她跟林冬冬泡在健身房里,李阳也在旁边。
      林冬冬做着平板支撑,镜子里倒映着她美好的身材,看得陆林九心生艳羡。忽然,她开口问道:“表姐,你会跳舞吗?”
      李阳抢答:“当然。你表姐要不是舞跳得好,怎么可能给那么多女艺人当舞蹈替身。”
      听到老板夸奖,不,是从前的老板,林冬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你会教别人跳舞吗?”陆林九弱弱问。
      “教?教谁?该不会是教你吧?”林冬冬一下子站起来,满脸诧异地看着表妹。
      陆林九猛点头。
      林冬冬活动活动肩膀,从旁边拿起一瓶水。“你想学什么舞种?”
      “嗯……”半晌,她开口:“你会跳兰陵王入阵曲吗?”
      林冬冬差点把含在嘴里的水全喷出来。
      “你你你学这干嘛?”
      “我……男朋友比较喜欢这类的舞。”支支吾吾,目光游离不定。
      “我就说你上次!……”林冬冬激动得差点一呛,点着陆林九的小脑门:“你个小丫头,上次还狡辩说没有,什么事儿能瞒过你表姐我?不过,现在居然有男生喜欢这种曲风,真奇葩。”
      “我倒是觉得,这个男生蛮独特的。”李阳在旁接道,“真想亲眼见见当年的兰陵王。”
      陆林九朝林冬冬耸耸肩,“没关系,教我几个简单的动作就好,太复杂的我也学不会。”
      “真拿你没办法。”林冬冬擦了擦汗,答应下来。
      李阳在旁边打量这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眼里饱含温柔:
      “小表妹叫什么名字?”
      “陆林九。”
      “学什么的?”
      “高中刚毕业。”陆林九乖乖地直立着,每答一句都要附带一个微笑。
      话音刚落,李阳的电话响了。
      不知那边说了些什么,只听李阳叹了口气,落寞道:“再过几天我该回去了,要是还找不到他……唉,白来一趟。”
      姐妹俩在旁边默默看着李阳打完电话。
      “冬冬,还有小表妹,一会儿有个朋友找我吃饭,你们也一起吧。”
      她们俩都听出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知趣地委婉拒绝了。
      “别和我客气,反正也是他请客。”李阳笑道,“这个人你们俩应该都知道,但他不认识你们,正好聚在一起,互相认识一下。”
      陆林九和林冬冬面面相觑,不知李阳在卖什么关子。
      
      等了大概半个钟头,李阳口中的那个人终于来了——
      正在跟着练舞的陆林九苦不堪言,揉着肩膀瘫倒在一摞棉垫子上。听到门外有脚步声,本想起身来看,却根本使不上力气,只得四仰八叉地躺倒着盯着门口。
      进来的男人皮鞋锃亮,着一整套蓝西装,左前胸口袋里叠着块鲜艳的方巾。俊眉,亮眼,利落的头。英气逼人,带几分随性。
      即使那张面孔是倒立在陆林九视野中,也有说不尽的熟悉。
      
      “陈先生,这是我们公司以前的舞替林冬冬。”李阳介绍道,“那边……四脚朝天的那个,是她的表妹陆林九。”
      陆林九扑棱一下翻身爬起。
      要不是她惊得咬了舌头,某四个字差点又一次脱口而出。
      目光聚焦在陆林九脸上的一瞬,陈灏勋的笑意霎时收敛。
      见到陈灏勋,林冬冬自然欣喜不已,还隆重地介绍:“我的表妹可是宇文大将军的忠实粉。”
      陆林九被那双狭长的眼睛盯得有些发慌,大家的气氛忽然变得很安静,连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李阳留意到陈灏勋的反常,顺着他的目光朝陆林九看过去,恍然悟到了什么:
      “冬冬,你先出去一下。”
      林冬冬莫名其妙,看了表妹一眼,懵懵地走健身房。陆林九也想跟出去,刚起身,却被李阳叫住:
      “你留下。”
      声音如忽然降温的泉水,澄澈清晰,却让人不由心里一颤。
      林冬冬把门轻轻合上,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
      
      两双美丽而犀利的眼睛一致地注视着陆林九,像是两副待发的弓箭,都指准了她的面门。
      陆林九极不自在,双膝拢并,两只手搭在大腿上。“勋哥,我想……朝你要个签名,可以吗?”
      “没问题,你向我要一百张签名都可以。上次在酒店门前我失礼了,我得向你赔罪。”
      听闻此话陆林九心里一惊,她没想到他会记得这么清晰。
      “哪有哪有,失礼的人是我,我上次见到您太激动了,现在想想真是不好意思……”
      “我理解。”陈灏勋轻轻笑笑,露出一排洁白又好看的牙齿,而后又故作纳闷地问起道:“但是你上次说我‘自作主张地把头发剪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来者不善,这哪里是交谈?分明就是审问。
      “啊?我当时太激动了所以……有些错乱,看到您的第一反应就觉得是宇文成都,因为您把他演的太完美了,我实在太喜欢……”她一面说一面把手边的矿泉水瓶拢到怀里。
      “你见过宇文成都了?”
      李阳直截了当地问。
      “啊?”
      “我在问你,你是不是见过宇文成都?他,是不是活了?”
      李阳不错眼珠地注视着她。陆林九用眼睛斜了斜李阳的手臂,又斜了斜陈灏勋的衣服,轻轻吞了吞口水,干笑道:
      “哈,哈哈。影视剧里的人物怎么可能活呢?那不是天方夜谭嘛。”
      手里的矿泉水瓶被她攥得咔吧作响。
      对面的两人对视一眼,陈灏勋朝李阳摇摇头。
      坐立难安的陆林九抬抬屁股,道:
      “勋哥,李姐,你们先聊,我去找我姐练舞了。”
      屁股底下的垫子一下子高起来,她两只手把水瓶子裹在胸前,径直出门。
      听到背后的玻璃门合上的响声,陆林九长长出了口气,手撂了下来,眉头皱在了一起。
      这都什么情况?正常人绝对不会问这种问题!
      莫非……他们在哪儿见过成都了?
      
      尾
      
      李阳可是全国知名的大导演,陆林九那样拙劣的演技,她一眼就能看穿。
      虽说没问出什么结果,但她心里显然放松了很多。这件事,总算有眉目了。
      
      “接下来怎么办?”
      陈灏勋问。
      看着健身房门口的方向,李阳浅浅一笑,说了三个字:
      “盯紧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