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对》钟筝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06 15: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自秦淮七岁起,秦家夫妇便将秦淮和卫霍送到渝河西头的学堂里读书,卫家夫妇都是读书人,谈吐之间自成风度,刘大娘曾跟丈夫感慨,这肚子里有墨水的人那是真不一样。
      秦家刘家皆是世世代代务农,从来没有出过什么文人,到这一世,夫妻二人眼光却长远。穷苦人家的孩子如果务农,照样只能保证吃穿,可要是能靠读书出头,既能自个儿活得风光,也会给祖上争光哩。
      
      再者,如今是陈国的嘉正年间,在位的皇帝极推崇有学识的人在朝为官,十年寒窗苦若能换得那一身崭新的官服,怕也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
      就这样,刘大娘卖了两头猪,将两个孩子送进了学堂。
      
      学堂里不过只有一位夫子,姓陈名束,这一年已经六十有余了。
      安阳镇上的百姓大多都是农户,少有富裕且通透者,将自家孩童送往学堂的人寥寥无几。
      陈束将十六个孩童按年龄分成三拨教学,秦淮和卫霍是学得最早的那一拨,这拨七个人如今已读了九年的书。
      七个人中,卫霍算是较为聪明的,但他生性贪玩,大多数考测都不尽如人意。但他往来没半点担心,毕竟刘大娘不会揪他的耳朵,还有秦淮给自己垫底呢。
      
      但陈束可并不会这样仁慈,他背不出《赤壁赋》,妥妥挨了三下戒尺,只得恹恹地站在屋子后墙处听课。
      过一阵,秦淮因为背错了一句话,也站到了他身边。
      两个人正值年少,个子都长得快,去年一年卫霍足足长了一尺,即便如此,还是落了秦淮半个头,只到他的下巴处。
      卫霍不喜地推了推秦淮:“你往那边站一点。”
      没有动静。
      嘿?
      
      “你往那边站一点。”卫霍声音大了一点。
      秦淮终于转过头:“那是个坑,你没看到吗?”
      学堂破旧,地面可不是平平整整的,缺砖少土的很常见。
      “可是你挡着我的光了。”卫霍委屈巴巴地说道。
      看了他一眼,秦淮直接挪动了一大步,这下子坑直接横在了他们中间。
      夫子看到两个人的动作,大力地用戒尺敲了下桌木桌,瞪着双眼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好好站着!”
      “……”
      
      下学以后,秦淮和卫霍一起顺着渝河往家中走去。
      正是春色荫郁时,河水边青草蔓蔓,偶尔有水虫在其中跳跃。河面上水波潋滟,日光照在上面,荡漾出一阵阵光圈。
      卫霍喜欢日光投射在自己身上带来的暖融融的感觉,他眯着了眼打了个哈欠,秦淮侧头看他一眼,觉得这一幕跟邻家陈奶奶家的那只白猫神似。
      察觉到秦淮的视线,眼角微微沁出了水珠的卫霍转过头,身边的人已经收回了目光。
      
      吃过饭后,卫霍又跑出去玩,秦淮帮刘大娘择完菜,洗了手,然后出门去往村头的村长家。
      村长刘全武家中的小女儿刘岚正好从家门走出,看到他来,露出了一个有些羞涩的神情,说:“秦淮哥又来找我爹学武啊。”
      秦淮朝她笑了笑,点头道:“嗯,要出门吗?”
      “我去马叔家找阿玉玩。”
      秦淮嗯了一声,和他擦肩而过时,刘岚抿着唇偷偷一笑,然后说了声“秦淮哥再见”便急匆匆地跑了,秦淮愣愣地回看了一眼,然后转过头进了屋门。
      
      刘全武正在院子里逗鸟玩儿,看到秦淮后 ,将手垂在身侧,眯着眼说:“阿淮来了!”
      秦淮点头,刚走到刘全武身边时便见一拳朝自己肩膀处袭来,立刻伸手格挡,但还是不够快,刘全武抓着秦淮的胳膊将他的手扭在身后,秦淮咬着牙嘶了一声,然后皱着眉笑了一声:“师父您轻点。”
      刘全武哈哈大笑,将他放开,用粗糙的手掌揉了揉他的肩膀:“没怎么弄疼你吧?”
      秦淮微微苦着脸,说:“怎么可能,师父的劲道太足了。”说完便耸了耸肩膀活动了几下,那点钝痛才慢慢退去。
      
      两个人在院子里站定,刘全武右手握着长/枪,向秦淮示范了一遍枪法后,气不带喘地将长/枪扔给他,声如洪钟道:“你来一遍。”
      秦淮接了枪,没有停留,迅速地便舞了一遍枪法。
      “转身,刺!”刘全武双眼亮了一瞬,拊掌叫好,“好!”
      秦淮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看着手里的长/枪露出了一个笑容。他近日里能够感受到自己武艺的进步,这既离不开刘全武的全心指教,更离不了他的刻苦训练。每当闲来无事的时候,他便会找一根木棒,琢磨每一个动作和招式,才有了这么快的进益。
      
      刘全武就几个地方矫正了秦淮的动作,又让他不断地练习。数遍之后,天色暗沉下来,又一遍完毕,秦淮停下动作,站直身体,朝着刘全武握拳拱手道:“师父,我回去了,明日再来。”
      “嗯,”刘全武十分喜爱秦淮,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去吧。”
      秦淮点头,转身走到门边跨过门槛,走进了暮色之中。
      
      回到家时,卫霍和秦家夫妇都已经吃过了,给他留了一碗玉米粥和一块肉饼,以及半个鸡蛋。
      吃过后,秦淮和卫霍坐在屋内,桌上点了一盏油灯,两个人并肩坐在桌边写陈束布置的功课。
      
      卫霍挠了挠头,然后凑到秦淮的身边问:“喂,这句诗的后半句是什么?”
      秦淮埋头写着自己的,不搭理他。
      卫霍抿了抿嘴唇,用手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地叫着:“阿淮哥哥,你跟霍霍说一说嘛。”
      
      秦淮动了下手臂,将袖子从他的手里抽走,埋头仍然不发一言。
      “阿淮哥哥,我错了……之后半个月,我的卤蛋都给你,好不好?”
      
      卫霍说得委委屈屈,声音软软的,秦淮又并不是真的硬心肠,斜眼看了他一眼,拿过他的功课册看了看,抿着嘴唇说:“后半句是‘长使英雄泪满襟’。”
      “嘻嘻,知道了!”
      卫霍立刻将册子拿回来,潦草地将秦淮告诉他的答案写了上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