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洗脑大法 ...

  •   苏盈看不得苏向东那得意的样子,“雪梅哪里不好看?我觉的雪梅可好看了,眼睛清亮眉毛黑浓,还有头发,又黑又密,等长了扎个大辫子,不知道多美呢!”
      
      雪梅原本被苏向东笑话得要夺门而逃,这会儿听见苏盈的话,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
      
      嫚嫚真好,不愧是好姐妹。
      
      闺女不给自己面子,苏向东也无所谓,笑呵呵的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瞅瞅壮壮,瞅瞅雪梅,继续笑得非常欠扁。
      
      梁美英没制止自己男人,反而笑着道:“雪梅不丑,好看着呢。不过咱们村里我家嫚嫚第一俊,雪梅第二吧。”
      
      苏盈忍不住要翻白眼,有这样当家长欺负人家小孩子的?这是夸人家还是踩人家?
      
      结果雪梅和壮壮都点头,无比赞同。
      
      壮壮:“我和嫚嫚一样俊。”
      
      苏盈:这么点就自恋,你还能不能好了。
      
      雪梅见岔开话题,赶紧对梁美英道:“大娘,我今儿和嫚嫚拜干姊妹儿了,以后更是好姐妹。”
      
      梁美英很感兴趣的样子,“真的,怎么拜的?”
      
      她问的很仔细,就跟这不是小孩子玩游戏,反而真的走了什么仪式一样。等雪梅兴高采烈地说完,她笑道:“雪梅,那以后嫚嫚就是你妹妹,你可得对她好。”
      
      雪梅爽快地答应,“当然。”
      
      梁美英把苏盈一把搂过去,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顶。
      
      苏盈瞬间头发都要竖起来,浑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不自在地挣了挣。
      
      她不习惯和别人这么亲近!
      
      梁美英却不允许她挣开,粗壮的胳膊箍着她,对雪梅道:“这人啊有姊妹不算什么,有个感情比亲姊妹还好的干姊妹那才是真好呢。我听人家说感情好的姊妹都是一起睡觉一起吃饭的,有好东西就想着留给对方,连衣裳都换着穿呢。这样天天在一块,有说不完的话呢。”
      
      苏盈呵呵,这么说你指定是想算计人家雪梅,不待拿点东西给人家的。
      
      雪梅立刻兴奋道:“大娘,要不让嫚嫚去我家困觉吧,我俩一个炕正好做伴呢。”
      
      苏盈看了梁美英一眼,不意外地从她脸上看到得意的表情。
      
      那模样,分明就是对方终于被自己引着说出想要结果而得意。
      
      这要是梁美英主动说让闺女去雪梅家睡觉,那是要欠人情的,还容易被人说算计孩子占便宜。可现在是雪梅主动说的,不管事情成不成,她梁美英是没干系的。
      
      雪梅娘真要是答应,那也是自己孩子去给傅家孩子作伴,是人家欠她的。
      
      虽然很想让闺女去雪梅家睡觉,梁美英却还拿梗,“哈哈,不好吧,俺家也不是睡不开。”
      
      苏盈:……睡得开就是没被子,所以才给我冻过来的嘛。
      
      壮壮在一边喊:“去吧去吧,去我家睡吧,我家还有糖呢,晚上吃萝卜蘸白糖。”
      
      雪梅也帮腔,“是啊,反正我自己一个炕怪没意思的。”她拉苏盈的手,“嫚嫚,你去嘛,咱俩作伴,多好啊。”
      
      他们家爷爷嫲嫲自己一个院住着,雪梅爸妈带着他们单独住。
      
      其实冬天基本都是夫妻俩带着孩子睡一个炕,节省柴火还暖和,要是分炕睡就要多烧草,得不偿失。
      
      雪梅家自然也是的。
      
      当然,梁美英可不会管,她只是想试试看,如果人家答应,那自己就赚了,不答应也不吃亏。
      
      见雪梅答应回去跟娘说,她就去拿了俩黑黑的地瓜面攒的疙瘩给姐弟俩吃。
      
      苏盈道:“又凉又硬的别吃了,小心肚子疼。”
      
      梁美英笑道:“没事的,地瓜面的,甜滋滋可好吃了。雪梅啊,你和嫚嫚拜姊妹,那也是大娘的闺女。大娘对你还能小气?大娘可不像你家大娘和娘娘那么抠门,不舍的给你吃。”
      
      顺便又套了一堆话,让雪梅成功说出自己家大娘和娘娘有多小气。
      
      姐弟俩没吃过地瓜面,他们家生活比苏家好很多,壮壮顿顿都吃细面,就算雪梅也是玉米面和细面搀着吃,根本不需要吃这么糙的纯地瓜面。
      
      没吃过就稀罕,甜滋滋的两人还觉得挺好吃,说回去让他们娘也做。
      
      苏盈:……你们高兴就好。
      
      梁美英还在那里忽悠俩孩子,“嫚嫚要是去你们家睡,你们可要负责好好保护她,招待她,可不能欺负她哦。要是那样,我可舍不得让俺家嫚嫚去给你们作伴。”
      
      雪梅和壮壮自然是满口答应,壮壮甚至豪言:“我把糖也分给嫚嫚吃。”臭雪梅都捞不着。
      
      梁美英又摩挲着苏盈细瘦的肩膀,“我们嫚嫚会讲故事,到时候让她给你们俩讲故事,保管都是你们没听过的。”
      
      俩孩子更激动了。
      
      苏盈心里有个小人儿,一遍遍地努力把自己的三观大旗扶正,不可以歪!
      
      接下来,苏向东继续吹牛兼无礼地欺负人家小孩子,梁美英则打探雪梅家的事儿,完了还得叮嘱雪梅家去不要说,她就是关心关心,要是回去告诉大人会多心什么的。
      
      苏盈几次插话都没用,毕竟人微言轻,加上梁美英会哄孩子,哄得姐弟俩真是问什么说什么。
      
      不过梁美英也很没分寸,总打探人家的隐私,甚至问人家有没有说起他们家的事儿,比如有没有笑话嫚嫚没弟弟。
      
      这就让苏盈很无语。
      
      “雪梅你们家快吃饭了吧。”苏盈瞅着机会打断他们热络地谈话,人家吃三顿饭要吃晌饭的,不像这家一天两顿饭,晌饭随便吃两口对付一下肚子。
      
      苏盈送姐弟俩出门。
      
      两人争着跟她挥手道别,抢着往家跑跟娘说让嫚嫚去家里睡,还不忘互相推搡两下。
      
      看着他们天真烂漫的背影,苏盈的眼睛里流露出她自己都没留意的羡慕。
      
      她在门口呆了一会儿,听见梁美英喊她才不得不回去。
      
      梁美英很高兴,一把拉住苏盈,“嫚嫚,去了他们家别说咱们家被子不够啊,就说你和雪梅感情好,想住一起。”
      
      “你一定要想办法把雪梅和壮壮拿捏住,让他们听你的话,要是不听话就不和他们玩儿。要是他们给你好吃的,你就给他们讲故事。记住了吗?”梁美英絮絮叨叨的给闺女洗脑,一副理所应当的口气。
      
      看苏盈木着小脸不吭声,梁美英皱眉,“嫚嫚,你咋了?”
      
      这丫头有点不对劲,跟她说话怎么反应和以前不一样?
      
      梁美英自大闺女出生就开始念叨要孝顺娘,要对弟弟好那一套,从闺女开口说话起学的就是“我要孝顺娘”“我要对弟弟好”这种话,只要梁美英跟她说,她就一定会条件反射一样热情地回应。
      
      可以说梁美英对闺女了若指掌,一点不对劲就感觉很明显。
      
      苏盈吸了吸鼻子,“有点冷。”
      
      梁美英摸了摸她额头,眼神关切的看着她,温柔道:“可别是冻着了。”
      
      说完又叹口气,摩挲着苏盈一副怜爱至极的样子,“嫚嫚,咱家穷被子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娘整天忙里忙外的比男人还累,从早忙到晚也就刨口食儿养着这一大家子,赚不到布和棉花给你缝床新棉被,可委屈我嫚嫚了。”
      
      说着她也吸了吸鼻子,抹抹红了的眼圈。
      
      梁美英从来不对孩子隐瞒家里穷吃不起饭盖不起被穿不起衣的事实,说出来顺便给孩子洗脑,让她们知道做娘的多辛苦,要多孝顺娘才行。
      
      要是按照以前母女俩训练的套路,苏盈这会儿应该拉着梁美英的手,用孺慕地眼神看,心疼地说:“娘,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等我长大赚大钱,买大牛下地不用娘受累,给娘买好多好多布和棉花缝大棉被,再也不受冻。”
      
      然后再上演一番母女情深,感情更进一步。
      
      梁美英就会趁机说“嫚嫚,你是个好孩子,咱们村你最孝顺最懂事。等有了弟弟,弟弟就是咱们家的命根子,你要好好供养弟弟。你看,一个家里没有男孩子,人家就瞧不起。队里干活儿让咱们干沉的,东西分最差的、屋子是最破的……”
      
      说着就继续抹泪,“最脏最累的活儿都让娘干,前些天积肥挖粪,那粪坑又臭又恶心,他们就让娘下去……呜呜……”
      
      这时候原主就会想起去年的事儿,非常愤怒地表示自己一定要努力赚钱,让娘过好日子,让人家不敢欺负,谁也不能瞧不起之类的。
      
      说完队里的事儿,梁美英还会把话头拉回来,比划着东间,悄悄说几句婆婆的坏话,挑拨一下女儿和嫲嫲的关系。
      
      诸如“你嫲嫲心狠着呢,娘坐月子她还故意给开着门吹冷风,冻得娘骨头疼”“你嫲嫲是咱们村最懒最馋的人,家里有点好吃的,她藏在屋里自己偷摸吃,不给你吃”“她那么年轻也不下地干活儿,什么都让娘干,棉花和布她攒手里也不舍得给我们做床被子,让我嫚嫚挨冻”之类的。
      
      然后原主对嫲嫲更有意见,觉得她整天就会欺负娘,好吃懒做不干活儿,自己一定要好好孝顺娘,娘让干啥就干啥。
      
      如果是原主,就一定是这样的路子,可惜,这会儿小小的身体里换了成年人的灵魂。
      
      不说苏盈自己本身就是个矛盾体,渴望爱也害怕爱,久而久之性子就变得越发冷淡凉薄。感情不习惯外放,既不喜欢和成年人亲近,又不善于说肉麻话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单说她前世尝遍心酸,受尽白眼,渐渐形成一种我要靠自己,我要自己努力,别人没义务对我好的观念。同样,对于什么一定要以弟弟为重好好帮助他这种话,她也嗤之以鼻。
      
      我要靠自己,弟弟凭什么不靠自己?
      
      至于奶奶,她屋里的东西是她的,她爱给谁吃给谁吃,我不想。
      
      还有梁美英的辛苦,她看得见也会记住,以后也会报答,但是梁美英想尽办法占小便宜的观点,她也不会认同。
      
      毕竟她是大人,有自己的三观基础,三观的大旗竖得笔直,并不会被人随意掰弯,这和梁美英几乎格格不入。
      
      三观不合可是很容易翻船的。
      
      她和梁美英没有原主的那种共鸣,原主被洗的脑子,在她这里失效了。
      
      梁美英看着闺女,没等来往常的回应,心里有些不痛快感觉憋得慌,就想让女儿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样回应。她用力捏住苏盈瘦削的肩头逼迫女儿和自己对视,耐着性子又套路一遍,说完眼神略凶狠地盯着苏盈。
      
      这是梁美英对大闺女的套路。
      
      她对原主表面真的挺不错,各种轻言细语嘘寒问暖,绝对不像对二闺女那么无视、粗鲁。
      
      但是,如果她发现大闺女要脱离她的掌控,比如自己强调的事情她忘了,亦或者自己希望她这样回应,可她却那样而心不在焉,那就要采取一点小措施。
      
      拧大腿、掐肩膀,这是常用手段。
      
      惩罚完了,她再给大闺女讲,娘不是故意要惩罚你,是你没听话,你听话娘就还对你怎么怎么好。
      
      这是梁美英给闺女洗脑的小把戏,先打感情牌,用语言洗脑,如果不听就用惩罚来强化。
      
      这样几年下来,原主对梁美英,那真是言听计从,让干嘛就干嘛的。
      
      苏盈感觉她的手开始用力,知道自己不顺着她期待的套路来说,就要被拧一下当做警告。
      
      这时候苏盈还没意识到梁美英的洗脑大法对原主的控制有多强,她只是很无语。
      
      传/销组织、微商圈需要梁美英去扛大梁!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奶狗:哟哟哟,小姐姐要去我家睡觉觉。
    ————————————
    宝贝们,多多收藏,留言哈,成绩好的话,编辑会给好一些的推荐位。么么哒,继续发红包给你们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