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欺负女孩子 ...

  •   右手牵着壮壮的小胖手,左手被雪梅挽着,姐弟俩走得雄赳赳气昂昂的,苏盈颇有点左牵黄右擎苍的架势。
      
      走进窄窄的胡同,入眼所见多半都是土坯房子,破破烂烂的黄泥墙,周围飘来猪粪以及牲口粪的混杂气味儿,还有鸡鸣狗叫,小牛哞哞唤妈妈的声音……
      
      苏盈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她真的穿越了,永远也回不去自己那简单却温暖的小窝了。
      
      前世亲爸妈不想要她,一千块将她卖给养父母,后来养母怀孕就将她送回去,又花一千块才把她丢下。
      
      亲爸妈不想养这么多闺女,还想把她送人,可惜五六岁的孩子人家怕养不熟不肯要。她亲妈就想出一个办法,让她亲爸将她带去很远的地方丢下,假装走失。结果她找到警察叔叔,报出地址就被送回家。
      
      家里一顿闹腾。
      
      最后还是年迈生病的外婆看不过眼,顶着压力,不顾舅舅舅妈们的白眼把她留在身边。
      
      外婆虽然脾气不好,却把她好好地养大。
      
      在她心里,外婆就是最最最重要的人。可惜在她读高中的时候,外婆病重不治而去。
      
      从此,她只有一个人。
      
      经过十年打拼,她终于事业小有成绩,成为一家考试培训连锁机构的合伙人兼英语老师,在S城不算偏僻的位置拥有一套跃层公寓,装修成她和小老太太憧憬过的模样。
      
      五天前是小老太太的祭日,按照惯例,一大早她就去老店里买了小老太太最爱吃的大饭豆包,一个人拎着四个大包子在河岸边吃边唠叨自己这一年的点点滴滴。
      
      突然她听到一声惨叫,扭头看到一个女人惊恐地望着水里,喊着“救救我女儿!”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在水里浮沉,粉色的衣裙飘在水面如同一朵莲花。
      
      一开始苏盈就那么看着,心里想着人果然都是生死有命的。
      
      自从小老太太去世以后,她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冷硬、凉薄,自诩已经看惯生死。
      
      谁不会死呢?她也会死,所以没有什么好怕好难过的。
      
      谁知下一刻那妈妈扑通跳下去,可她根本不会游泳,在水里浮浮沉沉地挣扎,拼命地喊救救我女儿。
      
      苏盈的心如针扎般疼了一下,她就看不得父母护犊子,尤其对闺女。
      
      然后……然后她就穿过来了。
      
      她救了女儿,再救妈妈的时候,却被死死地勒住脖子。
      
      她虽然每周健身三次,可力气没有溺水濒死之人大,最后她放弃挣扎。
      
      她发誓绝对没有寻死的念头,她如此淡定冷漠的一个人,事业有成、单身快乐,绝对不可能寻死。
      
      她是枉死的。
      
      可能老天爷也是这样想的,等她醒过来就变成这个细白瘦弱,眼睛水灵的漂亮小姑娘。
      
      死后穿越重生,本该心怀感激,苏盈却觉得难过。
      
      一是原主小小年纪就那么莫名死了太可怜。
      
      原主那几天一直头疼,跟她娘梁美英说了,可梁美英没当回事。再说也只是给她揉揉亲亲,要么就空虚诺等哪天带她去公社卫生所看看。
      
      结果那天晚上睡下以后原主就开始发烧,加上窗户透着冷风,被子太过单薄,妹妹睡觉不老实还抢被子,她冷得要命半夜的时候就死了。
      
      反正苏盈穿过来的那一瞬间觉得和自己在水里一样冷。
      
      二是自己一把年纪变成这么点个小孩子,有一种被人揉吧揉吧塞在一个盒子里的感觉,怎么都觉得憋闷不舒展。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小孩子。
      
      她生怕出错被人怀疑什么,所以这几天多听多看细心观察,很少说话。
      
      好在原主本来就安静不闹腾,且前几天生病,现在没好利索不爱说话也是可以理解的,家里人并不怀疑。
      
      苏盈胡思乱想着,伴随着姐弟俩的斗嘴,他们到了苏家。
      
      苏家是村里最穷的几户人家之一,院墙破烂,院门只有两扇烂出窟窿的门板,上头门楼覆盖的麦草已经秃了露出厚厚的黄泥,长出来的茅草已经枯死,在北风里胡乱晃着。
      
      进了门里,是一面墙皮剥落的影壁墙,进去是不大的院子。
      
      西南角是猪圈,里面没有猪,猪圈北边是鸡窝养了四只鸡,旁边是一个草垛和一堆枯树枝。另外堆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把个小院子堵得很是拥挤。
      
      北面三间正房,窗户很小,屋子只有墙基和屋檐下面有几行青砖,其他都是土坯垒起来的,刮着的白灰墙皮已经大片剥落,露出里面的稻草黄泥墙。
      
      屋顶上依然是发黑腐烂的麦草,上面长满了枯黄的茅草,看起来真是……苏盈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
      
      她领着姐弟俩进了屋里,明明是大白天外面阳光亮堂堂的,可屋里阴暗逼仄,采光相当差。
      
      苏盈叹了口气,真是怀念自己的跃层小公寓啊,那一整面的落地窗,呜呜。
      
      苏家人口简单,爷爷奶奶,爹娘,还有一个比她更没存在感的妹妹。
      
      这会儿她爹苏向东正坐在炕上吹牛呢,梁美英在缝缝补补,老苏头不知道干嘛去了,妹妹在东间跟着章婆子掐辫子。
      
      见他们过来,梁美英笑道:“雪梅和壮壮来啦,冷不冷,快上炕热乎热乎。”
      
      然而屋里冷冰冰的,炕上也不可能热乎,因为早饭轮到烧东间锅灶,晚饭才轮到他们屋。
      
      这是婆媳俩的小把戏,互相竞争的结果。
      
      苏向东看着那姐弟俩,笑道:“雪梅,你看你弟弟这么俊,你怎么就这么丑呢?你长得到底随谁?”
      
      苏盈:!!!
      
      卧槽,不会说话你不会闭嘴?有你这样跟小女孩子说话的?
      
      雪梅立刻面色窘迫起来,咬着唇,说什么也不是。
      
      壮壮还在那里笑,“她是捡来的。”
      
      苏向东一副自己很有眼光的样子,“还别说,你看啊,你们爹个子高长得俊,你们娘也挺好看的,雪梅……哎,估计是随舅,外甥随舅。”
      
      苏盈真想给他扔出去,怪不得自己穿来这几天一点也不适应,没有归属感。
      
      实在是……一言难尽。
      
      看着雪梅几乎要哭却又忍着不敢哭怕人家笑话的模样,苏盈感同身受,因为前世她也是被人这么笑话到大的。
      
      什么“你看这姊妹俩,姐姐怎么那么白,妹妹这么黑,姐姐那么俊,妹妹那么丑,哈哈。”
      
      他们以为自己说笑话,却根本不考虑小孩子的自尊心。
      
      一次次,她们听了以后自卑得简直抬不起头来,见了他们自然要绕道走。
      
      结果他们又会说“你看这个孩子,不爱叫人,没礼貌啊”,一来二去的,简直是……
      
      童年噩梦好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红包啊,亲们,求收藏求留言求点击,让我把红包送出去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