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协议 ...

  •   沟通失败,那就,再见。萧越转身就走,干脆利落。
      
      “诶,别,等等。”塔塔木斋出声拦住,他是有点急了。他的晶体都用光了,在这地方,万一遇上个什么就真的交待了。
      
      这么个强有力的保镖,怎么能放过。就算对方怀有恶意,他也只能认了。不过,如果他真有恶意,早就动手了。
      
      同样也考虑到,他一个被家族流放到这里的人,也没什么好图的。哪怕知而不报这个秘密窥管,最多也只不过是退学罢了。
      
      不如好好谈谈,能用就用。单凭他一个人毕竟是有极限的,今晚不就差点挂掉了。
      
      萧越停住脚步,看着他,一副你找我何事的模样:“有事?”装蒜得挺像那么回事。
      
      “你要作甚?”塔塔木斋一口气憋在胸口,怎么也不愿意就这么简单的顺了她的意。
      
      别以为,他不知道。既然这个蛮族不惜暴露自己的踪迹都要救他,就说明,这个蛮族有不让他死的理由。就是说,他塔塔木斋有利用的价值。
      
      看他手脚利落眼都不多眨几下就收割了一个个巴塞罗的架势,别告诉他,这人是个极富同情心,来救苦救难的。
      
      长期浸润在那个家族,塔塔木斋再愚钝,能活到现在,一两个心眼还是有的。更何况,他并不愚笨。疑心几乎就是本能了。
      
      “回去。”萧越就事论事。
      
      “怎么回去?”他有打开窥管的优势,可以作为筹码。
      
      “走到外围边沿,□□,进入贫民区,再乘悬浮车回去。”萧越比划着□□的动作,一脸平静地叙说着她接下来要走的路线。
      
      “外围的门一个月才开一次,那里的墙八十米高。”
      
      “我能翻过去,我有带工具。”萧越摆出一副,你不用担心的表情。
      
      “无故离开学校,要记大过的。”塔塔木斋咬牙提醒。
      
      阿鲁特学院,记了三次大过,就要退学。只是退学的时候,需要从极荒之地离开,那里,又称死亡之地。
      
      所以才有一些被退学有没有勇气闯极荒之地的人,自愿作为学校的最基层工作人员,一生留在阿鲁特学院。过着如同监狱劳改一般的生活一辈子。
      
      累计十次小过就当成一次大过,顺便一提,考试不及格也算一个小过,所以那些学生才会那么紧张。
      
      萧越想了一下,道:“没关系,我还有两次呢。”这是,不在乎的意思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更详细的谈谈。”塔塔木斋换上一副十分认真的表情。
      
      他的命只有一次。他现在弹尽粮绝,在这种巴塞罗遍地的外围,一个人是绝对走不到围墙那里开窥管的。不妥协也得要妥协了。对方还真比他有优势。
      
      第一次遇到这种蛮族,看似空有一身蛮力,呆头呆脑的,实则里面早就黑成墨水了。
      萧越再次点头,仍旧是一副好商量,很好糊弄的样子。
      
      “在此之前,能不能,把这个修一修呢?”萧越从身后巴拉出碎成一段段的大太刀残骸,原来刚才她一直再捡这些东西,道:“还有一小截在那个的体内。”
      
      指了指个头最大的一个蚁型巴塞罗,赫然是等级4的蚁王!
      
      塔塔木斋看了一眼萧越,自行解读他的潜台词:老子是没有钱赔你的了,你自己修修将就着用吧。别想着硬要他赔,否则下场就跟那个啥一样。
      
      塔塔木斋连忙摆手,道:“那个不用你赔,你还是告诉我,你最后用的那柄镰刀……”
      
      “我哪里有什么镰刀,我一直都在用你的这把刀。”
      
      “怎么可能,我明明……”
      
      “你眼花了,肯定是太累了。”
      
      “我看到的......”
      
      “不,你真的眼花了。”萧越仍在坚持,就算是谎言,坚持说上成千上百遍,就连自己都会相信是事实的。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天快亮了。”塔塔木斋最后妥协了,为什么跟这人理论会那么累人呢?
      
      这么一折腾,天边就泛白了,再不回去就真的等着被发现,被记大过了。
      
      这会,萧越倒是十分干脆地,逢山开路般为塔塔木斋开路。来到窥管的出口——外围围墙脚下的角落。
      
      塔塔木斋这时就真的确信了萧越是一路跟着他来的,这路走的没出一点差错。他连指路的用途都派不上。
      
      到了目的地之后,萧越就退到一边,眼里催促着塔塔木斋行动的样子,流程很是熟悉。
      
      此刻,他真的想质问这个蛮族一句: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你明明就从一开始就跟着我了的吧?什么都知道的吧?但也只是将这个念头想想而已。
      
      调出□□,照样的来一次,转眼又出现了一个跟开始一样的窥管了。
      
      看着这个蛮族一脸好奇的瞅着那个黑洞洞的地方,塔塔木斋莫名的升起一股优越感,状似无意说道:“别打什么小心思,这地方除了我,谁也打不开,就算抢了我的枪也没用。”
      
      萧越果然一脸崇拜的看着他。更是让塔塔木斋的嘴角不住的往上翘,心下想,这个蛮族倒是个直率的。
      
      “还要看时机,这个我倒是知道的。”萧越先他一步踏进那个黑洞后,经过他身边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怎知,塔塔木斋一听这句话就震惊到呆在原地。他怎么知道这个的?难道他......不可能吧?
      
      满腹疑虑的跟萧越回到阿鲁特,就在分别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并一脸解脱的站在那里等着萧越的回答。
      
      萧越想了一下,道:“感觉吧。”
      
      她可是亲身经历了更为浩大的时空之旅的人。那种感觉,到现在仍旧记得。本来她对时空就有着非常感性的认识了,毕竟是空间异能者。
      
      虽然到现在还是没有抓住那种波动就是了。
      
      塔塔木斋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急道:“就这样?”
      
      “就这样。”对方坦坦荡荡的回答,那双灰褐色的瞳孔仿佛能一望到底,清澈无暇,却似乎有着难言的吸引力,引人往里面坠。
      
      那双眼睛真好看,长在那张平凡愚钝的脸上有点可惜了。塔塔木斋此时心下感慨。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去外围的,还有就是窥管.....”塔塔木斋觉得现在是个好时机,干脆一次性全问了。
      
      萧越也有点累了,今晚的运动量稍微大了一点。精神上的兴奋劲头一过,就剩下疲倦了。说实话,现在她十分的想找张床好好躺上一会。
      
      于是,一边往前边走一边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你不是在饭堂那里吃蒲酱么?我一开始只是想从你那抢,不,要点辣椒酱的。结果跟着跟着,就......”
      
      “你知道那玩意是蒲酱?”塔塔木斋十分好奇,这东西是他从古籍中找出来,自己调制的,现在市面上根本没有的。现在能准确叫出这个名字的,这个蛮族是第一个人。
      
      萧越这才想起,这个星球是地球的平衡世界,发展轨迹非常贴近。可因为一次偶然,发生过文明断层,很多在地球上被传承下来的东西,到这个拟世却是被遗忘,湮灭在历史的。
      
      忙咳嗽一声,清清嗓子,道:“我无甚爱好,就喜欢看书。也看得挺杂的。这个东西,在《古时食谱》的书上看的。”
      
      塔塔木斋疑虑顿消,那本书他也看过,上面的确有提到这个。
      
      只是仍旧是有点不甚舒坦,说来说去,原来并不是他藏得不够好,露了踪迹,而是对方实在太嘴馋,恰好看的书也够生僻而已。
      
      萧越没有说的是,她还知道蒲酱的原材料就在外围。阿鲁特没有这东西卖,寄托东西也只是每月一次,刚好是明天。而他的辣椒酱实在新鲜的过分,只能说,他是近期入手的。
      
      那么,这个贵族少爷有可能是知道离开阿鲁特这个全封闭式学校的暗道,或者跟外界接触的途径也不准。
      
      所以,一开始,她瞄准的就不是什么蒲酱,而是到外面去的信息。
      
      一进阿鲁特,几乎就是进了个大监狱,除了教学任务能外出,以及毕业后能出去之外。就读这五年,都不得外出。
      
      萧越初来乍到,就被赶鸭子上架那样匆匆忙忙的进入这里,还没有好好地到外边,亲身感受一下这个世界,还没有好好地了解这个世界。
      
      她仅从书本上,口头上了解的远远比不上自己体会的要来的丰富和深入。她对这个世界有着稚子那般的好奇,也可以说,她必须要了解这个世界,这里的人。才好下一步行动,如果她想拿回自己的东西,想要顺利回去的话。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去外围的秘密窥管,这个巨大的收获是萧越始料不及的。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达成了简单的协议,大意就是萧越要保障塔塔木斋的人身安全。而塔塔木斋去外围的时候带上萧越,并且承诺会给萧越提供武器。
      
      当谈到猎杀巴塞罗时收获的拟核的分配时,萧越很大方的说,因为她用不着,就全部给他了。
      
      塔塔木斋非常过意不去,可是萧越这副万事不上心,不甚牢靠的模样。觉得她不甚会理财。于是就说,他会将那些拟核能用就用,不能用的就卖掉,收益两人平分,由他暂为保管萧越的份。
      
      塔塔木斋觉得这些打工费,转换费,储蓄费,投资管理费等等,拿一半也不过分。
      
      萧越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阿鲁特什么都包了,她没有什么地方需要用钱的,那些拟核她也用不上,处理起来也麻烦,就算全给塔塔木斋也没关系。可,也懒得跟塔塔木斋推脱,就任由他怎么折腾。
      
      只想快点结束这种鸡毛蒜皮的谈话,她现在有点昏昏欲睡了。
      
      “窥管的事你要保密。”
      
      “嗯。”
      
      “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也要保密,要保持距离,就像普通的同学那样。”
      
      “嗯。”
      
      “出行的时间由我定,我会通知你。”
      
      “嗯。”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工匠小天使的捧场!谢谢!看文的小天使们呀,给蠢作收藏一下,评论一下啦,搭理一下蠢作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