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血色修罗 ...

  •   塔塔木斋一脸苦笑的看着四面八方不断逼近的蚁型巴塞罗,手中的突/步/枪的光度条渐渐变得黯淡下来,晶量耗尽了。
      
      他剩下的晶体已经不多了,作为逃脱用的,万万不能浪费。
      
      想了一下,从手环那里提出一柄巨型太刀,这东西是一时兴起按照偶然的来的古代兵器图谱做的,还没试过。
      
      怎么用来着?既然是刀,砍总没错吧?说起来惭愧,他仅仅只是个制造武器的,要将武器发挥百分百的人,并不是他。
      
      举起刀,金属质感,冰冷锋利,分量满满。用力砍向冲过来的巨大蚁型巴塞罗!
      
      “乒!乒!”太刀砍到坚硬的壳,反作用力之下,他的手立马被震到麻痹一阵接一阵,险些将手中的太刀甩出去。
      
      腰上一紧!一个不留神,就被一旁窜出来的得了手!
      
      整个人被提起,腾空,失重感扔他一阵心慌。腰部的力道越收越紧,疼痛从那里不断传过来,已经奋战了整整三个小时的他早就筋疲力尽,疼痛加上疲劳,让他的意识渐渐飘离…..
      
      手中的太刀这会是真的掉了,“当啷”的一声。
      
      看来是真的要动用那个了,虽然他要面对的后果非常的严重。
      
      “那个,我可以用这个么?”
      
      一个有别于巴塞罗嘶吼的平淡声音蓦然传入他的耳朵,将他一度漂移的意识拉回现实。眼睛极力往下望,一个衣着松垮,散漫的瘦小的男人在下方,拿着他的太刀,一边闪躲着其他蚁型巴塞罗的攻击,一边抬头看向他,端着一张平凡的脸,煞是有礼貌地问。
      
      “随……你……意!”几乎是从肺里挤出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得到对方允许后,萧越轻抛手中的大太刀,掂量着,它的重量,手感。
      
      突然,右手五指一收,挥刀,银光一闪!
      
      “啪”咬住塔塔木斋的那个巨蚁型巴塞罗的头应声而掉。断头处喷涌而出的略带酸性的蓝绿色喷了塔塔木斋满脸。
      
      “它没死!挖出拟核!”顾不得脸上的刺痛,闭着眼睛冲萧越喊。
      
      萧越身体一晃,躲开左边刺过来的巨颚,往塔塔木斋旁边一看,那断头尸体还在一抽一抽地蠕动,被砍去头颅的地方的肉在一鼓一鼓的,正在不断再生!
      
      听闻这一声喊,萧越当下也不耽搁,稍一感知,目标就锁定腹部那个高能量点。手中的大太刀一轻抛,换一个握势。蓄力,往前一投,破风的声音在塔塔木斋的耳边响起!
      
      随着“噼啪”的清脆声响起,拟核碎了,地上挣扎的巨蚁一下子就死透了。
      
      那柄太刀势头不减,甚至穿过它的身体,直射入后面一个冲上来的巨蚁的巨腹里,它发出一阵尖叫。
      
      萧越的身形瞬间闪到那个受伤的巨蚁跟前,右手握住它肚子上的刀柄,往上一划!眨眼将那个巨蚁连拟核劈成了两半!
      
      旋身,带动太刀,进入刀刃轨道里的两个巨蚁头颅“啪啪”两声整齐掉在地上。
      
      塔塔木斋好不容易擦掉进入眼睛的血,睁眼,看到的就是不断倒在地上的巴塞罗,以及漫天喷洒的蓝绿色血液。
      
      将救命恩人比作蝙蝠可能不甚厚道。
      
      可,塔塔木斋就是看到那人迅速凌厉得像黑夜中一闪而过的蝙蝠,哪怕月光昏暗。那人就像长了无数能夜视的眼睛那般,精准锁定,利落的收割着目标的性命,无声无息,动作流畅,没有一丝丝多余的动作,极大的保留了体力,仿佛演练千百万次般熟悉,信手拈来。
      
      可,那个男人,一开始,明明连怎么杀巴塞罗都不知道。
      
      如此冷静,淡漠,随意的一个小小动作却暗藏杀着,承上启下,环环相扣的动作,仿若全身都是凌厉出鞘的凶器,迸发出的强烈杀气渲染着这个夜色,让人不禁胆颤。
      
      突然,那个男人动作一定,然后像是发现什么美味的东西那般,双眼放出连黑夜都阻挡不了的精光!
      
      饶是不在他视野范围内的塔塔木斋都能感受到那股目光的炽热跟兴奋,猛地打了一个冷战。
      
      作为靠野性行动的巴塞罗更是如此,它们都被那股露骨的欲望吓得不轻,竟有点踽踽不前了。
      
      出于野性本能,那个被锁定的目标,在那人的兴奋得吓人的目光中,突然感受到一股危机感,猛地调头往它们的巢穴那里狂奔,顾头不顾尾的逃命!竟然有点滑稽可笑。
      
      萧越哪里肯!兴冲冲地抡起大太刀,飞也似地在后面追赶!
      
      一路上挥舞着太刀,也不顾什么省力了,能花的力气丝毫不吝啬,蛮力大开,凡是挡我路者,杀无赦!
      
      一时间,断肢残腿纷纷抛向空中,血流了一地,一个人,就杀出了一条修罗路。
      望着前方突然像疯了一样大杀四方的矮个子男人,满地的重伤,塔塔木斋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感觉像是看了一场闹剧,实力过于一边倒,厮杀都算不上了。更觉得自己前面的浴血奋战,命悬一线像个笑话。
      
      “不要追!那里有蚁王!”塔塔木斋霎时回神,大喊,那个方向很不妙呀!
      
      蚁王起码也是等级4的,怎么也是军士那种等级,那人一个二等兵都不算的,不妥妥是去送死吗?塔塔木斋心下想,一急之下,也顾不得危险,一咬牙,将储备晶体掏出,上膛。提着枪,就匆匆忙忙的往那里赶。
      
      只是,当满身血腥臭味的塔塔木斋赶到的时候,入目的却是这一番场景:
      
      蚁型巴塞罗堆就的尸山最顶端,独立一人,拄着一柄巨大的血色镰刀,静静地看着同样血红的月亮。
      
      满地的断肢残骸,空气中飘忽的血腥味,浓得催人欲呕。无不告诉他,就在刚才,这里发生过一场原始而惨烈的浩大厮杀。
      
      如此粗暴、疯狂、施虐般的战斗方式,都分不清,究竟谁才是巴塞罗了。
      
      血色修罗!
      
      塔塔木斋不知怎么的,想起了蛮族们口口相传的那些灵异鬼怪故事里的人物。
      
      蓦然升起一种钦佩,顿觉热血沸腾,只要是男人,谁也阻挡不了骨子里好战的因子。
      
      那人发现他后,盯着看了一会,竟然惊奇的道了一句:“你还没死呀。”
      
      开口竟然是这么一句让人气结的话,好像他活着是件多么不应该的事。
      
      心下升起的那股崇敬跟向往瞬间碎成渣,头脑也冷静了,甚至还很有条理的回答:“还活着,没死。”
      
      “哦。”
      
      这会塔塔木斋可是听清楚了,那语气尾音透露着可惜!这人到底有多想他挂掉,还是多瞧不起他的实力呀?
      
      脑子更冷静的结果就是上一刻还在担心,下一刻就端起突□□指着萧越,沉声质问:“萧越,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越的名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都是作为八卦附属品的知名度,却能被这个三区名门的大少爷知晓。萧越确实觉得蛮意外。
      
      “你既然知道我叫萧越,就该知道,我出身十一区的贫民区。可知道,我还是个食尸鬼?”
      
      塔塔木斋闻言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满脸的怀疑:“你这种身手,食尸鬼?”
      
      在外围,同一种族或者不同种族的巴塞罗们经常会发生战争厮杀,也有军队定期到外围剿扫活动。所以,那些快要腐烂,或者将要腐烂的巴塞罗尸块是很多的。
      
      贫民区的最下层中有一些人因为饥饿难忍。无奈之下,趁着城里定期运送生活垃圾的间隙,偷偷藏在垃圾车里,出城,到外围捡一些巴塞罗的血肉残块裹腹。
      
      他们运气好的话,捡到一两个低级的晶体,买通个把守门的,或者清扫人员,再次回到城里。运气不好的,一出去就葬身巴塞罗的尖牙利爪之下,尸骨无存。
      
      这些人被人们所厌恶,称他们为“食尸鬼”。将他们看成是会行走的腐肉。甚至有些人提出讲这些恶心的异类人道毁灭。
      
      萧越这么干脆的承认自己是食尸鬼。塔塔木斋是不相信的,别说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当个巴塞罗猎人,就单凭他对上巴塞罗的生疏感,就可以确定,这人绝对是第一次见巴塞罗的。
      
      可为什么呢?作为最外围生活的十一区的人,对巴塞罗的陌生,这种违和感是为什么?
      
      “食尸鬼在外围,有什么不对?倒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萧越摸摸索索的捡着什么东西,完全是将后背暴露给他了。似乎对他的突□□视若无睹,浑身是破绽,能随时可以给他一枪,结束他的性命的感觉。
      
      可塔塔木斋哪里敢有丝毫放松,这个瘦小的,看是普通的小子,他总有一种被俯视的感觉。尽管由头到尾这小子都是一脸的平静,不曾用过鄙视的眼神看他。
      
      “我作为阿鲁特的学生,在实战校场,有什么不对?”塔塔木斋反问。
      
      萧越点点头,他说得貌似挺有道理的。
      
      如果不是知道实战校场是三年级才能踏进的话。比如,给萧越弄推荐函的那两个大少爷就是三年级的。
      
      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位叫塔塔木斋的话。
      
      跟他是三区的超贵族,萤者中的高级贵族的身份不相符的是,他天生就没有晶量,换句话来说,就是,他是有着萤者光环的蛮族。
      
      这么一个出名的人,就算萧越再三点一线也是知道这个人的。
      
      当然,也知道他跟她一样,是个一年级的。
      
      自然,两人都在说一些真实的废话,风牛马不相及的理由。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的支持就是蠢作的动力呀!收藏一下,评论一下,顺手投个雷什么的,谢谢小天使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