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彼世渡者2 ...

  •   “你,叁?拾小姐,拾。是渡者的名字吗?”顾明辉弹出一句。
      “反正你……,告诉你也无妨。”听到这个问题,饶是叁也犹豫了一下,最后才说。
      “幽冥有十殿阎罗,渡者也有十个。我们天生天养,没有父母没有亲族,没有名字,只有按出生的顺序定个代号。每个渡者除了具备完成天职所需要的能力之外还会有自身的特殊加护。比如拾,她就有预知这么个东西,不过因为她是半吊子,所以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或者警示。当然不能跟我这个完美的相提并论。想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吗?不告诉你!”叁神秘的朝他眨眼,眨跟没眨没区别,都是眯眯眼来着,模样欠抽得很。
      顾明辉对这个深有感触,拾莫名其妙的行为也有了解释。
      “因为她是半吊子,所以总用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什么傀儡移命术,什么绝息阵,净是些不入流的东西,都不知道她哪里学的。我们渡者就是要以自身为渡,自己才是根本,要以天道为纲,循规蹈矩,哪能用旁门左道的东西暗渡陈仓!”这话怎么听起来酸溜溜的,恨不得自己能学能用一样。感情渡者能用的手段挺少的,在现世动作有很多限制。
      “什么?”正跟那只小白狐扯皮的拾察觉到叁的嫉妒的目光,转头过来,皱眉。
      “没,我想说,他怎么变笨了呢?”指着顾明辉,叁扯开话题。
      “她很特别的,她的特别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到现在她还一个人努力着,忍受着孤寂。”叁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惆怅,看向拾的眼神也变得复杂难懂。
      “我说这些不是跟你说的,是跟你说的。”叁伸出食指指向顾明辉的心脏。
      “好好对她。”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叁消失了,就像他的出现那样让人一头雾水。
      而那一边,是跟那个小白狐狸对峙着。
      “你神格消失了,不能当山神了,无家可归,想跟我?”吱吱吱。
      “关我什么事!”冷漠的女人。
      小白狐双眼泪汪汪,双手拱着,三条尾巴团成一团,眼巴巴的看着拾,乖巧可爱。
      “卖萌不值钱。”铁石心肠的女人。
      想到什么,小狐狸钻进陈家那堆废墟里,扒出一块成人拳头大的碧绿的石头,翡翠!
      “太小了,看不上。”贪得无厌的女人。
      小狐狸无法了,往前一扑,两只前脚抱着拾的腿,三条尾巴可怜兮兮的的扫着她的脚面,嘴里发着低微柔弱的声音,有气无力,听着莫不动恻隐之心。
      当然有人例外,“我不要没用的人。”势利的女人。
      说完这句的时候,一直蹲在旁边的丑猫火柴头“嗷呜”的响应。朝向小狐狸的小眼神满满的鄙视,看向自己失衡的身体时居然人性化的给予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点头,骄傲之前溢于言表。你哪来的自信?
      无计可施的小狐狸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吱!它的腹部强烈收缩,一阵接着一阵,表情十分的痛苦,发出呼呼的□□声,突然张嘴,噔,往前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卵圆状物。吐出后,它显得十分的虚弱,倒地休息,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那东西耗了它不少力气的感觉。
      拾一看到那东西,眼睛一亮,立马改口:“想不到你有如此大用,好,跟着我吧。”捡起那个东西,十分珍惜的收好。留那个它在地上孤零零。无良的女人。
      突然,拾正经儿的蹲下来,与顾明辉对视,挨得十分之近。可她那像剥皮抽筋看本质的眼神实在很难让他生出暧昧。
      “你的命格已改,寿终正寝。”拾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那么,是时候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的时候了。”
      拾伸出右手,白皙晶莹宛如精致美丽的艺术品。慢慢的,被一层朦胧雪白的光晕笼罩,然后,一朵比那只手还晶莹剔透的曼珠沙华渐渐在她手中绽放!
      顾明辉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景象,花精雕细琢,每一片折射着阳光的花瓣都闪烁着幽绿清浅的柔光,暖洋洋,轻飘飘。上面的脉络流动着生命的活力,充满生机,见之心喜。这是对生命的憧憬,虔诚。在气流中轻如鸿羽,飘渺婉转,遗世独立。
      受到吸引,顾明辉心脏一紧,一道白色的柔光被拉了出来。看清时,碎片一样的东西,质地跟拾手上的曼珠沙华一模一样。
      突然,那块碎片的亮光越来越大,顾明辉眼前白茫茫一片,待白雾散去,他到了一个天地的界限都很暧昧的地方。入目是一片无边无际火红如血的曼珠沙华,再前面是一条河,而河的另一边又是同样的一片漫无边际的火红。
      彼世!顾明辉闪过一个念头。
      顾明辉前面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一大一小,都穿着一身白色,像父女又像兄妹,在火红的花丛间十分的夺目,就像在滚烫的岩浆里投入两股雪水,清凉舒心。
      那两人始终背对顾明辉,似乎离他很近,能一字不差的听到他们谈话;可又似乎离他很远,无论他怎么向他们迈步,却靠近不了一分。
      “吾辈为天地所生,幽冥所炼,茕茕孑立,掌冥舟,渡孤魂,荡三界正气,明两世律理。幽冥十殿,渡者十数,天地之正理也。今汝之降,祸福难断。然,(尔)之于吾同根共源,并蒂双生,吾为之大幸,心悦甚。
      吾乃渡者第拾,拾亦作十,十又一,易形为千。唤尔作千,可否?”男子低头温柔的跟那个小姑娘说。哪怕没有看到脸,从他温柔眷恋的声音中顾明辉也能感受到,他对小女孩的珍视,对小女孩出生的喜悦。
      “然!”小女孩声音响亮清脆,像铜铃一样悦耳动听,又带孩子特有的软糯,十分的可爱。
      (我们渡者生于天地,长于幽冥,注定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在这个天地间孤独一人,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更久的孤独地掌幽冥之舟,引渡孤魂野鬼,维持三界正气长存,平衡安乐,此世和彼世有规律运行。幽冥有十个阎罗殿,相应的渡者也有十个,这是天地造物遵循的道理。现在你出生了,作为第十一个渡者,这是违背天地道理的,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但是,我们的真身是一株并蒂双生的曼珠沙华,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这是非常幸运的,我非常的高兴,因为在这浩瀚的天地间我们并不是孤独的,我们有着深入彼此神魂的联系,比父母兄弟姐妹还要深的羁绊。我是渡者拾,“拾”又可写作“十”,你是十一,变更字形之后为“千”,我叫你做“千”,怎么样?)
      不知何时,拾出现在顾明辉旁边和他一起看着前面的两个人。顾明辉想要跟她打个招呼,却突然定住。
      那个拾完全没有记忆中散漫万事不过心的样子,此刻她眼一眨不眨,死盯着前方,生怕漏掉一丝一毫,是那样的不舍那样的迷恋。紧紧咬著颤抖的下唇,却仍是止不住沿着脸颊轻轻滑下的两行晶莹柔弱的泪水。强忍着巨大的起伏,握拳,指甲深深插进手掌,血,渗过指缝,滴落到地上,融入地上红色的曼珠沙华上,她却终无所觉。
      顾明辉突然很想拥她入怀,拭去她的泪水,抹平她的悲伤,这个念头一起,他迎来了一阵锥心之痛,陷入一片漆黑,一个声音再响:别哭呐,我一直都在呢,千……
      眼前的景象就像被打碎的镜子,“呯”,曼珠沙华没了,幽暗的天幕没了,那两个人也没了。回到了陈宅的废墟前,荒凉寂寥。
      拾深吸一口气,擦擦眼角,平静一下心情后,右手将那朵水晶似的的曼珠沙华往前一送,一直悬浮的那碎片缓慢而坚定的往拾右手飞去,融入,像是滴水融进海洋一样,契合,自然。拾右手一收,再打开,就什么也没有了。
      漫步离开,身后跟着一团黑一团白的两个毛球,消失在逐渐暗下来的山间。
      之后,一直困扰着平安镇镇民的陈家阴宅一夜之间变成一堆废墟的消息,传到了每一个镇民的耳中。
      有人猜测,是镇长请了德高望重的天师道长将陈宅的冤魂给收了,有人反驳,之前的那个易阳先生不是走了吗?也有人说,是昨晚的那场地震将陈宅震倒了,有人反驳,为什么独独是陈宅倒了?其他的房子屁事都没有?也有人说,陈家的冤孽已经偿完,是功德圆满的善后,以后平安镇再也不会遭受天灾人祸了,也再也不用献祭了,这次没有人反驳。
      可能在每一个朴实的镇民心中,这是一个他们长久以来的愿望。虽然,努力说服自己,愿者上钩,可,终究是内心不安。他们都默默接受了那种最美好圆满的想法,从没有过的强烈的雨过天晴的预感。
      不管流言怎样,生活还得继续,生命是卑微的,也是顽强的,从来不会因为某一人或者某一件事而舍去它的使命。历史的前进从来都是笔直的,单向的,永不停息。
      小镇宁静的早上,热闹的路边小面摊上人声鼎沸,未语先露三分笑的老板娘穿梭在人群中,热情麻利的招呼着客人。锅盖一掀,浓郁的香味顿时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嗅觉,口中立即分泌出大量的唾液。
      “我跟你说哦,这个平安镇是个好地方,每年的观光客不少,来来我给你讲讲这里的好玩好吃的地方,顺便讲讲陈家阴宅……”兴致非常高的醉汉抓住一个来人,滔滔不绝。
      “我一个人都玩了三个月了,这个地方我有啥不知道的?”来人有点不耐烦。
      “小哥是一个人玩呐?不找人做个伴。”
      “一个人呢!一个人游玩有一个人的自在。”
      “庙会开始了!祭祀开始了,快快……”人群向一个方向涌去。
      顾明辉好不容易才摆脱那个醉汉,茫然的立在闹市之中,望着热闹虔诚的人群,像是想起什么,又是摇头否定。最近背得很,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还是去拜拜吧!祈求转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