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裴元冬听到母亲的话后,顿时明白了让母亲生气的原因,有些气愤的说到,“这江家怎么净做这些不入流的事情”
      裴元秋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惊讶。
      “江家庶女他年前不是才生了第四子吗今年这个该是第五个了吧!”
      裴心慈点点头,倒是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结下去。
      “前些日子你们父亲跟我说,他寻了许多人,但终究没找到一个满意的人选。后面这件事情就你们也自己多多留意着,要是有看中的人选与我们说一声就是!”
      说完,轻轻的吹了口杯中的茶叶,浅浅的喝了一口。
      又想到了可爱的小孙女,被江家影响的心情都好上了几分。
      一直留意着裴心慈心情的裴元夏,看着她心情差不错的样子,趁势小心的开口提起要说的事情。
      “十年一次的瓷美人过完今年就又要到了,这次该到苏越镇举办了,请柬已经递给母亲您了,今年我们参加吗?”
      裴元夏眼中露出一丝忧虑,心里却是知晓这事的结果,只还是抱有些希望的问到。
      裴心慈听后,看了裴元夏一眼,注意到了她脸上有些希冀的神情,开口说到。
      “京城裴家已经上书将光瓷的做法交到了国库,太上皇之前已经下令表彰。”
      将茶杯放下后,看着她说到。
      “如今,世人都知道光瓷是裴家对太上皇忠心的表现,而我们北地裴家早已经被京城裴家除名。”
      说着又看向书房的三个女儿,一字一顿的说到。
      “光瓷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们现在还能制作,得感谢太上皇的仁慈和裴家家主的‘恩情’。”
      “所以参加瓷美人,我们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瓷器去吗?”
      “可是母亲那明明就是你…”裴元东听完有些不忿的说着。
      “三妹,慎言。”裴元夏开口打断裴元冬没有说完的话。
      “太上皇曾经下旨询问过我们,当时母亲已经上书回禀了,光瓷是裴家裴心欢所创。所以,你刚刚说过的话万万不可再说,你要记住。”
      “可是…”收到大姐轻轻瞟过来的眼神,裴元冬只能不情愿的说到。
      “是,我记住了。以后不会再提了,不过,母亲,这次瓷美人真的不参加吗苏越镇的镇长是您多年以来的好友,这次她递帖子给您肯定也是非常希望您能去参加的!”
      裴心慈低头轻轻的看向自己的双手,为了怕她们看出自己的异样,又将茶水拿在手中低头轻抿了一口,接着说到。
      “好了,都别再说了,既然你们想参加,那就自己拉出作品去参加,如果你们没有现在那个资格,那就乖乖的在家里练习自己的手艺,等到十年之后再去。
      看着裴元夏有些失落的神情,裴心慈放低的声音轻声说到。
      “那是第十次瓷美人大会,也是第一百年,如果能在那次大会上面获得头名,就能获得郑家的传家宝,十大骨瓷之一的‘白美人’。”
      裴元夏听完裴心慈的话,脸上立即充满了喜色,神情颇为激动。
      裴元秋有些诧异,问到。
      “当年的郑大家所创的十大骨瓷不是一直被郑家号称是绝世之作吗只作为传家宝,永不外传吗”
      裴元夏和裴元冬回过神来,也是有些好奇的看向裴心慈。
      “这其中的缘由我就不知道了,你们要是制瓷技艺有所成,到时候可以自己去问问它的主人。不过白美人会出世是真的,就要看谁有那个能耐能得到了。”
      裴心慈说完,不耐烦的摆摆手。
      “好了,还不快去忙你们的事情,该读书的读书,该做事的做事。还有老三你这个性子得好好的给我压一下,就你这性子,怎么能成大事好了,都出去吧,让我安静会儿。”
      说罢将三人赶出书房。
      待她们都离去后,裴心慈出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拿起茶杯微微用力,却只感到右手传来一阵无力的酸痛,茶杯一个不稳摔了下去。。
      才端着点心进来的,顾哲远看见裴心慈望着自己的手发愣,眼里闪过心疼。
      却也只是笑着将点心端到她面前说到。
      “我才下厨做的,桂花糕,你爱吃的,没多少甜味,你快尝尝吧。”
      被顾哲远打断思绪的裴心慈,拿起一块仔细的吃完后,有些无奈的笑到。
      “我哪里是爱吃不甜的桂花糕,明明是你,听大夫们胡说,要我少吃甜的,才老是给我做不甜的桂花糕”
      顾哲远笑起来,将她吃过糕点的手用帕子擦干净,然后握住了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
      “放心吧!”抬手摸了摸顾哲远的头发。
      却注意到上面有了根白丝,仔细的给他理了理发后说到。
      “我没事,刚好现在做不了瓷器,可以多陪陪你了。”
      “谁担心你了,谁跟你似的,都一大把年纪,也是做奶奶的人了。还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为你生了三个女儿干嘛的?那就是为了给你分担的烦恼的,不然我生那么多干嘛”顾哲远没好气的说到。
      “是是是,郎君说的对,都是我的不是。”
      裴心慈抓住他的手,又说到。
      “现在我师妹已经过来了,以后就由她来制瓷,等她老了,也不行了,就要看两个孩子能不能接的下这个担子,要是她们不行,也就只能辛苦郎君陪我一起艰苦度日了。”
      “哼,那你可得好好对我,不然呀,我可不跟着你了。”
      又有些犹豫的问到“那,该不该告诉她们这些事情呢,她们现在还不知道你的手……”
      “先不说吧,现在告诉她们,也多一些人烦恼,也会给她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都听你的,对了,楠儿的满月,裴家的族人,你是怎么打算的”。
      顾哲远拿了块桂花糕吃下问到。
      看到顾哲远吃下的桂花糕,裴心慈只能默默的盯着他。
      直到顾哲远眼神看过来询问到,才说了声没事。
      默默的转过头,在心里腹诽道,明明就是自己喜欢吃不甜的桂花糕。
      “裴家已经将我从族谱中分出去了,我已经于北地的裴家说过,我这一支不再写进任何裴家的族谱,我打算去衙门另外立户籍。”
      “这样也好,全看你来决定,那要宴请的宾客我们还得仔细的商量下。
      “你先算好那些亲友,我这边的,等明日我拟好再交给你。”
      “好,那我先去账房看看。
      “嗯,我陪着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