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待到第二日,裴心慈妻夫二人早早的起来,吩咐下人将一处临近大街的院子收拾好。
      便一起动身去到镇口,等着裴心慈的师妹。
      年前,裴心慈被陷害入狱的时候,她的师妹周英玉一得到消息,立刻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托人交给了裴元夏。
      因着之前有个欠下自己人情的官员,所以便从南溪动身四处去打探消息。
      这样裴心慈才能在几月后有机会找到关系疏通。
      在裴心慈与她写信寻她过来帮忙制瓷更是毫不犹豫的放下自己的瓷器坊,将它交到徒弟手上后,立刻动身过来了。
      之前来信时说过大概在这几日到达,妻夫二人便一起去到镇口处等待。
      也是两人来的凑巧,刚到不一会儿,就见到了周英玉的马车。
      “师姐,师姐夫,别来无恙。”
      听到了赶车的小厮禀报,周英玉立即从马车上下来,多日舟车劳顿,她脸上有着掩饰不了的疲惫。
      周英玉今年才才二十九岁,她是当年裴心慈十六岁时去拜师的路上捡到的孩子。
      裴心慈捡到她后猜测,应该是当时才两岁的周英玉说话的比较慢,平常也是呆愣着不说话。
      生她的那户人家只在她手上放了两个野菜团子,就把她丢在了官道的路边。
      遇见裴心慈的时候,她已经在外面流浪了好几日。
      那时正是太上皇刚继位的时候,前任皇帝喜好奢华,为建行宫,强征了不少杂税。
      百姓大多食不果腹,好在苍梧国有历代帝王辛勤的治理,所以倒也不至于有大群平民饿死的情况出现。
      官道边刚好有对妻夫开了间茶馆,见她独自一人本想收养她,后来看她不向是很聪明的样子也就放弃了那个打算。
      但也每日给她一些剩菜,在茶馆里有个地方让她睡觉。
      后来裴心慈路过那里,少女正是念家的时候,看到了周英玉,就把她带在了身边两人一起相依为命,磕磕碰碰的生活着。
      直到两人后来机缘巧合下拜师,一起学会了制瓷,日子才好过起来。
      周英玉的制瓷天赋虽然比裴心慈要差些,但也高处常人许多。
      她们的师傅十分欢喜能在晚年收上两个天资出众的徒弟,两人当时虽然年纪尚小,对于制瓷却是十分的喜爱。
      再后来,师傅提出让年纪尚小的周英玉去学堂识字,裴心慈想着她的性子,本来不想她去学堂,怕受人欺负。
      但出乎意料的是周英玉却非常想去读书,师徒二人见她态度坚决,一番商议后,也就同意了。
      后来师傅三年后就病逝了,她们无力承担束修,便从学堂退学了。
      于是裴心慈就带着周英玉一起回到了与顾哲远相遇的地方。
      回去后的裴心慈靠着自己的手艺逐渐发家,又重新给周英玉送到了学堂。
      本来只想她能学几个字,却没想到周英玉的先生说她天资难得,举荐她去参加科举了。
      他在周英玉十四岁时考中了童生,又过三年后考中了秀才。
      十七岁的秀才在普通百姓眼里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
      当时来给周英玉说亲的人可是不少,后来在询问了周英玉的意见后,给她与一户秀才的儿子定了亲。
      那男子才刚满十四岁,长的却非常的秀气可人。
      因着年纪还小便同裴家说,打算等周英玉通过了乡试再成婚。
      乡试在八月举行,那时的周英玉幼时虽遭遇不幸,但好在上天垂怜,终是守的云开。
      少女壮志凌云意气风发,就连学院几位夫子也相信,凭她的天资,拿到举人对她不在话下。
      又在未来夫郎的拜托下,常常带着他那已经二十七的大姐一起温习书本,因着是未来夫郎的请求,周英玉对她也算是尽心尽力的讲授与教导。
      只是他那大姐已经考了两次举人,却都以落榜为结局,所以对待功课难免有些懈怠。
      周英玉心中虽是有些焦急,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每日整理好笔记给到她,心中却是叹气,觉得这次未来夫郎的大姐,这次必然又是榜上无名了。
      而秋闱的成绩下来后,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那位不怎么用功的大姐以第六名的好成绩成为了廪生,周英玉却落榜了。
      屋内偏逢连夜雨,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周英玉,又因为被生母状告不孝而被革去了功名,且终身不得科举。
      本来定了亲的夫郎立马换了态度,想与她解除婚约。
      一连串的打击后,周英玉将自己关在屋内整整三日。
      三日后出来却是独自去见了那位退了婚的男子,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
      只是再回来后周英玉拿着被退亲的信物,跟裴心慈提出离去,想要回到师傅生活的地方去继续学习制瓷。
      裴心慈想着让她外出去散心也好,便同意她的离去。
      只是后来她这一去却是再也不肯回来。
      那退亲的男子在退亲后不过半月,转而做了一位府城官员的平夫。
      裴心慈后来也尝试亲自去把她带回来,却还是没能拗过她的意愿。
      也只能每月从她的书信上知道了她生活的不错,制瓷手艺也在当地变得小有名气。
      但裴心慈还是担心着她,一直想要她回来瓷和镇,却一直没能说服她。
      没想到这次得知了裴心慈的处境,周英玉却主动要求回来。
      两人分别了许久,这也是近几年来第一次见面,都忍不住眼眶有些泛红湿润。
      待打发走周英玉雇来的马车后,三人起坐上了裴家带出来的那辆马车。
      裴心慈却扭过头去不看她,模样带着生气的说到。
      “当初你一个人离开的时候才只得十七岁,也不知你跟谁学的脾气,死犟的,我本说你在外待个大半年就该回来,却没想到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都不肯回家。”
      周英玉连连看向顾哲远想要他帮忙在裴心慈这里讨下饶。
      而顾哲远心里也有些恼她这么多年远走他乡的事情,只是无视她的眼神,扭过头当做没看见。
      周英玉这下没法,只好自己告饶。
      “师姐别恼,当时确实也是没有想到自己会离开那么久,本来第二年我就想要回来找你的,却被事情绊住了,后面事情解决了,却又收了几个无家可归的徒弟,这不,一晃就到了现在。”
      裴心慈轻哼一声,只是扭过头来看着她,却不说话。
      受不了裴心慈的眼神,周英玉又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顾哲远。
      这次顾哲远没有再无视她的求救的眼神,开口说到。
      “好了,有什么话等明日再说,没看到小玉这么累吗,就算是要跟她算账也得等到她明天养好精神再说吧”
      说完冷笑的看了一眼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周英玉。
      裴心慈听后,见她脸上明显的疲惫感。又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不在看她。
      周英玉在心里默默的松了口气,只是却还是有些忧心,也不知道她这次回来是对师姐她们来说是好是坏,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个人最好不要再白费什么心机,现在的她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任人揉搓的泥人了。
      如果还敢将手伸到师姐家里,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周英玉强撑着疲惫,掀起帘子,打量着镇子上这些年来的改变。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