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于是在仔细的调养了几日身子后,妻夫两人还是不得不接受事实,孩子的脉象并没有好转。
      裴元秋在仔细了解夫郎的身体情况后本想劝说何相君将孩子打掉,以免对他的身体产生影响。
      只是何相君非常执拗,宁愿拼着自个儿难产也要生下孩子。
      裴元秋了解他的性子,拗不过他,只能一边悉心照顾他,一边准备好去县城的东西。
      本来一切准备妥当,夫妻俩随着身边的侍从一起去县城,没想到路上遇到了两股士兵交战。
      慌乱中裴元秋护着何相君好不容易逃了出去。
      却没想到去往县城必经的桥梁因前几日的大雨,被冲毁了,二人不得得改道去往邻县。
      好不容易找到了医馆,一切打点好后,想托人传信给娘亲,却在这时传来了封城的消息。
      讣告写明,已被封为安阳王的五皇女发动兵变,意图谋反,各地戒严,无召不得出。
      百姓们纷纷闭门不出,更有有些钱财的人们,想打点关系出城往男方迁移。
      不料,没过几日,又贴出了一张新的讣告。
      当今写下退位诏书,宣布退位,与后宫一起迁往西六宫居住。
      原皇太女三皇女被封为端王,封地为和阳郡,登基大典过后立即前往封地,无召不得回京。
      五皇女的登基大典将在一月后举行,期间封闭各地城门,不得外出。
      这期间,何相君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来。
      裴元秋所在的医馆有城中最好的几位大夫。
      顾不得没到产期,裴元秋请众人为何相君催生,只是在号过他的脉象后,众人纷纷摇头,劝说她们将孩子拿掉,这时候拿掉或可以保住何相君的性命。
      她没有法子,为了保住何相君的性命,本想偷偷将他的保胎药换成大夫开的落胎药。
      何相君去像是猜透她心思似的,一字一顿的告诉她:若无法保住孩子,他也绝不独活。
      裴元秋明白,他的性子虽然看起来善良温顺,骨子里却是再倔强不过了,她不敢去冒那个险。
      于是便整日守在医馆,祈求大夫们能为何相君相处个父子平安的法子。
      终于有人告诉她,城中有一名刚到不久的医师,她或许可以为何相君想出法子。
      得到消息的裴元秋高兴不已,带着何相君赶去求医。
      在医师与何相君号过脉后,告诉她们孩子不能再继续留在体内了,否则何相君将会有生命危险。
      何相君不管旁的只是,执拗的问医师,她的孩子能不能生下来。
      医师思虑片刻后,单独叫走了裴元秋,告诉了她,孩子她有法子可以生下来,但对父体的伤害会很大,而且即使是孩子生了下来,可能也难逃早夭的命运,最好的法子,还是拿掉这个孩子,这样对何相君的伤害最小。
      何相君早就跟在她们身后,听见了她们的对话,却十分坚定的告诉裴元秋自己要生下这个孩子。
      裴元秋看着眼前虽然瘦弱却十分坚定的何相君,慢慢的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到:“好,既然你决意如此,我同意,你若不在了,我也一样绝不独活。”
      医师见劝不了两人,只得为何相君准备催生,并与她们一一说明了其中的风险。
      因着何相君的身子已经十分的虚弱,此次生产必是艰难万分,父子平安的几率不足三成。
      一切准备妥当后,医师叫来了同行的接生父为何相君准备催生。
      果然,生产时,何相君几经凶险终于生下了一个女儿,只是他也在生后大出血。
      幸好医师的医术高明,艰难的将他给救了回来。
      给父女二人把完脉后,医师悄悄告诉了裴元秋,本就在父体中伤了元气,再加上生产时的凶险,这孩子的脉象十分虚弱,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看天意安排。
      而后见何相君已经平安后,医师便提出了离去,并告诉她们自己将在半月后离开,这其中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她。
      裴元秋谢别了医师,而后亲自悉心照料着何相君父女。
      只是上天并没有眷顾她们,因着女儿身子骨本就不好,纵使有两人的悉心照顾,却还是汤药不断,更是在一个小雨绵绵的午后彻底没了气息。
      而逃乱中,她携带的银两有些遗失,这些日子花费下来,所剩的银钱已经不多了。
      好在已经新皇已经在两日前登基,现如今封城令已经解了。
      典当了自己身上值钱的物品,凑够了钱给死去的爱女买了一口城中工匠做的最好的棺材。
      又用剩下的银钱买了一副老牛车,带着何相君与棺材出了城。
      将孩子埋葬在了与林琳不远的地方后,驾车便遇见了被丢弃的婴儿。
      说来也是缘分,若不是上次被冲毁的桥梁没有修好,她们也不会走这条只有裴元秋之前走商时知道的小路。
      夫郎抱起婴儿的时候,裴元秋看了眼孩子的长相,虽然目前五官还未长开,但也看的出来眉眼十分的精致。
      裴元秋想接过何相君手中的林琳,却因为他正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之中,不仅不让裴元秋接手,也不肯上牛车离开,害怕林琳会被她送走。
      裴元秋无奈,靠在牛车便思虑许久。
      忽然一个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那孩子这般水灵,又被抛弃在这深林,应该是不会要他了。
      自己夫郎现在一心将他’当做已经死去的孩子。
      而大夫又说过何相君的身子此次生产日后难以再怀孕。
      夫郎是为了给娘筹钱才遭受这般剧痛。
      日后,虽然父亲因为相君的救命之恩不会要求自己将他休弃。
      但官府的人也会因为自己后继无人,而让给自己分配庶夫。
      还有他人日后的闲言碎语,自己是个女子到也还好,落在夫郎身上却是她不能忍的。
      早在与何相君成婚时,自己便发过誓生一世一双人。
      若是有了个孩儿,再放出些许流言说自己身子出了问题。
      如此,便没有人在会想到是相君的问题,加上此前相君因为救娘亲而难产一事。
      日后,不管是谁都不能再说一句相君的不是。
      如此看来,这个此时出现的孩儿,就是上天的恩赐。
      一瞬间,裴元秋脑海里迅速闪过了许多念头。
      只要将这个孩子带回去,当做自己已经死去的孩儿。
      而这一路上知道自己孩儿已经死去的人只有她们妻夫二人。
      现在相君已经忘记那个孩子死去的事实,只将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子。
      如此一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女儿逝去的秘密。
      只要提前跟母亲和大姐三妹她们说好以后也没人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她们亲生的。
      裴元秋仔细思索,愈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想到那个死去的孩儿,尽管裴元秋任是哀痛不已,却也明白将那个孩子死去的伤痛埋入心底,才是最好的选择。
      扶着何相君坐好后,裴元秋轻柔的抚摸着何相君的头发。
      待他身子放松下来,她轻声的说到:“相君,楠儿先给我吧,你说的对,我记错了,她就是我们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