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林琳前世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虽然是生在单亲家庭,但从下便被发现颇具天赋。
      所以虽然不是很富裕,却依然能被送去学习画画。
      好在她的天赋的确很高,14岁那年一副晨光荷图卖出12万的高价,让她在圈内小小的扬名一把。
      更是因此被老师看中天赋带在身边悉心教导,也跟随老师去过多次国内外艺术交流
      好不容易在26岁这年被老师肯定其能力,为她举办了个人画展,却在画展结束后回家上楼梯踩空而领了盒饭。
      幸好自己当时办画展时,又有好几位业内大佬们对她的画作赞赏有加,以不错的价格成交了几幅画,留下了一笔不菲的财富给自己的家人。
      妈妈也早在林琳25岁时遇到了她的第二春,两人似乎是一见钟情,在确定是对方后重新步入的婚姻的殿堂,生下了第二个孩子。
      虽然并没有接触过很多次继父,但他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不仅是对妈妈,连带着她这个继女,也比对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好。
      所以这次的意外虽然没让林琳为唯一的亲人留下什么安排,却也不用她太过担心。
      反而是她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从林琳恢复意识起便感觉到了不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片雾蒙蒙的,试图发出叫声也是如婴儿般的啼哭。
      不是都说人死后需要喝孟婆汤的吗?
      为什么自己前世的记忆还没有忘记。
      而且自己哭得这么大声,也没见任何的人声。难道自己是穿成一个刚刚出生就被丢弃的小婴儿了吗?
      意识到自己降生成为婴儿后,林琳纵然有千般疑问,却也无人能为她解惑。
      哭了一会林琳便感觉到饥饿和寒冷,哭了这么久也累了,渐渐安静下来。
      虽然自己现在并不能看清这个世界但些许微光还是能分辨出来。
      林琳分析从光线的暗度和感受的温度来看应该是初秋的早上6.7点或者下午的5.6点。
      这个时候的林琳虽然还不能移动自己的身体却还是感受到自己身上穿的襁褓传来了丝丝湿意。
      心中大概明白了如今的遭遇,大概因为是个女孩所以出生没几天就被抛弃了。
      不自觉的害怕起来,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生存下去。
      难道自己才刚刚捡回来了一条命就又要没命了吗?
      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苏醒,看看是谁丢下自己,等死后去找那个人报仇。
      想到这里不经有些愤慨,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生女儿就要被抛下吗?
      正想的出神的时候,却听到了些响动。
      那声音就好像是轮车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压过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牛叫与鞭子的抽打声。
      越来越近后林琳终于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相君,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本事找到好的大夫才害的你受这份罪,纵然是……”风中夹杂着一个女声悲戚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林琳不由大喜过望,大哭了起来,试图引起女子的注意。
      只希望女子能够心软,看在自己是个孱弱的宝宝的份上,能好心的将自己送去警察局。
      “相君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只是坐在马车上的男子,面容枯槁,目光呆痴无神,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心痛,看着心爱的夫郎如今这幅样子,一颗原本只想平稳度世的心,在这一颗不仅有了些她都没有察觉的变化。
      驱车小心的向前赶去,渐渐的声音越来越近,逐渐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个孩子的哭声,虽然声音十分的弱小却也让坐在车上的男子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声音。
      裴元秋正打算停好牛车下去查看的时候,却见到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的跳下了车,踉踉跄跄的往婴儿哭声的地方跑去。
      这深林不见人烟中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一个孩子的哭声。
      “楠儿不哭,楠儿不哭,爹爹在这。”一个柔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林琳就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
      “不要害怕,爹爹在这呢,乖,不哭”何相君紧紧的将林琳抱在怀里。
      见林琳渐渐安静下来,不再像刚刚那样大力的哭的脸都红了,何相君终于慢慢的放松了抱着林琳的力道,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的唱起歌来。
      “小池塘,水呀水中央…”
      紧跟上来的裴元秋先是扶住了何相君有些摇晃的身子,接着看到了林琳。
      眼中先是闪过一丝震惊,接着是一丝心疼和愤怒。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被扔在这种地方?”
      “妻主,你在说些什么胡话 呢?这是楠儿呀,我们的楠儿,她没有死,这就是她”何相君一脸奇怪的看着裴元秋,眼中带着担忧,似乎是在疑惑自己妻主是不是得了脑疾。
      “相君,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但是楠儿她已经……我亲手埋脏了她,你忘了吗?”
      提起出生不足一月就夭折的女儿,裴元秋心中发苦,眼睛开始有些酸涩,鼻子微微发红,忍住情绪又安慰起何相君到。
      “我们稍后去前面镇上的衙门,这孩子该送到朝廷的福利院去。”
      朝廷?福利院?每个字我都能听懂你们加在一起说的是什么呀!
      “谁都不可以带走我的孩儿,她没有死,她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她送走,不可以,不可以…”
      他面容有些痴狂,连声音也带着几丝凄然之意。
      只是见怀中的婴儿似乎是被吓到愣愣的看着她们,何相君却不由的平静了下面,仿佛被安抚似的放轻了声音。
      见此裴元秋有些惊喜,柔声安慰着郎君的情绪,慢慢的将他带到牛车坐好。
      何相君紧紧的抱着林琳,也不反抗女子的动作,只是柔声的哼起童谣温柔的拍打着林琳的襁褓。
      林琳虽然看不清楚眼前的两人长什么样子,但从两人的对话来判断,应该是一对夫妻。
      婴儿的本能让林琳感到疲惫,虽然肚子非常的饥饿,但眼下还得靠着这对夫妻将自己送去福利院,所以还是不要给她们添麻烦了。
      想到这里林琳终于抵不住疲惫,沉沉的睡去。
      看着抱着婴儿有些魔怔的何相君,裴元秋心中止不住的歉疚心痛。
      年前,因着娘亲被亲友算计,导致家中生意出了差漏,惹上了官司被投入大牢,被判十年□□。
      在大牢呆上六个月后,有门路告诉她们娘亲是得罪了府城的大官,倒是现在可以提前被放出来,但放人需要大批银钱疏通关系,且给她们的时间并不多。
      因着得罪了府城的大官,除了大哥与大姐夫的家也无人敢借银钱给她们。
      除了瓷器坊与几个位置不好脱手的铺子,大姐几乎变卖了所有家产,仆人也遣散了大半。
      三妹与妹夫正在府城准备乡试,家里不愿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去影响她,便没有派人去通知。
      郎君为了凑够银钱,便挺着7个月的身子回去夫家凑银两。
      却不想因为时间太急,赶回来时动了胎气,当晚便感觉身子有些不舒服,只是当时的情况,他不想在这个关头让大家为此事着急,就隐瞒下来没有说。
      直到娘亲救出来后,用了些法子赎回了些家产,给大家把平安脉时,这次发现胎儿有问题。
      只是已经有些迟了,不仅胎儿的脉象虚弱无力有落胎之像,且因着时间太久影响了父体。
      大夫建议乘着孩子还有脉象,用人参先好好将身子调养一下,再来看看脉象如何。
      若是实在没有起色可去县城找有名的陈大夫与她郎君有名的接生夫,把孩子先催生出来,或许还有得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