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倾安宗 ...

  •   “别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种仿佛从鼻子里哼出来的阴阳怪气,是对面那个少年。
      
      他接触到阿旬的目光,不在意的继续:“她这弱鸡模样,万一失手了,到时候想死也死不了,肯定是折磨糟蹋完,卖窑子的下场!”
      
      大丫想到那般光景,猛地身子一颤,差点哭出声。
      
      阿旬看到大丫这般不争气模样,也觉得少年说得有理。
      
      少年也不理那大丫,独自跟阿旬聊起来:“我倒是挺欣赏你这种硬气的做法,有贼心没贼胆就只是猥琐!”
      
      这想法跟阿旬要当坦荡小人的理念不谋而合。
      
      就跟他聊起,那管事娘子跟二麻子的十八种杀法,以及相应的配套计划来,蓦然有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味道。
      
      只一直躲在角落的大丫一直用惊恐的眼神看我们。
      
      逐渐熟络,他问:“听说你是那小子的伺童?因他提携才坐在这里?”眼光瞟向前仓,坐在阔脸青年旁边的秦雉彦。
      
      说起这个,阿旬又不禁伤心。
      眼见自个亲爹来接自个娘俩儿去享福的关头,却被拐去修仙,还不是正儿八经的修仙,只是作为搭头的侍童,难免有些落差。
      
      当下也没了谈兴,所幸那少年也累了,亦不等阿旬回答,就睡将过去了,好让阿旬有时间伤春悲秋一番。
      
      接下来几日,阿旬渐渐地跟小舟上的混熟了。
      新环境,大伙都忐忑,都比较有交流的意向,这时候是最好的交友的时机。
      
      阿旬了解到,这小舟大约有三十来个人,什么身份的都有。
      
      尊贵的有皇帝老儿的幺女尚珠公主,卑贱的有大丫这种烧火丫鬟。有贩夫走卒的儿子,也有混江湖草莽的少侠,比如那少年。
      
      果然,端看有无灵根,不看凡俗身份地位,灵根的高低很重要。
      
      顺便一提,少年是火木双灵根,公主是金水双灵根,在单灵根那么稀缺的世道,已经算是很难得了,如果没有秦雉彦压着,估计他们就是这批最好的苗子了。
      
      阿旬最喜欢就跟那少年混一起了,听他讲快意恩仇的江湖轶事。少年说他出师,下山行侠仗义的,结果却被山羊胡子看上,拐去了修仙,让世间少一个风流侠客,遗憾呀!云云。
      
      感情这山羊胡子老道真是阴魂不散,哪都有他!拐卖人口的活儿也干得恁的利索,熟手,一个抓一个准的。
      
      枯燥的旅程因为多了个话唠,也不觉烦闷。
      
      转眼就到了倾安宗。
      
      就有一个头领模样的领事接待,无外乎是一些倾安宗的规矩之类,无外乎是敲打新人的那套。
      
      因秦雉彦身份特殊,稀罕的雷灵根,一入山就是天枢峰玄道真人的入室弟子。
      
      故而能直接跳过这个步骤。也不用跟愣头青们大房同住,大被同眠。
      
      阿旬作为贴身侍童,也跟着沾了光,走了趟后门。
      
      至于双灵根的公主跟少年亦能分配到自己的独立洞府,但还是要接受□□。
      
      临走的时候,少年还在后面喊:“我叫聂岚,有空找我!我罩你!”
      
      少年大概真如他所说,还是个初历江湖的小子,不是很懂得人情世故。
      比如,在人家主人面前喊会替人家伺童撑腰,这不是赤/裸/裸的打主人家脸么?
      
      一方面阿旬感激他的仗义,另一方面也为他的情商捉急。
      偷偷的看向自家主子,那张俏脸没有丝毫波澜,小小年纪,就如此从容淡定,真如阔脸青年所云,此子有大造化。
      
      跟着自家有大造化的主子落脚于新洞府,到手的还有两套新的伺童衣服。
      
      看着这款式男性到不能再男性灰色道服,阿旬眼角抽抽,这是她的龙套气息带到了修仙界?
      
      “少爷!”喊住正要出门拜见师尊的秦雉彦,对方转头。
      
      “我是男还是女的?”阿旬最终还是问出来了。
      
      可能是没料到被问到如此无脑的问题,常年面瘫的表情有了一丝龟裂,但还是答道:“左右不过一仆童,男如何,女又如何?”可能是觉得这样回答不厚道,又补充一句:“嗯,姑且是女的。”
      
      得到想象中的答案,阿旬心下明了。
      
      她就是如同路边青草,河边石头的存在,没人会在意小草长了几张叶子,石头上有几道裂缝。
      就是说,人们认知到这是石头,这是青草就足够了。
      
      终究是个模糊的印象,她出现在哪里都不突兀,也不会分去太多的关注,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是个旁人学不来的绝技。
      
      这稀薄的存在感,天生自带,不用修炼就臻于大成!
      
      有时候阿旬会想,自己是不是别人捏造的一个虚像,怎的为什么身边的人都看她不真切。
      又或者谁人将她身边的人的记忆篡改了,因为做的不细致,才导致她留给别人的印象模模糊糊。
      
      细思极恐,突然,阿旬用花笺敲敲自己的脑袋瓜子,话本看多了!都魔怔了。顺带的将自己敲出回忆的漩涡。
      
      忽地,天上黑云密布,黑沉黑沉,几乎能滴出水的压抑,翻滚中的墨色云浓得似乎能触摸到,而耳边仿若还能听到隆隆的雷鸣。
      
      这氛围让人喘不过气,只觉心慌得很,又不知把心中这股难言压抑心情发泄出去。
      
      好歹也是在修仙圣地里待了这么个几年,虽第一次见,但亦知道这是有人渡劫了!
      
      渡劫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的,要金丹以上才会出现雷劫。
      
      观这天象,绝对不是区区金丹渡劫的雷劫,虽然阿旬不知道金丹渡劫是怎样,可她就知道这个是元婴劫。
      
      “愣着作甚?”厉声响起,石阶上御剑飞来一人,正是长大后的秦雉彦。
      
      此子果然天资聪颖,就在前些日子筑基成功,用时仅五年成为倾安宗开宗立派以来用时最短的筑基者。
      
      一时声名大噪!风光无限,要知道当年的普通资质的羊胡子仙师不过是练气五层的修为,但就那样也耗了五十多年。
      
      看向闭关了一年多的自家主子,阿旬发现,剑眉星目,面冠如玉大抵讲的就是他。张开后的秦雉彦越发的俊朗,许是修仙之故,通身有一股威势,越发的引人侧目。
      
      莫怪乎公主痴心不改的日日送花笺送了五年之久。女爱俏郎君,自古有之,修仙之人一日不曾得道飞升,就不能免俗。
      
      “上来!”几乎是没有给阿旬选择“不”的余地,她就被扯上了秦雉彦的剑,飞将起来。
      
      这一路上,阿旬只知景色飞速的往后面退,看不清什么,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叫嚣,脸颊被吹得生痛,眼睛也睁不开,晕晕乎乎的。
      
      说真的,其实御剑飞行貌似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唯美。
      
      没过多久就到了倾安宗的中央,承天坛。
      
      这个承天坛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祭坛。
      
      祭坛是倾安宗最高的建筑,登上两千多阶白晶石台阶,就见一个数百丈见方的平台。
      
      平日里只有遇着倾安宗的大事才会用到这个祭坛,诸如三千年前的仙魔战前的誓师,诸如宗内前辈的飞升之类的。
      
      当然,近些年来四海太平,宗内也上千年没有飞升这种喜庆的事了。所以平时也很少用到它。但丝毫没有影响它在倾安宗弟子心目中的分量。
      
      白晶玉石在修仙界的确不算什么稀罕物,但是也不是路边石头,这么大手笔,也就是大宗门派才能做得出来,是彰显自身实力的一个重要表现。
      
      这么多厚沉、凝白的一块块晶石堆叠上去,整个看上去端的大气,庄重,很是让人有股朝圣的肃穆感,端的威武雄壮。
      
      这次渡元婴劫都要用上它,一方面说明了元婴劫凶险,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倾安宗人才凋零,整个修仙界的人才凋零。
      若是元婴多,就不会如此重视到让出祭坛了。
      
      要知道祭坛据闻是由开山始祖亲铸,上面有他亲自布下的护阵,跟倾安宗的七星天玄阵相联系。
      
      自成体系的同时又跟宗内大阵环环相扣,效果叠加,却是比倾安宗的护山大阵还坚实的存在!可以很大程度的抵消一部分雷劫,增加渡劫者的存活率。
      
      实在没有更好的渡劫的地方了。
      
      阿旬仰头看向那沉重的祭坛。祭坛,无非是承天意,感万物的地方,凡间帝皇为求五谷丰登,江山千秋而建。
      
      但出现在修仙界就有点突兀了,修仙者不是自诩逆天求道,逍遥三界的么?真有点讽刺的意味。
      
      断断续续的倾安宗的其他修道者也赶到这里。
      
      有人是冲着观摩别人渡劫,体会天雷所夹带的天道,从而不断提升自身体悟而来,比如那些金丹期真人。
      
      也有些人纯粹是凑个热闹,当个看客而来,比如她阿旬。
      
      天雷没让众人就等,一盏茶功夫,随着一声隆隆,
      
      自来天道爱九数,结丹是小九,即需承三道天雷,元婴是中九,需承九道天雷,飞升即是大九,需承八十一道天雷。
      当然,天雷的威力可以看作是天道对渡劫者的修炼根基、资质的一个评价。
      
      越是资质好,越是扎实天道就会觉得你是个威胁,所下的雷就会威力越强。这个说起来真是有点坑爹。
      
      嗡!一道刺眼的白光划破天际,直冲下祭坛,就在它要撞上祭坛上的渡劫者时,祭坛上方出现一道浅绿色的屏障,生生将它挡在外面,天雷跟屏障在较量,几番下来,只有不到三分一落到渡劫者身上。
      
      有见识的人都知道,前三道天雷都是老天的试探,中间三道是较真,最后三道是拼命。天雷都是一道比一道强上数倍的。
      
      转眼,三道已过,在第三道的时候,整个倾安宗都被覆上一层浅绿色的屏障,加上祭坛那层,才堪堪挡住。
      
      但是,刚接完第三道时,两道屏障都消失了!
      这祭坛大阵的意思大约是说,帮到你这里了,剩下的就你自己看着办吧!
      
      果然是坑爹货!
      
      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道,渡劫者都是凭着自己的法器,其他元婴前辈的相助而险险度过,但也到极限的感觉了。
      
      因为空气重仿若漂浮着一层血腥味,连在祭坛下方的阿旬都闻到。
      
      八道之后,上天似乎累了,想要喘口气的意思,迟迟不降下第九道。
      周围风平浪静,前面那刁钻、惊心动魄的八道天雷就像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像谎言那样无法相信。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老天在积蓄这最后一道雷,这次渡劫中最大的危机,成就仙途,还是灰飞烟灭,就看这一瞬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俺要收藏,评论,呜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