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寝室遭窃 ...

  •   “十年前的一个晚上,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那天晚上,大一新生正在举行一场圣诞晚会,台上表演着双人舞时,会场内的灯光和音乐突然停止了!”
      
      李英俊极有当恐怖主播的潜质,他才开了个头,室友三人就非常配合听他讲下去。
      
      孙维龄抿唇问道:“然后呢?”
      
      李英俊表情严肃盯着他们,声音徒然拔高:“然后现场一片混乱,后台的工作人员就去找原因,发现室内的电闸被拉了。工作人员把闸拉上去,恢复了供电系统,但是……”
      
      刘权松轻抚自己的胸口:“但是?”
      
      李英俊盯着刘权松的脸:“但是舞台上的表演却没有继续,你们猜是怎么回事?”
      
      刘权松搓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我不猜,感觉真的很恐怖。”
      
      孙维龄说:“是不是有人死在舞台上。”他出奇冷静地猜剧情。
      
      李英俊朝他竖起大拇指:“对,不过有一点你可能没猜到,死在舞台上的舞者只剩下一身演出服和一副皮包骨,现场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表演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坐在前排的老师立马组织同学疏散人群,果断报了警。”
      
      “警察来了之后,对现场进行封锁,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凶手,这是一个离奇死亡事件。他们看过现场的视频,却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死者是如何死去的原因。”
      
      “要知道,那位女孩死之前还在台上跳着双人舞。”
      
      “到现在,警方依旧没有找到女孩死亡的原因,这是咱们青大的未解之谜事件,也是咱们青元市的一桩悬案。”
      
      一个不一样的高亢声音突然插入:“同学,你们的烧烤,其他的还在烤,请先慢用!”
      
      刘权松抹抹额头上被吓出来的汗水:“吃烧烤,吃烧烤。”
      
      一直没出声的魏之禾脸上十分平静,他权当听一个故事,并没有被吓着。
      
      李英俊见孙维龄和魏之禾没有什么特殊反应,啃着牛肉串说:“你俩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孙维龄说:“恐怖气氛是有,但是不够刺激,要到真正在现场才会刺激。不过,我经常看恐怖片,这个程度还吓不到我。”
      
      李英俊望向魏之禾:“你呢?”
      
      魏之禾拍拍胸口:“挺吓人的。”
      
      李英俊摇摇头笑道:“算了,我们四人来走一个,庆祝我们有个美好的大学开端,干杯!”他举起了啤酒杯。
      
      “干杯!”
      
      “干杯!”
      
      “干杯!”
      
      一打啤酒喝完,四人都没有喝醉,这点啤酒并不算什么。
      
      晚上九点,辅导员还要过来安排明天拿军训服等事情,聊嗨的四人依依不舍地回了寝室。
      
      还不算太晚,也就九点差十分。
      
      就在他们差不多走到寝室楼下时,魏之禾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气息从他们头顶窜过,也就一秒的反应时间,他虽然喝了酒,但是没醉,能感觉的出来。
      
      青元大学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刚解决一只小金桂妖,可能还有好些家伙躲着没出来。
      
      突然觉得,上大学还是比想象中有意思一点儿。
      
      回到寝室后,大家就开始冲澡,洗掉一身的汗水味儿,魏之禾第二个洗完。
      
      再出来,他们班的辅导员就已经在寝室内了,给他们一人发一本军训手册,里面有为期两周的军训流程,以及军训期间的注意事项。
      
      辅助员象征性地问了几句是否适应新寝室,就到下一个寝室去了。
      
      十一点寝室准时熄灯,四人躺在床上,并没有立即入睡,喝了酒有点兴奋。
      
      李英俊和刘权松还在聊天,孙维龄则边玩手机,边听他们说话,偶尔插上一句。
      
      魏之禾就相对安静,他在火车上坐了二十多个小时,没怎么休息,到底是个人,还是会疲惫的。
      
      听着室友们的说话声,不久后就睡着了。
      
      早上八点。
      
      魏之禾是被吵醒的,吵闹声来自隔壁寝室。
      
      一开始还不是非常大声,后来则越来越吵,连睡得死沉死沉的李英俊都爬了起来。
      
      “外面真吵,是怎么回事?”
      
      魏之禾已经洗漱完毕,说:“我去看一下,你们也赶紧起了,待会去食堂吃早餐。”
      
      孙维龄也起来了,刚洗完脸:“我也去看看。”
      
      刘权松憋着尿冲进了洗手间,没来得及表达他的八卦欲。
      
      魏之禾和孙维龄出来时已经有一群人围在七零六的寝室门口,正往里头张望。
      
      走近后听到七零六里头传来清晰的争吵声。
      
      寝室内两边各站两人,一个穿着绿色T恤的男同学正凶狠地指着他对面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两人吵得面红耳赤,同寝室的另外两人则一人抱一个,以防他们打起来!
      
      “就是你偷的,昨天就看你鬼鬼祟祟地盯着我的柜子!”
      
      “我说没偷,我家里是穷一点但我犯不着偷你东西,你思想龌龊别把别人也想得龌龊!”
      
      “反正就你偷的,不然你昨晚大半夜起床干什么?”
      
      “我水土不服,夜起拉肚子还不行吗?”
      
      “行,你没偷,那你把你的柜子打开让我检查!”
      
      “我本来就没偷你的东西,凭什么要让你查看我的东西,你没有这个权力!”
      
      “不敢让我检查,说明你就是心虚,穷鬼,就是你偷了我的东西!”
      
      站在寝室外面的同学有人开始打电话给辅导员,向他报告七零六的突发事件。
      
      魏之禾只听见他们只是在吵架,还不知丢了什么,就问孙维龄:“我有点饿,去吃早餐吗?”
      
      孙维龄听魏之禾这么说也感觉胃有点空:“去,我问问他俩要不要带早餐回来。”
      
      孙维龄转身到寝室门口问李英俊,刘权松蹲在厕所,李英俊的洗漱用品在里面,没法进去拿出来洗脸刷牙,只好让他们两人带回来。
      
      魏之禾和孙维龄两人带着手机就下了楼。
      
      食堂距离大一男生宿舍楼并不算太远,走个五六分钟就到了。
      
      在食堂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吃早餐时,孙维龄和魏之禾收到不少带着青春气息女孩的注目礼,两人长得都不错,特别是孙维龄,使用的手机还是上周刚出的最新款,不吸引别人的目光都难。
      
      孙维龄似乎早已习惯,完全没有感觉,魏之禾更是不在意。
      
      此刻他们现在在讨论刚才在七楼寝室发现的事情。
      
      “那个戴眼镜的同学也不像个小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用点脑子想也不可能第一天到校就偷同学的东西吧。”
      
      “不太清楚,待会辅导员可能会过来调解。”
      
      “那他们也太尴尬了,还得住好几年呢,除非换寝室,另一个家伙也太武断了,证据都没有就一口咬定是小眼镜偷的。”
      
      “是有点,可能他们昨天产生过什么误会,才会吵起来。”
      
      “戴有色眼镜看人的人,啧,以后咱们离他远点儿。”
      
      魏之禾轻笑:“吃饱我们就回去吧,李英俊再等不到早餐,怕是会饿晕在寝室。”
      
      孙维龄没保持住酷哥的形象:“哈哈哈,他会把床压塌的。”
      
      食堂的早餐还不错,两人吃完后又给留在寝室的二人带回去。
      
      刚回到寝室,李英俊和刘权松就接过早餐,边吃还边和他们八卦隔壁寝室的“小偷事件”进展。
      
      李英俊边吃边说:“你俩没看到,刚才那两位都打起来了,好在辅导员及时出现,把他们拉开。”
      
      孙维龄:“这么严重,他们两个室友没帮忙,其他同学呢?”
      
      刘权松一口一个包子,胃口很好:“估计是没拉住,其他人都是看热闹成分居多。”
      
      李英俊:“辅导员这会儿还在里头呢,不知怎么样了,两人都是又暴又倔的,怕是难搞。”
      
      男生吃东西都不慢,不一会儿,满满一桌的早点就被李英俊和刘权松解决掉。
      
      刘权松收拾完将余下的垃圾扔到外面的垃圾桶。
      
      五分钟前刚商量完寝室的打扫顺序,在抽签时,他非常幸运的抽到NO.1。
      
      回来时后面还跟着脸色不太好的辅导员。
      
      辅导员钟新伟是位近三十岁的男人,他带着的是无框眼镜,长相平平,微胖。
      
      正在聊天的三人回过头,齐声喊:“钟老师。”
      
      钟老师脸上有点疲惫,笑容都挤不出来:“正好你们都在,有件事要和你们说说。”
      
      四人洗耳恭听。
      
      钟新伟也赶紧交待下去:“都看看有没有少什么物品,隔壁好几个寝室的同学都发生有私人物品不翼而飞的情况,赶紧检查一遍,然后将丢失的物品统计好告诉我。”
      
      大伙都从钟新伟脸上看出了焦急的神色。
      
      等他说完,外面又更热闹了。
      
      丢失物品的同学还不在少数。
      
      魏之禾等人也开始清查自己的物品。
      
      李英俊是第一个喊出声的:“我刚买的三百五十块的棒棒糖不见了!”
      
      魏之禾:“……”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棒棒糖也有几百块的,难怪长得如此敦实。
      
      刘权松也发出轻呼声:“我昨天下午收进柜子里的新球鞋不见了!”
      
      孙维龄:“我的BEATS耳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昨晚睡觉前我放在枕头边的。”
      
      三人望向魏之禾。
      
      魏之禾找了一圈,才说:“我昨天带回来的盆栽不见了。”
      
      什么小偷连盆栽都偷!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100个小红包~~随机掉落~~
    ~好的小攻是值得等待的吧~[强行解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