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未解之谜 ...

  •   第03章未解之谜
      
      闲置多年未曾使用多年的店内还一如当年魏老爷子离开那般模样,所有装饰和摆件都没有动过。
      
      刚进来时室内比较昏暗,是因为窗子都没有打开,又拉上了窗帘,不太看得清楚。
      
      许久无人打扫的店铺,居然不见一丝尘埃。
      
      魏锦凡是非常震惊的,但一想到老爷子以前的工作神神秘秘,更何况他现在还是在侄子面前,快速收起他的惊讶,倒是一旁的魏之禾一脸平静东看看西看看,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店铺内的异样。
      
      魏锦凡只当魏之禾心没他细,不太关注细节。
      
      “这就是你爷今年转到你名下的店铺,你看还要不要再装修一次?在你手上或租出去,或者是想开间小店当创业也行,有什么想法和我说都行,我也认识一些建筑行业的朋友。”
      
      看过店内的陈设,魏之禾就已经有了想法,不过他没有立即告诉魏锦凡。
      
      “叔,我会好好考虑的,暂时就按照原样,不用重新装修。”
      
      “不过,门和门锁我给你换了,生锈了也不好开。”
      
      “好。”这一点魏之禾没有意见。
      
      “那明天我联系人过来把外边的门锁换掉,要你想换个门也成,现在很多靠街边的店铺门面都换成透明的。”魏锦凡再次给侄子提建议。
      
      “暂时不用,就这样也挺好,还有古色古香的韵味。”魏之禾说,他心想,小偷也不敢来光顾,就算成功进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出去。
      
      “啧,那我就不多事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讲究,店是你的,想怎么弄都成,不够钱找叔要,我给你赞助。”魏锦凡倒是大方,他是个设计师,早年的时候跟着别人干,赚了不少,后来自己开公司,现在也算是一半中小型企业的老板,生意似乎还不错。
      
      “好,我肯定不跟您客气。”魏之禾说。
      
      魏锦凡还想说什么,他手中的手机响了,似乎有重要的客户到公司找他,现在马上得赶回去。
      
      “之禾,我得回公司一趟,你想先回学校,还是留在这儿?”
      
      “我先留在这儿,叔你要有急事你就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
      
      魏锦凡还是有点担心:“今天本来要陪你的到处逛逛的,事情来得真不是时候,要不我先送你回学校?”
      
      魏之禾摇头:“不用,叔,我能自己回去。”
      
      魏锦凡见他坚持也不再继续劝:“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地铁的标志,附近应该有个地铁站,回头坐到你们学校的地铁站就行,会用百度地图吗?”
      
      魏之禾说:“我知道的,以前也去市区参加过奥数竞赛,和同学出去玩,也没把自己弄丢,不用担心我,我可是成年人了。”
      
      魏锦凡拍拍他的肩膀:“行,你确实长大了,不过有事可一定要给我电话。”
      
      魏之禾说:“好的,叔你忙吧。”
      
      魏锦凡离开前又补了一句:“待会我处理完事情给你电话。”
      
      魏之禾挥手示意他快点走。
      
      没有魏锦凡停不下来的叮嘱,魏之禾转身将门虚虚掩上,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打量爷爷的店铺。
      
      如今,生活在镇上多年的爷爷估计也不会再回到城里,不是身体硬不硬朗的原因,而是习惯的原因,一年前,爷爷就有了属于他的黄昏恋,现在正处在和他六十七岁的女朋友的热恋期期间,让他回来也不可能。
      
      在魏之禾高中住校期间,魏锦凡就给他魏爷爷请了个保姆,把老爷子照顾得不错,做事有条有理,人老实本分,定期向魏锦凡报告老爷子的身体情况。
      
      去年过年,魏老爷子还把他的女朋友介绍给众人认识,更不用担心他当前的情况了,魏老爷子女朋友一家子都住在镇上,都有个照应,也没什么不好,魏锦凡也不再催他爸回城里住,他倒是想接老人家过来,可是架不住老人家现在过得太逍遥,根本不想理他。
      
      隔代亲,隔代亲,说的就是祖孙两人。
      
      店铺有上下三层,一楼是普通的铺面,进门就是一个假山流水,因为多年没开,假山早已干透,没有水流,两旁的植物也早已干枯,假山背面是一个屏风,按照当前的市价,估计不低于六位数,视线越过屏风,前厅的架子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法器。
      
      魏锦凡估计以为自家老爸卖的是古董,实际上老爷子卖的是法器,当然,硬要理论,也能与古董沾点边儿,毕竟架上的法器有的开过光,有的则没开,基本上都能卖出价钱。
      
      魏之禾的视线从架子上绕开,紧接着往后面走去,后面还有一个客户厅和一个杂物间,外面还有一个小院子,围墙下面是几个大号花盆,都已变成枯枝,唯一一个小盆里倒是还有一点绿色,魏之禾将它搬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植物,先收着,爷爷留在这儿的东西应该都不差。
      
      院子大概有个三十平方,魏之禾暂时还没想到怎么使用,反正不会浪费。
      
      离开后院,魏之禾上了二楼。
      
      二楼转角处有个洗手间,没有床铺,有个小客厅,有一套黑皮组合沙发,电视机还是十年前的旧款,有两个储物间,各有五排木架,上面摆放的都是各类法器,随便看看还能找出几件有点商业价值的古董。
      
      魏之禾又继续朝三楼走去。
      
      相对一楼和二楼较为刻板的存在,三楼就是纯粹的休息处,有过生活痕迹。
      
      一个客厅,两个房间,一个洗手间,一个浴室,在客厅处还有一个阳台,下面就是刚才看过的后院,下面的风景还是不错的,还能看到隔壁屋院子里都种了些什么。
      
      魏之禾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再次看到那只被他吓得瑟瑟发抖的黑猫,正蹲在对面的阳台角落里偷瞄着他。
      
      啧,空有个健硕的体型,可惜是个胆小的。
      
      他还看不上这只刚开启灵智的小妖物。
      
      撇了撇嘴,魏之禾脸上完全没有面对魏锦凡和魏锦欣的乖巧,无公害态度。
      
      收起脸上的表情后,魏之禾开始琢磨着店铺几时开张。
      
      “老魏修理铺”,卖的却是法器,真实的业务是捉妖,修理那些活跃在人间的嚣张妖物。
      
      店铺里的法器都是用于趋邪保平安的,给老魏的真实身份打掩护。
      
      魏之禾甚至想过自己的父母不是死于意外,可是魏老爷子却从未改过口。
      
      魏家三兄弟,魏老大就是魏之禾父亲,魏锦凡是老二,魏锦欣是老三,他们两人都从事着与魏老爷子的职业不相干的行业,可见魏老大更有可能是魏老爷子的手艺继承者。
      
      可是魏老爷子却一直强调,魏老大不是他的传人。
      
      魏之禾从魏老狐狸那儿套不出什么,他也不再问,他要自己寻找答案。
      
      从他记事以来,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他可以继承魏老爷子的事业,这也是魏老爷子说的。不过,魏老狐狸当着他的面是这么说,但是一转头就联系魏二叔给他打听好大学,买各科的习题册!
      
      魏老狐狸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学习和手艺也不耽误功夫,学习是永无止境的,而后者则没有人知道哪一天妖就被捉光了,没活干喝西北风吗?他可不能断了孙子的未来。
      
      魏之禾每每听魏老狐狸义正严辞地说教,他就非常无语。
      
      那一本本厚厚的妖物笔记不是他给的吗?
      
      开学还得忙碌一阵子,新学期开始还得军训,他暂时还没有时间处理刚到手的店铺,继续让它安静一段时间。
      
      锁上店铺门,使用百度地图找到附近的地铁站后,魏之禾到地铁里办了张交通卡,乘坐地铁回了学校,他给魏锦凡发了条已回校的信息,晚上还得给爷爷一个报平安的电话,白天他得陪女朋友跳广场舞、交谊舞、唱唱戏剧,怕是没时间接他的电话。
      
      老年人的生活比年轻人都丰富。
      
      在魏之禾离开店铺后,那只躲在角落里的黑猫终于不再瑟瑟发抖,而是瘫软在角落里喘着气,它的主人下班回来都还没能缓过劲儿。
      
      那个人给他的感觉是害怕,恐惧,若不是它躲了起来,那个大家伙一定会把它吃掉的。
      
      它一定要叫主人赶紧搬家,此地不宜久留!
      
      不管黑猫心中有何想法,魏之禾都察觉不到。
      
      回到寝室后,另外一名室友已经到校了,此刻寝室里没有哪位同学的家长,大家相互熟悉一下就聊了起来。
      
      最后一位到达的同学来自北方,是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汉子,魏之禾无比羡慕他的身高,他自身也就一米八三。
      
      新同学很热情,没一会儿就和他们三人混熟。
      
      四人说好一块吃个晚饭。
      
      三个外地生,一个本地生,相处起来倒是融洽。
      
      高个汉子名叫刘权松,胖子前面提过,叫李英俊,另外一位全身都是名牌的时尚同学叫孙维龄。
      
      大学一般盛产美食小街,青元大学后门就有一条很有名的美食街,四人找了间座位差不多坐满的烧烤店坐下,大家都没有意见。
      
      刘权松一坐下来就让人上一打啤酒:“哈哈哈,喝酒见真章!”
      
      都是在学校里呆久的年纪,离开父母视线,做成年人该做的事,多少都令人兴奋。
      
      魏之禾笑眯眯地说:“好呀,我喜欢喝酒。”
      
      李英俊兴奋地苍蝇搓手:“我可是从小就和我爸一块喝酒的,就这点,小意思。”
      
      孙维龄继续扮酷:“我也能喝。”
      
      酒和烧烤都还没上桌,他们却有别的话题可聊,聊什么?当然是学校的八卦啊。
      
      李英俊小声问他们:“哎,你们知道,咱们学校流传着有多少未解之谜吗?”
      
      刘权松对此话非常有兴趣:“有啥未解之谜,说来听听。”
      
      李英俊说:“看过咱们学校的地图没,就饭堂前的那个运动馆,据说运动馆的五楼,以前发生过很多次恐怖事件,十年前的一个晚上……”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有100个小红包掉落~~啾么~~
    ----------------------------------------
    明天上午去武汉大学看樱花,有小天使和我一起浪吗?
    ---------------------------------------------
    【感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3-21 13:53:21
    【感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3-21 14:40:58
    【感谢】通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21 21:07:37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