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段无忌来到宜昌。这一年多来,在天龙帮耳闻目睹的一切,使他明白了什么叫弱肉强食,什么叫争权斗势。势利的不是海棠小姐,而是这个江湖。
      
      他身为分舵主,一切自然以他为主,与在天龙帮时的小喽罗身份自已不同。他在天龙帮中,日日跟在张铁翼身边,也瞧得多了,这会儿依样发号施令,倒也无差。过得一年左右,他在当地立脚日稳,整天带着众手下与桃源别府及百花山庄的两个分舵斗了又合,合了又斗,武功,见识也长进了不少。
      
      只是他心中一直放不下孙海棠,不免相思日深。这日,来到酒楼喝酒。他喝了许多酒,不觉喝得大醉。
      
      正在这时,听得一阵笑语娇音,一群穿红着绿的女子,拥着一个白衣少年走上楼来,旁边还跟着几个手下。只见那少年左拥右抱,好不得意。两名手下一上楼就叫道:“我们公子今天包下这楼了,你们每人一两银子,到别处去吃。”
      
      说着,每桌掷上一绽银子,在座的客人瞧着他们模样,怕惹事,忙纷纷下楼。段无忌正情场失意,见这少年大模大样,好不风流快活的样子,更觉反感,哼了一声,骂道:“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吗,大爷今天,偏偏就要在这儿喝酒,旁人都给我滚开了。”说着,拿起那绽银子,向那少年掷去。
      
      那少年折扇一合,挡下那锭银子,只觉得手中一震,暗暗奇怪:“这人是谁,武功好高。”脸一沉,道:“你是谁,竟敢与我作对。”
      
      段无忌哼了一声,道:“那又怎样,我瞧你不顺眼,还要打你呢。”
      
      那少年不觉精神一振,笑道:“我林鹤自到江南,还真是少有对手,今日,倒要好好领教领教了。”说着,将折扇一抛,飞身而上,白衣飘然,神情更是潇洒。众女子不禁拍手叫好。
      
      两人拳来掌往,直斗了三十余招。这林鹤的武功与李进不相上下。但段无忌自与李进一战之后,深知自己的武功弱处在于经验太少,临敌难以发挥,这段时间,更是与各名家较量,武功已经大有长进。他在那雷霆岛上,学武时间不长,时间匆匆,他师父也只能教他一些心法口诀,盼他能够在日后慢慢领悟。段无忌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已知道这门武功博大精深,越到后来,领悟越多,武功越高。他与李进相斗,尚处下风,这时候与林鹤相斗,起初这几十招,倒也看不出什么来。三十招后,他斗得老练起来,那林鹤便渐渐觉得吃力了。
      
      他与林鹤斗了近七十余招,瞧着一个破绽,一拳击去,林鹤一个翻身,滚下桌子,他败而不乱,反手拾起一根竹筷刷刷刷三招刺出,段无忌咦了一声:“孔雀开屏。”他与林鹤斗了七十余招,已隐隐觉得林鹤的武功招式中,倒有一小部分与自己所学的武功有点相似。
      
      林鹤站起来道:“你也认得这孔雀开屏?”段无忌道:“这是百鸟朝凤剑法,我师父曾经教过我,不过,她只教了我三招。”林鹤道:“奇怪,我师父也说,这百岛朝凤剑法本有十招,不过,他也只教了我三招。”两人攀谈起来,彼此都觉得师门之中必有渊源,谈得片刻,由武功说到武林之事,越说越有投机之感。这时两人早已经停手不打了,林鹤笑道:“段兄的武功,我是十分佩服的,咱们就不必打了,不如改为斗酒好了。”
      
      段无忌大喜道:“我正有此意。”两人不打不相识,这会儿,倒携手喝起酒来了,众歌妓围上来,莺莺燕燕,倒也十分热闹。
      
      段无忌叹了一声:“林兄,小弟真是羡慕你好艳福。小弟情场失意,与林兄相比,真是差得太远了。”
      
      林鹤笑道:“段兄,你有何不如意,何不对小弟说说。不是我夸口,若论武功我是不如段兄你,可是要说到对付女人,段兄你可要拜我为师。你说出来,我也可以帮你想想招数。”
      
      段无忌又喝了两杯,才将自己的事都说了。从那天见到海棠起,自己对她是如何相思,她对自己又是如何冷淡无情,孙海棠的性情行为等等,他越说心中越是沮丧无力,只是他既不提海棠的名字,也没说出自己的来历。
      
      林鹤听得哈哈大笑:“段兄,我知道了,若是我猜得没错,这位姑娘必是长得十分美丽,而且,出身必是上层,十分娇惯。总而言之,她的家势方面,必是显赫的,是不是?”
      
      段无忌点了点头。
      
      林鹤笑道:“我教你三招,你要不折不扣地去作,那么,我保证,不出三个月,你的那位心上人就会象你喜欢她那样喜欢你了。”
      
      他瞧着段无忌张口结舌的样子,心中大为得意:“第一招叫脱胎换骨。从来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以衣取人的。段兄你一表人才,只可惜穿着普通,举止更不潇洒,姑娘怎么会对你倾心呢。来,你跟我一月,一月之内,你必然改头换面,让你的心上人一见钟情。”
      
      “第二招叫投其所好。你那位姑娘不是喜欢花吗,我这里有几本花谱,我再介绍给你一个有名的花匠。还有,凡是她喜欢的东西,就都要知道,她才能和你谈得长久,谈得开心,谈得投契,有说不完的话,你才能抓住她的心,让她对你日久自然生情!”
      
      “第三招叫若即若离。女人是不可以太迁就的,等到她对你有了情意以后,你就要开始冷淡她,对她忽冷忽热,让她抓不住你的心意,而不要让她觉得是你在迷恋她,而要让她觉得她在迷恋你。记住一句话,男女之间的感情相处,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越冷静,越占上风。”
      
      这等理论,段无忌闻所未闻,对林鹤不禁大为佩服。林鹤自命风流,他的师门中人,个个都是同好,这套风月阵仗,他是连武功一同学了来。只是向来无人听他夸夸其谈,这世间也唯有个段无忌初出茅庐,不解世事,偏生武功还高过了他,却对他的这等本事敬佩万分。林鹤越谈越得意,直将段无忌认作平生知已。
      
      当下领着段无忌,日日在风月场合出入,教他如何花钱,一掷千金之下,自有歌舞美人上前谄奉。段无忌流连此中,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后来的挥洒自如,举止神情,与一月之前果然是大不相同了。
      
      此后,林鹤再将平生所知所会,一一相教。当真是养移体,居移气,段无忌此刻已绝无昔日见了女子便不知所措的呆相了。
      
      过得三个月,林鹤有事离去,他早将一个花匠遣往金陵,为段无忌先行准备。临行前道:“我与段兄你一见如故,只可惜为师门之事,小弟要告辞了。段兄如是闲隙,请到百花山庄一行,小弟再与段兄把酒言欢。”
      
      送别林鹤,段无忌回到分舵。过得几个月,他无意在一个歌女口中,闻听得桃源别府要有所变动。因林鹤之故,他与百花山庄在此地的分舵主相交甚好,两人一合计,便联手偷袭了桃源别府的分舵。两帮人马黑衣蒙面,得手就跑,打得桃源分舵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段无忌得手之后,立刻带着手下退出宜昌城,隐蔽起来。直等到桃源别府与百花山庄打得人仰马翻,两败俱伤。他再带兵收拾残局。不出两年,就独霸宜昌城。
      
      消息报到天龙帮总堂,帮主孙浩大喜,立刻传段无忌回到帮中。
      
      ※       ※       ※
      
      孙海棠听说这几日花神祠中又到了几本上品的海棠花,便又来到花神祠中,见果然有一盆垂丝海棠,色如胭脂,灿若明霞。心中越看越爱,便要将它买下。
      
      花神祠的住持道:“孙小姐,这花是城西的一位居士送来的,他说,此花不卖,只送与有缘人。若是有缘人,请到他的花庐一会。听说,这位居士十分喜爱种花,他的花庐中,有许多名种海棠花,种得非常好。小姐你不是说,你种的海棠老是不太好,不妨去请教这位居士。”
      
      孙海棠听了,心中不禁一动。她以海棠为名,自小就对海棠花十分喜爱,不惜重资,到处搜求异种,只是越是名种越难栽培,初到之时花朵开得鲜艳夺目,可是往往不到一年,就枯萎凋残,她心中常自烦恼。听这主持一说,就想去看看。
      
      她带着丫环小容,按那主持之言,来到城西,果然见一堵粉墙,远远看去,便见无数蝴蝶飞舞,想得墙内,必是有无数鲜花芬芳。
      
      走到近处,只见一个月洞门,上写着四字:“花中神仙”。孙海棠走进去,却是一道长廊,曲曲折折,廊上有许多书画。
      
      孙海棠走在长廊上,一路看来。只见第一首便是:“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银烛照红妆。”旁边画着一株海棠花映着烛光,美艳动人。
      
      这一廊都是海棠之诗,转过回廊,却是论花之文,曰:“其花五出,初极红,如胭脂点点;然及开,则渐成缬晕;至落,则若宿妆淡粉。”
      
      孙海棠虽有些不解其意,却觉得这些字画极美,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回廊,走进了花园。只觉眼前一亮,只见满园鲜花,姹紫嫣红开遍。其中最多的,就是海棠花。那花开得极盛,三面共有二十四枝,枝条修长,色如云锦。海棠自思自己后花园中种得海棠花虽多,竟无可比得上此间,不由地又喜又嫉,叹道:“我孙海棠枉称了这海棠仙子之名,今天才真正欣赏到海棠花之美。”
      
      忽听得有人道:“是谁?”孙海棠退后两步,却看见花丛中走出一个青年男子,身着黄衫,腰佩长剑,容貌俊美,神情冷傲。那男子只凝神向她看了片刻,便将眼光移了过去,再不向她看上一眼。
      
      孙海棠心中微微有气,她向来自负美貌,一般人见了她,无不是大为倾倒,目不转睛的。象这男子一般,看了她一眼就将眼光转开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她见对方竟转过头去,不由地起了好胜好奇之心,反向他走近了几步。
      
      段无忌依着林鹤的计划,将孙海棠引到此地,乍然再见到孙海棠,见她娇艳更胜昔日,心头狂跳不止,只怕再看得一眼,便会不由自主,方寸大乱,再度溃不成军。因此上忙硬生生地转过头去,双手紧握成拳。忽觉孙海棠走近,他双手不由地轻轻颤抖。幸好他的手藏在衣袖之中,才不被发觉他的异样。
      
      他的神情却微微变色了。但在孙海棠看来,他见自己一走近,脸上竟有厌恶之色,心中一惊,止住了脚步,忽然间觉得心慌意乱,匆促间找了句话道:“你,你是这园子的主人吗?”
      
      段无忌只短短的二字道:“正是。”眼见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就在眼前,却苦于不敢表白,他强抑着心中的感情,当真是辛苦无比。
      
      孙海棠待要说些什么,竟不知说些什么好,眼见对方脸色越来越是不豫,她受人奉承惯了的,眼见这般情景,心中一阵委屈,转身便走。
      
      却听得对方道:“姑娘请留步。”孙海棠停住脚步,不知怎地,心中竟是微微一喜。段无忌道:“姑娘既到此处,想必是爱花之人。”
      
      孙海棠低头道:“正是。我平生最喜爱海棠花,听得花神祠中的老神仙说,公子这儿的海棠花,数金陵城第一。是小女子来得冒昧,打扰公子,令公子不快了。”
      
      段无忌抑住心头狂跳,道:“小姐说哪里话来。世间花木,都是天公造化,我只是个爱花之人。成为这园中之主,那是只是机缘而已。小姐也是爱花之人吗?”
      
      孙海棠道:“我虽爱花,却无公子这般拥名园的福份了。”
      
      段无忌微笑道:“不然,既到此处,便是与此花此园有缘了。在下亦是这园中的过客,来去匆匆。小姐是爱花之人,在下便将此园赠与小姐。”
      
      孙海棠吃了一惊:“你要将此园赠与我,这、这岂不是太贵重了吗?”
      
      却见对方口角轻含着微笑,道:“宝剑赠英雄,名花送美人。我只道小姐是高雅之人,何以计较贵重不贵重什么的。”他俯身轻抚着花朵道:“这每一朵花开,都是费却人不少心血。可是我以小姐是爱花之人,这一园名花亦是所托得人。小姐若是拒绝,岂不辜负人的一番苦心吗?”说到苦心一句时,但见他凝望着自己,眼中似有一泓深情。
      
      孙海棠脸一红,道:“既是公子一番厚意,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只是受了公子这番厚赠,却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段无忌听得她问及姓名,一阵心酸,她早已将昔日的段无忌忘得一干二净了。不由地狂态大作,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尊姓大名,如何称呼?小姐,名字又算得了什么,你没放在心上的人,他便是告诉你一百遍姓名,你也未必记住了。你要记得的人,便是无名无姓,你也永远都不会忘记了。”大笑声中,他拂花分柳,也不再向孙海棠看上一眼,交待一声,竟径自去了。
      
      孙海棠看着他身影远去,怅然若失。
      
      小容道:“小姐,这个人可真奇怪。他真的就这么走了,把这座海棠园送给我们了吗?小姐,我们会不会再见到他?”
      
      孙海棠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但愿,能再见到他……”说到这儿,闭口不言了。
      
      孙海棠怏怏地回到帮中,过得十余天,心情越发的烦燥起来了,终于忍不住,又来到城西的海棠园中。这一回,却是再也见不到那神秘的黄衫人。
      
      她是帮主之女,长得又美,从小人人奉承,从未将一个男人放在眼里,不知为何,竟会为这个不知名的男子弄得心神不定了。连与父亲孙浩在一起说话时,竟也不知不觉走神了。
      
      孙浩正为这几日帮中三年一度考核分舵主之事忙碌,此时稍有空闲,便来瞧瞧爱女。这时候,正说得高兴,说道:“这几日选核,颇有几名出色的人才,其中雷堂堂主推荐的宜昌分舵舵主段无忌,不但武功高,脑子更是好。我已经将他提升为雷堂香主,留在总堂。”
      
      孙海棠听了,暗自奇怪:“不知这段无忌是什么样的人,爹爹竟会对他如此赞赏。”虽有此一闪念,但也不是很放在心上。
      
      过了几日,孙海棠正有事要去见父亲,走过回廊,忽见一人从内走出。正迎面撞见,孙海棠倒退几步,惊呼一声:“是你——”
      
      段无忌微微一笑:“海棠小姐,别来无恙?”
      
      孙海棠惊诧地看着他:“你是——”
      
      段无忌行了一礼:“雷堂香主段无忌,见过大小姐。”
      
      孙海棠道:“你是我爹口说所说的新任雷堂香主,那天你为什么不说?”她上上下下看了他几眼:“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你为什么送海棠园给我?”
      
      段无忌微笑道:“但求佳人一笑,何惜千金买一座名园。”
      
      孙海棠心中一喜:“这当真是你的心里话。”
      
      段无忌肃然道:“句句出自肺腑。”
      
      孙海棠脸一红,低头微微一笑,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又不禁回头,却见段无忌已在她的身后,她脸色一红,低下头去。
      
      自此,段无忌终于达到他的第一步目标,取得了孙海棠的欢心;而他的处事干练,行为灵活,也得到了孙浩的另眼相看。李进等人虽然嫉恨,但是段无忌羽翼已丰,再也不怕他们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