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段无忌又回到了金陵,他在中原已经没有亲人了。金陵城中,城垣依旧,人事已全非了。
      
      那间小酒馆早已不在,那凶恶的老板,无赖的店小二都已不见了。整条街都已经变了样子。以前乞讨的小叫化子也找不到了。他又来到秦准河边,朱雀桥头,虎踞镖局门前,发现连虎踞镖局也不在了,虎踞镖局的原址也改作了一个花神庙。
      
      忽然之间,他觉得空落落地,不知怎么办才好。他在这世上,连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了,站在这儿,不知该做什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就这样沿着桥头走到桥尾,又从桥尾走到桥头。来来回回地走了十几趟,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他身无分文,望着桥下开得灿烂的满池荷花,田田荷叶,却恨不得立刻变成一锅五香肉。他在师父身边也认过些字,读过些书,知道把这么美的荷花想象成五香肉实在是很煞风景。不过肚子饿的时候,是风雅不起来的。
      
      正在这时候,他看见一顶轿子从花神庙中抬出来,轿子前面有两个大汉当保镖,轿子后面还跟着个丫环。看起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到庙里烧香出来。轿子抬过段无忌的身边,一个大汉嫌段无忌碍了路,一把将他推开了。段无忌正要发火,见轿子已经抬过了朱雀桥。忽然,听得一个极美的声音道:“停轿。这荷花开得好美,小香,你去把那边的荷花采几枝过来。”
      
      段无忌一听这如同银铃般的声音,顿时连肚子饿也忘记了,忙扭过头去看。却见那丫环小香在河边伸出手去采荷花。采了几朵,听得那小姐道:“错了,应该是那朵才对,你手中这朵开得太盛了,必不长久,采那朵含苞欲放的才好。”说着,段无忌只见桥帘中伸出一只纤纤玉手,美如春兰,柔若无骨。只看见这如雪皓腕,便令人神驰心醉,目瞪口呆了。
      
      只见那丫环小香采了几朵荷花,随着小姐去了。段无忌却身不由已,也跟在了那轿子后面,呆呆地想着:“这轿子要是停下来,我就可以看到这小姐了。她一只手都这么漂亮,她、她、她一定长得象天仙那样美。天仙是什么样子的,嗯,一定象师父那样又美丽,待人又好。”
      
      他呆呆地跟过了几条街,全然没有想到会被人发觉。那丫环小香却已经发觉了,悄悄地对小姐说:“小姐,那个乡下人从朱雀桥一直跟着我们到这儿,是不是叫人教训教训他?”那小姐在轿内道:“算了,他还能跟到哪儿去,不必理睬了。这种乡下人,若是真教训他,还抬举了他,降了我的身份。”
      
      段无忌在海上晒得黝黑,身上又是穿一身粗布衣服,看上去就象个呆头呆脑,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傻小子。他却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他的,他倒也没有别的念头,只是一心想:“等这小姐回家时,她下了轿子,我就可以看她一眼了。”却不知道差点被别人当成无行浪子打一顿。他本是底层出身,自懂事以来,除了师父,何曾见过这么一位高贵美丽的小姐,自然是大为倾倒了。
      
      他一直跟着那小姐,眼看着轿子在一所大宅前停下。果然见丫环小香打起桥帘,扶着那小姐下桥,段无忌只看见她半张脸庞,已是从未见过的绝色,只觉得耳边轰地一声,心中砰砰乱跳,整个人呆如木鸡。他也只不过一瞥之下,便是如痴如醉,不能自拨了。只见小姐的背影苗条婀娜,穿着胭脂色的衣服,在众人簇拥之下,飘然而入。
      
      段无忌神不守舍地跟了上去。却听见一声断喝:“你这小子,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只见两个守门的大汉走了过来。段无忌想这美人住在这宅中,这两名大汉,必中她家的人,心中本是极不愿意与他们有什么冲突的。只是他见那大汉的神情举止,却与小时候狠狠打过他的那小酒店老板极象,却不知世间这一等人本就是极象的。心中不禁有一股无名火,再加上美人忽然就不见了,更兼他肚子又饿,心情不好,自然说话就冲了:“我站在这儿,关你们什么事?”
      
      那两名大汉素来横行惯了的,怎容得这土头土脑的乡下人这般顶撞,闻言大怒:“你这臭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罢,一人就一掌打去,本拟就将这小子一掌打扁了。段无忌侧身一让,手中轻轻一引,那大汉一掌,“啪”地一声,却打在自己脸上,那张脸立刻就红肿了起来。
      
      另一名大汉一见,大吼道:“好个小子,反了你。”也扑了上来,却被段无忌连耍带逗,弄得狼狈不堪。两人见斗不过段无忌,一声唿哨,从门内扑出十几条大汉来,将段无忌团团围住相斗。段无忌见人越多,反而有心显露自己的本事,只不过几下,就将众人打倒在地。
      
      只听见一声大喝:“住手!”只见门前出现一个中年人,众人立刻停手,行礼道:“张堂主。”
      
      那人瞧也不瞧他的手下,走到段无忌面前,道:“小兄弟,好功夫,不知小兄弟为何与我这些手下打起来了?”
      
      段无忌道:“是你们打我的,难道我不该还手吗?”
      
      张堂主看了看手下,喝道:“你们为什么动手?”
      
      众大汉见他神色,呐呐地道:“报告堂主,这小子在门口探头探脑,我们过去盘问,他反而言出不逊,这才动起手来的。”
      
      段无忌道:“我在这儿站一下,你们就要动手打人,也太不讲理了吧!”
      
      那张堂主笑了笑,他自然知道手下平时的行事,但见段无忌武功独特,便想一探他的底细。道:“原来如此,一场误会而已,小兄弟,我看你身手不凡,请问小兄弟怎么称呼,令师又哪一位高人?”
      
      段无忌怔了一怔:“这——我师父的名字可不能随便说的。”
      
      张堂主见他如此,笑道:“请进里面慢慢讲好了。”
      
      段无忌犹豫了一下,道:“这、这不太好吧!”
      
      张堂主笑道:“江湖上见面就是兄弟,不必客气。看来小兄弟你还没吃饭吧,不如边吃边说。”
      
      张堂主带着段无忌入内,摆上酒菜。段无忌是练武之人,又正是年轻时,刚才已经饿一大半天了。一见到桌上大盘鱼大碗肉的美味佳肴,更是饥火难忍,顾不得多说一坐下来就埋头大吃。他一连吃了五大碗,才放下筷子,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旁人见他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禁暗笑。
      
      那张堂主却是一意笼络,席间不住套问他的武功师承,来陇去脉。方才他见段无忌出手,虽是毫无经验,却是武功很高,而且不似江湖上的任何一门一派。如今江湖纷争,各方都在收罗人才,为已所用。段无忌初出江湖,武功又高,自然是很好的人选了。
      
      段无忌心中想着师父临终之言:“我在中原仇家极多,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是你师父,否则,就立刻会有人杀了你。”他虽在埋头大吃,这吃饭的功夫,却想好了一段说辞:“张堂主,我也不知道我师父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他是南海边的一个老渔翁,八十来岁了,他只教了我三年,后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张堂主见他土里土气的样子,当然想不到他说的竟是一篇大谎话,皱眉想着:“南海边的老渔翁,八十来岁,会是谁呢,难道武林中另有什么奇人异士,是我所不知道的吗?”
      
      段无忌心中暗暗好笑,张堂主想了想:“不管怎样,先将他留下来好了,或许帮主可能知道。”想毕,笑着问段无忌道:“小兄弟,不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段无忌道:“我初入江湖,我也不知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堂主试探道:“那你想不想出人头地?”
      
      段无忌脱口而出:“当然想了。”
      
      张堂主哈哈大笑道:“好,有志气。如果你真的想出人地,那就没有比加入我们天龙帮更好的了。”
      
      段无忌疑惑地问:“天龙帮?”
      
      张堂主道:“我们天龙帮是江南第一大帮。小兄弟,你的运气很好,遇到我肯带你入帮。你可知道,当令江湖中有许多人不知千求万求,也未必能够进入我们天龙帮。”
      
      段无忌道:“天龙帮有多大?”
      
      张堂主道:“我们天龙帮教主座下有四大分堂,称之为风火雷电,我就是雷堂堂主张铁翼。”
      
      段无忌不解道:“我只听过风云雷电,怎么成了风火雷电?”
      
      张铁翼脸一沉,喝道:“不许多嘴,我要与你说第一件事,就是本帮中人,最忌讳说到这个‘云’字,你不知本帮之事,这次可以不计,但是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段无忌吓了一跳:“是,堂主,我明白了。”
      
      张铁翼才收起了长脸,又道:“我们天龙帮,与北边的桃源别府,西边的百花山庄,在江湖上鼎足而三,无人能比。帮中教徒最多,所以,你首先就要学会谨慎行事,一步步地从头做起,知道吗?”
      
      段无忌听得似懂非懂:“那什么北边的桃源别府,西边的百花山庄,也和我们一样厉害吗?”
      
      张铁翼哼了一声:“桃源别府和百花山庄怎么比得上我们。我们天龙帮有三十六个分舵分堂,桃源别府怎么比得上,至于百花山庄,只能在云贵川称雄,到中原,可就没人理会了。告诉你,这江湖中,只要提起我们天龙帮,谁敢不服,谁敢不敬。”
      
      段无忌大喜:“真的,那我真是来对地方了,那我以后就跟着堂主您了?”
      
      张铁翼笑吟吟地看着他,道:“好,你从今以后,就跟在我身边。”
      
      段无忌站起来,拜了下去:“属下段无忌,参见堂主。”他有一半是为了张铁翼之言,要留下的。只是他还有另一半的私心,他想到若是留下来,就有机会见到那位美丽高贵的小姐了。
      
      张铁翼笑道:“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天龙帮的一份子了。来人,带他下去休息。”
      
      段无忌下去休息,但他却悄悄地问人:“今天我看见的那位长得天仙似的小姐,她是谁?”
      
      他打听到那小姐正是天龙帮帮主之女,芳名孙海棠,今年芳龄一十六岁,人称江南第一美人,有个外号叫海棠仙子。她独居后花园,园中种满了海棠花等等。
      
      段无忌在教中,他这时只是一名普通的三等帮众,如何能见得了大小姐。只是他自那日见过小姐的背影之后,日思夜想,心神不定,只是想着法儿去后花园外头游走,想着再见那小姐一面。只是天龙帮上下规矩甚严,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弟子,但是堂主张铁翼,也不是能轻易见得到帮主的大小姐。
      
      如此日复一日,段无忌跟在张铁翼身后,过了大半年,对天龙帮的事也渐渐有所了解。这天龙帮是江南第一大帮,帮主孙浩,手下有四大长老、八大护法、四个堂口及三十六个分舵,势力之大,连各大门派都无法相比。只有北方神秘组织桃源别府与西南霸主百花山庄可与之抗衡。听说这三派本来系出一门,只是十余年前三派之主不和,才一分为三,各自争斗不休。
      
      天龙帮人多势众,占据江南之地。
      
      百花山庄独居西南,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庄内高手如云,不要说庄主莫易本人的武功已是深不可测,就连他的几个宠妾,身手都可列入江湖中前五十名内。
      
      桃源别府凭一支铁骑紫金卫队,横扫天下,来无影去无踪,总堂所在地无人能知,势力范围虽在北方,但是却经常过界来袭击天龙帮,是天龙帮的大敌。
      
      这半年来,天龙帮与百花山庄、桃源别府时有交手,段无忌也参与多次争斗。经过一次又一次的交手,他惊异地发现自己的武功竟比同级的人要高得多。堂主张铁翼也看到了这一点,半年后,他被升为一等帮众,成为张铁翼的贴身护卫。
      
      他自从成了张铁翼手下之后,张铁翼也带着他到处行走办事,他为人本就机灵,武功又不错,学什么都学得很快,因此也甚能讨张铁翼的喜欢。
      
      只是他却是每天有空时,便在花园墙外,痴痴地只盼有机会能够再见那小姐一面。
      
      大小姐自然上偶有出门,每次都是去那初次见面之处花神祠。却不是为了烧香拜佛,原来那花神祠经常会有许多花农将各种鲜花放于老道人处寄卖,大小姐生□□花,所以过段时间就会去看看。
      
      这一天,却见大小姐的丫环,便是那天折花的小香走出来,道:“今日是谁轮值,大小姐要去花神祠,叫四个桥夫准备好轿子,在门厅等着。”
      
      这日轮值的是雷堂弟子,为首的叫李彪,听了此言,连忙叫准备桥夫。段无忌等此机会已经多月,忙走上去道:“李大哥,是不是大小姐要用轿子?”
      
      李彪点头道:“是啊,段兄弟,你有什么事?”
      
      段无忌红了脸,悄悄地将他拉过一边道:“李大哥,小弟有一件事想求您帮忙,今天就让小弟来抬桥好不好。李大哥若帮小弟这个忙,小弟终身感激不尽。”
      
      李彪看了看他笑道:“段兄弟,你是不是想乘这个机会能够见到大小姐一面呀?”
      
      段无忌低头道:“大哥说哪里话来,小弟怎么敢有此心。”
      
      李彪笑道:“真人面说何必说假话,段兄弟,大小姐长得美,可不知让多少人倾暮,又不止你一个人。可是我看你年纪小小,胆子倒是挺大,也敢说出来。”
      
      段无忌脸色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道:“不是,不是的。”
      
      李彪点头道:“段兄弟,我有一句话要劝你,凡事要看看自己的份量,你我只是天龙帮的小人物,脑子要放清醒点。上次也有一位兄弟向我提出同样的要求,可是他居然在大小姐面前大大地失态,惹得大小姐生气,我也被责骂了一顿。对不起,这件事我不能帮你了。”
      
      段无忌见他推脱,忙道:“李大哥,我知道您为难,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决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李彪见他说得诚恳,再说,也知他受堂主信任,却不过情面,点头道:“好,你去便去了,可不能出事。”段无忌满口答应,想着马上又可见到小姐,不由地脸热耳红,心中砰砰乱跳。
      
      段无忌等在外面,过了一会儿,果然见小香扶着孙海棠出来上了轿。段无忌不敢轻举妄动,忙与众人低下头来,却不住从眼缝中偷看。
      
      到了花神祠,孙海棠带着丫环进去。一群轿夫倚在朱雀桥边说话,一人道:“上月也就是这个时候吧,小姐在这桥边不慎掉了一枝玉钗,叫人打捞了半日也找不着,听说小姐十分生气。”
      
      另一个忙插上来道:“可不是,听上面说,李护法为了讨好小姐,另买了许多玉钗送过去,都让小姐给扔了出来。”
      
      当先说话的那人笑道:“小姐的脾气可不好侍候,不是原来那枝,可不能让她满意。”
      
      段无忌心中一动,暗暗记住。
      
      过了几日,丫环小香走出门来,段无忌忙走上前去,深鞠一礼,道:“小香姐姐,听说小姐上月失落一只玉钗,不知找到了没有?”
      
      小香瞟了他一眼,见他虽衣着普通,但剑眉星目,气宇轩昂,非普通弟子可比,她平日素不与人答话,今日不知怎的,竟也站住与他说话道:“是啊,那是小姐平日最喜欢的。”
      
      段无忌道:“那可不可以用其他首饰代替呢?”
      
      小香道:“你以为小姐没有其他首饰呀,可她就是要这一枝。”
      
      段无忌道:“那么,可以找另一枝一模一样的呀。”
      
      小香冷笑道:“小姐的东西,素来都是独一无二了,再找一枝一模一样的,从何去找呀!”
      
      段无忌笑道:“小弟前日倒有找到一样东西,烦劳姐姐代我送给小姐,可好?”说着,从身后取出一只锦盒递给小香。
      
      若换了平日,小香必不理会,但今日不知怎地心情甚好,接过锦盒,道:“好,我就代你送一回,不过你在这儿站着,若是送过去不讨小姐的好,我可唯你是问。”又仔细地看了看他,转身而去。
      
      她走了几步,自行打开盒子一看,惊讶地睁大眼,只见盒中端端正正地放着一枝玉钗,这玉钗她再熟悉不过,原是孙海棠上月落入河中的那一枝。不禁道:“怪不得她说小姐见了必然喜欢,可不知他竟是如何找到的。”
      
      边想着,不觉已进了孙海棠的房中,见她正在梳妆,忙走上前接过梳子,一边不着声色地打开盒子,推到孙海棠的面前。孙海棠低头一看,拿起钗子道:“小香,这钗子你是从何处得来?”
      
      小香乘机道:“小姐你看看,可是咱们那枝,我生怕弄错了。”
      
      孙海棠仔细看了看,道:“没错,是我原来那枝,可是上月不是掉进河中找不到了吗?小香,你说实话,这钗子是谁给你的?”
      
      小香忙道:“小姐,送钗的是本帮的一个弟子,他叫段无忌,现在就在花园外,小姐要不要叫他进来问问?”
      
      孙海棠点了点头道:“好,你叫他进来。”
      
      小香走出去,见段无忌仍站在外面,叫道:“喂,小姐叫你进来。”
      
      段无忌大喜,忙道:“多谢姐姐。”
      
      他跟着小香,走进花园。他低头跟在身后,一步也不敢多走多看。走了一会儿,走到一座小楼前,小香道:“到了,我去通报,你等候传唤。”
      
      小香进去后,段无忌心如鹿撞,紧张地背后直冒冷汗。过得片刻,听小香走出房门,道:“你进来。”
      
      段无忌大喜,忙低头跟了进去。只见小姐坐在堂前一张酸枝椅上,手扶着把手,白玉般的指尖垂下,段无忌只看到这儿,心中便狂跳不止,再也没有勇气往上看了。
      
      只听得如仙乐般的声音道:“你叫段无忌,是本帮的弟子?”
      
      段无忌忙道:“是。”
      
      孙海棠道:“这玉钗你是从何处得来?”
      
      段无忌道:“是小人从朱雀桥下找到的。”
      
      耳听得小姐的声音中有惊诧之意:“朱雀桥下是秦准河,你是从河里找到的?”
      
      段无忌道:“是,小人的确是从秦淮河中找到的。”
      
      孙海棠咯咯地笑道:“怎么你会跑到河里去呢?”
      
      段无忌忙道:“小人是听说小姐的钗子掉在河里去了,心想小姐的东西,应该及时找回来,于是小人下河去找,总算小人运气好,昨天晚上就找着了。”
      
      孙海棠怔了一下,时值冬天,想不到竟有人会为了找这枝玉钗,一天潜在河底,不禁好奇道:“你且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段无忌抬起头来,看见孙海棠倚着椅子,容貌娇媚,肌肤雪白,神情更是说不出的动人。他以前所见,只不过是孙海棠的背影侧面,或远远观望,这次,方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正面见到孙海棠之美,当真是魂灵儿飞上半空了。
      
      孙海棠一眼瞧过去,却是一个青衣少年,呆头呆脑,神情恍惚。心道:“原来这人有点傻。”回头对小香道:“这人怎么傻乎乎的?”
      
      小香抿嘴一笑道:“那是见了小姐您了,刚才还挺能说的呢,要不然,怎么能让我将这钗子带进来了。”推了一把段无忌道:“喂,你怎么了?”
      
      段无忌“啊”地一声,不由地脸都红了。以他平日的聪明,原不致此。只是他对孙海棠相思已久,骤然间得见玉人,一时反应不过来而已。
      
      孙海棠道:“你找回了我的钗子,我要重重赏你,你说吧,想要什么?”
      
      段无忌鼓起勇气道:“大小姐,小人什么都不要,只是希望、希望……”
      
      孙海棠笑道:“希望什么?”
      
      段无忌涨红了脸,终于冲道:“希望能够常常见到大小姐。”
      
      孙海棠一怔,想不到他竟是这么一个要求,不觉轻笑起来。
      
      正这时,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笑道:“大小姐何事好笑?”段无忌只见一个青年男子走进来,容貌俊美,长身玉立,正是护法李进。
      
      孙海棠瞟了他一眼,道:“你还说要帮我找钗子,现在人家都送过来了,你还来做什么?”
      
      李进一眼看到段无忌,心中不快,又见他衣着不过是个普通帮众打扮,沉着脸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部份的?”
      
      段无忌见了他的神情,他本也是少年气盛之人,一股傲气冲上,也不行礼,昂然道:“我是雷堂弟子段无忌,你又是谁?”
      
      李进想不到对方竟敢顶撞于他,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以下犯上,我倒要问问你们的张堂主,他是如何管教下属的?”
      
      段无忌道:“我又不知阁下是谁,这以下犯上,我可担当不起。”
      
      李进道:“我乃护法李进,你现在知道了,还不快快请罪?”
      
      段无忌却道:“我在帮中只知道第一是帮主,第二是大小姐,第三是我们堂主,其他人一概不知。”
      
      孙海棠在一旁瞧着李进竟压不下段无忌来,不由地对段无忌娇笑道:“原来你也真是能说会道的,刚才在这儿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见了李护法,竟忽然口齿伶俐起来了,真是奇怪。”说着回头看了李进一眼,抿嘴一笑。
      
      李进脸上更是挂不住,喝道:“好啊,既然张堂主什么都没有教你,那本护法现在就代你们堂主教训教训于你。”回头朝孙海棠道:“大小姐,你瞧我教训这小子给你看看。”
      
      孙海棠娇滴滴地道:“你们要打,便到园外去打,莫弄坏了我的花草。”
      
      段无忌虽知自己地位武功均不如李进,但他生性桀骜不驯,对方越是强横,他越是不肯退后。在童年时就如此,何况现在又有美若天仙的海棠小姐在一旁瞧着,便稍有畏却之心,也是不肯显示出来的。他哈哈一笑道:“打便打,你是堂堂护法,不管输赢,丢脸的都是你。”
      
      李进如何能按得下这口气,冷笑一声:“好个惫赖小子。”手中折扇一张,向段无忌脸上斜斜扇去,看是漫不经意,但这一招若是扇实了,段无忌半边的脸都要完了。
      
      段无忌急忙一躲,但李进扇子又到,他毕竟比斗经验太少,眼见不及变招,被逼得只好在地下一个打滚,才堪堪躲过。
      
      李进却故意收手,看着段无忌的狼狈样,指着段无忌向孙海棠笑道:“大小姐,我道这小子大言不惭,还以为他有什么本事,原来是打滚的本事。”孙海棠娇笑道:“当真有趣。”段无忌听得她的笑声,心中一痛,再见李进折扇轻摇,更是恼怒,这天气正冷,他故意轻摇扇子,显然是故作悠闲。
      
      段无忌拖泥带水地站起来,见了他这般作做,心中一动,心道:“今日就算打你不过,可你也休想如此逍遥。”可是李进的扇子厉害,他却只有挨打的份,他一眼看到一块大石头,心中有了主意。他双手捧起石头道:“李护法,你手中有武器,我也须有武器才对,接着。”他连人带石头向李进扑了过来。
      
      李进想不到他出此怪招,见段无忌全身躲在石头后面,他的折扇扇骨虽是铁铸,可是也不能硬砸在石头上。一时间,倒是无从下手之处。段无忌以石头为盾,横冲直撞,又将地下的泥土,石块等不断地偷袭李进。
      
      其实段无忌所学武功,博大精深,本在李进之上,只不过他学日甚浅,再加上毫无江湖对敌经验,所以一上来被李进几招,便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待过得一会儿,段无忌畏敌之心渐去,才渐渐瞧清对方的一招一式,也能还上一招半式。他不知道,李进的武功,本是孙浩所教,可是他自己的师父教他的武功,却比孙浩不知高明了多少,他若是将师父所教的武功完全练好了,连孙浩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可是这个时候呀,他可是完全不知道这一点。
      
      再斗得一会儿,段无忌虽然看上去仍是姿态难看,可是却已经渐渐扭转败势了。李进只觉得他的反击一次比一次强了,手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心中暗暗吃惊。正是两人斗得难解难分之时,忽听得一声:“住手!”
      
      李进听得此声,立刻住手,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他一停手,段无忌也立刻停手,回头看去,见园外走入两人,正是帮主孙浩与堂主张铁翼。
      
      原来张铁翼听得段无忌与李进在园中相斗,大吃一惊,恐惹出事端,忙匆匆赶来,正撞见孙浩经过。张铁翼知道李进情性骄傲,亦未必会买自己的帐,忙将事情报于帮主,两人一起来到花园中。
      
      李进垂手站在一边,只有段无忌犹傻傻地抱站石头站在当中不知所措,只见孙浩冷电似的眼神望过来,顿觉心头乱跳,低下了头。
      
      孙浩沉吟良久,方道:“你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段无忌忙抬起头来,孙浩道:“你学武功,学了几年了?你在帮中,又有多少时间了?”
      
      段无忌道:“回禀帮主:属下学武至今,已经有六年了。不过是属下天姿愚钝,一直学得不好。属下是今年夏天加入本帮的,至今才一年。”
      
      孙浩嗯了一声,又道:“你与李护法擅自比斗,你可知以帮规论,这是以下犯上?”
      
      段无忌心自揣揣,但见孙浩说话时,面无表情,无喜无怒,瞧不出他心中的意思来。不知为何,忽然间勇气大增,道:“帮主,属下人微言轻,原不敢说什么。可是李护法要对属下动手,属下只是自保。”
      
      孙浩缓缓地道:“李进是我的弟子,他要与你动手,你认为你的武功,能够自保得了吗?”
      
      段无忌心说凭李进的武功也未必比我更高,话欲出口,心生警觉,忙道:“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尽力自保。”
      
      孙浩缓缓地道:“你师父是谁?”
      
      段无忌脑中“嗡”地一声,他最怕的就是孙浩问这句话,正呆在那儿不知怎么回答时,哪知张铁翼见他呆呆的,怕惹帮主不悦,忙凑到孙浩身边低声地说了段无忌的来历。
      
      孙浩问道:“这小子武功如何?”
      
      张铁翼看了李进一眼,小心翼翼地回答道:“他自然是比不上李进护法,但是这小子有一股倔劲,出手狠辣,做什么事情学得都很快。”
      
      孙浩淡淡地道:“是吗?就是这个上下不分的脾气,你张堂主还要多管教。”
      
      张铁翼忙道:“是!是!是!”忙将段无忌带走。
      
      段无忌吁了口气,心中好生感激张铁翼为他解围。
      
      张铁翼将段无忌带回堂中,训道:“段无忌,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大小姐是什么人,能看上你?只以为你自己是谁,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护卫,有什么资格与李护法斗。”
      
      段无忌低下头,道:“堂主,您一直对属下很好,可是属下也从未有过非份之喜,这次的事,是李护法仗势欺人。”
      
      张铁翼冷冷地道:“不管这次是谁的错,我只要你明白一件事。大小姐的脾气我很清楚,不管你有多爱大小姐,或是为大小姐做多少事,在大小姐眼中,你这样的人,都只是小人物而已。只有护法以上的身份,才配说喜欢大小姐。”
      
      段无忌看着张铁翼的眼睛,道:“堂主,您的意思是说,只要我成为护法以上的人物,大小姐才会喜欢我?”
      
      张铁翼摇头道:“差得远呢!帮中有多少护法堂主围着大小姐转,等你做到护法,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呢!”
      
      段无忌的目光坚定:“堂主,您放心吧!我段无忌要做的事,一定会做到的。”
      
      自此之后,段无忌更加尽力地做事,他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帮中的护法,能够与李进平起平等,能够让大小姐平等地看他。
      
      他立下了几个大功劳,希望能够得到提升。但是两个月后,帮中传下令来,派他至宜昌分舵任分舵主。
      
      这宜昌分舵在天龙帮,桃源别府,百花山庄三派交界处,不属于哪一帮一派,但三派都在这儿设了分舵。若是帮派之间发生冲突,这儿便首当其冲,经常整个分舵都会被人灭掉。在此地当分舵主,都是未满一年就死于非命,前任舵主就是在冲突中被杀,至今此位空悬已有一年半。帮中人人都知道这是既偏远又危险的地方,也是人人都避免去的地方。他知道这是李进报复于他,故意让他来到死地。他再努力,也敌不过别人的算计。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