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偷龙转凤坏妈妈(四) ...

  •   叶梨说干就干。
      
      她生前算是个半个孤儿,母亲在她10岁时病逝,父亲当时就给她分了“家产”,将家里的一套140平的住房和一套收租的店铺都留给了她,另外还一次性给了她直到18岁时的抚养费30万。
      
      叶梨很早熟,那时候就很冷静的和父亲谈判,请父亲将那一套城郊的140平的住房卖掉,算上那30万,另外买了一处地理位置不太好的房子破旧的将来有可能拆迁但要等很久的平房,一套40平的安保很好的单人公寓,还有两套30平的店铺。这样一来,除了她居住的小公寓,另外就能有四份房租。怎么也饿不死了。
      
      叶父彼时深深地看了叶梨一眼,按照叶梨所说的买好了房子,房产证也都是叶梨的名字,又另外给了她10万块,就直接离开了。在同城的地方,另外买了大房子,娶了妻子,儿女双全,夫妻和乐。就是从来没有再见过叶梨。
      
      叶梨于是就从10岁起,就不得不开始一个人独自生活。跆拳道,防身术,随身携带防身武器,每天晚上检查完监控和门窗再睡觉,从来不肯立于危墙之下,在成年之前,基本没有晚上单独出门过。上学时,还会自己给自己“租”家长,学校里基本没人知道她是个孤儿。
      
      ——看起来像是假的,可人被逼急了,还真的是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为了生存,不得已而已。
      
      只是她读高三时,正好有小语种提前招生,叶梨当时的想法和同龄人格外不同,她特别想赚钱,她八年前买下的那套平房终于拆迁了,叶梨拿到了不少拆迁款,就非常想要利用这笔钱创业,不太想浪费时间高考,于是就走了小语种,学了西班牙语……只是后来又经历了些事情,叶梨大学毕业后又读了研究生,研究生后考了公务员。
      
      这就是后话了。
      
      这些暂且不提,叶梨总觉得干一行是要爱一行的。
      
      譬如她当年当孤儿,就很认真的做成了孤儿里头的佼佼者,心里上完全没出现过问题,也完全将她亲爸当成路人;譬如她后来学小语种,也将西班牙语学的非常溜;譬如她自己做的小生意,也做的非常风生水起……
      
      现在,她要当“老大”了,当然也是要认认真真的爱这一行的。
      
      比如,她得先排除异己。
      
      叶梨晚上就让那些女鬼,去继续吓唬村子里的几个特别凶悍爱打老婆孩子的男人,隐晦告诉他们除非从山路离开,否则就要“吃”了他们。
      
      女鬼当然是听叶梨的,于是,一周之后,那几个特别凶悍的男人,就互相串联起来,打算拿着武器,一起去看看山路能不能走得通——他们也是憋得狠了。
      
      要知道吊桥没毁之前,他们可是隔三差五就下山一趟,要么去山下逛逛,要么去买些烟酒,就算买不了好东西,可糊弄糊弄自己的嘴巴和胃,还是没问题的。现在好了,这吊桥没了,他们的烟酒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当然是想下山去的。
      
      尤其是,每晚来寻他们的女鬼,已经越来越吓人了。他们甚至都能感觉得到,那些女鬼每咬他们一个晚上,他们的精神和身上的力气,就会减少一分,再这样下去,他们大约真的会死在那些女鬼手上。
      
      于是,村子里的七八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再加上两个同样被女鬼折磨的神神叨叨的五六十岁的女人,他们要一起从山路离开。
      
      那些男人原本是不同意女人离开的,尤其是那两个女人还都是从山下买来的!
      
      虽然吧,这两个女人后来也开始买卖儿媳妇,对儿媳妇非打即骂,还会各种劝说别家被买来的媳妇认命,可那些男人还是忌惮着她们,直到她们拿着菜刀出来威逼,又有里面本来就有她们的儿子,那些男人才终于同意了这件事。
      
      那些人走了七八天,其中两个男人的父母不放心,又找了几个人说去看看,就在山路外围看看,而这一次,他们倒是都回来了,只是都是胳膊或腿受了伤回来的。
      
      他们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村子里没有一个成年男人的情形,在村子里来回走动的,统统变成了那些被拐卖来的女人,或者是那些女人的孩子!
      
      那几人愣住,正心中生疑,就见他们自己家里的女人、儿媳妇,突然拿着镰刀冲了出来!
      
      ……
      
      终于,穷山恶水的琼花村里,已经没有成年的男人和年长的做过错事的女人了。
      
      叶梨也没有想到,那些原本懦弱不堪到认命的女人,体内还有这样的爆发力,以及,勇气。
      
      而刘爱花……
      
      叶梨并未杀过人,可是,村子现在变成这样,那些男人们和买卖过妇女的女人们都不在了,那么,刘爱花当然也不能留着。
      
      只是没等她动手,刘爱花在知道了其他人的下场后,终于受不住,自己喝了老鼠药死了。
      
      还是当着小宝的面,在小宝耳边说了一堆叶梨的坏话,喝了药,又当着小宝的面痛苦煎熬了半晌才死透。
      
      叶梨:“……”这个老太婆,是真不给小宝留后路。
      
      小宝那时看向她的目光,就满满的都是恐惧和害怕。
      
      叶梨心说,还好原主的要求里,对小宝,没有提到半分。也实在是在原本的剧情里,小宝也真的很不是个东西。
      
      村子里的祸害都收拾干净了,也就方便叶梨了。
      
      叶梨首先将那些明显开始有了精气神的女人都召集了起来,盘算之后怎么办。以及,那些孩子又该怎么办。
      
      原本根本不相信叶梨能让她们这些女人过上正常人该有的生活的女人,也终于欣喜若狂,坐在干净宽敞,没有那些肮脏气息的房间里,听着她们老大的安排。
      
      嗯,尽管叶梨年纪不算太大,但叶梨有着她们没有的冲劲和聪明,还会教她们打架,告诉她们可以为自己活,可以重新开始,面对崭新的人生,将她们从悲剧中重新拯救了出来,她们无条件的相信着叶梨。
      
      叶梨:“……我们是一定要下山的,只是,下山的办法,大家想到了吗?毕竟,琼花村真的非常非常的穷,而修建新的吊桥,也要花费大量的价钱、时间持。
      
      还有就是,之前走的那个女人,她家里看起来很有钱也很有势力,但她看起来就是大小姐出身,回去后,不管是为了名声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估计不会帮忙报警,否则也就不会临走前将吊桥给烧了。我们想离开,就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我并不想要在这个地方住那么久。”
      
      其余人当然也不想再这样的地方煎熬数年。都七嘴八舌的出主意,其中一人忽然道:“我们去将那些人的骨头捡回来。”
      
      众人都看向她。
      
      那个女人从左眼眼角到嘴角处,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她的手背上,还有各种烫伤疤痕。
      
      她冷漠的道:“我们之前不是将那些人的尸体安置到林子里,然后,‘不小心’被野兽啃咬了吗?现在,应该只剩下些骨头了。我们如果将那些骨头都捡回来,十几个人的骨头,到时候再将埋到墓碑里的那些尸骨也都挖出来,一起丢到山下去,我想,山下的人,会有动静的。”
      
      毕竟,那零零总总,是二三十个人的尸骨。县里即便原先不知情,见到这些尸骨,也就必须要想法子上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而想要上来,就得重建吊桥。
      
      叶梨倒没觉得这个方法不好,只点头道:“这是个办法,另外村子里的人,还要继续练功,如果那样还是没人来修吊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从山林那边走。那样的话,我们就要身手很好了。
      
      然后就是,我们都在山里待了很多年,下了山之后,曾经的家庭也未必会接纳我们,愿意接纳我们的家庭,也未必有能力接纳我们。我们出去之后,总要有一技之长,大家都先说说,大家各自都会些什么本事,可以互相学习,等到下山后,分开也好,互相扶持也好,咱们也都能好好的生存下去。”
      
      众人听到这些,也都激动的讨论了起来。
      
      原来这些女人里,好几个都是大学生。
      
      毕竟,这年头,即便是大山里的人,也知道妈妈是个聪明的,生下来的孩子才不笨。大学生的价格也更高。
      
      而那个四十几岁来劝叶梨的女人,也是在场唯一一个冷漠的看着自己已经成年的亲生儿子死在他面前的女人柳姐,她看了叶梨一眼,道:“我家里的中医世家,我自幼跟祖父学习金针,大学和研究生都是读的中医。只是中医非常乏味,要学的话,会很累。但如果只是认识几种草药,从山上移植一些进行种植,走的时候带下去卖,那倒简单一些。”
      
      又有人陆续发言:“我做饭很好。”
      
      “我会英语,而且当年已经考到了同声传译。”
      
      “我会缝衣服绣花做鞋子。”
      
      “我当年学的会计专业……”
      
      “我学的幼师,别的什么都不会,但是,但是我可以去照顾那些孩子。”
      
      “我从前是个打工妹,现在也可以去照顾孩子。我是喜欢孩子的,但我不想照顾我生得那个孩子。”
      
      ……
      
      众人还是到了要讨论孩子的时候。
      
      现在留在村子里的孩子,在女人们的误导下,都以为家里的爸爸和祖父母,已经去山林里离开了家。除了小宝。
      
      只是就算是孩子,也都是被迫生下的孩子。这些女人,还真的不是全都喜欢那些孩子的。
      
      叶梨道:“集体养。但孩子们还是要分开几批的,七岁以下的放在一起养,教他们男女平等,山上曾经发生的事情都是错误的,当然睡觉男女要分开,七岁以上的,女孩子单独养,应该能掰的过来,七岁以上的男孩一共还有几个?”
      
      有人道:“还有四个。两个十五岁的,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
      
      叶梨沉吟:“十五岁的就给他们粮食,让他们自己单独住,村子里教导认识药草的时候,允许他们过来听,但有毒的药草不许被他们听到。十岁和十二岁的两个,关起来背诵男女平等,试着掰一下,不行的话,养两年也都放出去让他们自己过。”
      
      众人没有任何意见。
      
      于是,叶梨就成了琼花村的大佬,所有人都听从叶梨的命令。学习,采摘晾晒草药,将村子里那些男人留下来的现金收集起来平分,给那些孩子们洗脑,练武,给自己调理身体……四年时间,转瞬即过。
      
      叶梨正抱着叶安安,教她背汤头歌。这是她跟着柳姐学的,学会了又来教叶安安。
      
      叶小宝正在一旁翻晒草药。9岁的叶小宝,已经完全看不出来熊孩子的影子了。他越发沉默。
      
      事实上,村子里的其他年级小的小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在父亲和爷奶离开后,他们都过得很自在。
      
      尽管他们的母亲也不是很爱他们,却很认真的在教他们读书写字,教他们一些本事,他们在村子里可以到处疯玩,这样的自由安逸和平等,让他们全都焕然一新。
      
      可叶小宝不一样。他始终记得奶奶死的那一天,大骂妈妈不是东西,说是妈妈要逼死她,还在他面前吃了老鼠药,然后痛苦的死在他面前。
      
      叶小宝忘不了那一幕,当然也就没法子和他妈妈亲近。而他妈妈也和他不亲近,只是每次都逼着他读书写字,逼着他背一些汤头歌、医学三字经等,他不背就会被打,平常教妹妹的东西,也会教给他,却唯独不会轻轻柔柔的抱着他哄他。
      
      叶小宝也不知道自己心里该怎么想。不知道该不该喜欢妈妈,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奶奶死前的话,所以,他只能越来越沉默了下来。
      
      四岁的叶安安也不太爱说话,只是每次都喜欢粘着叶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每次叶梨去哪里,她都要跟着,就像叶梨的小尾巴。且叶安安的记性非常好,叶梨就越来越注意开发叶安安的记忆力,将来无论叶安安要做什么,她都会尽量支持。
      
      她正抱着叶安安,听叶安安背汤头歌,就见外面有女人蓦地冲了进来,是脸上有一道刀疤的女人,她叫汪奇,进来就激动的跪在了叶梨身边,将脑袋埋在了叶梨的膝盖上,哭了起来。
      
      叶梨心中一动,摸了摸汪奇的脑袋,轻声安抚了几句,就问道:“山下肯修吊桥了?”
      
      其实从去年开始,他们就一下子扔下去十具尸骨,可还是没人来解决吊桥的事情。只是每个月仍旧有人在山下等着,用吊篮和他们交易物品。
      
      于是他们就每个月丢下去一具尸骨,直到上个月,丢下去的是一具新鲜的尸骨——那是四年前的一个十五岁少年的尸骨。那个少年,终究还是长成了他的父亲的模样,妄图闯进她们的地方,试图侵犯女孩子,女孩子奋力反抗,少年妄图掐死女孩,被女孩正当防卫给杀死,后来,就有厌恶他的人将他丢到了山上的狼窝里。
      
      等到人只剩下骨头了,又将骨头丢了下去。
      
      这个月,终于有信件送了上来。
      
      汪奇其实和叶梨这具身体的年纪差不多大,但汪奇也好,村子里的其他女人也好,都非常的依赖叶梨。
      
      汪奇将一张纸递给叶梨,低泣道:“他们说,下个月就开始修吊桥。”让他们要淡定一些,不要再杀人了。
      
      后一句话汪奇直接没提。毕竟,她们从来没有杀过人。
      
      老大说了,那些人都太无聊了半夜自己打架斗殴而死的。她们都在家里睡觉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至于尸骨为什么会被野兽咬,那也是因为琼花村的规矩就是横死的都要丢到山林里,从前那些横死的被拐卖的妇女,也都是这样的待遇。她们只是照这里的习俗做而已。
      
      她们没有杀过人,没有犯过罪,她们都是受害者。
      
      老大给她们讲了四年,催眠了四年,汪奇现在就能背出来老大给她写的“小剧本”,完全不怕下山后警察的盘问。
      
      她们是受害者。而他们,没有证据,也不会找到证据。
      
      至于小宝……反正刘爱花是自己喝药死的,和叶梨压根没关系,小宝爱说不说。
      
      叶梨看完那张纸上写的,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她可是记得,她还有个闺女来着!
      
      剧情里写的简单,但叶梨看得出来,夏天天是喜欢自己的孩子的,虽然,她好像压根没认出来自己的孩子被换掉了,但夏天天至少能坚持将孩子带出这样一个肮脏的村子,而不是把孩子留下,就算负责任了。
      
      而在夏星月七岁之前,夏天天也一直都自己带夏星月,直到夏星月七岁那年,夏天天的心理治疗突然有了效果,才开始排斥夏星月,并接受了她一直都没爱上的青梅竹马。
      
      叶梨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问题的。夏天天都能自己带孩子了,心理问题可能有,但也不严重。而她也一定是爱着自己的孩子的。可那么一点,夏天天突然就不爱自己的孩子了,喜欢自己从前三十年都没喜欢上的人了,这不是很奇怪?
      
      叶梨想到这里,就摇了摇头,开始召集村子里的女人们开会。
      
      会议主题就是即将开始修建的吊桥。
      
      大家都很高兴,但也担心自己面对警察时应对不好,于是大家每天的生活,又多了一项,互相盘问。
      
      叶梨:嗯,挺好。
      
      倒是柳姐找到了叶梨,看了正在院子里背着小手,仰着小脑袋,一本正经背汤头歌的叶安安,微微蹙眉道:“妹子,我也不和你说废话。你这闺女,看五官骨骼,她……可真不像是你闺女。”
      
      柳姐毕竟是自小学中医的人。中医也有摸骨,柳姐还没学到这里,但她却能看得出来,叶小宝的面相和叶梨有几分像,看得出是母子,但叶安安和叶梨,那可真没什么相似的地方。
      
      柳姐看到叶梨沉默着不说话,就叹道:“当时,妹子是故意的吧?可就算是故意,也不能说是故意的了。这其中的尺度,妹子可千万要把握好。咱们既然要出去了,就还得装成普通人一样的过日子。”
      
      叶梨能说甚么?
      
      当时场面混乱,夏天天是没有奶.水的,叶梨的原身是被安排看着夏天天的闺女,顺便给喂奶的。但夏天天的哥哥在外面闹的那么厉害,她在屋里也都听到了,知道夏天天的哥哥带来的人多,不但夏天天能带走,还能来带走夏天天的闺女。
      
      原身那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就突然抱起来了夏天天的闺女,把自己的闺女放在了床上的被子里。
      
      等夏家的保镖来了,稍微一打量,就要去抢床上的女婴。原身那时候又后悔了,上前道:“那是我闺女!”
      
      可那保镖着急的很,直接一手刀打在原身后脖子上,抱了床上的女婴就跑了。
      
      等原身醒来,抱着的就是夏天天的闺女了。
      
      叶梨只能说,原身是真的有偷龙转凤的小心思,可事到临头后悔了,后悔却也晚了。到了后来,被人人唾骂成偷龙转凤,偷人家孩子的坏妈妈,也不无辜。
      
      可叶梨是无辜的啊!
      
      于是叶梨坚定道:“我没有。当时外面太吵,安安突然哭了起来,我只能将我的闺女放在床上,抱着安安哄。可等安安不哭了,要睡了,外面就有两个黑衣保镖冲了进来,看了一眼,就要强抢床上的孩子。我刚喊了一声那个是我闺女,就被人一手刀打在脖子上,抱着孩子晕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我知道我怀里的不是我亲生女儿,可那又怎样呢?我已经没别的办法了,只能想着能早点出去,去将我的女儿给好好带回来。我现在只希望,我对她的女儿好,她也能对我的女儿好。”
      
      柳姐一怔,看着叶梨一脸的“我很诚实我很正直”的模样,还有那双秋水似的眼睛里的纯粹,才醒悟到自己误会叶梨了。
      
      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一个会拯救一整个村的值得拯救的女人的人,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柳姐松了口气,才握着叶梨的手,道:“是我误会你了。只是这件事应该不容易吧,你打算出去后就找她吗?”
      
      叶梨:“出去了当然要赚钱当大佬,这样才有底气去找人要孩子啊!”
      
      柳姐:“……”你当大佬是当出瘾来了吧?亏她还想着叶梨在中医方面有天赋,想着要不要推荐叶梨去读个相关的学校什么的,将来当医生呢。
      
      7382号反派系统:【宿主大大,当医生也挺好的呀。宿主大大可以学习一技之长,将来的快穿任务是用得着的哈~~】
      
      叶梨:“我会学的呀。”
      
      7382:【……宿主大大不是要去赚钱?】
      
      叶梨:“等我赚够了钱,再去学。我想好了,这辈子要活得久一些,要把中医学了,最好能精通,剪纸也要精通!刺绣粗浅学一下,琴棋书画也要学点皮毛,各种彩票中奖号码背一下……或许将来就有用呢?嗯,如果我活得很久,黑客技术也能学学嘛。”
      
      7382:【……】虽然早知道它绑定的是个非常爱学习的公务员鬼,可这个公务员鬼,也太爱学习了吧!
      
      虽然,在学习之前,她要先去赚钱。
      
      叶梨小声嘀咕:“我还得给那些去地府的鬼烧些纸钱,给我也得烧一些,对了,7382,我给我自己烧,我回了地府,也能收到的吧?”
      
      7382:【……那宿主大大也顺便帮我也烧点东西吧!我不挑,和宿主大大烧给你自己的一样就行了,女装换成男装。】
      
      叶梨:“……那我再去纸扎店里学学纸扎。”然后随时随地给自己扎个衣服扎个车的烧了送去地府。
      
      7382:【……】给跪还不行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纸扎店老板:大佬你纸扎店学啥学?回去享受最后的日子不好嘛?
    叶梨:学会了自己给自己做衣服做车做金元宝,省的你们给做的不结实 → →
    纸扎店老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