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偷龙转凤坏妈妈(三) ...

  •   “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这就干活,做饭,洗衣服,喂鸡,我什么都干,不要打我!”
      
      京城,夏家宅子。
      
      夏凌将自家妹妹抱着怀里,眼睛里满是后悔和恨意。
      
      夏父夏母最近也睡不安稳,听到动静,就跑过来看女儿,瞧见女儿连睡觉都要做噩梦被打,还要洗衣服做饭什么的,心疼的不行。
      
      夏母捂着心口,恼道:“那些该遭天谴的恶棍!”
      
      夏父目光沉沉,凝神看着自家女儿这样精神不稳定的状态,再看看床边摇篮里,兀自睡得安稳的小婴儿,真想将那个小婴儿给丢出去!眼不见为净!
      
      可夏天天却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忽然又叫道:“女儿!囡囡!妈妈的小囡囡,妈妈只有你了,妈妈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囡囡,囡囡你在哪里?”
      
      眼见夏天天又在到处找女儿,直到看到女儿在摇篮里睡得香甜,整个人才重新安静下来,夏父夏母和夏凌,心下都是五味陈杂。
      
      夏凌自小和妹妹亲近,拿着小婴儿做由头,好容易将夏天天重新哄睡了,这才和父母一起出了妹妹的房间。
      
      三人去了大厅坐着,聊了一会有关夏天天和那个婴儿的事情。
      
      夏父道:“琼山那边,手脚弄干净了?”
      
      夏凌道:“琼山穷山恶水,琼花村和外界的通道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那道吊桥,已经被烧的干干净净;一条就是接连穿过四座陡峭的大山,走上三四天才能走出来的山路。
      
      偏偏后面那条山路,已经有二十几年没人走过来。而前面那道吊桥,又不知为何被烧干净了。琼山险峻,那条吊桥还是县里从前来了个大商人,难得好心出资修的,现在……就算有人知晓那吊桥被烧干净了,可谁又会再出钱给他们修路?那个琼花村,就让他们那二三十口人,自产自销好了。”
      
      这其实是个非常卑劣的算计。
      
      毕竟那山上,肯定也有和夏天天一样被拐卖去的女孩,也有被生下来的没有做过坏事的孩子。可夏凌当时还是义无反顾的这样做了。
      
      他恨那样拐卖了他的妹妹,让他的妹妹在那种地方生活了整整三年,每日被奴役,被强.暴,被迫生下一个罪恶的孩子的村落;恨妹妹所谓的“公婆”和“丈夫”,也恨那个村子里所有冷眼旁观的人。所以,他要报复。
      
      一个男性占绝对主导的村子,一旦几年时间出不了村子,那些人贩子也进不去卖女人,那个村子里还有十几个正值壮年的单身男人。可村子里适龄的女人都是别人家的媳妇。
      
      那样的村子里,最后会发生什么肮脏的事情,可想而知。
      
      至于他说吊桥“不知为何被烧干净了”,则是在为他自己掩饰。他亲自吩咐烧的吊桥,还能不知是为什么被烧干净了?
      
      只是夏凌说话做事谨慎惯了,便是在自己家里,面对自己的父母,说话也留有余地,没有留下半分证据。
      
      看到儿子迁怒整个琼花村的人,夏父夏母叹一口气,也没有多说什么。儿子恨那个村子,他们又何尝不恨?即便那里真的有无辜的人又如何?他们就是迁怒了,怎么着?
      
      当然不能怎么着。
      
      可在琼花村这样一个闭塞封建的村子,却会让恶人更恶,无辜的人受到更多伤害。
      
      因为叶梨的这次的不出手,琼花村这次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
      
      之后那些曾经做过恶事,买过媳妇的人家,每到晚上都会被鬼魂各种光顾照拂。可琼花村里,又有几家没买过媳妇的呢?
      
      就是那些曾经被卖过来的媳妇,也有不少年纪渐长,儿子成年,想方设法给儿子也买媳妇的。刘爱花不就是其中一个?对这样的女人,女鬼撕咬的更加凶狠。
      
      只有一些还没来得及长大的孩子们,还有那些麻木和痛苦的活着的被拐卖的人,没有受到鬼魂的“打扰”。
      
      不过就算如此,琼花村还是有几户人家的男人或女人没过多久,也都死了。
      
      叶梨知道,那几家是村子里的有钱人。而村子这样穷,这钱又能是哪里来的?这几家人,都曾经有人也去做过那种拐卖妇女的事情。只是这种事情到底有损阴德,那几家人眼看生不出儿子,就停了心思,专心回来生儿子了。
      
      又是几场葬礼过后,琼花村越发安静了起来。
      
      叶梨的“家”里,现在也是叶梨说了算。
      
      这和原本的剧情完全不同。
      
      原本的剧情里,因为夏凌的神来一笔,将吊桥烧了个干净,琼县本来就穷,琼花村的人许是因为买卖妇女,所以和外界的联系非常少,琼县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很迟,要申请资金故意投资修桥,又花费了很长的时间。
      
      导致琼花村的吊桥一直到十五年后,都没有人来重修。而琼花村原本可以出村的那条山路因为长久没有人走,山路越发险峻,里面还有狼有野兽,琼花村的人根本无法离开。
      
      而村子里的人里,因为原身怯懦的拿出来了药来,还悉心叮嘱如何照顾病人,导致村子里受伤的那些身强力壮的男人都活了下来。
      
      这样的男人十五年后依旧身强力壮,村子里的男孩也都长大了,村子里却是男人多,女人少。会发生什么肮脏的事情,简直显而易见。
      
      别说是那时候刚刚长大的女孩子了,就是原主那样的四十多岁的女人,在村子里也依旧没有好日子过。村子里自杀的人越来越多,可是,死的都是本来罪不该死的。
      
      对于夏凌来说,因为恼怒妹妹的遭遇,迁怒整个琼花村,一怒之下放火烧了吊桥。在夏凌自己看来,这已经是他克制之下的报复手段了。即便是外人知道了,也只会叫一声“好”。至于村子里的那些受害者,在外人眼中,何尝不是“雪崩时的某一片雪花”吗?她们都是有罪孽的。
      
      夏凌如此,乃是情理之中。
      
      可对于琼花村里的受害者而言,她们的痛苦和绝望,同样是切切实实的。
      
      她们首先要恨的是绑架和买卖她们的人,但因为夏凌的放火烧桥,导致她们的境遇越发糟糕,她们甚至绝望到要自杀……这等情况下,她们想要迁怒夏凌,不也是情理之中的吗?
      
      不过那些也不要紧了。
      
      叶梨继承了原主的认识草药的本事,开始给自己调理身体。她生前一个人居住,所以学了防身术和跆拳道,太极拳也会一点,现在又有一群鬼魂给她帮忙,叶梨就觉得吧,与其只在家里一老两小面前做老大,还不如在这整个琼花村里做老大。
      
      叶梨正想着,调理调理身体,将从前的防身术和跆拳道都捡起来,就去捞个“大佬”当当,小宝小小的身子,就捧着个装蜂蜜水的杯子走了过来,讨好道:“妈妈,喝蜂蜜水!这是奶奶特意给妈妈做的!”
      
      刘爱花的左小腿彻底废了,只能成了个瘸子。可在琼花村这样的地方,瘸子也是要干活的。于是叶梨仍旧让刘爱花每天拄着拐杖喂鸡喂猪打理菜地做饭洗衣服。
      
      就是每次刘爱花给她端的饭,她都是要让刘爱花和小宝先尝一口才会吃。
      
      这蜂蜜水当然也是这样。
      
      叶梨道:“叫你奶奶过来先喝一口,你再喝一口,妈妈再喝。”
      
      还在厨房的刘爱花气得拿着菜刀就想冲出去砍死叶梨。可是想想每次她想出了个坏主意,晚上就会有鬼来找她,各种撕咬她的身体的模样,刘爱花就忍不住身上一抖。
      
      难道,这个贱人其实也是个鬼?所以才能驭使鬼来教训她?
      
      她正脸色狰狞的幻想着自己能报复叶梨的那一天,就有一根棍子狠狠地落在了她身上。
      
      叶梨也不骂人,就这么一棍子一棍子打在刘爱花的身上,就像曾经刘爱花三五不时的这样教训原身一样。
      
      刘爱花:“我哪里错了你说啊?你说了我就改!哪里有你这样一个字不说就只知道打的?”
      
      叶梨叶大佬才不搭理她,只继续打。
      
      直打到刘爱花终于受不住,自己承认了错误:“是我错了!我在蜂蜜水里吐了口水!我再也不敢了,你别打我了!”
      
      叶梨这才放了手,然后对着在一旁激动的看着她打人壮举的小宝道:“盯着她!她如果再弄鬼,我连你一块打!”
      
      小宝非常非常的识时务,立刻举手保证:“妈妈老大放心,小宝什么都听妈妈的,一定会好好盯着坏人奶奶!”
      
      叶梨这才满意的点了下头,抱着怀里的婴孩,就往村子里死了男人的家里去。
      
      她也是根据原身的记忆仔细挑选过的,找的都是家里男人没了,被拐卖来的女人自己能当家的几个家里。
      
      家里男人死了,公婆也死了比较少,叶梨只找到了六户,然后上门就去和她们单独聊了起来。
      
      那六户的女人里,其中两户的女人只木愣愣的看着她,仿佛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另外四户的女人看着她就泪流满面,等见到叶梨真的教她们防身术,也是真的想要帮她们重新活成个人样,心里这才有了盼头。
      
      如此过了一个月,琼花村的女人们,尤其是那些被拐卖来后就没下过山的女人们,还能在山上麻木的生活着,可是那些男人却已经开始坐不住。有好几个在村子里都开始四处撩闲,骂骂咧咧的不做正经事。
      
      这时候,叶梨一开始劝说动的四个女人,现在精神气已经焕然一新,在叶梨的指导下,开始去帮村子里的其他被拐卖的女人进行稍微的“提点”。
      
      只是那些女人家里不是有男人在,就是有婆婆在,要不就是婆婆男人都有的,她们也没有劝说的太深,只是让那些女人,不要真的对生命彻底无望。
      
      叶梨一开始就没劝说动的一个四十多岁、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女人,这才上门来,呆愣愣的坐在叶梨面前,麻木的看着她。
      
      叶梨:“……您还清醒着,对吗?好罢,我其实也只会一点子医术,还是跟我们村子里的铃医学的,也看不出来什么。我就当您还是正常的,我知道琼花村现在还很危险,但是,或许村子很快就没那么危险了。
      
      到时候,只要村子的女人能强硬.起来,将来的日子要怎么过,都是咱们这些女人说了算。可若是我们不能团结起来……就算形式再有利于女人,在这个已经快要完全封闭的村子里,暴力可以决定一切的村子里,女人,也依旧过不了人的生活。”
      
      四十几岁的女人姓柳,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只年纪轻的叫她一声柳姐。
      
      柳姐微微抿唇,盯着叶梨,声音沙哑道:“你究竟要做什么?这样肮脏的地方,人心也是肮脏的,就算是那些被拐卖的女人,也根本没有被拯救的价值。困死在这个封闭的山村,让这个山村彻底灭亡,这样,不好吗?”
      
      原来真的有明白人。
      
      可是,这样的明白,应该让对方更加痛苦。
      
      叶梨只认真的看着这位柳姐:“可我没有犯错,也没有犯罪,我不肮脏,也不想死。我,还有村子里所有没来得及犯罪的女人和孩子,都是值得继续活下去的。”
      
      柳姐看向叶梨的眼神,就带了一丝嘲讽,起身木讷的要离开。这样肮脏的村子,只要有一个男人在,根本就不可能变得干净!
      
      叶梨站起身,背脊挺直,对着柳姐的背影道:“还有,我现在是这个小家里的老大,过不久,我就会做琼花村的老大。柳姐,你看着好了。”
      
      叶梨放完狠话,转头看向桌子上襁褓里的女婴,心里也是颇为无奈。
      
      她其实是个只喜欢学习的好学生,也懒得做老大费尽心思霸凌别人来着,可是吧,她如果不做老大,把这整个村子给弄得平平顺顺的,安安全全的,万一她家这个未来大反派,又被人忽然欺负了,直接黑化了怎么办?
      
      那还不如她来做个老大,嗯,让未来大反派欺负别人!
      
      未来大反派叶安安再襁褓里正睡得香甜,小小的拳头放在嘴边,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叶梨看看叶安安,忍不住笑了。
      
      7382号拯救反派系统:【???】等等,拯救反派,是这么个拯救法吗?麻麻成了大佬,闺女真的能是个干净无邪的小天使?
      
      

  •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欢迎留言,送小红包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