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玩闹 ...

  •   肖辞溜得飞快,白濯拦都拦不住,冲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又狗腿地朝着乔央离一笑,“离王殿下,若没什么事,小的也先告退了啊。”
      
      说罢,他抬脚便要走,奈何乔央离一直防着他,见他动作,立刻伸手攥住了他的胳膊,这一抓倒是让乔央离愣了下,怎么这么瘦。
      
      白濯下意识握紧拳头挥去,本以为会挥空,不料离王殿下正愣神,竟结结实实挨了一拳,鲜血顺着嘴角滴落,显然白濯力道不轻。
      
      乔央离抬眸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罪魁祸首大惊,急忙拉起袖子,胡乱地在他脸上擦了擦,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连躲都不躲。”
      
      白濯心虚着,在他森冷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连头都不敢抬,像个犯错等着批评的孩子,傻傻地站着。
      
      乔央离一瞬间仿佛看到了白姑娘,心头一软,叹了口气:“罢了,谁让你是白姑娘的哥哥,下不为例。”
      
      围观的人原本还在看热闹,听他这么说,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此顽劣的人伤了自己,竟还轻易放过,离王这是动了真心,爱屋及乌了。
      
      白濯保命为先,没往深处想,抬头笑道:“谢离王殿下不杀之恩,殿下只是来求亲的吗?若是没有其他事,在下就先走了。”
      
      说着,白濯伸手去掰开胳膊的手,却发现乔央离的手劲过大,他竟没能动他丝毫,他受不住疼,精致的小脸几乎皱在了一起。
      
      乔央离熟视无睹,拽着他坐下,“既然来了,便跟本王一起用膳吧。顺便说说你跟白姑娘是怎么回事?”
      
      “殿下想知道,在下必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您能先松开吗,我的胳膊要断了。”白濯走不得,索性放弃挣扎,蔫蔫的趴在桌上,有气无力。
      
      离王殿下示意手下将酒楼围住,确保白濯插翅难飞,这才松开了手。
      
      得到自由的白濯赶紧退开,坐到乔央离的对面,撸着袖子来看胳膊,他今日穿了个广袖仙鹤长裳,方便查看伤势。
      
      果不其然,白皙的皮肤淤青了一大片,中间最严重处还能隐隐看到掌印。
      
      乔央离亦是吃惊,没料到这人如此娇贵,掐了一会儿就如此严重。
      
      殊不知白濯为了保持皮肤细腻白皙,求得多家秘方,效果显著,就是受伤时会比常人看起来厉害些。
      
      白濯心疼不已,瞪着乔央离道:“离王殿下如此残暴,在下很难将舍妹交付于你啊。”
      
      “去府上拿玉凝露来。”乔央离冲着小厮道,小厮点点头,没敢犹豫,撒腿就走。
      
      小二端来菜肴,瞥见那只胳膊,手不由一抖,好在常年端菜习惯了,这才没倒在桌上,放好菜,急忙离开。
      
      白濯面对乔央离,只想着能早点回去,胃口大减,待小二送完菜,开口道:“殿下您快吃,吃完在下还要去找舍妹说说结亲一事呢。”
      
      “那正好,等会儿一起去吧。”乔央离道。
      
      “不行!”白濯想都没想,一口拒绝,解释道:“舍妹沉溺于舞道,从未动过结亲的念头,这事还得慢慢说,离王殿下现在还是先别出现了,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天天见的话,难念会心生厌恶。”
      
      “说来有理,只是本王如今跟白姑娘尚未熟识,不加紧的话万一忘了本王怎么办?”
      
      “有在下在,自然不会忘。”白濯拍拍胸脯,保证道。反正今日过后再无白姑娘哥哥这人,他这一言,四马肯定是追不回来的。
      
      鉴于前两次不大愉快的见面,乔央离并不信任面前的人,他狐疑地看着白濯,盯得人直发毛。
      
      白濯生怕过犹不及,拿起筷子吃了两口,敲着碗,撇嘴道:“若殿下不信在下,等会亦可同我前去,只不过舍妹要是恼了,殿下可莫要怪罪。”
      
      乔央离亲自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满足叹道:“好,待本王用完膳,你同本王一同前去。”
      
      “……”白濯皮笑肉不笑,“好的,殿下。”
      
      白濯出来得不算匆忙,虽比不得女装时描眉画唇,折腾半天,但好歹洗了个脸,将长发规规矩矩束起,上头插着一支素朴的玉簪,活脱脱一个翩翩少年郎。
      
      此刻撑着下巴,安安静静等着乔央离,外头日头温暖明媚,映在他脸上,竟有一瞬像极了白濯。
      
      乔央离恍惚,回了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濯啊……咳,白昼。”白濯认真道。
      
      “名字倒是挺像的,看来你们双亲对你们挺不错的。”乔央离停了筷子,敛眸看着手中的酒杯,试探着他。
      
      白濯不喜揣测他人心意,垂着眼,面无表情道:“可不是。”
      
      不知为何,乔央离从这句话中听出了嘲讽之意。对于白濯的身世,乔央离一概不知,他只当面前的人是在不满双亲抛弃白濯而气恼,便也选择沉默,没在往下问。
      
      乔央离在白濯哀怨的注视下,慢条斯理用完了早膳,外头轿撵已经备好,白濯走出去一看,好家伙,连他的份也准备了,看来离王殿下去含烟楼是势在必行了。
      
      白濯面不改色坐了上去,表面风轻云淡,实际已经慌得脚都软了。
      
      一路受尽众人目光的洗礼,二人这才到了半掩着大门的含烟楼。
      
      白妈妈一直等着肖辞和白濯回来,不想听闻门开,看过去的竟然是离王和她的好儿子。
      
      她不着痕迹瞪了白濯一眼,陪笑道:“殿下怎么来了?”
      
      “送白昼回来,顺便来看看白姑娘。”
      
      白妈妈:“啊?啊?白昼?”
      
      “白妈妈,白儿怎么样了?”白濯现在乔央离身后,用眼神疯狂暗示。
      
      好歹是母子连心,白妈妈瞬间懂了,叹道:“白儿昨日回来后一直心情不佳,不愿见人,我刚刚才让她出去散散心,这会儿没准在结缘桥那儿。”
      
      白濯窃喜,冲着乔央离遗憾道:“真是不巧,要不殿下在这里等等,我去找她?”
      
      乔央离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总觉得事情不大对劲,碍于日头毒辣,他也不愿出去,便点头放人,同时让侍卫围住含烟楼,不让人进出。
      
      “你去找吧,什么时候回来了,本王就什么时候撤人。”
      
      白濯笑容一僵,心里怒骂乔央离,原想从后门溜回房,顺便试试新衣,这下好了,路被堵死,还要顶着大太阳出去,果然遇到乔央离就没好事。
      
      他不敢耽搁,以怕白姑娘晒太阳为由拿了把伞,便赶着出门了。
      
      白妈妈看着儿子沧桑的背影,忍不住暗抹了一把辛酸泪,招呼下人们给离王殿下端茶送水。
      
      来不及喝上一口水的白濯撑着伞,漫无目的地走着,正值晌午,街上行人寥寥无几,他虽不饿,但闻着饭香,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白濯并没有往结缘桥去,而是拐了个弯,去了肖府。
      
      肖家人开明,向来不限制肖辞的人际交往,肖家主母甚至一度到访含烟楼,劝说白姑娘嫁入肖家,脱离苦海。
      
      白濯没敢说,他一点儿也不苦,甚至乐在其中。
      
      若以白姑娘的哥哥拜访,只怕要被抓去劝说亲事,白濯翻过墙,轻车熟路溜进了肖辞的房中。
      一推门,眼前之景险些将白濯逼退。
      
      肖家家大业大,肖辞含着金汤匙出生,自幼娇生惯养,倒没让他骄矜起来,文武双全,未曾荒废,嗯,虽然不会武功,但附庸风雅之事还是可以做到的。左边半室刀光剑影,威风凛凛;右边半室美人画集,铺天盖地。
      
      白濯想了想,退出了那只已经迈进去的脚。
      
      正准备关门走人,一只手从眼前横过,把他圈住,进退不得。白濯脊背一凉,僵硬地转身,只见肖辞一脸阴寒,冷道:“你看到了什么?”
      
      “呃……”白濯心虚地低下头,犹豫片刻,选择折中说法,“看到了您的侠肝义胆和似水柔情。”
      
      肖辞:“看来得灭口了。”
      
      白濯:“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脆弱?”
      
      “是的,就是这么脆弱。”肖辞说着,一把把白濯给推了进去,顺手将门闩插上。落锁的声音更外清晰,白濯小心肝止不住一颤,不敢动弹。
      
      难得碰上白濯犯怵,肖辞忍不住想要逗他,故意板着脸,冷漠地看着他,“说吧,自己挑个死法。”
      
      “放心吧,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白濯嘴硬道。
      
      肖辞:“行吧,那我给你挑把好剑,削铁如泥,保准你不会痛苦。”
      
      说着,他走向了剑室。
      
      白濯仍是半信半疑,不屑一笑:“你连武功都不会,还拿……剑……”
      
      肖辞在白濯的注视下,不费吹灰之力抽出一把剑,闪出的寒光让白濯哆嗦了一下。肖辞忍着笑意,慢悠悠道:“我说我不会武功,你就真信了?”
      
      “你骗我?”白濯瞪着他,只见肖辞冷笑着,走近他,一把将剑刺入白濯的胸膛。
      
      白濯呼吸几乎凝滞,因为太过信任肖辞,他甚至没来得及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肖辞手中的剑刺穿自己,没入一大半。
      
      半晌,白濯伸手握住这把剑,入手柔软,陷入指缝不留痕迹。
      
      白濯:“嗯?”
      
      肖辞松开手,笑得站都站不稳。
      
      白濯笑笑,善解人意地扶住他,往他的腹部狠狠地揍了一拳,成功地帮他止住了笑。
      
      他力气不小,肖辞趴在他的肩上险些喘不过气来。
      
      白濯摸摸他的脑袋,“乖,不要闹了。”
      
      肖辞:“你衣服没了。”
      
      “……大哥我错了。”白濯能屈能伸。

  • 作者有话要说:  奶奶,你追的文更新了!
    非随缘更。
    日更or隔日更
    小剧场:(别名篇)
    白濯,又名白昼
    离王,又名乔王爷
    肖辞,又名奥特曼
    肖辞:“等会,为什么我是这个别名?”
    白濯:“白家自助ATM,俗称奥特曼。”
    肖辞:(微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