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同人]教主,我真想静静的看着你作死》晨钟暮鼓KK ^第77章^ 最新更新:2019-01-05 00:09: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第 77 章 ...

  •   又上了一段山路,望见峰顶的旷地之上,无数人众聚集。引路的数名嵩山弟子加快脚步,上峰报讯。跟着便听得鼓乐声响起,欢迎恒山派上峰。
      左冷禅率领二十名弟子,走上几步,拱手相应。杨莲亭虽然恨左冷禅恨得咬牙切齿,但此刻江湖武林汇聚,杨莲亭暗道万万不能失了礼数给恒山派丢脸。
      
      他躬身行礼,道,“晚辈杨莲亭,拜见嵩山掌门。”
      江湖早已盛传新任恒山掌门容貌与昔日华山派大弟子一模一样,此刻离得近的人看清了杨莲亭的样貌,顿时议论纷纷。
      
      每次和渣冲扯上关系杨莲亭都十分不爽,左冷禅毕竟是一派掌门,涵养颇深,见杨莲亭脸上不虞之色,道,“当真是英雄出少年。杨兄英俊年少而执掌恒山派门户,开武林中千古未有之局面,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你个鬼!!
      
      他言语中皮里阳秋,说甚么“开武林中千古未有之局面”,其实是讽刺他以男子而做群尼的领袖,“英俊年少”四字,更是不怀好意。杨莲亭忍着怒气,“晚辈奉定逸师太遗命,执掌恒山门户。接任之时对着神佛,更是对着所有恒山派师姐师妹们发下重誓,定要为恒山两位师太报仇雪恨,手刃奸恶!待到此事一了,自然会退位让贤。”
      
      他在说道“报仇雪恨,手刃奸恶”时大大加重了口音,双目如电,紧紧和左冷禅目光相对。
      以仪玉仪琳为首的恒山弟子们更是对嵩山派怒目而视。
      
      左冷禅脸上连肌肉也不牵动一下,说道,“五岳剑派向来同气连枝,今后五派归一,定闲、定逸两位师太的血仇,不单是恒山之事,也是我五岳派之事。杨兄弟有志于此,那好得很啊。”
      “左掌门夸奖了。”杨莲亭微微一笑。
      客套完后,左冷禅自然不会漏看恒山派中除了杨莲亭之外的男子,“不知这位是……”
      
      “晚辈锦同,曾蒙掌门相救,心中感激,不日前加入恒山派,见过左掌门。”
      随便扯的谎让杨莲亭暗中忍不住眼皮直抽抽,这家伙到底从小到大说过多少谎啊,说着都不脸红的。
      左冷禅点了点头也不多关注,毕竟这两个人在江湖上连名字都没听说过,若不是杨莲亭顶着恒山派掌门的身份,左冷禅根本就看都不会看一眼。
      
      随后华山派也到了,正好和杨莲亭打了个照面,见到杨莲亭的容貌,华山派每一个不震惊的,宁中则看着杨莲亭,差点忍不住掉下泪来,杨莲亭随意敷衍几句,直到左冷禅开口让众人进门派才得以脱身。
      
      夜一看了华山派中两手相握的林平之和岳灵珊。日前他已和岳灵珊完婚,林平之双亲未亡,无父母之言成亲虽然不妥,但练了辟邪剑法的岳不群对林平之杀意日重,为了活命只能向岳不群夫妇提亲,但他对岳灵珊是真心实意,不像原著那样有利用岳灵珊的心思,是以婚后二人心中恩爱,日子过得十分快活。
      
      所以,自然就没有岳灵珊因伤心跑到思过崖,窥见五岳剑派剑法的事情了。
      察觉到夜一的目光,林平之看了过来,夜一此刻无意与他相认,只是点了点头,便不看他了。
      群雄进得禅院,见院子中古柏森森,殿上并无佛像,大殿虽也极大,比之少林寺的大雄宝殿却有不如,进来还不到千人,已连院子中也站满了,后来者更无插足之地。左冷禅朗声道,“我五岳剑派今日聚会,承蒙武林中同道友好赏脸,光临者极众,大出在下意料之外,以致诸般供应,颇有不足,招待简慢,还望各位勿怪。”
      
      群豪中有人大声道,“左掌门太客气啦,只不过人太多,这里站不下。”
      左冷禅道,“由此更上二百步,是古时帝皇封禅嵩山的封禅台,地势宽阔,本来极好。只是咱们布衣草莽,来到封禅台上议事,流传出去,有识之士未免要讥刺讽嘲,说咱们太过僭越了。”
      古代帝皇为了表彰自己功德,往往有封禅泰山,或封禅嵩山之举,向上天呈表递文,乃是国家盛事。这些江湖豪杰,又怎懂得“封禅”是怎么回事?只觉挤在这大殿中气闷之极,别说坐地,连呼口气也不畅快,纷纷说道,“咱们又不是造反做皇帝,既有这等好所在,何不便去?旁人爱说闲话,去他妈的!”说话之间,已有数人冲出院门。
      
      左冷禅道,“既是如此,大伙儿便去封禅台下相见。”
      夜一见状,低声冷笑。一边的杨莲亭听了,只觉得瘆人。
      “你笑什么?”
      
      “一群无知草莽,如此罔顾帝王威仪,无法无天,以武犯禁,也怪不得……”
      杨莲亭心里觉得不对,“怪不得什么?”
      
      夜一瞟了杨莲亭一眼,“没什么,你只要记得,像左冷禅,以及……”夜一朝着那群吵吵嚷嚷的武林人士看了看,“那种没脑子的蠢货,下场往往都不会很好。”
      
      杨莲亭眨了眨眼,所以这个面瘫又怎么看他们不顺眼了?不过夜一没有再给他细说的意思,杨莲亭撇了撇嘴,“不过这左冷禅也够不要脸了,明明自己想去封禅台,不好意思自己明说,就引导别人说出来。可是这封禅台可是帝王上天呈表递文的重要场所,这小人要上封禅台得五岳盟主,是把自己当成皇帝了吗?”
      
      夜一勾了勾嘴角,“所以我说过了,这种人,下场都不会很好。”
      
      封禅台为□□石所建,每块大石都凿得极是平整,想像当年帝皇为了祭天祈福,不知驱使几许石匠,始成此巨构。仔细看时,见有些石块上斧凿之印甚新,虽已涂抹泥苔,仍可看出是新近补上,显然这封禅台年深月久,颇已毁败,左冷禅曾命人好好修整过一番,只是着意掩饰,不免欲盖弥彰,反而令人看出来其居心不善。
      
      群豪来到这嵩山绝顶,都觉胸襟大畅。
      左冷禅走上封禅台。上了数十级,距台顶尚有丈许,他站在石级上朗声说道,“众位朋友请了。”嵩山绝顶山风甚大,群豪又散处在四下里观赏风景,左冷禅这一句话却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各人耳中。众人一齐转过头来,纷纷走近,围到封禅台旁。左冷禅抱拳说道,“承蒙各位好朋友赏脸,惠然驾临嵩山,在下感激不尽。众位朋友来此之前,想必已然风闻,今日乃是我五岳剑派协力同心、归并为一派的好日子。”
      
      台下数百人齐声叫了起来,“是啊,是啊,恭喜,恭喜!”
      左冷禅道,“各位请坐。”
      
      众人当即就地坐下,各门各派的弟子都随着掌门人坐在一起。左冷禅道,“想我五岳剑派向来同气连枝,百余年来携手结盟,早便如同一家,兄弟忝为五派盟主,亦有十年有余。只是近年来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兄弟与五岳剑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均觉若非联成一派,统一号令,则来日大难,只怕不易抵挡。”
      衡山莫大第一个怼了回去,“左掌门说和各个门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过了,和谁商量过了?我莫大可是半点消息都没听到。”
      
      他此言一出,显见衡山派是不赞成合并的了。
      可是左冷禅早就等着他呢,杀害费彬的把柄被左冷禅一提出来,莫大便不好说话了。
      泰山派左冷禅也暗中做了准备,天门道长被逼的自杀,抢夺了掌门之位的玉玑子可以说是迫不及待的同意了并派之举。
      
      接下来左冷禅就把矛头对准了恒山派。
      左冷禅朗声道,“我五岳剑派之中,衡山、泰山两派,已然赞同并派之议,看来这是大势所趋,既然并派一举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嵩山派自也当追随众位之后,共襄大举。”
      杨莲亭被左冷禅的无耻气笑了。
      
      “五派之中,已有三派同意并派,不知恒山派意下如何?恒山派前掌门定逸师太,曾数次和在下谈起,于并派一事,她老人家是极力赞成的。定闲师太,也持此见。”左冷禅盯着杨莲亭,眼中满是威胁之意。
      
      仪玉气不过,刚要开口反驳左冷禅,却被杨莲亭抬手制止了,“左掌门,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能因为恒山派前任掌门被哪个不左不右的乌龟王八蛋暗害了之后就信口开河呢?并派这么重大的事,定逸师太如果真的同意,肯定是会和晚辈知会一声的,可是啊,直到她被哪个不左不右的乌龟王八蛋害得圆寂,晚辈也没从定逸师太嘴里听到一个字。”
      
      对于定逸师太的死因,江湖各派自然有自己的猜测,毕竟这么多人,聪明人还是有的。听杨莲亭此刻指桑骂槐说左冷禅是乌龟王八蛋,顿时可听到一阵哄笑。
      
      左冷禅面皮一抽,森冷的目光盯着杨莲亭,“定逸师太武功高强,见识不凡。实是我五岳剑派中最最了不起的人物,在下生平深为佩服。只可惜为奸徒所害,倘若她老人家今日尚在,这五岳派掌门一席,自是非她莫属。”
      
      他顿了一顿,又道,“当日在下与定逸师太谈及并派之事,在下就曾极力主张,并派之事不行便罢,倘若如议告成,则五岳派的掌门一席,必须请定逸师太出任。当时定逸师太虽然谦逊推辞,但在下全力拥戴,后来定闲师太也就不怎么坚辞了。唉,可叹,可叹,这样一位佛门女侠,竟然大功未成身先死,丧身少林寺中,实令人不胜叹息。”
      
      “原来如此。”杨莲亭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站起身来,“怪不得定逸师太虽从未和晚辈同意过并派之举,但晚辈也未曾听过丝毫反对之意。不过定逸师太被哪个不左不右的乌龟王八蛋所害,谁也不知道真实情况如何。不过现在恒山派上下做主的是晚辈,所以晚辈觉得嘛……”
      
      杨莲亭拉长了调子,看在场众人都在仔细听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他吊足了众位武林人士的胃口,“晚辈觉得,左掌门做盟主的话,还是挺合适的。”
      
      左冷禅脸上一喜,他看这毛头小子说话阴阳怪气,还以为是不同意并派,看来他率领一群女流,对自己还是害怕的。
      
      “本来……晚辈是这么觉得的。”说话大喘气,杨莲亭怎么可能让左冷禅高兴呢,“可是啊,晚辈突然想起来,定逸师太曾经告诫过晚辈,说,当世英雄好汉之中,嵩山派左掌门也算得是位人物。倘若由他来当五岳派掌门人,倒也是一时之选。可惜,左冷禅这个人啊,自私自利,蛮横霸道,胸襟狭窄,野心勃勃,若你当了掌门,我恒山派的这些师姐师妹们,可就要吃苦头了。”
      
      不理会左冷禅发黑的脸色,杨莲亭又道,“于是,晚辈就向定逸师太请教,若是五月合并,有谁来当掌门为好,你猜师太怎么说?”
      左冷禅冷笑道,“洗耳恭听。”
      
      杨莲亭道,“师太说,当今世上,有一少年英雄,武功高强,侠肝义胆,惩恶扬善,自行走江湖以来,诛杀的恶人不计其数,让人钦佩不已。若是由这位少年英雄做掌门,五岳派定然会更上一层楼。”
      
      杨莲亭这么一说,顿时有人就好奇了,“杨掌门,不知你说的,是哪个人物啊?”
      “当然就是曾经威震江湖的神剑公子,华山二弟子叶一了。”
      
      此言一出,顿时让武林同道一片震动,夜一也是意外,不知杨莲亭怎么突然说起她来了。他忍不住看向华山派,看他们一片哀色,尤其是宁中则,忍不住眼泪滴落。只能心中长叹,默然无语。
      死过一次,她就决定舍弃叶一的身份,毕竟她和武林正道注定不死不休,倒是若是让他们知道灭了华山派的就是受岳不群夫妇器重,华山弟子们敬佩的华山二弟子,会是何等伤心难过。
      
      只听左冷禅冷笑,“神剑公子为了救华山弃徒令狐冲身死,五岳派怎么能让一个死人做掌门。”
      
      杨莲亭一脸赞同,“左掌门说的是,当时定逸师太对此也是长吁短叹,这么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少年英杰为了一个勾结魔门的弃徒死的不明不白,当真是不值得。但是!师太又说了,虽然神剑公子不在,但江湖上还是有几个能够和其一争锋芒的年轻人,比如说我啊,或者是我的这位锦同师弟啊,虽然武功比不上灵鹫寺的方证大师,但是比起左掌门你,还是稍微高出那么一点点的。”
      
      说了半天,就是想夸夸自己吗这个白痴。夜一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却心中奇怪,这杨莲亭虽胡说八道,谎话连篇,但却正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让妄造死者的言语的左冷禅无计可施。今天怎么这么聪明?
      
      嵩山上群雄之中,除了嵩山一派以及为左冷禅所笼络的人物之外,对于五岳并派一举,大都颇具反感。有的高瞻远瞩之士如方证方丈等人,深恐左冷禅羽翼一成,便即为祸江湖;有的眼见天门道人惨死,而左冷禅咄咄逼人,深感憎恶;更有的料想五岳并派之后,五岳派声势大张,自己这一派不免相形见绌;而如仪琳仪玉恒山派中人,料得定逸定闲师太是为左冷禅所害,只盼诛他报仇,自然敌意更盛。众人耳听杨莲亭随口乱扯,却又说得似模似样,左冷禅几乎无法辩驳,大都笑吟吟的颇以为喜,年轻的更笑出声来。
      
      陆柏见势不妙,站出来大声道,“恒山派定逸师太说这些话,有谁听到了?死无对证,你说的这些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哟~~~~”杨莲亭阴阳怪气的拉长了调子,“难得啊难得,你也知道死无对证的话是无稽之谈啊。你问问我这些恒山派的师姐师妹们,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她们是不是听过了。仪玉师姐,你给我说句公道话哦,证明我不是在骗人。”
      “自然。”仪玉忍住了笑,不去看杨莲亭搞怪的模样,正色道,“不错。左掌门,你说我师父赞成五派合并,那些言语,又有谁听到了?恒山派的师妹们,左掌门说的话,有谁听见咱们师尊说过没有?”
      
      百余名女弟子齐声答道:“没听见过。”
      仪玉冷笑道,“我想,那些话,多半是左掌门自己捏造出来的吧。和左掌门相比,我想两位老人家,还是推崇掌门师兄和锦师兄更多些吧。”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杨莲亭睨了眼陆柏,啧啧道,“你说你是来帮你师兄的忙,还是来拆你师兄的台啊?没文化真可怕,你还是上一边去吧,现在是两大掌门之间的对话,你一个小喽啰跑出来插什么嘴,碍什么眼啊。”
      
      “你!”陆柏双目怒睁,噌的一声把剑拔了出来。
      只听嗖的一声,一个物什凌空飞来,重重的打在陆柏的手腕上,陆柏当即大喊一声,手中长剑掉落在地。
      随后一颗小石子掉落在地上。可知偷袭陆柏的就是这粒石子。
      “何方鼠辈,暗箭伤人!”这一出极大的打了左冷禅的面子,他冷眼看着四周,怒喝道。
      
      “左掌门怎么能贼喊捉贼呢,明明是贵派的陆师兄毫无礼数,想要先动手不是吗?”夜一开口道,“我不过是担心掌门被伤到,情急之下只得出此下策,毕竟师兄贵为一派掌门,总不能和一个贵派的小喽啰动手,否则难免降了身份,要我说,难道左掌门,不能好好管教管教自己门下的弟子吗?作为东道主的贵派若是连礼数都做不全,这个嵩山大会,我恒山派怕是难以在参与下去了。”
      
      “说得对!”在左冷禅要开口之际,杨莲亭点头,“就是说嘛,左掌门,礼数要周全啊,虽说嵩山派在某个不左不右的乌龟王八蛋的带领下,一个个都鼻孔朝天,自以为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但现在毕竟是五派齐聚,天下英雄面前,把你们快要仰到天上的鼻孔收一收嘛,我恒山派在定逸定闲两位师太的教导下,各个都是知书达理的,华山派在君子剑的带领下,肯定也都是有涵养的,南岳衡山在莫大前辈手中那就更不用说了,个个都是曲中好手,自然都是学识过人的,学识过人的人,那些基本的礼仪教养肯定是不会欠缺的,至于泰山派……唉,天门道长不幸过世,能夸的人没了,我也说不出什么好话……而且,更重要的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灵鹫寺的方证大师面前,贵派好歹稍微表现的有点人样啊,你说你这个师弟在这么多有教养,懂礼数的江湖豪杰面前二话不说就要动刀子,你难道不觉得丢脸嘛。”
      
      哄堂大笑,所有人的笑声合在一块简直震天动地,不少胆子大的人仗着人多,混在人群中大声喊道,“礼数要周全啊左掌门!”
      
      本想痛斥恒山派没礼数却反被倒打一耙,左冷禅的脸色是青了又黑,黑了又青,筹划这一场五岳并派,原拟办得庄严隆重,好教天下英雄齐生敬畏之心,却被这个毛头小子插科打诨搞得乱七八糟,心下之恼怒实非言语所能形容,只是他乃嵩山之主,可不能随便发作,只得强忍气恼,暗暗打定了主意:“一待大事告成,若不杀了你这个目无尊长的臭小子,我可真不姓左了。”
      
      一连串说了这么多,杨莲亭的嘴都干了,“仪琳小师妹,有水吗,我好渴。”
      
      “哦,有!”被杨莲亭嘲讽的功力震惊了,被叫了名字的仪琳回过神,上前两步把水壶递给杨莲亭,杨莲亭喝了一口,悄声问道,“仪琳,我表现的怎么样?”
      
      看杨莲亭一副求夸奖的表情,仪琳忍住笑,“你真厉害。”
      
      “嘿嘿!”杨莲亭听了十分高兴,对着仪琳眨眨眼,“你等着,还有更厉害的,今天虽然不能杀了左冷禅给定逸师太报仇,不过我非要恶心死他不可,给你们先出一口气!”
      
      仪琳看着杨莲亭笑的眼里都是她的表情,不知怎么脸突然红了,拿了水壶低着头回到恒山派弟子们中间。
      
      靠的这么近,杨莲亭自然发现了仪琳的表情变化,笑脸顿时送拉下来,狠狠地戳了戳自己的脸皮。
      
      看来他得去求求那位大佬,让平一指给他动动刀子,换一张更好看的脸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挺喜欢这个小杨的,给他加加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