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拒绝、拮据 ...

  •   来人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穿着蓝底白花的袄儿,包着头巾,笑起来一脸褶子,一双眼睛目光闪闪的,让林大秀不是很舒服。
      
      她简单说明来意,还送上几包点心。
      
      林大秀果断道:“对不住这位大婶儿,孩子我不送人了。”
      
      那女人一听不送人立刻就恼了,“哎你这个人,都说好的定钱也付了怎么说不送人就不送人?”
      
      林大秀皱眉,不悦道:“什么定钱,我自己的孩子,我说不送人就不送人。”
      
      原本他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女人竟然这种语气,他的少爷脾气自然也来了。
      
      那女人哼了一声,“我说这位哥儿,我也不管你是谁,你也四处打听打听,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苗翠凤是谁,咱也不是好耍弄的。”
      
      她看林大秀怀里那孩子粉雕玉琢的,竟是从未见过的漂亮孩子,这一下子憋着口气非要把孩子带走不可。
      
      这么一拉扯,林大秀就怒了,他“啪”的扔出二两银子,“我不管你什么定钱不定钱,这个补偿你白跑一趟,拿了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被他抱在怀里的林重阳努力地转着眼珠子去看炕上的银子,只怪自己还小脖子沉甸甸的不利索。待看到那女人将银子狠狠地抓在手里,一双奸猾的眼睛却还盯着自己的时候,林重阳有点方。
      
      我擦!
      
      林大秀,你个渣爹,你居然是要卖你亲儿子我啊!亏得你儿子我还想着赶紧长大早点赚钱养你呢,你就这样对我啊,还想卖儿子,你这个蠢货,渣爹!
      
      那女人见林大秀动了气,自己也没亏反而白赚二两银子,也不再纠缠,袖了银子转身疾走。
      
      银子啊!
      
      林重阳扯着嗓子开始哭,眼泪不要钱一样掉。这一个多月他是看明白了,自己这爹根本没什么本事,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养活他自己都不能够,更何况还得养儿子。就算便宜爷爷有错,渣爹也不全对,各打五十大板。明明已经沦落到被家里赶出来,亲朋都不敢收留接济,手头就那么几两银子应付一下可以拿着做个小本生意糊口。
      
      不曾想他居然还那么大手大脚,真是服了。这个月来他可没少听韩大娘说八卦,林少爷今日下馆子了,明儿干嘛了,还时不时给他买各种东西,都是不便宜的。他手头能有多少余钱,这个花法儿,没两天就得饿死。
      
      都怪自己还不会说话不能阻止他,现在当务之急一定要勤锻炼舌头,早日可以发音说话。
      
      林大秀以为儿子被人吓着了,还想当然以为他心疼自己,不由得放软声音哄他,“小九不哭,不哭,摸摸毛,吓不着。”
      
      吓不死你!
      
      林重阳不哭了,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林大秀。
      
      果然,林大秀被吓了一跳。
      
      不过林重阳总归是小,没一会儿精神不济,大脑袋吧嗒歪在林大秀臂弯里睡着了。
      
      对于林家小院发生的事情,邻居们虽然听到一点动静,不过有韩椿儿那泼辣姑娘压着,倒是也没什么。最主要林家东边是一户外地人赁房子住,西边那户人家夏天时候出远门,再西边才是韩家,加上林中方和林大秀虽然互相骂架,并没有扯开嗓子喊,别人听得也并不那么真切。
      
      不过林父上门,林大秀挨打,这是瞒不了人的,想想他半大孩子带着个孩子,挨打也是正常的。
      
      见他把孩子送回来,并没有跟着林父回去,韩家也没问,反而还要小心翼翼地顾及他的面子。
      
      韩大壮看他脸肿着,“屋里有腊月脂拿来抹抹,消肿快。”
      
      韩大壮虽然不似他爹那般沉默寡言,却也不是多话的,为人憨厚,勤快踏实。
      
      林大秀听了他关切的话以后,没有像以往那样觉得别人多管闲事,反而点点头,“谢谢韩大哥。”
      
      韩大壮有些受宠若惊,“林少爷客气了。”
      
      林大秀自嘲道:“我算哪门子少爷。”
      
      自从被林中方一搅和,林大秀的日子自然更加难过。原本自己偷摸带了八两银子的私房,后来戴敏辉给了六两,李增仁给了两块碎银子加一袋钱也有一两多。可他大手大脚习惯了,一开始就给韩家五两当做奶孩子的钱,后来还要买玩具、小孩子衣物以及给韩家的谢礼,林林总总又得二两银子。他自己又不会做饭少不得日日在外面吃,又有狐朋狗友时不时来探望一起出去下馆子。
      
      再说过日子也不只是只有吃喝,冬天到了还得准备木炭、柴火,里里外外都需要花钱。
      
      他哪里是个会过日子的?
      
      不说别的,就说买木炭,一般人家都是买点最普通的木炭应付过节生炭盆的,平日里自然还是要烧柴火。而林大秀呢,全用木炭,而且是密州县城能买到最好的优质无烟炭,这种木炭也只有林家堡、沈家村那种大户人家才用。
      
      就这样,才进腊月,林大秀就发现自己的钱匣子居然空了。
      
      他寻思着要过年得给儿子置办一身新衣裳,自己以前留在这里一些可以凑活,可儿子没有。儿子已经三个月大,不能再日日躺在被窝里,需要起来活动,那自然得穿衣裳。就算韩椿儿一家帮忙,他也得提供棉花、棉布。他儿子又不能穿太差的,女人们自己织的那种麻布棉布的他可看不上,怎么也得细棉布才行。细棉布就得去布庄买,那价钱可不便宜,尤其将近年关,什么东西都要涨价。现在不过是涨两成,等过了十五,可能涨一半不止呢。
      
      更何况他还想给他儿子买一件包在外面的大衣裳。
      
      他怎么都想不出自己的银钱花在哪里,怎么给儿子做衣裳都不够了?
      
      最可怕的是,那以后自己吃什么?!
      
      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眼睛长在头顶的林少爷突然就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以前在林家,不管被怎么对待,吃喝穿衣总归是不愁的。
      
      现在自己跑出来,竟然面临着要饿死的境地。
      
      他少不得逼着自己拉下脸来去找那些狐朋狗友们借钱过年,等过了年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哪里淘澄点钱来过活。
      
      可狐朋狗友就是狐朋狗友,向来都是有银子的时候一起吃吃喝喝胡天胡帝,哪里有窘迫的时候雪中送炭的?
      
      而与林家有关联的亲朋更不用说了,早就被林中方打过招呼的,逆子不服管教,再不下狠劲只怕是真的要废掉,请诸位亲朋多多帮衬不要再护着他,免得以后他胡作非为,反而害人害己。
      
      林中方说到那个份儿上,谁还敢帮衬他,到时候真的有什么事情,那岂不是助纣为虐,害了人家孩子?
      
      所以李增仁和戴敏辉也都被家里人再三约束,出门有人跟着,见朋友也要报备,想要接济林大秀也不可能的。
      
      仿佛是一夜之间,林大秀就见识了人情冷暖,比之从前的愤慨更加雪上加霜的。
      
      从前他只觉得有了后娘有后爹,有了后爹就有后族人,林家人一个个都是势利眼,不拿他这个没娘的孩子当回事。所以那时候他整天和自己一帮朋友混,觉得他们才是自己的知己,懂得自己的苦楚,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因为那时候自己还是林少爷而已。
      
      腊八那日,韩椿儿一早抱着林重阳,端着一小盆腊八粥去林家小院。
      
      林重阳穿着韩大嫂娘家搜罗来的小棉袄小棉裤,他和狗蛋一样,都没有新衣服,毕竟这时候孩子长个子快,新的转眼就小了,不值当做。
      
      林重阳如今三个月大,经过他自己有意识地努力锻炼,已经可以抬头,被韩椿儿竖着抱在怀里,视野开阔很多,见什么都新鲜,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
      
      他知道韩椿儿喜欢听他发出小孩子无意义的呢喃,每次他这样她就笑得很开心,想着自己现在无以为报,也只能尽可能地讨她欢笑了。
      
      两人进了屋里,发现林大秀正在翻箱倒柜地折腾,衣服扔了一炕。
      
      “林大秀,扫尘还早呢,你急什么?”她以为林大秀终于勤快一回,要打扫屋子呢。
      
      屋子里燃着无烟木炭,暖融融的,林大秀累得额头见汗,他终于找到自己想找的衣服,拎着晃了晃,“儿子,看看这个,喜欢不?”
      
      那是一件大毛斗篷,虽然不是极品的白狐玄狐皮,但是也是上好的灰鼠皮,穿着轻快暖和,御风防寒,非常合用。
      
      韩椿儿诧异道:“林大秀,你犯什么糊涂呢?”
      
      林大秀抹了一把额头,“并没有,这件斗篷改一改,正好给我儿子做过年新衣。”他一脸的自豪骄傲,他的儿子过年怎么能没有新衣服,穿着旧衣服多磕碜啊。
      
      韩椿儿听话听音儿,气得把孩子往他怀里一塞,“不错呢,你儿子过年不但要穿新衣,还得吃新饭,你自己管吧。”
      
      说着一转身就走了。
      
      林大秀一怔,不明白她干嘛生气,他也不是个能做小伏低的,自然不会去追。
      
      他抱着儿子看了看,现在林重阳越发长开,白白嫩嫩,冰雪可爱,惹得他亲了一口,随即皱眉,儿子好像瘦了。
      
      “你怎么瘦了呢?”
      
      林重阳翻了他一个白眼,蠢爹!他三个月狗蛋也快四个月了,俩孩子吃一个娘的奶,当然不够啦。这几个月来,韩椿儿经常抱着狗蛋出去找别人的奶吃呢,就说自己家奶水不够,还顾忌他的脸面,生怕人家说闲话都没有抱自己出去。他既然知道,自然就不好意思吃太多,现在大一点,不再是刚出生几天,尽量忍忍,每次都吃不饱,当然就瘦了。只能指望自己大一点到时候把营养补回来,也不知道现在就节食会不会落下什么毛病,以后万一长不高怎么办?
      
      他又有些犯愁,自己现在是男孩子,要是长不高可真是有点麻烦呢。
      
      林大秀自然不知道他儿子是小怪物能听懂看懂他的意思,把孩子放在炕上,开始折腾那些衣服以及收拾出来的一些杂七杂八,扯过一块包袱皮包起来,“儿子,爹把这些拿去当了,有了钱好过年,给你买糖吃。”
      
      林重阳使劲地翻白眼,然后很生气地骂他蠢,只可惜声带不受控制,发出来的声音虽然不是哇哇哭,也只是无意义的咿咿呀呀,让人听着非常受用。
      
      只可惜林大秀想的美好,现实很骨感,他把儿子送回韩家之后就背了包袱去当铺,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愿换回至少十几两银子,拿到手也只有一两而已!
      
      他那些衣服,原本一件也不止一两,背了一包袱,也不过这点钱。
      
      林大秀感觉欲哭无泪,可他怎么会哭呢,他只能板着脸,僵着背,在外面走了一圈又一圈,想着是不是找个营生干。
      
      随便找个营生,丢人现眼,需要拉下面子。
      
      哪怕林少爷如今可能会饿死,他也不那么容易迈出第一步。
      
      可当他好不容易做足了心理建设,拉下面子,想去找个营生的时候,他又发现,其实这世上不是你自己拉下面子,以为委屈了自己,就可以换来你想要的东西。
      
      并没有人想用他。
      
      当然,不是没有工作给他,相反还不少呢,可人家不是看中他干什么,人家是看中他的脸!
      
      林少爷可以拉下面子去找活儿干,怎么可能出卖色相跟那些人似的被人摸索。
      
      打死都不干的!
      
      所以,林少爷没有找到任何工作,面临着断炊断火的窘地。
      
      不是过年的问题,而是活不活得下去的问题。
      
      原本还以为自己饿就饿着,儿子在韩家起码还得过俩月舒心日子,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让他知道靠山山倒,且天有不测风云,谁也说不准明天的事情。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灵感很足,女穿男,就是为了能让他做一些女孩子不能做的事情,所以会学习科举、做官等,开始会有点慢热,亲们不要着急哈。毕竟林大秀也只有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主角带大,主角也能和他有亲密感情,哈哈。毕竟是亲爹嘛。当然不会纠缠太久,很快会好起来的。
    再次希望亲们多多帮忙,多留点言吧,感谢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