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双渣、挨打 ...

  •   经过韩椿儿姑嫂的精心照顾,林重阳现在大变样,雪白的皮肤,柔软弹性的触感,乌溜溜大眼时刻映着一层水光,比女孩子还要漂亮好看。
      
      林大秀顿时有点内疚。
      
      林重阳瞪着大眼看着眼前的便宜爹,他还真是又蠢又渣啊,才这么一个月,把自己折腾的又憔悴又清瘦,不过看起来又带着一种颓废的美。哎,除了有一张好看的脸,你说你还有啥啊。
      
      不过,还真是好看。
      
      林重阳朝着自己美爹笑起来,小手挥舞着,想让他抱。得赶紧巴结巴结,再蠢也是自己爹啊,自己还得靠他不是。
      
      眼前的生存问题是最大的难题,自己还这么小,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一命呜呼。所以林重阳根本没有时间用大人的思维来担心、惧怕、悲伤什么,如果放任自己沉浸在那种情绪里,那会让人崩溃。他只专注于用大人的心机来讨好周围的人,希望他们能更加喜欢自己一点,哪怕再困难的时候,也能顾念他这么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小东西想办法养活他。
      
      而不是放弃他!
      
      他可是知道古代的孩子存活率多么让人揪心,还有生活多么艰难。
      
      如果他大一点有自理能力,再艰难也不怕的,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总能闯出一番名堂的。
      
      可眼下,哎,人小志短啊,所以只能卖力讨好大人咯。
      
      看着孩子对自己露出的灿烂笑脸,粉嫩的小嘴笑得露出牙龈。
      
      林大秀胸口一滞越发内疚起来,难道真的要送人吗?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就乱乱的,出现一些吓人的画面。
      
      孩子送过去,人家照顾不周到,摔死了;或者是乡下水多,淹死了;再不就是农家两口子让他拼命干活,累死了;就算那富户人家,彪悍的婆子突然自己有了身孕,看孩子不顺眼,给虐/待死了,再不就是婆子死了,老头子续娶生了自己的儿子,有了后娘就有后爹,更何况还是捡来的孩子!
      
      他似乎能看到小小的孩子无助地哀求,最后奄奄一息,那双漂亮的大眼含着泪,绝望又无助地合上。
      
      随着眼帘合上,似乎小小的生命也在消失,他顿时心痛如绞。
      
      “不、不行的!”
      
      林重阳被他吓了一跳,见他不抱自己脸色都变得发白,顿时来气。
      
      难道姐姐我有那么吓人吗,让你抱你不抱就算了,竟然还“不行的”,脸都吓白了,至于吗?
      
      他悲愤地一声吼,哇的哭起来,抗/议他爹的冷漠。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叫门的声音。
      
      林大秀以为抱孩子的来了,赶紧把儿子放在炕上盖上小被子,又拿一个小拨浪鼓塞在他手里,这才带上门快步出去。
      
      “谁啊——,你怎么来了!”看见来人,他顿时冷了脸。
      
      来人是他爹,林中方。
      
      林中方三十多岁,面白无须,相貌俊秀,穿着一身墨绿色方胜暗纹的锦袍,越发显得长身玉立气质出众。此时和林大秀两人对峙站在小院里,更让灰扑扑的院子蓬荜生辉,尤其是初冬的夕阳透过银杏树落下来,照得两人俊美非凡。
      
      不过一切都是错觉,眼前这俩人如同雄性的动物一样,互相敌视着,浑身是刺。
      
      “这就是你对父亲的态度?”林中方重重哼了一声。
      
      这个蠢东西,密水县那么好的两进院子,竟然跟人家换来这么一栋破烂小院。
      
      败家子!
      
      林大秀也冷笑,“阁下想要什么态度,让自己亲儿像狗一样摇尾乞怜,哀求你一碗水端平别只偏着后娘养的?”
      
      就知道不能让他开口说话!
      
      林中方早就对这个儿子零容忍,一句话就气得两眼发昏,“混账东西,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嘴,真是臭不可闻。”
      
      林大秀毫不示弱,在儿子面前的温顺早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通体的桀骜戾气,俊眸闪动着怒火和寒光,“儿子嘴巴这么臭,你们也没被臭死,可见你们是有多厚颜无耻,加倍的臭不可闻。”
      
      “逆子,混账!”林中方上前挥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就打得林大秀瘦高的身子狠狠地歪向一边。
      
      林大秀啐了一口血唾沫,之前还压抑的声音立刻不受控制,“你打,你有本事打死我!”他瞪着一双乌黑的眼睛愤怒地剜着林中方。
      
      林大秀长相随母,艳丽漂亮,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是一个守本分的,绝对狐狸精一类的人。
      
      可实际跟狐狸精十万八千里,哪里有狐狸精那么婉转可爱,温柔可亲。
      
      林中方懊恼地想着,又自责自己怎么没忍住,来的路上再三告诫自己,哪怕混小子再混,也不动手的。现在听儿子提高声音,他又怕邻里听见笑话,便强忍着脾气,压低声音冷冷道:“孩子呢,死了没?”
      
      林大秀当即暴跳如雷,“你们都死了,他还活得好好的。”
      
      敢咒他儿子死,让你们全家去死!他一生气昏了头,不管不顾,又犯了从前的驴脾气,连自己老子也不认了。
      
      林中方一个趔趄差点被气昏过去,却还是拼命忍着,“没死就抱出来赶紧给我滚家去,林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回家三年不许出门!”
      
      林大秀呸了一声,“这是怕我没死,又使新的毒计呢,想关着我,你们还不如直接毒死我拉倒。”他想当然就是继母又出幺蛾子,想关死他。
      
      “逆子,你做了这样见不得人的事,下作无耻,还好意思大摇大摆地逛街摆谱,赶紧把那个小东西给我送人!”林中方原本是想把孩子抱回去,顺便教训儿子一顿,名正言顺关起来让他少跟狐朋狗友鬼混,这件事也就平息了。
      
      等关几年,他也大了就赶紧说一门亲事拉倒。谁知道——现在他气得要冒烟,就口不择言起来。
      
      林大秀才不管他冒烟不冒烟,自从后娘进门,他向来是敢说敢做,敢骂敢当,才不管他们下不下得来台!
      
      一开始屁股都被打烂了,他也一句软话不说,反而越发变本加厉。
      
      “我下作无耻,我也没急吼吼地把发妻气死赶紧娶个Y妇进门!”
      
      “你个小贱、、种!”林中方气得也语无伦次,昏了头脑,顾不得礼义廉耻、父子伦常的,上前就狠踹一脚。
      
      林中方平日里也好骑马射箭,附庸风雅,又当壮年,自然有点力气,加上这一脚用足劲的,顿时就把林大秀一脚踹飞出去,在一丈开外摔下来。
      
      林大秀当时就两眼发黑,差点吐血。
      
      这倒是又把林中方吓了一跳,却也拉不下脸来,气头上只恨不得把逆子踹死才解恨,免得给林家丢人。
      
      林大秀可不管,数落道:“我是贱种,你就是老贱种,不是奸夫y妇,那y妇怎么进门八个月就生个孽、种!”
      
      林大秀的弟弟林毓轩八个月早产,只是那早产的比人家足月的还健康胖乎,瞎子都不信,不过林中方怕人说闲话,一直都强调儿子早产,所以要精心护理,花了不少银子才养得和正常孩子一样健康呢。
      
      林大秀不懂这个,大一些后听下人们嘀咕多了,自然就留了心眼,再联想母亲去世前那一年整日以泪洗面,父亲开始还吵后来面都不见,他就知道怎么回事。
      
      他自己先做了下作事儿,就别怪这个当儿子的没有尊卑。
      
      他们都不要脸,他还给他们什么脸!整天说他给他们丢人,明明是他们丢他和娘的人!
      
      林中方脸色惨白,“罢了罢了,今儿我就打死你,权当没你这么个逆子。”
      
      外面的小厮再也忍不下去了,开始只听着里面低低的说话声,没一会儿竟然就动了手。他还怕邻居们看了说闲话,紧张地四处瞅着,这会儿听着竟然是动了真格,也不管主人家是不是害臊丢面子,赶紧冲进来抱住林中方的大腿,还假装什么都没听见,“老爷老爷,少爷他还小做下糊涂事儿,您就原谅他,他这都是被那些人给带歪了。”
      
      没亲娘教导自己心存恨意,有心人又故意往歪路上带,他能不歪得跟歪脖子树一样吗?
      
      这时候屋里的林重阳早哇哇大哭起来。
      
      听着孩子那一声紧似一声的哭号,林中方一下子跟泄气的皮球一样,恨恨道:“跟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置气,真是不值当。”
      
      他一甩袖子转身冷冷道:“给你脸你不要脸,今儿不回去,以后就别回去,也别指望打着林家的名头招摇撞骗,更别想有人接济你银钱。”撂下狠话气呼呼地夺门而去。
      
      小厮也不敢跟林大秀说什么,只能赶紧追出去。
      
      林大秀忍着剧痛爬起来,摸了摸,虽然疼得厉害,骨头倒是没断。
      
      脚下留情?哼,还不如说他虚了!
      
      他站直身子,骨头发出嘎巴的声音也不管,只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又去舀了一瓢水洗洗脸,再进屋看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儿子看他的眼神含着同情、讥讽?
      
      真是见鬼了!
      
      他咧嘴笑笑,“别怕,爹没事呢。”
      
      林重阳看他强颜欢笑的样子,一边脸肿得跟包子似的,不禁翻了个白眼,真是蠢到家了,又蠢还不读书。
      
      就没见过这么蠢的!真是气死她了。
      
      听他和便宜爷爷那么互相不知羞耻地骂架,他已经脑补了一出宅斗大戏。
      
      看来自己奶奶是因为和爷爷感情不和或者什么原因,年轻轻就没了,然后蠢爹就怪渣爷爷和后奶□□上,尤其后奶奶第一个孩子还有点瑕疵,生孩子时间不怎么对。
      
      这个蠢爹,就算后娘要害他,他不想着动动脑筋想办法,竟然只会一味地蛮干,就和他爹顶牛。
      
      真是蠢到家。
      
      还有这个便宜爷爷,也是蠢到家,不管有没有亏心事,你这样和一个小辈撕破脸地骂,泼妇一样,哪里有一点家长的样子?
      
      也别怪人家不尊重你,真是……都是什么人啊!
      
      他真想赶紧长大早点摆脱这些极品,自己好好过小日子去。
      
      他相信凭自己的本领,哪怕世道再艰难,他也能混得不错,跟着这个蠢爹,简直是被分分钟拖累的节奏。
      
      正腹诽着,他就被林大秀抱起来。
      
      林大秀将他小小的软软的脸蛋贴在自己脸上,声音不由自主地放轻,“小九,你放心,爹不会不要你的,不是所有的爹都那么狠心的。”
      
      听着他受伤的语气,林重阳叹了口气,小手努力地挥舞着想要找准方向,终于落在他脸蛋上,轻轻地摩擦了两下以示安慰。
      
      毕竟还是个半大孩子,怪可怜的。
      
      就在这时候,抱孩子的人倒是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肿么不爱留言呢,留下你们宝贵的足印啊。
    请相信林大秀会成长滴,另外,渣爷爷和渣爹天生一对渣父子,哈哈,各打五十大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