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剑网三2 ...

  •   李渡城中,和天一教营地隔了几里地的有一个村子。当然,现在那村子和废墟差不多了。天一教并不关心那个村子原本叫做什么,在用毒水害了全村人后,他们管那里叫毒人村,原本是练功的圣地。
      但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那一村的毒人中竟出现了不少还保留自主意识的塔纳。塔纳守卫们每天站在毒人村门口看护,竟然还真的把天一教拒之门外了。
      “真不知道这些人还有什么可挣扎的,都已经是塔纳了,满身是毒和毒人又有什么区别?难不成还以为能变回普通人?”营地中的炼尸人和巫师们发出沙哑又难听的嘲讽。
      叶良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心里默默反问,那你们这幅鬼样子又算什么?
      炼尸人和毒人不一样,后者不吃不喝不睡,每天都游荡在李渡城中,见人就咬;而前者只是修炼毒功,需要每天定时地吃饭睡觉。天一教营地里吃的也多半是有苗疆特色的大锅饭。
      天一教所到之地,片草不生,焦土百里。说实在的,能吃的蔬菜粮食被祸害得差不多了,所剩无几的那些也因为被毒水滋养而含有剧毒,除了塔纳和天一教徒谁也吃不得。
      叶良坐在营地帐篷前面,将手里长得像糯米团团的粮食掰成几块放在嘴里嚼掉。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走来走去的教徒和毒人们,扭头对自己的毒尸说道:“你还记得自己是哪里人吗?”
      被炼化的毒尸没有记忆和智慧,他们只会听从主人的吩咐去战斗。所以理所当然对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最强大的那个毒尸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破烂烂看不出样子,他的两颗眼球凸出而苍白,面容还能看得出曾经的俊朗。
      叶良在伽隆的记忆中翻出他生前的模样,这个年轻人曾经是个某个武林家族的人,在武林上也算小有名气的后起之秀,年轻气盛又一副侠义心肠,完全都不了解天一教的歹徒和诡异就敢只身闯入他们的地盘。结果被伽隆抓个正着,费了好一番功夫炼成了毒尸,伽隆还为此很是骄傲欣喜。毕竟毒人遍地都是,一只好毒尸却难求。
      他叫什么来着……叶良努力回想,这个年轻人是否有说过他的名字。夜色缓缓,秋风凄凉,他面前碗里的烤野兔肉也逐渐变冷的时候,叶良才终于想了起来——
      年轻人鲜衣怒马,手持两柄锋利的双剑,划着剑花直指他道:“我柳沐希今日便为城中百姓报仇,替天行道斩了你们这些妖物!”
      可惜他最终为年少轻率付出了代价,当炼尸罐被打破时,伽隆用尖锐的长指甲划过柳沐希皱褶的皮肤,桀桀怪笑着在耳边说道:“如今你也不成了妖物,少儿郎啊,太轻狂。”
      柳沐希,曾经的柳家翩翩少年郎,现在却生不如死地跟着天一教杀人放火……不,他甚至都不能说是还活着,那不过是一具会动的尸体而已。
      想到这里,叶良不由低下头叹息一声,他伸出青灰色的手,上面的指甲尖锐如同厉鬼。但叶良还是伸手握住了柳沐希毫无知觉的毒尸手,轻声唤道:“柳沐希,你这样不比死更好受。若是你的阿爹阿娘知道了,又该多伤心。”
      他肯定是要离开天一教这个鬼地方的,可能的话不如让这些毒尸死去,把他们的尸骨火化后带回故乡。柳沐希的故乡……大概是在扬州?
      “要是我带你回去,我带你回去可好?”叶良更轻柔地问道,他并没有察觉到毒尸恐怖的眼球极为轻微地动了一下。
      夜晚终于来临了,营地里的篝火发出清脆的噼啪声,哪怕辛苦炼尸的教徒们也大多回去休息,除了少数人还在营地里巡逻守卫。作为“伽隆大人”,叶良肯定不用亲自守着的,他亲自安置了自己的六个毒尸,这才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武功到了伽隆这个程度,至少还是分得清是否有人潜伏在帐篷中。何况是那不可忽略的血腥味和鼻息声。来人的青锋抵在了伽隆的喉头,却无法再进一步,只因为叶良扣住了剑锋,带着剧毒的鲜血顺着雪亮的宝剑低落下来。
      那人不敢碰伽隆的血,只得急速后退,顺势甩掉剑尖上的血滴。潜伏者因为动作太大而拉扯到了伤口,在黑暗中发出闷哼和痛苦的声音。
      这动静惊扰了不远处伽隆的毒尸,但叶良转念就放出内力安抚了他们,并打发走了闻声而来的天一教徒们。他走到桌边点亮了一支蜡烛,明黄色的光晕照亮了半个帐篷。
      叶良终于得以看清袭击者的模样:那是个一身蓝白色道服的道士,眉目清冷如雪,面容冷峻如剑,浑身都萦绕着一股修道者的孤傲脱俗之气。
      那道士受了伤,肩膀上的白色道服红了一大片,手臂处还在不断地往下滴血,可他却目光清凉冰冷地盯着叶良,拿着剑的另一只手极稳。
      “纯阳。”略一回想,叶良就从记忆中翻出了对方的门派身份,“道长深夜来访可有事与我相谈?不如先把身上的伤包一下?”
      叶良找出了帐篷里放着的药和绷带,将整个盒子用没有受伤的手递过去。
      道士没有去接,叶良笑眯眯地说道:“道长若是想死在这里,也要想想是否会在昏过去后就被人拿去炼尸。”
      这话说得欠揍,饶是修炼已久的道士都脸色一变,眼神不善犀利地看向叶良。若不是身体实在不妥,他早就持剑攻上来了。
      “且先包扎了再说,我要是想对你不利,还用得着如此吗?”叶良收敛了笑容,叹了口气。做坏人就是这点不好,想转阵营都没人相信,之前在集中营了犹太人也不肯相信他。
      道士不知这个天一教炼尸人有什么阴谋,但目前的情势也容不得多想。他伸手拿了盒子,打开后就闻到一股上好金疮药的味道,纯阳宫虽然是修道之地,但炼丹和炼药的手艺都不差,道士也算半个大夫,所以他只是闻了闻就知道这药没问题。
      他身边应急的金疮药都已经用完了,这几日要逃出天一教的追杀实在不易。若是还不能告知……他撕开了受伤地方的衣服,上面翻着的红黑色血肉看起来不详极了。
      叶良在看到那处伤口时就心道不好,他提气迅速往道士那里移动。道士刚眼神一凝要持剑反抗,就被叶良呵斥道:“你被毒尸抓到了?!别动!”
      你说不动就不动,那我岂不是傻?何况还是敌对的人。道士的剑砍在了叶良的肩膀上,但叶良没有理睬,而是扒开衣服观察那道散发着黑气的伤口。
      没错,中了天一教的尸毒,毒素被处理过,虽然点了穴道防止扩散,但叶良只是一模就知道这人基本上没救了……毒素还是蔓延开了。
      如果当机立断就砍了胳膊或许还有用,不过是伤在左肩膀附近,离心脏太近。
      叶良叹气,他在对方清冽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这个长相青灰色的炼尸人面露悲悯地叹息一声,终于是放开了道士,摇摇头离开对方的攻击范围。
      “道长可知毒尸身带剧毒,碰之即死?”叶良拿出另一个盒子,里面有个小巧的瓷瓶。他打开红色的封口,将浅黄色的粉末倒在自己肩膀和手掌的伤口上,却总不得要领。
      毕竟那位伽隆大人很久都没受过伤了,平时和人武斗也让毒尸上场。而叶良作为遵纪守法的现代人只会用创口贴,没错,就只有创可贴。这种粉末状的金疮药看起来就很麻烦。
      胡乱地撒了小半瓶,那位道长终于看不下去了。
      “你若是不除去附近的衣物和清理伤口,就这么上药还不如不上。”道长的声音也如同天山雪峰上的湖水,清冷又悦耳,却带着一丝虚弱。
      “我不上药也死不了。”叶良扯了扯嘴角自嘲了一句,“道长身中尸毒却无药可解。”
      “我知道。”他还不至于不清楚自己身体状况,可哪怕是死他都要把消息带给浩气盟和纯阳。如果让天一教和乌蒙贵得逞,恐怕各大门派都凶多吉少。
      “多则一旬,少则三日,道长必变为毒人。”叶良看对方那么淡定,自己也淡定了起来,可能是江湖中人都看淡了生死吧,更何况是参悟天道的纯阳修士,“道长可知,变为毒人没有理智,无非是行尸走肉般地伤人杀人。我看道长武功不浅,怕是到时候危害更甚。”
      “我不会活到那一日。”干脆利落的回答。
      “道长可有未了之事,否则也不会在中了尸毒之后还如此求生。”叶良一针见血地问道。
      然而道士却沉默了下来,他和叶良之间有种诡异的和/谐感。他们不想一开始见面时的争锋相对,可能是因为叶良可以杀他却没有表现出恶意有关,也有可能是他们的情绪都比较平淡无波,仿佛是许久不见的熟人一般。
      但他还有理智管住自己的嘴,对方不是浩气盟的同道,而是天一教惨无人道的炼尸人。
      见道士不回答,叶良也明白了。他不再逼问,而是沉默着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好不容易把药上完了,把绷带绑好。才对同样处理完伤口的道士说道:“这里的人叫我伽隆,但我叫叶良,道长今夜先歇息在我这儿。”
      道士听完后依旧不说话,好久之后,久到叶良几乎要看着蜡烛的光睡过去时,才听到对方清冷的声音说道:“贫道谢青荇,道号雪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