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拾 ...

  •   
      黄忆慈听得手心里直冒冷汗,脑袋一片空白。
      
      她还一直都傻傻地认为只要自己忘记了这件事,就可以一直好好地活下去。可没想到如今会被奸诈之人利用。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文昌告诉了你多少?”
      
      “哎,别急呀忆慈,先听我说完嘛。”黄忆慈绷紧了身躯,她并不想再往下听,但何漠鹰绝不会停止他的一连串演讲,“你以为你当年烧的那房屋是谁的?那是当时名震天下、财权与兵权仅次于皇上的曹氏家族的住宅——曹府!是不是很熟悉?曹三丰曹少爷不知有多想报仇,就算他被灌了药,这些年他想起的东西也足够他做出推断了。”
      
      是曹府?
      
      难怪这么多年,父亲回答她的关于曹家的问题显得十分敷衍,只是她对此并未留意太多。若是让他知道这件事,她跟他就或许真的要走到尽头。可是她还想保住他的安全,还想再看到他那吊儿郎当的眼神,还想被他欺负被他保护,去感受他身上一点一滴散发出的温暖。
      
      “不……三丰不会杀我”黄忆慈捂着双耳喃喃地说着,向后退去。
      
      一抹黑色火速闪到她身后挡住了她。她抓紧了那件黑得令人窒息的衣裳,感到自己昏昏沉沉,耳边的声音比任何声响都更加清晰。何漠鹰抓紧了她的肩膀,冷笑着凑到她耳边逼迫她把话听完。
      
      “黄忆慈,你心念曹少可不止文昌看的出来。然而凭着曹三丰现在基本为零的地位和权力,他有什么资格接近你?我能给你的,比他能给你的要多得多。况且你必须要明白,爱即是成全,他喜欢的,是他唯一的师妹,而他想报复的,才是你。”
      
      何漠鹰兴奋地感到黄忆慈的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她一言不发,但他知道她已经被他刚刚的一番言辞说动。
      
      “所以,成全他吧。不管是他的感情还是他的仇恨,都成全他吧。”何漠鹰几乎要兴奋得大笑出声,“黄忆慈,你听好,我要你向曹三丰说出实话,让他知道十二年前的一切都是你所为,然后在他面前死去。放心,一切都是演戏,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真的死掉。然后,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就会给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不用问我为什么,文昌也告诉过你,黄家立足于朝廷的日子已经没有多久了。”
      
      一字一句,像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刀刃直直地刺入她的心脏,她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留住他,或者自己跟着他从此隐居在祁云山,过上神仙眷侣的生活。是她的错误选择把他推入到一个危险的境地。
      
      她期盼他永远都不要再出谷,以逃避何漠鹰手下的暗杀团队,但她知道这不过是痴心妄想。哪有一辈子都待在一个地方的道理?
      
      他会吗?她想象着他出谷来找她,践行几个月前他说的“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见面”这句被她自己视为承诺的话。
      
      “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实现你说的话,不做任何直接或间接伤害他的事。”
      
      “那是自然。”何漠鹰耳语般阴冷的声音伴随着奸计得逞的笑容,将棱角分明的冷峻的脸缓缓靠近眼神已如死水的黄忆慈……
      
      ————————————————————分割线———————————————————
      
      “各位师兄……我可以换回我原来的衣服了么……”
      
      “你急什么,等下尹初师兄给你换啊。”
      
      “不……我还是自己换吧……”
      
      “换什么。”小七阴笑两声,“我看这样挺好的。”
      
      “啾儿师弟,还别说你这穿衣服的本事还真是高啊。”平日里严肃的大师兄也忍不住拿曹三丰开开玩笑。
      
      某美若天仙之“女子”被几位师兄拖着下山。衣袂婉转,裙纱飞舞,飘飘欲仙,双目如水温柔——然而满含怨念……一路跌跌撞撞,不情不愿。他从没想过出趟谷也得付出如此高的代价。当然,若真能见到黄忆慈这代价他也认了,关键在于能否在到达黄府之前找到一处换衣的地方成为了他此时最大的心结……
      
      要是被黄忆慈看到这身打扮他死的心都有了!
      
      昨日小七主动向师父提出要同曹三丰一起去怡安郡。由于此事到了目前有一定危险性,小七决定让师父再挑几位师兄陪同他去怡安郡,人多也好相互有个照应。但是……
      
      “噗……”归尘听了小七的请求,吓得把水笔直地喷到了他的兜帽下谁也看不清的脸上,“你说什么?带他去调查?你们别给我找借口跑出去玩。”
      
      小七愣了几秒,才慢慢抬起手,使劲地抹了把脸……
      
      “师父,您还不知道吧,三丰把很多事情都想起来了。”
      
      “想起就想起,药物制不住他那是好事。”
      
      “倒不是药物制不住他,这些年他一直想知道以前的事。”
      
      “尽量不要让他知道太多才是,你们居然还要带他前去调查?”
      
      “您什么也不告诉他,他也会去查个水落石出。”
      
      “十二年了,我就不信他能查出个什么鬼!”
      
      “也许他还真能查出个鬼来。”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归尘一直在回绝,从未被说服。直到最后小七的三寸不烂之舌被磨烂,归尘的态度也愈来愈坚定,语气愈来愈强烈。小七后悔没有通过别的方式去说服归尘,导致最后归尘决定把曹三丰关进地下室,直到磨灭他想要出谷的意志。
      
      出师未捷,身反死!
      
      曹三丰不明就里地在地下室蹲了一个星期,直到他终于可以重见天日,却发现彼时——外面是晚上。
      
      “三丰,你穿上师妹的衣服,我们趁半夜赶紧走。
      
      “呵呵……半夜溜出去,为什么我要男扮女装?”
      
      “这是尹初的主意,薛弥最近比以前感知力更灵敏了,你只有穿上师妹的衣服,我们才能跟薛弥撒谎说师妹病重,要带师妹出门寻医。”
      
      “等会儿……包子的衣服我怎么穿得下?”
      
      “所以说咯。”小七抖开一件特大号女装,“夏雨师兄和朋佑师兄最近外出任务,顺便按照包子师妹的服装去订做了一件合你身的,另外我们还跟师妹借了化妆品,最终的造型包师弟你满意!”
      
      曹三丰感觉身上有千万条爬虫滑过,内心万马奔腾。话说就这么走到了这一步,为了出去见她竟然沦落到了男扮女装的地步,传出去岂不是得被人笑掉大牙?
      
      然而曹三丰还是乖乖地把衣服换了,在加上曹华恩帮画的浅浅的眼影、粉底、唇彩,在一切完美的易装易容之后,打算陪同他前往的欧阳铖、尹初和小七通通都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
      
      这哪是男扮女装,这TM根本就是个女的!
      
      “师弟你还真是潜力无限啊,我都快要爱上你了。”小七贫嘴道。
      
      “脸真是挺不错的就是身材不大像……尤其这身高还真是没法伪装。”尹初扶着下巴细细品味,“哎啾儿,待会儿到了谷口蹲低点儿啊,师兄扶着你走就好。”
      
      “啾儿姐姐!”曹华恩趁热打铁。
      
      “出了谷之后记得找个地方让我变回去呦……”曹三丰笑眯眯地掰着手背的关节骨。
      
      “没问题没问题!”某三只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嘴里这么说着,仨师兄的眼睛都没离开过他,也没停止过窃笑。
      
      然而荒山野岭,几人顶着半夜风雪前进,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暂避风雪的地方,更别说让曹三丰更衣卸妆。几人行走得甚是困难,路上还遇人劫色。几人本想绕路而行平安渡过,但在那几个出入祁云山的盗贼穷追不舍勇猛跟进之下,曹三丰忍了又忍忍无可忍以一敌群,将那十来个山贼一举打趴下。
      
      其中一个坚忍地还没有晕过去,趴在雪地里,流着一脸血抽搐道:“这女的……真彪啊……”
      
      曹三丰笑容不改,额头上的青筋暴了又暴,优雅地走上去又暴力地将那人再度踹飞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一路下山,坐船,沿着水路缓缓靠近怡安郡港口。曹三丰想要在船上找一处地方把衣服换了,无奈船舱狭小,又失了一个机会。只得到上了岸后,曹三丰才随同师兄们进了一家客栈,火速换回男儿装,并威胁般地要求三位师兄保密。师兄们坏笑点头,齐刷刷一脸在打坏主意的模样。
      
      这怡安郡还是半年前的那番模样,一样的集市,一样的酒楼茶肆,街上各小摊贩的叫卖声不绝如缕,还有生意依旧红火的心珍楼。曹三丰对这附近依旧了如指掌,左弯右拐,像回自己家般轻车熟路。此时摆在四人面前的,是那个依旧显得凝重的青铜大门,还有雕塑一样的两个门卫。
      
      门卫看到曹三丰归来,眉头一提,略有惊讶之色。
      
      “曹少侠可又是奉亲王之命?”看上去比较好客的一个说道。
      
      “不,我是来找郡主的,二位可否让我们四人通行?”
      
      “恕我等二人不能放你们这么多人进去,若真要进去只能曹少侠您一人进去。只是我们郡主早已不待在黄府了。”
      
      曹三丰并不吃惊,早该猜到黄忆慈会去往泰州。不过无论她是否去了泰州都不关自己的事吧,这次出门他只要专心找到当年的凶手,其它的都不重要。
      
      只是这心里却像是被剥去最后一丝生命。他原本在感情与仇恨的徘徊中,始终更偏向于感情,而一直在为自己放弃复仇的心理找借口。他希望等到自己哪天能够放下十二年来的仇恨,便可执子之手,永不分离。心里那么多话语,却被她已随杨文昌离开的事实生生捏碎。
      
      天空渐渐被乌云遮蔽,阴沉沉地向地面逼来。
      
      “快下雨了。”尹初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啾儿,你要进去吗?”
      
      “不必了。”曹三丰冷冷地说,“走,我们去永安城。”
      
      ————————————————————分割线———————————————————
      
      这永安城的气氛显然大不如前。
      
      这十二年里不断地有人从永安城里搬出,一开始是周边地区的拆迁划分,导致那里的居民不得不搬离。随着地区的渐渐狭小,除了一些钉子户,其他人家基本都迁移到了别的地方,而更多地,是在泰州落脚。
      
      繁华寥落,寂静清冷。这其中最根本的原因终究离不开十二年前曹氏家族的没落。不明的大火葬去了这只巨大的老虎。由于皇帝深深地怀念自己的得力要臣,一直未把永安城完全划分给任何一位臣子亦或亲王,因此永安城常年无人治理,变得像是一个被遗弃的荒郊野外。
      
      “看来跟我看到的差不多啊。”小七低声说道,似是怕破坏了这里的氛围。
      
      “你看到了什么?”欧阳铖问道。
      
      “自从曹尊主一家没落了之后,案子一直悬而未破。因为曹尊主是个为民做主的清官,清官不明死亡,这里的居民一直认为这是不吉之兆,所以也纷纷逃离了这里。即使是钉子户也只剩下恋乡的老人,年轻人都搬出了这里。”
      
      曹三丰并不说话,离真相原来越近他反而有些手足无措。
      
      终究还是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尹初一路观察着周围,这里的树木虽立而已枯,纵使大白天也笼罩着一股阴森的气息。白雾缭绕,遮去了大部分的阳光,使得这里看起来不怎么像白天。偶尔有不明的动物嗖一声窜过,吓得几位突然住脚。
      
      彼时一个苍老的声音飘然而过:“年轻人,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四人扭头朝浓雾深处望去,一个黑影在白雾中渐渐显现。
      
      上百岁的老妪,佝偻着身躯,满脸细小的皱纹外加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她盯着四个小伙儿看着,突然睁大了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面目显得愈加狰狞可怕
      
      “你们还敢到这里来!”
      
      老妪愤怒的质问让四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这片树林本应已经被弃置,为何还会有人在这里出现。出现倒也可以理解,只是出现的是个上了年纪且并不由一位年轻人带着的老婆婆,这就不免有些令人戒备。
      
      “这位老太,您不也敢到这里来么?”尹初认为这个老妪可以是很多问题的突破口,便壮着胆子上前与之对话。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住在这里。”
      
      “真巧,我们也正想搬到这里住。也许我们会是邻居。”尹初友好地微笑,心里想着这地方怎么也会有人想要住在这儿。
      
      然而老妪不买这套,反而大声吼起来:“不可能!年纪轻轻倒学会撒谎了?这里已经废了,人都走了,都走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搬进来!”老妪像是被勾起了伤心之处,“你们可知道,尊主待我们这一方百姓可好?那些年轻人不念旧恩,通通都走了。我儿子也走了!被那个狐狸精勾走了!留我老太太在此地孤独终老!都是些没良心的,没良心的!”
      
      “老婆婆您先别激动,”尹初依旧保持着礼貌,“我们不是本地人,第一次到这里来,您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外地人?”老妪一脸嫌弃地打量着他们,“嘁……只要是这个国家的人,都知道永安尊主的事,你们只怕是邻国人呦!”
      
      “是是,这都被您看出来了。”尹初陪着笑,悄悄扭头朝三位呆呆地看着他的师兄弟眨了眨眼,“那您能说说关于那位尊主的事吗?”
      
      “这地方邪得很,要不是我上了年纪,我也不会继续住在这里。你们看到那边没有?”老妪伸出枯枝般骨瘦如柴的手指,指向河对面在雾中隐隐约约的一片废墟,“那里本来是曹府……哎哟你说这老天怎么就不可怜可怜好人哪。俺们永安城这地方,在曹府被烧光之前,尊主还在的时候可是好得很!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条,我们这一方百姓可感谢他呢。听说他还有个小小年纪便文武双全的儿子,小少爷长得眉清目秀的,可爱得很!五岁便习得诗词歌赋,才七岁就常常帮尊主做事儿甚至拿主意呢……”
      
      “那后来呢?”尹初打断了老妪的回忆,“曹府怎么了?”
      
      “曹府?十二年前在半夜里被烧了个精光。那火也真是莫名其妙,突然就着了。过后有一帮人到这里来,看了大半天后竟然说是他们自焚。小兄弟,你说这奇怪不奇怪,自焚后居然只发现了一个男娃的尸体。”
      
      “男娃的尸体?能辨出是谁不?”
      
      “哎哟烧的面目全非,恐怕只有亲娘才认得出来。告诉你们,我听说啊,这件事跟黄氏有关。准是他们!不会错的!”
      
      曹三丰听得瞪大了眼睛。
      
      尹初用余光察觉到曹三丰的不对劲,转而跟老妪说道:“老婆婆,如果这只是谣言,还请您不要乱说。”
      
      “哦哟我这一把年纪还会乱说不?他们说,起火的时候就有一个小伙子带着一个女娃在河这边看着,那小伙子的衣服上有黄家的标志,我亲眼所见,不会错。现在的贵族孩子一个个都有本事,这火没准就是那个怡安郡主……”
      
      “对不起我们还要赶路,谢谢您跟我们说这些,我们先告辞。”小七连忙推着曹三丰朝翰林河继续走,欧阳铖和尹初见状也赶紧跟老妪道了别跟上去。
      
      几个人走了老久,知道感觉已经脱离了老妪的视线才停下来歇会儿。此时翰林河就在面前,只要过了这河,他就可以回到自己十二年以前住的地方,用这种方法唤醒记忆可比在山洞里燃火要有效得多。
      
      但此刻充斥着他的脑海的却不是这个。
      
      “那个老女人看不到我们了吧?”小七回头望着雾幕的那头,拉了拉兜帽。
      
      “她说的男娃……如果不是啾儿就站在我面前,我真的会认为是曹家少爷。”欧阳铖走过去拍拍曹三丰的肩膀,“你也别多心,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什么都看不清记不得……”
      
      “可能……真的是她……”曹三丰低声自语,“那个男娃,是杨文盛吧。”
      
      “什么杨文盛?”尹初不解地问。
      
      “忆慈的发小,两人当年来永安城。忆慈放烟火烧过一栋房屋,杨文盛当时就在那间屋子里。”
      
      “这不是怡安郡主告诉你的事吗?”小七道,“我说过了,这其中的蹊跷很多。”
      
      曹三丰把黄忆慈在分别时对他讲的十二年前的事完完整整阐述给了其他两位师兄听,已经知道全情的小七只把双手枕在后脑勺,靠着旁边的一棵枯树等他讲完。
      
      三分钟后……
      
      “事情就是这样。”曹三丰结束了有条不紊的讲解。
      
      尹初开启他智囊团一样的头脑,一番推测后竟是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他惊奇自己竟然能够在这死结一样的迷宫里找到了出路,而且这最后的终点,竟是与老妪的说法完全重合。
      
      他希望自己能够再多一点信息,仅凭着目前的信息,他总感觉哪里不对,然而哪里都是吻合的,而且是完美契合。
      
      怡安亲王,这是他能想到的永安城火灾事件唯一一个始作俑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