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正是冬夜,寒风如巨兽的鼾声怪异地呼呼作响,以一股无形的力量撕扯着山崖上的弯脖子松。纯白得近乎透明的雪花簌簌下落,却经不住夜风的力量消失在疯狂的席卷之中。风雪同行共舞,形成一袭巨大的天幕,笼盖尘世。
      
      身着褐衣的少年用他并不高超却十分熟练的轻功从山谷中飞檐走壁而来,他左臂弯曲挡于额前,逆风而行,神情艰难,但仍可见其身段灵活。
      
      大半夜,少年那些仍待在山谷里的师兄以及他们的师父早已入睡,而少年其实并没有经师父批准,便独自偷溜出谷,甚至打算下山远走,待明日日升之时再归。少年约莫十岁,正是初生牛犊不怕险的调皮年纪。他知道几天前师父刚外出归来,心中似还有闹人之事未解,估摸着一段时间内不会将他们一众师兄弟从严管理。在师父放松警惕之时给自己放放大假,出谷游玩,也算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事。
      
      谨记师父所教过的轻功课程,在崖壁上飞跃五步,借助地势落于平地之上。灰布鞋涉过水洼,溅起的水花如缕缕飘散的烟雾,融进风雪之中。直到到达山谷出入口的时候,风已经开始变小了。
      
      他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轻运内力感知几里之内是否有师兄或者师父本人在监视。在此之前冬弥师兄经常在谷口担任岗哨,因他侦查追踪方面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欲强闯入谷之人皆在距离山谷十里之外被冬弥师兄瞬截,而后将其闯谷的念头扼杀于摇篮之中——用较为暴力的手段。然而今晚师父是真的心不在焉了,少年完全感觉不到任何一位师兄,却感知到一个微弱无比的信号。
      
      陌生的,又十分微弱的紊乱的内力信号。而且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
      
      尽管如此微弱的内力对身强力壮、内力刚劲不紊的他没有任何威胁,但他仍然不愿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武林之大,武功之多,无奇不有,想来师父最近有烦心事,作为与其关系甚密的徒弟,还得防着点山谷附近的外来人物。他背靠着崖壁,亦步亦趋地挪出了山谷,在他正打算一个闪身逃离那股微弱的内力冲射而去时,却听到一个弱弱的□□声。声音甚是稚嫩,听上去是一个比他还要小的孩子。
      
      “爹……娘……救我……”
      
      一声一声,像是狂风暴雨中坠落枝头的鸟儿绝望的啁啾。
      
      少年放开了胆,循着声音跑上前,在一堆白雪中看到一袭若隐若现的白衣,一个几乎要被雪掩埋的小小身躯躺在雪地里,看个子之小约莫六七岁,正蜷缩在雪地里瑟瑟发抖,几近意识模糊。
      
      这山谷乃是僻静之地,附近终年不见外来人影。除非长途跋涉至此,方圆百里之内是不可能有外来者出现的。
      
      看来,这小孩是于流浪至郊外,无意间闯进了这里。
      
      他走近小孩,蹲下来凝视他长长的、凝结了冰晶的睫毛,本应剔透无暇的皮肤以及柔软乌黑的发丝此时竟脏乱不堪,身子也是瘦弱无比。
      
      “喂,弟弟,醒醒。”少年轻轻地拨开小孩身上的雪,但不消一会儿又被覆盖了脑门。
      
      “爹……娘……”
      
      “弟弟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带你去找你爹娘可好?”
      
      听到少年的后半句话,小孩突然安静下来,渐渐松开了紧皱的眉头,缓缓睁开双眼。
      
      那是一双如黑曜石般漂亮的眸子,如昏暗月色下沉静的黑色湖面。但此时它们失去了晶莹的光泽,用迷茫而空洞的眼神看着少年。不多时眼中浮现出看见救命稻草般的神色。
      
      “小哥哥救我……我……”
      
      “弟弟别怕,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我叫……”小孩的声音渐渐弱下去,他的眼神没有聚焦,直直的像是要穿越高远的天空,落在少年看不到的彼方。他在回忆。“我……我不知道……不知道……”
      
      “你没有名字?”少年略显诧异。
      
      “我……我忘记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我会……”
      
      又是一连串意识贫乏的碎碎念,少年其实早已动了恻隐之心,无论如何,都是要把这个孩子带回谷中的。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取消了自己的出逃行程。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回谷里把孩子交给师父会有怎样的结果。师父不严抓只是因为最近心事重重无暇顾及他们罢了,若是被他知道自己擅自出谷,受到的惩罚可就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了。谷规伺候外加师父不顺的心气,他无法担保自己不会被师父当做出气筒,即便他是所有徒弟中年纪最小的小师弟。可若是让他放这孩子在雪天里自生自灭,倒不如让他直接被师父打死了事。
      
      他吃力地将白衣的小孩抱起。有了小孩的重量他已无法一跃入谷,只能靠双足步行入谷。一步一步,尚且健康有力的他也还得咬牙一挺。
      
      风似乎又开始转猛,少年在一旁的崖壁角落蹲下身,把外套脱下给小孩严严实实裹上,选择一个稳当的姿势,将小孩抱往峡谷深处——他的师父所居之地。
      
      “师父!师父!”少年被这寒天冻得声音不住颤抖,一手紧紧地抱着那已熟睡的小孩,一手扭了扭发麻的手腕,叩敲着师父住屋的檀木门。
      
      屋里响起疲累而粗重的呼吸声,以及拖鞋拖磨在地板上的沙沙声。
      
      “是哪个小子?大半夜的。”少年听得师父的脚步声来到门前,将这古旧的檀木门吱呀一声从里头拉开。
      
      金棕色中衣,中等的个头,疲惫却威严不减的眼神,这个中年男子便是少年和他的师兄们的师父。看到少年怀中抱着个孩子,显然是无意捡到,又动了善念。见这个最小的徒弟在风雪中僵硬地站着,风直灌进他薄薄的衬衣,做师父的自然是心疼不已。忙把少年迎进门去。
      
      “快进来,微儿。”
      
      小少年李彦微赶紧跨过门槛进屋,顾不上先经得师父同意,第一时间把小孩放到师父的床上,盖好被子,又把自己的衣服从小孩身上取下,穿回自己身上,吐出一口白色烟雾——感觉暖和了不少。
      
      “深更半夜,你不好好睡觉,带一个小孩回来做什么?”他看得出师父在极力控制着愠怒。
      
      “师父,救救他,这个弟弟被埋在雪地里,快冻坏了。”李彦微抓着师父宽大的衣袖哀求道,“他一直在念爹娘,可是我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师父明显一怔,走到床边,定定地凝视着那孩子的脸,一时像是被吸附了一般无法将眼神移开。而后突然反应过来,掀开被子,开始把这个孩子翻来覆去,在他身上找寻着什么。
      
      “师父,别……”李彦微刚想阻止师父对这孩子“动粗”,却见师父从孩子的衣服里掏出一块鸽子蛋大的绿色玉佩,将其拿在手里不住地看,眼神变换复杂。此时刚过三更,屋外的秃树林被风刮起幢幢黑影,屋内的烛火摇曳不定,兔子看着师父沉默不语的样子,他觉得这比担心师父要惩罚自己更让他不安。
      
      “师父?”他试探性地叫。
      
      “微儿,还记得师父刚教你的劈空掌吗?”
      
      “记得,记得可清楚了。”
      
      “最近练习得怎样?”
      
      “不难学,师父教得好,大师兄也在给我做指导,已经可以劈裂板砖了。”
      
      “很好,好徒儿。”师父用手拍拍兔子的肩膀,眼睛却一直没有从那玉佩上离开,“去,拿着这块玉佩。”
      
      李彦微接过玉佩,凝视着它上面雕刻的字,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师父,这玉石是——”
      
      “莫要问太多,拿去,找个僻静的地方,用你的劈空掌把它劈碎,然后埋起来。”师父的表情变得柔和,像是对小徒弟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向师父证明你英雄出少年的能力啊。”
      
      看着这表情,李彦微就知道,师父又不正常了……
      
      “那师父,那个弟弟怎么办?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说到那个孩子,师父又凝重起来。“那孩子,他失忆了。属于中毒失忆,药效起用较缓慢,会在几天之内逐渐将服药之前的事一点点忘记。他可能就在你问他名字的时候恰好把一切都忘掉了。这种药估计这辈子都解不了。是否能恢复记忆那得问天了。”师父埋下头,低眉沉吟,像是在对李彦微说话,又像是忘记了李彦微的存在而自言自语,“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徒弟了,兔儿,你要好好待你师弟才是。”
      
      “是,师父。”李彦微拱手遵命,正要带着玉佩离开,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驻足顾首,“可是师父,他是有父母的小孩,要是他父母找不着他,又该怎么办?”
      
      “我们走一步看一步,总之救下了这娃儿,就对他负责到底吧。”师父转过身走到床边,帮小孩调整好睡姿,又把被子重新为他盖上。
      
      李彦微心里仍然觉得应该亲自帮这个小孩寻找父母,他不解地看着师父,认真地听着师父面带微笑地,将后面的话语娓娓吐露而出。
      
      “今天正好为太极拳一代宗师张三丰的诞辰,我便给这孩子赐姓为曹,赐名三丰。你看如何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